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运气不好。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10-22 15:27
点击:413
章节字数:427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说是“出去”,沉凝其实并不知道自己在跟着凌洲走向何方。在这茫茫迷雾之中,就算御剑上天,也是四处不着,还不如底下有青草可见。可眼前的人却好像明确得知道自己要走去哪里,一步一步、缓慢得前进着。


沉凝跟着她,走在雾中。四周很静,只有脚下踩过的草木会发出声音,再来就是凌洲的呼吸声,深浅不定、显得十分吃力。沉凝知道她受伤很重。他遇到她时已经奄奄一息,不然也不会用上九连丹这种宝物。可她这才醒多久,就已经这样硬撑着到处走动,还说要带他出去……


少年心中有一些烦躁和戒备。他知道眼前人是万恶魔修,盗他无极冷剑,也似乎与前夜无极变故有关。但是数次交错,他也能感受到凌洲对他友善,不似那种嗜血好杀的人。


她甚至让他觉得有些说不出的熟悉,叫人疑惑。


“咔嚓。”


不知是踩到什么,眼前人身形踉跄一下。沉凝连忙去扶,搭着她的手肘,又把人撑住。


“多谢。”


浅笑着的凌洲一脸苍白,头上挂着虚汗。她背后的寒气大概已经完成了使命,不再让人觉得如此刺骨。可它带来的虚弱写在这个人的脸上,让沉凝看不懂。“你为何不惜如此也要……”他警惕起来,“此处究竟是何地方?有什么东西?”


“……”这人转了转头,笑得苦涩,“我不知道。”


“那你如何能辨别方向?”


无极少宫主捏得重了些,叫虚弱的魔修又疼出了冷汗。但她也只是笑笑,颤着发抖的手,“运气不好,来过此处。”


“运气不好?”沉凝搞不懂她怎么这时候还能调笑,但弱成这样的女子在他面前,又着实让人下不去手。他放开她,环顾四周迷雾,“此处究竟有什么东西?还有这雾……”


“……”季无念揉着自己手臂,身上又开始发冷,眼前也有些发昏。她又深吸一口气,尽量压下,边走边说,“此处有一座城,还有护城的恶兽……”她往上看,迷雾和云端都混在一起,发黑、发昏。她甩了甩头,用说话保持清醒,“总之这里很危险,我们得赶紧出去……”


“……恶兽?危险?”沉凝顺着她的目光,可什么也看不到。确实一切诡异,他此时也不敢放松警惕,“是何种恶兽?”


“……”季无念低头轻笑,“吃人的那种……”


说了跟没说一样。沉凝现在也只能跟着她,但又不确定这到底是去向何方,又问一次,“你是如何在这迷雾中辨别方向?”


“……此处没有方向,”季无念身前的阴影中开始有一些比青草高的东西,往前走走,脚下的草地里就冒出了花。零星几朵,布在绿色里。她稍稍驻足,看着其中一朵,“无论你从哪里开始,只要走下去……便会到同样的地方……”


“出口?”


“……算是吧。”季无念转身,背上好像又有点火辣辣起来。她又冻了一层冰,脚步顿了顿。寒气入体不能太久,她的意识会变得模糊。冻得麻木了,就要撤掉一会儿。难受归难受,她不能停。脚步继续,季无念问,“你还记得……我们是怎么进来的么……?”


沉凝被凌洲扔出去之后就看到谷岳人追着凌洲,他下意识得跟了上去。他眼见着凌洲双剑向石碑,而谷岳人向她背心。他本是冲上前要阻,却不想一道白光闪过,再恢复意识时,就是在这么个地方。他是在四处探查时遇见的凌洲,本不想救的,可那时救命之恩,还有她将自己生母送回……沉凝跟自己说,正道之人、知恩图报,就算凌洲罪大恶极,此时也不能见死不救。而且凌洲如此神秘,他也有话问她。


“……当日无极之变,究竟怎么回事?”


“……”眼中的花越来越多,在慢慢与绿草交替。季无念低着头,看着自己的红靴踏过根茎,折弯花朵。她回道,“如你所见,全员入魔……”


“不可能!”少年周身灵气一泄,霎时落了一地的花。“我无极除魔卫道,定是你们魔修阴谋!才害得我仙门如此!”


