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没必要。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11-01 10:03
点击:387
章节字数:281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在这儿等我’,你是哪个字听不懂?”


……声音清清凉凉的,比刚刚水的声音还要好听。


季无念稍稍仰头,又觉得那张脸也清清凉凉的,连她背后的阳光都不能将她晒得暖和。可这种清凉让人舒服,连疼都能压下去一些。


月白有一口气堵在胸口,可看季无念这破破烂烂的样子又不能发出来。尤其是她还跟个孩子似的把自己蜷起,又这样直直得望着她……


……可怜兮兮又傻了吧唧的。


她的血流得太多,伤又太重,让人都迟钝了。她看着月白,知道她好像有些生气,可脑子里


空空如也,也不知该说些什么。那些空出来的地方全填了月白,一下子只有她。


单纯就是她。


这个她走到了季无念的面前,在她身前蹲下,用微皱的眉将季无念的脑海填得更满,再用一道下沉的目光将季无念的意识拉回。被冻住的左臂光看都会有些惨,季无念有这个自觉,便打算笑一笑,找点什么话说……


“闭嘴。”


月白真的头疼。季无念去的地方时间停滞,她度过的三天在此世并不存在。月白从意识到她失踪到在千里之外感应到沉凝身影,之间不到一刻。而她自己刚刚在无极便消耗过重十分难受,赶过来时读了沉凝识海,心里更是不舒服。


沉凝看到的那些东西暂且不谈,光是季无念在里面的那份逞强,就叫她越看越恼火。


疼就说,累就停,一直笑着,骗人骗己。


刚刚她自己一个人要撑也就算了,现在面对月白要还这样……月白本来就因为魂力消耗有些暴躁,她怕自己一个没忍住、真把她捏碎了。


季无念对自己真的够狠,一刀下去削进骨头,又用寒冰冻了大半。说硬是硬,说脆也脆。月白自身消耗很重,现在头疼得涣散。编理之事本就细致,她又状态不佳,再给季小狐狸气一气,她这条手臂就真的别要了。


手中金光相附,流入寒冰,化去霜冻,以细腻温暖的肤色代替裸露的红色肌理。月白睁眼时还皱着眉头,心里却稍稍平静一些。


还好,季无念身上有月白之前给她的药,还吃了沉凝给她的九连丹。虽然现在看着鲜血淋漓,但至少保下了命来。至于其他伤势,待月白恢复一些,总能给她全都治好……


“月白……”


这声音软绵绵的,又虚,偏在后段似有似无得加重,好像有些感慨。月白抬头,在头疼欲裂间见着她的浅笑和一双半阖的眼。


温柔,眷恋,舍不得。


她很累,可又想看着她。


月白心口泛起了疼,却还是皱眉、伸手。


在阴影笼罩时,季无念有一些瑟缩,显露出的真实面容就保留了那一丝怔愣。而周边环境变化,更叫她转动不及的脑子有些卡壳。那无边大泽的水汽变得清凉,水边的草地成了软床,和煦的阳光被房屋遮挡,只由身旁高窗漏得几缕亮光。


她的眼睛眨两下,双唇之间开了一道细细的口。


傻乎乎的。


拿去她面上伪装,月白又收去了她身上破破烂烂的衣衫,叫季无念的背裸露了出来。上面的灼伤狰狞,皮肉还有烧焦的黑色,跟树皮一样皱在那里。月白看着头一疼,眉间皱得更紧。


“……不太好看吧……我……”


一道净身咒打断了她的话,更有一颗苦得让她呜咽的药被塞进了她的嘴里。月白不想听她胡说八道,扶着人让她侧躺,又拉过一旁的薄被,盖上她所有伤痛,只留一张怯生生的脸。


无心哄她,月白自己也被头疼折磨得不行,语气不善,“闭眼。”


季小狐狸好像没听懂,微微仰着头望她,不想放她离开视线。季无念其实很累,意识更加涣散,身子倒在床上,可心却还没从刚刚的下落中回复平稳。口中都是苦味,有苦难言。


也不知道是在怕什么。


月白头疼,心烦,想揍她,但最后只是撤去衣服,也躺在她身边。凑过来的季无念压了她半身,枕在她肩上。


肌肤相贴,体温相合。有一边的烦躁被安抚,有一边的疼痛被镇静。


她还在这里。


“月白……”


眼神中的那些东西换进语气里,轻盈得落在月白颈边,叫她按下了诸多烦躁。这里已是安全的长夜,惹事的狐狸在她的怀里。


“休息,醒来再说。”


醒来再说……那便是醒来、还能见她……


霎时间一颗心落了地,自虚无之中寻到了一个安身处。季无念攀着月白的身体,突然觉得自己刚刚的低沉矫情,想笑自己、又好累……


既然醒来还能见她,那便……


睡一会儿吧……


***


“跟我来。”

“不走?”

