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与死亡无缘的少女(其一)

作者:Acoustic
更新时间:2021-01-14 00:16
点击:166
章节字数:674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孩子们和叫龙从近地轨道开始就受到了极其顽固的抵抗。VIRM的舰船无一例外都装备着大口径的能量炮,紫色的光束在无云的真空中硬是如暴雨一般倾泻向孩子们。

但叫龙这边并非毫无准备,之前在大裂缝周边见到的圆柱形Gutenberg级的仅存的一头顶在叫龙与孩子们的正前方,为身后的部队充当阻挡火力的护盾,绝大部分的能量攻击在触及到其高密度表面的瞬间,只来得及留下烧灼的痕迹便猛地弹射开来,这使得战斗的最前沿一直像是在放着纯紫色的礼花一般。

正面而来的攻势拜此所赐减弱了许多,因而真正威胁到孩子们和叫龙部队的变成了侧面和轨道方向而来的VIRM的援军。

守护在灵舡之上的是改装过的金雀和吊兰,两机都不是近战优势的机型,因而担当了远程歼灭VIRM援军的职责。大多数的FRANXX——包括9’s的机甲——都游走在整个舰队的边缘,尽力迎击冲击己方阵型的VIRM舰艇。

目前为止,处于不断消耗或者说牺牲的仍是机动性较差的叫龙舰艇。

「那些处在边缘的叫龙——」,郁乃还在试着熟悉改装后的吊兰,「我们真的能接受这种程度的消耗吗?」

就像是为阵型的外围准备的肉盾一样,但这样消耗下去早晚是个头。

「它们的数量虽然多,但是基本都没有战斗能力,大约这就是叫龙公主将它们设置在边缘的原因吧。」,郁乃久违的搭档满这么说,「这之后的战斗,真希望广心里有个数。」

「真令人惊讶,你明明这么久没有操纵过FRANXX,战斗的方式倒是还牢牢地记着啊。」

「比起到现在还没怎么适应新机体的你,确实如此。」

「啧。」

本就是习惯于互相挖苦的两人——不如说这也是他们作为搭档的日常。

「左翼——叫龙的防御出现薄弱了。」,郁乃敏锐的察觉到了身边战场的微妙变化。

「看到了。」,满这么说着,调转吊兰双臂的炮塔向郁乃标识出的方向。

但没等吊兰锁定进攻的VIRM,9’s的一机便迅速地游走到了缺口,迅捷地以形似九式武器的长矛刺穿了数艘敌军的舰艇。紧随它之后,包围在灵舡附近的叫龙匀出了一部分将空缺再次填补上。

「吊兰,你们还是负责观察敌人动向和打乱远处VIRM的阵型,近处的交给我们和9’s」,广的声音传来,方才的FRANXX在吊兰面前游走而过。

虽然不知道那少年是出于何意将9’s的几人和其他的孩子搭档,但到目前为止一切都还顺利——至少从他和9’α搭档的情况来看是的。其他的孩子们也是,本属于9’s的战斗力几乎没有任何损失。

就郁乃所知,9’s的搭档方式与其余的孩子们有着极大的区别。本是雌式负责连接,雄式负责操纵的组合方式在以九式为例的FRANXX上完全反转,而现在叫龙公主改良过的FRANXX甚至可以将操纵方式简化成只要是两个孩子便可以寄驶的程度。

因而成立了9’α和广这样在无论是量产型还是九式都不可能出现的组合。

「了解。」,郁乃这么说着,将灵舡辐射出的引力波绘制出周边活动图像,并发送到所有的FRANXX。

「果然。」,五郎的声音传来,和他搭档的是有着一头红发的9’γ,他们的机体在阵线的后方,比起灵舡周围更为危险,「几乎所有的VIRM都从星球的轨道上涌了过来,其中有很大的一部分集结在远处——也许是打算一口气冲破我们的防线吧。」