他的灵气控住了,并没有伤到前面不远的季无念。红衣人转身,面对一双突然气红了的眼。他本是个意气风发的少年,是在众人面前向她求爱的莽撞孩子。可现在他刚刚看见了自己“家破人亡”,又流落为孤身一人。季无念觉得自己是该心疼的,可看着他泛起红和恨的眼睛、她又觉得心里死一般得平静。


这一幕啊……这一幕啊。


“阴谋定是有的……”她轻轻得说,语气似云般漂浮,如这周边迷雾一般让人不清楚。“但就算没有漆墨……”她这句话没有说完,往后退了一步,轻轻笑说,“少宫主还是先担心怎么出去吧……若不能活着踏出这里,就见不着你义父了……”


“!”沉凝眼神一顿,“我义父果然是被你们……”


“……我与漆墨并不同道,”季无念不想看他这种眼神,转身继续走,“你义父、应该是被他带走了……”她叹口气,“出去或许还能见着……但是敌是友、就不知了……”


“你什么意思?!”


季无念手上又是一疼,整个人被沉凝扯得转了回来。背上转得太猛,又让她疼了一头的冷汗。可她知道沉凝此时是没空同情她的,这双眼睛里全是深刻的恨意,用着各种可能的办法想要杀她。她只能苦笑,“无极宫主入魔,魔尊亲擒,之后、定是要收入麾下的……你无极宫几位长老,应该也会被收归吧……”


“不可能!”


……这么多的不可能,最后不都成真了?


季无念被他扯得疼,微微皱起了眉头,但嘴角的翘起是一种习惯,让她的话在虚弱中还是带几分不严肃。“少宫主若是不想为伍,就还是赶紧跟我出去吧……”


“你什么意思?”


“……此处气息皆带魔,”季无念苦笑,“呆久了,会疯的……”她想收回手,可沉凝抓得太紧、好像要捏碎她的骨头。她只能忍着疼继续说,“在这里多呆一分,便是多一分的侵染,还是别浪费时间了……”


女子娇柔,面容似雪。沉凝看着她,见她浅浅勾起的嘴角,苍白似纸的脸色,感受不到一丝丝她的恶意。可这不对啊!


“你为何要如此帮我?”


“……我自有我的原因……”手肘还疼,站立并不利于她保持清醒,季无念动了动手臂,低着头说,“你放心,我不会害你……你若实在不信……”她笑了一下,“在这儿杀了我也行……”


一句话叫沉凝愣住,他好像一下找不回当初刺她一枪的气势,跟着眼前人的虚弱一起颓靡下去。终是挥袖一摆,处处得不服气。


红衣人只是笑,转身继续带路。


她的背影单薄,其实有些撑不住沉凝的外衫。而且因为背后的伤,整个人显得有些佝偻。沉凝想她刚刚说的话,处处觉得不对劲。“你说你不与魔尊同道,那你又为何盗我冷剑?”


“……”原因倒是有很多。季无念挑了个最俏皮的回答,“你该庆幸我盗了冷剑,不然这剑就会与无极一起,归于魔尊麾下……”后面人感觉又要生气,季无念转了语气,“我虽不与魔尊同道,但也只是个自私的魔……诸多作为不过凭我心意,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


沉凝好像还想说什么,季无念没让,只管自己说下去,“走出这片花地,前面会开始出现一些……你可能不太想见的东西,闭着眼、走下去就好……”


正说着,季无念眼中就出现了一个人。


那人就趴在自己脚边,手几乎要放在自己的靴子上,还有一大半的身子隐藏在迷雾里。


她看了一会儿,那人还是一动不动的。


“无念!”沉凝这时发出一声惊呼。


季无念一把拉住他的手腕,不让他冲进迷雾里,“别过去。”


“可!”


“往前走。”


闭上眼,往前走。


就算有人叫,就算有人喊,就算有人不断得倒在自己脚边,这条路也是要往前走的。偏了,就会死在这里。


季无念自己明白,可她手里拉着的沉凝就有点儿一惊一乍。季无念知道他看到了什么,也听到他喊了自己的名字,于是拉得更紧,怎么都不能让这个少年冲进迷雾里。


“你做什么!那是……”无念!


“啪!”


