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 修罗战场。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11-15 12:50
点击:413
章节字数:348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她说要去明云说了很久,月白也知道她是要去拿问天。为了方便,月白便将传送的权限给她,让她自己心中寻找地点。季无念好像对那里很熟悉,知道自己要去的是哪里。金光一阵,两人步入了一间通室,有桌有椅,有柜有榻,里面一张木床,简单而干净。


唯一显得杂乱的,是床边角落摆放的诸多木质玩具,就那样摊在那里,让人伸手就能拿到。


季无念坐到床边,拿起那个已经磨去棱角的魔方,上面诸多图形都快要被磨平、只有用指腹细细抚摸才能感受到一点点凸起。


月白伸手,季无念将魔方放进了她的手掌。


“……这个、是不是她之前做给秦霜的原款啊?”九一觉得有些违和,“为什么这里会有……”


“神上、觉得熟悉么?”季无念笑着站起来,走向一旁矮柜。


“……没见过。”月白放下魔方,从床角又捡起一只木鹰,刻得有些粗糙。


拉开矮柜最上面一个抽屉,季无念从里面拿出了一把小小的铁剑,银白色的、还没有她的手掌长。


“叮。‘拿回问天。’任务完成。”


月白不动声色,看她走向另一旁的书柜。季无念一边说着“再等我一下”,一边蹲下身去,从书柜下方的拉柜中拿出笔墨,又坐回桌边、提笔书写。


此时差不多是午后时光,有明亮的阳光照进来、不用灯火。


月白站起来,顺着窗往外看,见一片草、一棵树、孤山悬臂连高云。一切都沐浴在阳光里,闪闪熠熠的。可月白知道,年幼的天问曾抱着腿等在树下,望着孤高的圆月、不知前路、不知归途。


最近的事情太多了,月白的魂力到现在还没有完全恢复,也抽不出余力去给秦霜梳理神息。她大概知道天问等了柬衣许久,学了她留下的功法后出去寻人。而之后她是如何创建明云、开门立派,月白还不知细节。


只不过此世关于慕天问的传说很多,仙门对她更是恭敬。许多人仰慕她除魔卫道、刚正不阿,也有人倾慕她修为绝顶、功法羡世。现世许多仙门功法其实也得过慕天问教导,只是千年发展、各成脉络,现在也就不怎么提了。


谁能想到呢?当时一个瘦弱盲童,会成长为这样一个万人敬仰的人物。


月白走到书柜前,从中抽了一本。翻看两页,月白明显能看出这是柬衣字迹。她又扫过书柜,都是一些基础的灵气运用之法。这些对慕天问来说应该都是烂熟于心的东西,她却还摆在架子上,反倒将笔墨收藏。大概她还是想保持这个房间原有的模样,不改不碰,默默等待。


柬衣丢下她千年有余,这个孩子却还在想她。


那人、究竟去哪儿了?


走回桌旁,月白看季无念写字。慕天问的笔迹与柬衣的有一点点像,但还算可辨。季无念此时写的,却与慕天问的相差无几、真假难分。她开头写给“必楚”,中间三五字一列,言简意赅、只说所为,落款一个“慕”字。笔停墨收,她收起用具放回柜子,回身时从地下捡了一个积木带着。待得墨干,她便将纸张三叠,用积木压在桌上。


这些应该都是慕天问的小习惯,月白不太确定,但看季无念做的自然,也不难猜测。“你对慕天问很熟悉?”


季无念回身一笑,“那可是仙门第一人。”


她对诸多强者都了解,月白也不多问,转身出去。脚步落入尘土,月白沿着一条小小的土路走进草地,又压过松软的草皮、走向山崖悬壁。那边的山崖笔直向下,平整得像被一刀切过。月白就站在崖边,低头看着脚下翻滚的白云。


“你们要不要赶紧走啊?”九一有些担心,“随随便便来人家门派里偷东西,会不会被发现?”


“这里有结界。”月白回他。


这里是慕天问幼时与柬衣同住的地方,也是明云阁主的私人住所。她在周边布下了结界,应该只有她的大弟子秦必楚会偶尔来清理打扫。


说来……之前也是秦必楚把秦霜送来三清的……


“可惜我们呆不久,不然就把小霜带出来走走,”季无念走过来,坐到崖边晃晃脚,“她一定很想念这里……”


虽然月白已经知道了,但她还是问,“这里不会有人来?”


“秦必楚一般都是清晨来,现在这个时日、他肯定在忙着处理明云事物。”她仰头看月白,笑眯眯的,“除了他,也不会有其他人来了。”


既然说到秦必楚,“他知道么?”


“嗯?”季无念一瞬间没反应过来,再仔细一想,“应该不知。”反正月白刚刚也在,季无念也就不瞒她,“之前我留了信要秦必楚照顾小霜……”她苦笑一番,“可能是当时明云危及,他才不得不将小霜交给我师兄吧。”


当时明云门内有弟子入魔,外有世家逼迫,确实处境不佳,但还不至于让秦必楚把秦霜护送而出。他应该怀疑明云有内鬼,而正好来的又是六离……


“三清算是与明云交好的。六离师兄更是出了名的好脾气、好人品。”她笑一笑,“要是我来,大概他就不会把小霜带出来了。”


“六离仙长确实看着比你靠谱。”


“……月白,”九一听着不太对,“她是不是早就知道慕天问会变小啊?”