「同胞们……必须要加快速度了。」,叫龙公主的声音在通讯主频道响起,她的躯体在灵舡之中,意识却在队伍最前方的Gutenberg级中,似乎是用了某种方式寄驶或者说联结在其中——如若前方的Gutenberg级被摧毁,想必她的意识也会就此毁灭。

虽然相当危险,但这也多少赚取到了孩子们的信任。

「现在?可我们甚至还没到月球轨道啊……」,太小声说。

「这也说明我们的进度实在太慢了。」,广说,「……全体FRANXX注意——向阵型前方移动,变更到战斗方案2」

战斗方案2,即舍弃后方防御,将火力集中到前方,仅留存少量防御于侧翼,加快行进速度,也是最容易拖长阵线的战斗方案,一旦处于了缠斗的状态,几乎就等于被VIRM所包围。

「没想到这么快……」,满低语。

「吊兰,金雀,你们的战斗负担会大幅增加,侧翼就交给你们了。」

「明白。」,郁乃这么说着,将主要的能源供给切换到双臂改装后的炮塔。

「了解。」,心和太也应答到。

金雀的机体喷出少量的推进气体,在空中转了个向,落到了和吊兰正好正对着的灵舡的另一侧。

「你想怎么做?」,满的眼前,出于阵线内圈的叫龙加快速度涌向阵线的前方,夹杂着几机FRANXX,就像深海中游动的鱼类一般。

「总之先想办法阻止VIRM的冲击阵型吧,其他的交给心和太——可以吗?」

「了解,那我们就切换到破片模式了。」,心应答道。

与搭载能量武器的吊兰不同,改装后的金雀依旧是以实弹为主,只是装载的弹药有了更多的变型,包括制导,脉冲,以及大量群体杀伤的破片弹。据心所说,甚至还搭载着干扰弹与诱导弹,虽然不知道会派上什么用场。

「郁乃,锁定到VIRM的冲击阵型了。」,满这么说着,将双臂的炮塔调整方向,「就像虫群一样,应该是开始对我们这边的动静有所察觉了。」

正如满所言,透过包围着整只叫龙与FRANXX的舰队,和那些不断冲击缠斗于舰队边缘的VIRM舰船,大量的VIRM正在以月球、地球和漫天的繁星为底衬,集结出一支——两支乃至更多的形如长蛇的阵型,捕食者一般地想要伸长脖子而来。

「瞄准了离我们最近的一支。」,吊兰的炮塔集中着能源,发出微微的震颤。

「发射!」

光之长矛发出耀眼的光芒刺穿了黑暗,正中在VIRM长蛇阵型的正中间。大量的VIRM炸裂破碎开来,阵型被瞬间打散。

「……你这不是干得不错吗。」

「那还真是谢谢你的表扬了。」

「等下——」

在说话的空档,VIRM再次集结起来,这次毫无犹豫地冲击而来。

「发射!」

吊兰的双臂辐射出可怖的热量,两束高能射线第二次射穿粉碎了VIRM的阵型。但那些形状奇诡的敌方舰船并没有就此放弃,它们很快地集结出另一个完好的阵型沿着原来的航迹扑击而来。

没错,就像在挑衅吊兰的火力一样沿着原路而来。

「发射!」

但这一次VIRM被击碎的场景并没有出现。

「被——被吞掉了?」,满惊愕地说。

「啊……好像是的。」

VIRM就像预判了吊兰的射击,在被击中的前一秒分离开来——宛如张开了大嘴一般将不可阻挡的光之长矛硬生生地吞进了虚空的宇宙之中。

「可恶,切换到连射模式。」,满说道。

「难得和你意见一致。」

吊兰的炮塔瞬间变形,巨大的单一炮口隐藏进钢铁之下,替代而出的是数个小口径发射口。

「自由开火。」,满这么说着,操作吊兰对着迫近的敌人发射出高速而连续的能量束。

耀眼的光芒照亮了夜空的一隅,无数的VIRM像是被岩石阻拦的水流一般在吊兰的猛烈火力之下被削减,击碎,残损的机体像是粉碎的水花一般,却并没有再次合流,而是静静的漂流在空中,随意地堆叠重合着。

