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是我挑的。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11-22 12:49
点击:350
章节字数:446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季无念不安分,拿到了曲似烟做的药只怕还要折腾一番。这些月白都觉得意料之中,但她一出门就要搞个大的,还是让月白忍不住再回想一下几日前她窝在自己怀里说“怕”的场景。


……简直像是骗人的。


“……那你不也纵容了?”九一有时候也是很看不懂月白,“你现在、是要让她放飞自我了么?”


月白没回,就远远得看。


季无念换了一身白衣,收起了一身妖气和跳脱,手中一柄长剑流苏。剑柄长圆,曲而为格,其下剑锋不利、只流转金色脉络。她一抬,那剑上的金色就好似划过了名为空间的纸,留下几道折痕。


季无念与慕天问必然有些关系,但季无念能用问天还是有些出乎月白的意料。


问天剑是柬衣专门做给天问的,除非破除其中禁制、合该只有天问自己能用。柬衣也就是小小提过,原来的天问还是在复明之后才寻到的它。


所以此时的秦霜对这把小剑没什么印象,在季无念回到长夜、问她能不能借给她玩儿的时候,小孩子还歪了歪头,“我的?”她眨眨眼,看看季无念拿着小剑的手,又看看季无念的脸。两只小手向前推,小孩子笑,“都给无念。”


“小霜真好。”季小狐狸亲她一下,还用尾巴挠了挠秦霜的小肚子。


“嘿嘿。”原来冰雪一样的孩子现在笑得开心,躲着躲着又被季无念放下去,跑到了月白的腿边,仰头望她,“神上,给无念?”


“神上的就不给无念了。”月白蹲下去,点了点秦霜的小鼻子,“小霜的剑被无念拿走了,神上再送你一把,好不好?”


“……”秦霜对剑并没有太多概念,但神上问话,小孩子一定点头说“好”。


贪得无厌的季仙长这时靠过来,双手搭在月白肩上、把她往下压了些,装着委屈说,“那我没有么?”


月白瞥她一眼,“给你,你不一定用得了。”她的兵器大多以魂力为基,季无念对魂力的感知太差、也半点不能修,用月白的东西会极其吃力。就像她用止戈弓,一箭就够她修养许久。


季无念也就是说说,她手里玩着那把小剑,故作遗憾,“哎,果然我还是‘没天赋’啊……”


“……”九一看她这做作的样子很嫌弃,“什么叫得了便宜还卖乖……”


月白不理九一,问她,“佩剑呢?”


“……”季无念把小剑收起来,苦笑道,“弄丢了……”佩剑、冷剑,都在她醒来的时候就不见了踪影。沉凝也没提,估计是落在了那空间某处。不过她也不打算以凌洲身份再多出现,倒也没什么。


季无念揉了揉秦霜的白发。小孩子在长夜之中没有将头发束起来,揉起来很顺。季无念笑着说,“小霜,无念和神上有些话要说,你先进去好么?”


孩子很乖,点点头就回了屋内。


月白看她,在她接近的时候又见了刚刚被打断的孩子气。季小狐狸低头的时候耳朵会前倾一些,让月白看见弧度中的细小茸毛。只是她的视线被很快遮挡,过近的距离让她放弃了视线中角度过高的目标,专心回应季无念的柔和。


她的唇很柔和,拉着月白腰背的手却很紧。月白在她的眼中寻到了孩子气背后的底色,是某种会让人心口跳动的在意。她轻轻问,“月白,曲似烟做的药呢?”


月白把那小瓷瓶给她。季无念看了一下,这才想起来问,“真的有用么?”


月白昨夜已经研究过,“有用,可帮助压制。”那些人身上本就是神息与魔气共存,虽说潜入识海,但只要平衡还在就无影响。只是现在神息显弱,才叫魔气容易激发。左千千身上神息较这世间流转的更为纯粹,以她入药、确实能帮助恢复理智。


不过就像月白说的,纯粹的神息她有很多,不差左千千这么个人。


季无念浅浅笑了一下,“那就物尽其用吧。”她加深了笑意,又亲了月白一下,“大人,可否帮我将这个送去明云?”


这个没什么难的。月白手中闪过一个传送阵,那药瓶便离开了长夜、去了慕天问的桌子上。


季无念握住月白空出来的那只手,笑眯眯的,“多谢大人。”


谢的不止这件小事,月白却也不打算接,只问,“接下来呢?”