月白没回。季无念何止是提前知道,她甚至早就把小天问的喜好摸了个一清二楚。她知道她爱喝肉骨茶,喜欢玩魔方,也知道能安抚她、让她亲近的曲子。


“你之前吹给小霜的曲子,哪里学的?”


“……那首啊?”季无念一笑,“以前有个师傅教的,说是哄小孩很好用。”季小狐狸眨眨眼,“大人想听么?”


月白不置可否,直接拈了一片叶。


某人又吹那支飘然的曲,用轻灵的音映这吹拂的风,似潇洒于世间、流浪在苍茫。月白仔仔细细的听着,能听出几处与自己谱写不一致的地方。不知是季无念吹奏有误,还是她没有学全。


待一曲毕了,季无念拍拍衣衫站起来,“说来好久未见曲似烟,不知她的药做的如何了。”


“应该没那么快。”月白在把柳云霁扔给她之后也没再理她,所以不太知道。她跟着站起,“在这儿的事做完了?”


她分明要“清理明云”,就这么离开了?


“……咋?”九一也搞不懂月白了,“你还希望她多折腾一点么?”


“……嗯,”季无念转身,遥望孤山高处的明云阁,“这里到底是明云……”她的话还未说完,怀中便有一道灵力激荡。她拿出来,又是六离寻她的那道传音符。闪烁的紫光并不耀眼,季无念却稍稍皱起了眉。连着眉毛,她的脸也缩起来,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还发出了一个长长长的“嗯”。


月白给她面子,不听她挨骂,转身一句,“我去探探。你自己回去。”说完,身形便随风飘散。


九一问她,“你要去哪儿啊?”


月白还是一句“探探”,隐去身形、落在了明云高阁之上。俯首而望,孤山浮于云海,就是这苍渺之中的一座岛,上面遍一些人烟,隐约能看到几个人影。


这里曾是仙门明珠,此时却显得有些寂寥。


月白大概知道孤山结构,按着气息搜寻、也很快寻到了明云囚人之处。那是在孤山山腹的一处深牢,只有一些弟子看守。月白虚体而行,进去不难。而牢中魔气冲天,两边都是红了眼的明云弟子。这些人以前都是仙门翘楚,现在却在这幽暗之中露出獠牙、似凶似兽。


往深里走,月白能感觉魔气愈发狂、愈发烈,该是什么修为高深的人。她走到尽头,见身旁牢房中坐着一名男子。月白对这个人有点印象,好像是叫无星的,去过三清的小比,也是那夜第一个入魔的人。


他此时魔气缠身,喉咙低吼,披头散发,哪里还有之前的意气风发。


“……好像、有点惨?”九一咽了口口水。之前就知道明云被季无念坑得惨,但现在真正看到……九一也只想再说一句,“太惨了。”


月白还是没有回,她感应到外面有人来。


薛轻没有进来,在阳光普照的地方停顿了一会儿,又转身远离了这片阴暗。月白跟着她,到了像她自己院子的地方,看她弯弓搭箭,一箭而出,正中远处靶心。灵力直穿而过、瞬间爆断后面大树枝干,倾倒间、洒下一地落叶来。


又是一箭,此次箭靶爆碎、散作烟尘。


“师妹。”


逐日松弦,长弓卸力,薛轻散去手中的灵箭,向来人行礼,“师兄。”


秦必楚点了点头。他承了慕天问的刻板冷然,言语间也是一板一眼,“两日后的雷台,备好了吗?。”


“已备好。”薛轻行礼称是,却终究压不住心中涌动,“师兄,当真要……?”


秦必楚摇了摇头,“无星长老自愿雷台去魔,我等不该阻。”


薛轻咬紧牙关,却也不知说什么。雷台去魔,那便是天雷罚身,一招不差就是丢掉性命,就算成功、也会废掉大半的修为。她知道这是无星长老的意志,但是……


“或许能寻到其他办法……”薛轻握紧手中的弓,“我再去无极探寻。”


那日无极就有人恢复理智,说明总有办法,不必如此偏激。


“你已去寻过,且空手而归。”秦必楚说着事实,“此番魔尊出世,仙门又染魔气,不能等。”


这个薛轻是明白的,可……


“就算魔气清除,我们也是实力大挫……”


九一再加一句,“好惨……月白?”


月白没听他说完,身形一晃便以黑圈跨入慕天问结界,而九一还没反应过来又是一道金光接沙尘迷眼。再等他好好观察之时,月白已经身在妖界,面前的季无念狐型示人,双掌成爪,指尖滴血。月白在她身后,正好看见她怒而炸起的六条尾巴。


“唰!”


沙尘之中,一巨物横扫而来,划开尘埃直冲狐狸扑杀。季无念向上一跳,躲开那万钧一击。在“哐哐”作响的震颤里,那狐狸又直直得冲进了沙雾,与其中的东西缠斗一起。


妖力纠缠间,九一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刚刚那扫过来的东西、分明是一条巨大的蛇尾,所以……


“你的修罗场、终于打起来了么?”


这一章我大概写了三遍吧……每次都是写完,睡一下、早上起来就不见了……气死我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TRACER02
TRACER02 在 2020/11/14 13:20 发表

标题:啊这,按保存的重要性

推荐印象笔记或Google drive,联网时都会自动保存上传进度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