「吊兰,节约能源。」,广的声音传来,「整个舰队的能源都是依靠灵舡的反物质引擎供给的,不能把所有的能源都输送到侧面防御——」

「了解——」,郁乃不易察觉的咂了一下嘴,将吊兰的能量武器功率稍稍调低,炮管中激射而出的光束其频率和威力大幅减小,连光芒的耀眼程度也远不及之前。

「可恶。」,负责瞄准射击的满不得不有选择的开火,拜此所赐,VIRM的冲击阵型开始缓缓的靠近整个舰队。

另一边,金雀也陷入了更为严峻的近距离战斗。金雀的炮管发出微微的暗红色,高强度的连射对于改良过的机体而言尚且出于可以承受的范围。灵舡的行进方式类似出膛的子弹,只是旋转的速度较为缓慢,这也使得金雀和吊兰的作战无论在哪一个方向都是交替进行的。这样的作战方式有利有弊,但毫无疑问,VIRM的进攻已经逼近了。

「吊兰,VIRM越来越近了!」,心的面孔紧绷着,她的额头渗出一层细汗。

「我明白——」,满说道,「你们那边才是,金雀的弹药储备还充足吗?」

「马马……虎虎吧。」,太模棱两可地说。

「可恶。」,郁乃立即接通了和阵线前方的通讯,「广,你们那边能空出些FRANXX来吗?我们这边的情况有点不太妙。」

没有反应。

「广?」

「——如果可以的话,我们也想。」,广的声音听上去很是疲惫,「VIRM的进攻很疯狂,已经有几架FRANXX被击毁了。」

正如他所说,VIRM的阵型除去侧翼的袭扰,大多数都集中在了整个舰队的正前方。取代了紫色光束的能量攻击,VIRM的进攻变成了和在大裂缝时类似的自杀式的冲撞——不同的是,靠近舰队的VIRM无一例外都进行了自爆。

而威胁到舰队的,便是那些高速飞行的VIRM的残片。

「啊——」,惨叫在公共频道中响起,吊兰微微侧目,便看到了锋利的残片撕碎FRANXX的场景。

「全队……变更到战斗方案3」,叫龙公主的声音响起。

「战斗方案3?」,郁乃愣了一瞬,「那是什么?听都没听过啊!」

「战斗方案3,即放出诱导部队,引开VIRM的攻击。」,广说,「这是不久前才决定的方案,因为也会让我们这边的阵线失去很大一部分的自我防御能力……如果失败的话……」

「但是,现在的选择只剩下放手一搏了不是吗?」,心说。

「心?」,郁乃惊愕于那灰发少女的反应,她似乎早就知道有这么一个方案,「难道说——这就是为什么金雀装载了干扰弹的原因吗?」

「没错,但是VIRM是通过捕捉灵舡的引力波来进行阻击的。」,广说,「而金雀搭载的干扰弹能够伪造出弯曲的辐射——虽然时间很短,但是如果能成功骗过VIRM的侦测设备,我们就能获得充足的时间进行加速离开这里。」

「但仅仅是伪造出的引力波还不够,我们必须分出大量的叫龙来伪装成灵舡,毫无疑问至今为止叫龙为我们提供的保护会瞬间消失——」

「成功几率呢?」,郁乃直截了当的问道。

「……你不会想听的。」

「既然如此——」

「各位——我观测到,月球轨道有异常动向。」,9’α突然打断了郁乃,「——VIRM似乎对那边很有兴趣的样子。」

正如他所言,叫龙的攻势在几人说话的间隙竟渐渐减弱,连几乎逼近灵舡的冲击阵型也停在了舰队的一侧,似乎在犹豫着什么。

「是……翠雀?」,满看着引力波绘制出的图像,「是零二?」

郁乃急忙将观测设备启动——地球和月球的背景之上,大量的VIRM正向着月球轨道附近集结,而宛若蜂群的VIRM的中心所包围着的,正是高速飞行的那蓝白色飞鸟。

「她是怎么……」

没有推进器和任何在真空中调整方向的设备,零二是怎么驱使翠雀来到宇宙之中的?

