第9章 第九章

作者:叶钟鱼
更新时间:2020-12-05 22:01
点击:192
章节字数:357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祝玉妍摇摇头道:“今时不同往日。如今天下大乱,群雄并起。我派与慈航静斋的争斗已经不再限于门派之争,更是天下之争。谁能掌握未来的君主,谁才能赢得真正的胜利。任何人得到慈航静斋的青睐,他的声望地位都会是其他人无可比拟的。若慈航静斋再为他造势,还不更是所向披靡?”

“所以,务必要除去师妃暄,给慈航静斋以重创,便宜实施我派大计。”

祝玉妍用锐利的眼神看向婠婠:“由你杀了她,也是名正言顺。”

婠婠低下头去,看不清神色,道:“徒儿明白了。”


净念禅院坐落于洛阳城南东郊的一座小山之上,远远望去寺院被树木掩映。但是若来到院门之前,才会知道这寺院的规模宏大,正中有七座大殿,周围遍布屋舍,合计建筑能达数百余间,宛如一座隐于山林间的小城。

“笃、笃、笃……”

素来清静无人打扰的禅院门口,却传来了一阵铜环叩门之声,在梵呗诵经之声中,显得清晰无比。

不过这叩门声把握的敲击时间十分精确,完美地融入了诵经声中,并不显得突兀。

一个身穿深灰僧衣的和尚缓缓推开了沉重的大门,在门缝中间,他看到一个白衣赤足的女子。

女子探头嘻嘻道:“师父好呀!”

和尚狐疑道:“女施主有何贵干?”

女子却不先回话,自己推开门进入了禅院。

和尚本身功夫不弱,想要阻拦却神奇地碰不到这女子的一衣一角,只能急道:“诶,施主,禅院是不……”

“我呢,一直听闻净念禅院是佛门圣地,院中的罗汉佛像都栩栩如生,所以诚心而来,想要一观。”

“可……”

女子并不理睬,向院内走去。

“施主请留步!”另一高大魁梧的蓝袍僧人挡在女子面前,双手合十道,“此乃净念禅宗修行之地,向来甚少接待外客,还望施主见谅。”

女子对着蓝袍僧人双手合十一行礼,笑道:“大师父,既然甚少,那就还是有了!可否为奴家破一次例呢。”

蓝袍僧人看这女子笑容无邪,一时间竟然产生了犹豫,不过最终还是断然拒绝道:“还请施主见谅。”

女子笑意盈盈:“佛祖慈悲,愿牺牲自己以渡众生,净念禅宗既然也是修佛,何必这样吝啬,不及佛祖胸怀万一呢?”

“这……”蓝袍僧人一时语塞。

“大师父也说不出什么,那就不要拦着奴家啦!”女子嘻嘻一笑,继续向里走去。

“不可!”蓝袍僧人再次拦路,“施主见谅!”

“大师父这样欺负奴家,叫佛祖知道了可是要怪罪大师父的。”

蓝袍和尚皱起眉头,想着如何回应。

“婠婠,你不要为难不嗔师父了。”两人正僵持间,不远处传来一把清越的女声。

听到“婠婠”这个名字,门口的两个和尚都是一惊,这看似无害的女子竟是阴癸派的妖女,而她竟然还敢只身来净念禅院,难道是来挑事的?

婠婠越过不嗔和尚向远处望去,笑着招手道:“妃暄,好巧!”

师妃暄仍旧一身浅青长衫,朝着这边缓步走来,与之并肩的还有一个穿棕色僧服的和尚。

那和尚高挺俊秀,身材修长,年纪怎么看也不超过四十岁,但又有一种潇洒悠然的味儿,和师妃暄的气质相似却不相同。

两个和尚均向那厢合十道:“禅主,师姑娘。”

原来那年轻和尚就是净念禅院的禅主了空大师,婠婠心中还觉得有些讶异,因为她总把住持这样的人物想成须发皆白的老和尚。

“了空大师好!”婠婠十分守起了佛家礼仪。

了空却并不回话,只朝婠婠一颔首,面容恬淡温和,十分平易近人。

“了空大师修的是‘闭口禅’,不可与人说话。”还不等婠婠询问,师妃暄就先解释道。

“闭口禅?听上去就高深莫测。大师这样耐得住寂寞,定是奴家惹不起的前辈高人了!奴家敬佩!”

师妃暄瞧婠婠今日态度谦恭,十之八九不怀好意了。

对着了空恭维一番后,婠婠又转而看向师妃暄:“妃暄怎么还是这套衣服,是不是没有衣服换?”

师妃暄一时没想到她问这个,讪讪道:“我有两套……换着穿。”

婠婠莞尔道:“那便好。否则我还想着给你送一身衣服呢。”

师妃暄心忖,这是在调侃自己吗?随即又反应过来,话题怎么被婠婠岔开这么远了?

她正色道:“这里是佛门静地,请回吧。”

婠婠认真道:“常言‘佛渡有缘人’,近日不知怎的,我总是心神不宁,就有个面容和善的老和尚托梦告诉我,去净念禅院一游就可使心神宁静。所以我就来啦!可能这就是有缘吧。”

师妃暄平静地看着婠婠胡诌。原来婠婠是要来查探净念禅院,应该就是奔着和氏璧了。

“施主恐怕意不在此吧!”不嗔和尚上前一步,“我净念禅院向来和慈航静斋同气连枝,而施主的师门一直和以静斋为首的正道为敌!一向多行不义,作恶多端!”