沉凝猛一回神,捂着自己的脸惊讶。


“往前走。”


有这么一个瞬间,沉凝以为是季无念站在自己身前。眼前人没有理会他的怔愣,只是一步一步得向前,一句话也没有说,步子也没有慢。牵着他的手冰冰凉的,不知是因为寒气还是什么原因,冷得沉凝清醒。


再回神,沉凝只觉得眼前的迷雾更重了些。仔细看看,原来是这人身上冒出的寒烟。


那些烟雾冷绝,遮掩了目中的血色。沉凝发现、就算闭上眼,还是会有东西冲进自己识海之中。可手腕上的冷太明显了,时不时得会将他拉回,叫他别去注意那些扑过来的师兄弟。于是他低头,只去看被凌洲牵着的手腕。


那处绑了绑带,现在被一只无血色的手拉着,背景是被踩过的花,星星点点的几瓣,有黄有红,都生长在土地里。其中一朵松动了一下,突然往旁边倒去。泥土被翻开,从底下冒出一个人来,吓得沉凝一跳,又被身前人拉住。


再往回看,那人大半截身子埋在土里,脸上腐烂,用一双空洞的窟窿看着他。只是沉凝知道,那是他师兄宋则。


“替我报仇啊!!!”


报仇。他是凌洲杀的。


这人挖了他师兄的金丹,掏了他所有的内脏,留了一堆血肉和一副骨架任野兽啃食,就连他义父都没有办法给宋师兄拼个全尸。


何等恶毒!


沉凝猛地一抖,又被寒气冻得清醒过来。回首一望,那冒出来的脑袋已经消失在迷雾里,可刚刚激起的愤怒和出手的冲动犹在,让他忍不住质问,“你为何杀我师兄宋则!?”


“……”倒是应景。


季无念正看着一只手伸进自己的身体,好像要搅动她的内脏。她眼前就是宋则那张脸,带着兴奋而变.态的笑容。


“有仇。”


“我宋师兄温柔大度,清风朗月,根本……”


“啪!”又是一巴掌。


这人的眼神比她的手还凉薄,又叫沉凝一抖。


“这种事,出去再算。”


脚步继续,沉凝只能跟着她,被她的寒气一阵一阵得拉回意识,在各种情绪中翻腾。他最后将注意力放在了凌洲的手上。看她纤细的腕骨轮廓和凸起的骨头,手背的骨骼因皮肤的苍白变得十分明显,一道一道中间似是沟壑。


她走得太稳了,沉凝突然好奇、她都看到了什么。这种一瞬间思绪被停顿打破,视线里不断摇摆的浪纹停在那里,盖住了这人的红靴。


季无念的眼前,月白站在那里。


浅衣依旧,清丽冷容。她就踏着迷雾而来,由远及近,渐渐清晰。她的步子都踩着季无念的心跳,最终停在她一步之遥,用一双冷眸扫过她全身,还是那副无所谓的样子。


“跟我来。”


季无念没有动。


于是那人稍稍回过身来,“不走?”


季无念还是没有动。


“现在不和我走,就没机会了。”


季无念的心“咯噔”一下,坠下去的同时紧起来,叫人发笑。


希望这种东西就是如此得让人难受。就算知道是骗人的,也忍不住去幻想,去期盼。


季无念低了头,只看着脚下摇曳的花草,继续向前走。


“连我,你也要丢下?”


当真是诛心。


“唰。”


耳边冒过什么声响,季无念的眼中突然多了什么东西,从自己的胸口延伸出来,细细的一根,一滴一滴得往下渗血。她带着箭回头,“月白”拿着弓站在那里,手还轻搭在弦上,垂在一边。她就那样凉冰冰得看她一眼,好似没了一切情感,斩断了所有兴趣,就这么转身离去。


迷雾渐渐浓起来,那人的阴影越来越淡,越来越模糊。


季无念就那样看着,胸口处的不是疼,是一种奇怪的紧,好像所有东西都往一处拉扯,拼命得叫她伸手。


别放,别让她走。这次分别,可能真的就不再见了。别……


“别去!”


季无念猛一回神,眼前的浓雾之中已没有了任何人的身影。她身边只有一个沉凝,反过来拉着她,面色焦急。


“你怎么了?”


“……没事。”她低头,看见自己垂在身边的左手,肩颈处的紧绷还在,似乎连着让她的手指指尖都没了知觉。她动了动,没有说话。


继续走。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夜晚的宁静
夜晚的宁静 在 2020/10/21 01:14 发表

心疼小狐狸.. 也只有月白这种顶级大佬 能尽力护她周全保她平安 月白没有出现之前 她走的得有多坎坷啊 说起月白 大佬现在估计也被虐得不清了吧...

雪染染
雪染染 在 2020/10/20 19:43 发表

这段好虐啊

显示第1-2篇,共2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