而翠雀接下来令人惊愕的行动解答了这个疑惑。

这蓝白色的飞鸟在迎击VIRM的同时,利用VIRM爆炸产生的冲击调整着方向。也就是说,翠雀正以慢性自毁一般地方式沿着FRANXX和叫龙的舰队原来的轨道向着火星——向着星实体的方向行进。那些爆炸产生的碎片磨损,切断翠雀的羽翼和钢铁的边角,留下深深的划痕。

不仅是对机体结构坚实度的考验,如若不是最有天赋与作战经验的孩子——不,不仅如此,能够这么做,敢于这么做的,只有她一个而已。

虽然缓慢,但翠雀确实是向着灵舡的方向而来,可是以这样的速度,只会是翠雀损毁在途中的结果罢了。零二也是,只会这样死在真空之中,永远也到不了星实体的身边。

「如果要来的话,为什么……」

「她不愿意相信我们吧。」,满冷静地说出了冷酷的话。

宁愿只相信自己和莓曾经的机体,郁乃想象不出她究竟在没人知道的时候与看不见的怪兽做出了何种的斗争。

「……广,你还想继续你刚才的作战方案吗?」,她转而问道。

虽然不明缘由,但毫无疑问,翠雀和零二的出现吸引了大量VIRM的注意力,即便不用实行作战方案3,他们或者就能趁着这个机会加速冲散VIRM的阻拦。

但这样只是留下零二和翠雀等死罢了。

「我……」

「不用管她。」,叫龙公主的声音透着威压和果决,「这是……她自己的选择,妾身给予过她……等同于同胞的机会……」

「但是……」

「妾身知道……她是你们的伙伴……」,叫龙公主低声道,「……可你们到这一步……不就是踩着同伴的……尸体,才有了孤注一掷的机会吗。」

她的话语到此为止了,但每个孩子的脑海里都响起了同样的一句话。

——决不能在这里放弃。

「保留作战方案3,全体集中到灵舡附近——我们要加速了。」

郁乃犹豫着自己也不甚明了的某些想法,可灵舡已经开始加速,最前方的Gutenberg级也喷射出高能的推进光束,与VIRM的阵线撞击在一起。

「别发呆了,它们又冲过来了。」

「啊。」

察觉到灵舡动向的VIRM再次袭扰而来,只是攻势比起原先削减了许多,金雀和吊兰都不再面临着巨大的防守压力。

「郁乃,郁乃?」

郁乃猛地回过神来,是心的声音。

「心……诶?保密线路?」,郁乃看着通讯线路的提示,看来心并不想让别的人知道这场对话,「发生什么了?」

「我和太只是觉得这样……不太好。」,心的面孔显示在吊兰的寄驶舱内,她的脸色稍稍有些不好看。

「不太好……是?」,郁乃下意识地问道。

「因为……我们不是伙伴吗,我们……和零二。」,心吞吞吐吐的,她似乎也无法准确的说出些所以然,「所以,我只是觉得这样的做法不对。」

金雀和吊兰左右开弓,歼灭着已经变得十分稀疏的VIRM的冲击阵型。

象征毁灭的光亮闪烁着,爆发出死亡的色彩,喧嚣又死寂。

炫目而残忍。

「未来,纯位数,还有其他的牺牲的孩子们。」,太像是自言自语一样说着,「他们不是为了叫龙公主所说的,还有广相信的那些才牺牲的,他们只是……想要活下去……活下去……却——失败了而已。」