婠婠看向不嗔,委屈道:“都说佛渡众生,慈悲为怀。难道因为奴家身属的门派,就要将奴家拒之门外吗?原来佛竟是会挑挑拣拣,不渡众生的?”

“你!”三番两次语带讽刺,不嗔和尚不禁心中薄怒。

师妃暄心中叹了口气,如果婠婠以这样的说辞想强行入慈航静斋一览的话,也是很难拒绝的。修佛之人心中怀善,向来济世救人慈悲为怀,越是声名隆重,得道有为,就越是如此,怎么也不好无礼拒绝的。

“不知了空大师,可否能完成奴家这一小小的心愿呢?”婠婠看向了空。

“禅主!”不嗔和尚即刻出声提醒。

了空不受影响,朝着婠婠微笑点头,作出一个请进的手势。

“多谢了空大师!”婠婠盈盈一施礼,心情愉悦地朝着净念禅院内里走去。


“妃暄,你可以不用跟着我的。我一个人没问题的。”婠婠十分和气地对紧跟在身边寸步不离的师妃暄说。

师妃暄摇头:“我答应了空大师要为你导游,怎可不尽心尽力?”

婠婠心想这差事明明是你自己揽下来的,还是道:“禅院虽大,但我也不至于迷路,妃暄放心。”

师妃暄笑道:“婠婠姑娘既觉与佛有缘,倘若要一时要询问罗汉诸佛名称来历,身边无人解答,岂不错过佛缘?”

“还是婠婠姑娘已经通晓罗汉诸佛故事来历?”

婠婠自然不知道,岔开问道:“如今洛阳因为妃暄而群雄聚集,妃暄作为大忙人不去应付周旋,反而为了我浪费这许多时间,岂不可惜?”

师妃暄道:“这个婠婠姑娘不用担心。”

婠婠闻言一笑:“原是奴家在妃暄心中如此重要,竟然压过了这诸般事务。”

师妃暄坦然哂道:“毕竟姑娘师门,当得妃暄如此重视。”

婠婠叹道:“还以为是奴家个人魅力使得妃暄上心,原来不是,真叫奴家伤心。”

“无妨,今日知晓,以后就不会伤心。”师妃暄微笑道。

婠婠心叹今天真是运气不好,只是想转转净念禅院,没想到会遇到师妃暄,她真是像防贼一样盯着自己。

只是婠婠没想到的还在后面。

师妃暄果真开始尽职尽责地领着婠婠一座大殿一座大殿地参观,这还不够,每见到一位神佛,都会贴心讲解其来历故事,从其名姓,到善事经历至成佛细节,无不巨细。

婠婠耐着性子听着师妃暄一个一个讲,无奈地知晓了诸如四大金刚是东方持国天王、南方增长天王、西方广目天王和北方多闻天王等无用的知识,还有许多繁琐细节,婠婠根本就听不进去。

师妃暄说这么多话不渴吗?婠婠暗自腹诽。

在硬着头皮听完整整两座大殿的故事之后,婠婠震惊地看到一个广阔达百丈,以白石雕砌的平台广场。广场中间一些菩萨之类的铜像,边上有一座高达半丈、阔深都达三丈的小铜殿,最为重要的是,除了四个石阶出入口外,广场上平均分布着五百罗汉的金铜像!

整整五百个罗汉像!

婠婠虽然曾经有过听闻,但是没想到真会有寺院会完整地供奉这五百个铜像……

她头皮发麻地看向师妃暄,却见她笑意盈盈地望着自己。

师妃暄这厮是故意的吧!

以师妃暄的功力境界,讲完五百个罗汉的这种事,也是可以做到的吧。真要听的话,岂不是能听到天黑?

“妃暄今天已经说得很累了吧?不如歇歇?”婠婠忍无可忍,微笑劝道。

“只是小事一桩。”师妃暄温言道,“毕竟婠婠姑娘罪孽深重,多听听若能度化也是好的。”

“若我罪孽深重,各地群雄攻城略地,手上罪孽恐是我的几倍,妃暄有此闲情逸致,不如去度化他们。”

师妃暄道:“今日与婠婠姑娘有缘,自然应该好事做到底。”

“唉,”婠婠叹口气,“奴家真是沾了师门的光,惹得妃暄这样垂青。”

“今日受教良多,心神已经恢复平静,就不叨扰妃暄啦!”婠婠对着师妃暄眨眨眼,然后一瞬间就消失不见了。

师妃暄看着婠婠消失的地方,默然无语。

“师姑娘,那妖女走了?”不嗔和尚从一旁走出。

“是。”师妃暄道。

不嗔疑惑道:“她当真是来参佛的?竟然真的没有耍什么花招。”

“并非如此,她恐怕已经觉察到什么。”师妃暄对不嗔行了一礼,“和氏璧,就要劳烦禅宗多加留心看护了。”

不嗔点头道:“师姑娘不必多礼,慈航静斋的事,即是我净念禅院之事。守护和氏璧,我辈义不容辞。”

净念禅院有禅主了空大师坐镇,又有以不嗔和尚为首的四大护寺金刚,其下更有二百多个武功不俗的和尚,即使是阴癸派联手上门,也不能占到便宜,是师妃暄最为放心的藏宝之地。

只是师妃暄没想到婠婠会这么快找上门来。

婠婠虽然没有靠近铜殿,但是这么快离开,是否已经意识到了铜殿和其他不同呢?

师妃暄暗笑自己多想无益,现下洛阳的事,才是自已最需要留心的事。


小小修改了下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