季无念调皮一笑,“自然是报复呀。”


“叮。新任务触发。‘灭了乌岚纵。’”


乌岚纵这个名字她倒是听过,好像是魔尊手下一支近卫,是自他打算重振旗鼓后组建的新军。没记错的话,那个谷岳人、也曾入过乌岚纵,只是后面又被寻玉挑走。


月白知道她又要惹事,也不多言、反正随她。


晚些时候月白要陪秦霜挑剑,季无念没有跟随、就说出去一下。月白眼中了然,点了点她脖子间的吊坠,只一句,“不要逞强。”


“我可没有。”季无念下巴一抬,可骄傲了。


月白懒得理她,牵着秦霜,跟她摇摇手。大人和孩子一人被亲了一口,然后那只狐狸就走了。


“……你就这样放她去?”九一都有些担心,“不怕她再出事么?”


月白怕也没有用,季无念还是有她自己想做的事,甚至有她自己做事的方法。那里面可能有她不想让月白看到的部分,是她厌恶自己的某一些东西……


月白对撕开季无念这件事情没有兴趣。她已经对她说过许多次的“不着急”,现在也还很有耐心。再说季无念其实给她找的事情也不少:秦霜身上的神息与魔气月白还没有理顺,曲似烟那条蛇也还要再训一训;清除魔气的药还不好做,月白自己的修为、体质也还需要诸多改善。


既然季无念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月白便也打算先做好她真正请求的那些部分……


……虽然说是这么说,但一感应到季无念好像去了魔界腹地,月白还是跟了过来。


九一对自家宿主真的……怎一个嫌弃了得。“你这样偷窥、还不如正大光明得跟着呢……”


月白才不理他,隐去身形躲得远远的。


她看到了一座不大的城,但也不知道季无念具体是要来做些什么。可季无念显然有一个明确的目标,出来不久、就直接动了手。


问天是把极好的剑,虽然在月白看来它不算锻造完成,但在此世、这也是那种与主人共同成长的不世神兵。它习惯了慕天问的大乘修为,在季无念的手中、不免对她造成极大的负担。


慕天问那夜斩阴断阳的天地之剑本是六十成圆,但在季无念这里、她只使出了十二剑。


十二不成数,足以定生死。


九一看着远处一剑一半圆,被金剑所激之处,一下炸开、又似是吞噬时空般将一切卷入。有人想要接近她,却被另一剑激起的震荡扭曲,与时空一起撕裂消磨、只能留下悲惨的哀鸣。


一切的形制都打破,所有的秩序全撕裂。


那边是炼狱,可站在高空的人、宛若神祇。


“……额。”九一觉得他好像对季无念的实力产生了误判,“她原来这么厉害的么?”


厉害么?


从修为来说,季无念绝对比不上慕天问,便是只用十二剑,每一剑也比不上那夜的明云阁主。只是,她虽没有慕天问那样顶天的修为,但她很知道自己应该斩向哪里。

问天剑气在空中划过便会留下金色流苏,直直得指向地面上一个个波澜之处。那些被撕碎的人看不到,月白却看得清清楚楚。


那是空间不稳定而产生的类似气泡一样的东西,一被剑气刺破便成了无解的旋涡,吸入周边的一切而又回复平静。一个两个,季无念的每一剑都正中其中,她自己则刚好停在旋涡之外、冷漠得看着脚下消逝的所有。


这是一座城,一座军城,训练着魔界有名的乌岚纵,大概有一千五百人。


此时消散,尸骨无存。


“叮。‘灭了乌岚纵’任务完成。”


问天给季无念的负担太大,她站在空中、咳了一口血。月白远远能见她指缝间留下的鲜红,而在远处、已有可怖的气息随黑云逼近。


季无念好像回头望了一眼,擦干嘴角血迹,一步前踏、回了长夜。


月白此时已能在长夜中感知到她的存在,而从她出门到现在、过了不到一刻。


“……你不回去么?”九一问月白。


月白有分神陪着秦霜,也知道季无念回了静水竹轩。她自己不着急,只在原地站着,观察来人。待那黑云逼近,一个人影显现在前,魔气裹身,暗红一片。月白看不清他的脸,大概知道是个高大的男子。


他挥了一下手,那被抹去的地方又落下了一道雷。原本被空间抹去的地方再成焦土,说明了那人的愤怒。


月白估摸了一下,正面打的话、打不过。


“……开挂呢?”九一问她。


月白回身望了一眼,步回长夜。在九一以为她不会回答的时候,她说了一句,“不好收场。”


“啊?”九一没听懂,“什么意思。”