「这一切也许根本就不是为了什么……」,灰发少女接着太的话说,「牺牲的伙伴不会知道我们为了什么而战斗,我们的选择……不应该被别的人绑架在死去的同伴上。」

短暂的沉默。

「心,无论你做什么选择,我都支持你。」,太说。

「……谢谢。」

然后,就像郁乃所想的一样,金雀的脚底喷射出少量的气体,缓缓离开灵舡,而后背后的推进器喷射出几股光束,与灵舡的轨迹背道而驰。

「金雀!心!太!」,满喊道,可金雀已经头也不回地向着来时的方向——翠雀的方向而去。

「可恶……」,郁乃低声说。

「真是自说自话的家伙。」

与此同时,吊兰身下的灵舡发出剧烈的震颤,巨量的能量运转流动,宛如平静海洋中心的漩涡一般扭曲着周围的光线。这份巨大的能量通过某种方式流转在整个舰队之中,围绕着灵舡的叫龙舰艇纷纷发出幽蓝色的光芒。

连郁乃和满也感受到了吊兰被这能量辐射而产生的巨大热量。

「难道说……」,郁乃的额头渗出一层细汗。

「全体FRANXX注意,倒数三十秒之后整个舰队将加速至亚光速——」,广的声音从通讯器中传来,「务必将寄驶舱的运转模式切换成缓冲态,再重复一遍,将寄驶舱的运转模式切换到缓冲态——二十秒之后,整个舰队将逐渐加速至亚光速……」

据叫龙公主所说,整个舰队利用灵舡的反物质反应堆产生的能量加速到亚光速的时间不过十数秒,而人体决无法在如此短的时间之内适应这种加速度。缓冲态便是为了应对这种情况而改造出的,模式开启之后寄驶舱和FRANXX机体之间便会充满一种构成复杂的缓冲液,在FRANXX不断加速的同时将寄驶舱向反方向挤压,极大程度缩小加速度带来的可怕压力。

当然,这种方法是否能作用还未可知。

最坏的情况下,所有的孩子们都会变成一滩滩糊在寄驶舱上的肉泥。

「广——」,满接通了FRANXX的通讯系统,缓缓地开了口,「金雀——」

通讯猛地中断了——郁乃对着满摇摇头,她的手按在通讯按钮上,眉头皱成一团。

「吊兰?满?」,广疑惑地问,他重新发起了通讯,「金雀怎么了?」

「……不,」,满犹豫了一瞬,最后说,「没什么。」

「……还有十秒,做好准备。」,广切断了通讯。

郁乃紧紧抿着嘴角,她在犹豫着。

「郁乃……你想做什么?」,满问道,他似乎对此早有预料,因而语气算得上平稳,只是呼吸粗重了一些。

「心和太说的那些话……你怎么想?」,她问。

「怎么想的……」,满愣了愣,然后脸扭向一边低声道,「……也就那样吧。」

——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先放在一边,牺牲的意义也好,幸存者的向往也好。

在那之前,零二,心和太,可是他们的伙伴啊。

「……真是稀奇。」,郁乃紧紧皱着的眉毛突然舒展开,「我也是同意见。」

「那就没什么好问的了吧。」

「是啊。」

于是在整个舰队逐渐靠拢,巨大的能量不断增幅的过程中,吊兰悄悄地解开了和灵舡的联结,缓缓脱离整支舰队——进入地球与月球之间的死寂的真空之中。


「——你打算放着不管吗?」,金发少年看着引力波图像上缓缓远离舰队的两个光点,询问着身后的黑发少年。

叫龙公主并不会知道有孩子悄悄离开了舰队。那是黑发少年与她做出的约定之一——FRANXX给予叫龙战斗的援助,但FRANXX的动向只能由他掌握。

「……只是我一个人的话,是不够的。」,广说。

他做出了太多不想做出的决定,说了太多违心的话。

FRANXX之外的宇宙空间扭曲起来,星辰的光芒拉长弯曲,然后化成细细的水流向后划过。周围的叫龙和FRANXX也尽数变成了狰狞可怕的形状,宛如那些黑夜之中觊觎着又孕育着万般生灵的掠食者终于拥有了具体的形象。

巨大的压力袭来,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但这不妨碍广说完最后一句话。

「我想把,正确的决定,赌在他们的身上。」,断断续续的,就像学着人类语言的叫龙公主一样。


——还有那个少女的身上。


这一章的前半部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