“现在不和我走,就没机会了。”

……


季无念慢慢睁开眼睛,视野中又是一片白,像是沉凝铺在她身下的皮草。可她身下又是软的,还暖……她慢慢起身,胸前吊坠留了个尖尖,点在那起伏的白衣上,干干净净的。女人的身体也比坚硬的土地要柔软,摸一下、还比沉凝的皮毛要顺滑……


有一只手伸过来,将她的手按住。季无念顺着抬头,看月白一张好看的脸。她的眉细,平日衬得眼中凉薄,此时微微蹙起、反而显得有温度。这温度是春日的江水,依旧凉、依旧冷,可缓缓向前,要万物花开。


明明就在身旁,季无念却有些想她。


她看得出月白身体不适,所以吻只落在她唇角。月白没有推开,一只手搭在了她的腰上。


那处还有烧伤的痕迹,中衣之下的皮肤其实比周边的更加得滑。火焰烧去了她皮肤上的纹理,留了诸多平滑的起伏和凸起。月白轻轻问她,“还疼么?”


季无念摇了摇头。手臂上的伤月白处理了,背上的灼伤并不致命。季无念被谷岳人魔气一剑伤得不轻,后面更有其他东西的冲撞,但好像都被月白压下去了。季无念此时虽然无力,但比晕过去时、要好了不少。她反问,“你呢?”


“还好。”就是魂力未复,头疼。


月白闭上眼睛,长吐了一口气。季无念昏迷时很不安稳,不动、但处处发紧,好像沉在了什么恶梦里,却又咬着牙忍耐。月白抱着她也不能让她放松多少,只能再撑着替季无念舒缓体内灵气。饶是如此,虚弱的季无念还是没睡多久就睁开了眼睛。


她还能笑,就好像之前的濒死并不存在,伤痛也只是小事,甚至是让她不敢入睡的噩梦、也不过过眼云烟,醒了就忘。


月白不知她真的忘了没有,但她用这张苍白的脸逞强、月白不喜欢。


“……辛苦大人了……”


被月白认定逞强的人反过来说她,还用手来摸她的脸,一副心疼的样子。月白微微挑眉,就看季无念心不心虚。


就算季仙长的脸皮赛城墙,她也知道月白这些辛劳都是为她。甚至不用她开口,月白都会“顺手”把事做了、将她好好护着。要没有月白,她已经不知死了几次……


月白是她的变数,也是她的幸运。反正已经走到这儿,之后的事、她能做的也不多了。若是到此为止……


“月白……”


“警告!警告!任务全线失败!请宿主立刻补救!立刻补救!”


月白咬牙,不动声色得听她说。


季无念勾起血色不足的唇,俏皮可爱,“那我以后不惹麻烦了,都听你的?”


听着是个好事,可月白拒绝。


“没必要。”任由识海惊叫,刺痛遍身,月白闭上眼睛,“你爱做什么做什么,肆意妄为即可。”


“……噗嗤。”季无念往上凑些,觉得月白可爱,“然后让你给我兜底么?不怕麻烦了?”


“麻烦到我的、自然会让你还。”警告和疼痛都消去了,月白也是搞不懂她的想法,睁眼时便有些嫌弃,“我不想被麻烦的,你也麻烦不到我。”


当真是个锱铢必较的大人。


季无念心中的无力和失落被她一瞬间打散,还从她的眼神中寻到了调戏的契机。季小狐狸来了兴致,笑问,“那大人这次,想要我怎么还?”


自然是怎么折腾怎么还。


月白还有一口气闷在胸口,肯定是要季小狐狸付点代价的。但她现在头也疼,不太想动脑子。于是她把人推开,自己闭目,“伤好再还。”


等月白头不疼了,季无念再有些力气,她们再来算账。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雪染染
雪染染 在 2020/10/27 11:16 发表

心疼这两个人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