这下月白是真的不回了,她直接回了长夜,出现在季无念面前、把人吓了一跳。季无念胸口不舒服,看着是想迎她,但一站起来又顿觉无力、还咳嗽了起来。


拉开那只又要沾血的手掌,月白直接塞了颗药进她嘴里。


非常、非常、非常、苦。


没被伤痛折磨哭的季无念这下被逼出了眼泪。这苦味从舌尖直达丹田,偏偏月白还捏着她的嘴,连伸出舌头散散味都做不到。


“唔……”


某人泪眼婆娑,脸颊还被捏起,活像只被抢了栗子的松鼠,看着就可怜兮兮的。


活该。


月白松了手,让她伸出舌头苦兮兮,手还不停地扇着、也不知到底是被苦到了还是辣到了。大人夺了桌上的茶壶,先慢悠悠得给自己倒茶一盏,然后伸到某人眼前,“呐。”


季无念赶紧喝下,舌头还是苦得收不回去,言语不清得问,“呢加了啥么啊……”


苦味的调制月白是下了功夫的。之前季无念借闭关之名在外面惹事的时候,月白得了一个月的空、在百草峰尝试了不少。她此时才不会把秘诀相告,但看季无念慢慢平缓下来、月白倒是觉得以后可以调点别的味道的。


“……做个人吧。”九一真的想给季无念点蜡。


月白不理他,直问,“去哪儿了?”


“魔界。”季无念觉得自己的舌头都苦麻了,说话有些不利索。她见月白向自己看过来,也就直说,“去杀人了。”


月白再给她倒一杯茶,“杀谁?”


茶盏稍顿,季无念低头浅笑,“很多人。”


她那行径算得上屠杀,连具尸体都没人家留下。月白对此倒是没什么所谓,但她对季无念手里的问天、还有她对那些气泡的位置熟识很有兴趣,想知道她是怎么知道的……


身旁的月白大人不发一言,季无念便放下茶盏、趴在两人之间的小桌上,笑着唤她,“月白。”


“嗯?”月白还在想其他事。


“你是不是跟着我了?”


“……”


见月白不回答,季无念心里也大概有了数。她从长夜出去必然要用传送之能,而法阵与力量的来源都是月白,她自然什么都会知道。而且自己去的又是魔界腹地,月白大概也是十分担心的……


季无念望着此时别扭不说话的月白,笑着伸手、拉拉她的衣袖,“大人?”


“做什么?”月白回了,但没转头看她。


“你知道为什么问天能有那样的威力么?”


……有点鸡贼。


月白瞥她一眼,却又好像在她目中见到了真诚的疑问,反而问她,“为什么?”


“我不知道。”季无念诚实得摇头,把双臂叠在下巴下面,乖乖得陈述,“我只知道问天的攻击那处会有那样的威力,原因则不明……”她一歪头,“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吧。”


“……那里有空间不平之处,被激破就形成某种旋涡。一般人无法逃开,就只能与被碾碎挤压了。”


“但好像、只有问天能……”季无念想了想文词,“激破?”


月白转过来看她,稍稍撇开了眼神,“问天以神息锻造、又融了一点我的魂力,所以有攻击空间的功能。”


“你的魂力?”季无念没明白。


“应该是用了我放在长夜中的魂火。”月白说到这个语气就不算太好。柬衣偷了她的长夜还乱折腾,这让月白非常的不满。


“……”季无念倒是听过这事,此时想来、还是觉得有趣,“融了你的魂力便能如此厉害么?”


“……机缘巧合?”月白不太确定,正好与她对上了眼神,“若不是因为那处有空间不平,是不会如此的。”


季无念抿着嘴笑,下巴下压,眼睛上提,眨巴眨巴、装无辜。


“与你有关?”


“……嗯……”季无念皱了皱鼻子,“算是有关吧……”


月白想知道,便抓着她的眼神不放。而季小狐狸抓住机会,伸出了一根手指,“亲一下?”


大人挑眉,上道的小狐狸探过身子来、以亲吻安抚。中间的小桌子太过碍事,季无念直接把它推到一边,便离月白更近了些。她没过分,只是浅浅得亲,而后跪坐,反而坦然。


“那个地方、是我挑的。”


在没遇到月白之前,师尊做了很多事。

PS: 新的封面是我找淘宝做的!真的是……让我……无话可说……放出来大家一起娱乐娱乐~
应该过一段就会弄回原来的魔性画图吧,哈哈哈哈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tippy
tippy 在 2020/11/22 15:48 发表

驯蛇大师月白

Cryogenic
Cryogenic 在 2020/11/20 21:09 发表

这一章的标题和封面也格外应景

显示第1-2篇,共2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