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城門(米內)】Time Thief (上)

作者:小樹枝
更新时间:2020-10-24 02:57
点击:3175
章节字数:702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城門(米內)】Time Thief

 

*慎:真人文,OOC



-1-


七時半。

米倉涼子是被床頭鬧鐘鬧醒的。她瞥了眼數字鐘底下的日期,2016年12月12日。今天是拍Doctor X第四季最後一集城之內那場手術。如無意外過了今天,Doctor X的拍攝完滿結束,而米倉很快可以迎來一段很長很長的假期。

米倉伸了腰,梳洗後在廚房為自己做份簡單的三文冶早餐。當她打開冷藏庫時發現牛奶剛剛用完了,心想待會回家時順便在便利店買牛奶好了。

出門時,經理人的車早已在門外等她。見到米倉悠哉悠哉走過來,經理人抱怨。「動作真慢。」

米倉望了手錶一眼,撅嘴討好他。「只是遲了三分鐘而已。」


到了拍攝廠,米倉和大伙打過招呼。內山製作人像發現新宇宙似的睜大眼誇米倉的新高跟鞋,米倉一副春風得意答那是她新寵。

今天要拍兩場手術,照例有外科醫生作動作指導,然後排練,開機正式拍攝,檢查,重拍有瑕疵的鏡頭。


當拍攝正式告終,工作人員先後為演員送上花。勝村政信又擅自稱米倉作大米,生瀨勝久說內科也想醫好病人,瀧藤賢一捂嘴裝著一副要哭的樣子。輪到內田有紀時,內田在鏡頭前手腳並用說了一堆感謝話,末了抱著花束朝米倉方向,走過去跟她握手表示感謝。看著內田殺青那羞澀的樣子,那時米倉苦笑心裡想不透明明這人已經出道那麼多年了,為什麼還是不擅長面對鏡頭。


工作後米倉沒忘記和小泉今日子和飯島直子她們的約定。小泉也有邀請內田,內田卻說有事來不了。一行六七人在小泉家乾杯,小泉舉杯說慶祝YONE Doctor X殺青,大伙趁機灌米倉喝多兩杯。


回家的路上,米倉和經理人在車裡確認明天的行程。知道明天只有下午的雜誌訪談,米倉心裡只有難而言語的興奮,心裡淚流著想終於有一天可以不用早起了。

米倉經過便利店才想起要買牛奶,梳洗後她沒忘記在睡覺前取消七時半的鬧鐘,確保一切準備妥當後她才安心入睡去。




-2-


第二天,酣然入睡的米倉是被七時半的鬧鐘鬧醒的。她在床上臭著脾氣捧著數字鐘,昨晚她的確取消了鬧鐘才睡的。

當她伸手到冷藏庫拿牛奶時卻撲了個空,她望著裡面空空如也,昨晚添了的牛奶盒像人間蒸發消失得無影無蹤。


在她還狐疑著時,電話響了。是經理人。

「YONE,你還不出來要遲到了!」

「哈?」

「哈什麼,你別告訴我你忘記了今天要拍攝Doctor X了。」

「……今天不是只有訪談嗎?」

「那是明天的預定。別拖拉,快出來。」

米倉抱著電話不知所措,下一秒她拿起床前的數字鐘。2016年12月12日。

她想通了,笑了。搞什麼昨晚的夢居然是關於今天發生的事。


在拍攝廠裡,米倉和大伙打招呼。內山製作人的眼睛睜得老大眼誇米倉的新高跟鞋,米倉勉強扯個笑容回應。

殺青時,勝村又稱米倉作大米,生瀨說內科也想醫好病人,瀧藤裝一副快要哭的樣子,內田走過來跟米倉握手。

如果說昨晚那個是夢,那米倉懷疑發掘到自己驚天動地舉世矚目的預知能力,出去以幫人占卜未來為名賣幾個錢也不是難事。


可惜事與願違。

當米倉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醒來時,迎來的同樣是2016年12月12日。


她每天拍同一場手術戲。周圍的人每天像不厭其煩地跟她說著同一番話。

動作真慢。新高跟鞋很漂亮啊。到了現場看到PIKO太郎、一德桑和大米在合影,我想這劇「已經不行了」。不好意思,我一滴眼淚也沒流出來。我好像作為一個內科部長一個患者也沒有拯救呢。這裡真的感受到家庭的感覺。恭喜YONE拍完Doctor X。


米倉想不透到底自己發生了什麼事,每天滯留在2016年12月12日,被困住了一樣怎逃也逃不到去12月13日。她嘗試過整晚不睡覺坐在床上迎來天明,可是在晨光熹微時,在她眨眼的瞬間,時間立刻跳回12月12日。

在冷藏庫剛買了的牛奶不見了,移動了的水杯返回原處,亮著的床頭燈自動熄滅了。還有,數字鐘上的顯示跳回2016年12月12日。


在網上有人說是什麼時間迴轉,說她誤闖時空和時空之間的隙縫。米倉試著網上千奇百怪的方法用過蠟燭、鬼畫符、咒語等逃出這天,最後也於事無補失敗告終。

一次米倉在小泉會上半開玩笑地問過,每天重複著同一天,在世上會有這樣的事發生嗎。小泉以為米倉在搞氣氛,噗哧一聲笑了,說要是真的存在,依YONE的性格不過三天一定會被悶壞了。

小泉的說話不是沒道理。起初米倉還有耐性每天重複著同樣的動作,每晚睡覺前還相信著13日會到來,可是每天早上數字鐘上的2016年12月12日已經一點一點消磨她的忍耐力。


到了第27天,米倉已經沒有心情過日子。她不再在車上重翻劇本,動作指導師說什麼也聽不進耳,開拍時心不在焉,甚至在導演要求重拍時發起脾氣來,一時間整個錄影廠的氣氛僵起來,使米倉的心也慌了,低頭說聲我休息一會,便逕自走回休息室去

米倉的反常讓一眾工作人員也恍住了,大家面面相覷不知所措。見況經理人立刻識趣跟各人連聲道歉,正想前往米倉的休息室說上兩句訓話時,卻被人從後拍拍肩。經理人回頭看只見身後的內田搖頭,用眼神示意讓她來,經理人一開始還是不放心,最後還是由得她去。


當米倉返回休息室時,心情已經亂糟糟了,這幾天來不斷重複同一天夠折磨了。當有人敲門騷擾她時,她更加想把門外那不識趣的人拋到外太空算。可是當她發現來者不是來囉唆的經理人而是內田有紀,米倉一下子怔住。

一看到米倉這驚訝得閤不上口的表情,內田忍俊不禁笑了,她從身後拿出兩罐咖啡。「送你的。」

米倉接過咖啡,心知內田來這裡的目的,然後她嘆氣。「如果你來是為了說安慰話就免了。」

咔一聲內田拉開了拉罐,挑眉笑。「被你發現了。」

米倉一個屁股坐在內田旁邊,灌了一口咖啡,苦澀的味道留在口腔讓她不禁皺了眉。

「既然你猜中我是來安慰你,那你說吧,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我願意當你的聆聽者啊。」

內田這一直線球讓米倉措手不及,只好以笑混過去。「你又知道我發生了事?」

「嗯……因為昨天的你和今天的你很不一樣?嗯,不一樣。」

內田托頭認真回想的樣子逗得米倉笑了。「我的事你不會懂的。」

「你不說我怎會懂?」

米倉雙手抱著咖啡罐,搖頭。「不,你不會明白,甚至你不會相信我的……」

就像小泉她們一樣。

米倉沒把後面那句說出來。每天重複著同一天本來是件錯得很離譜的事,要是米倉從別人口中聽到這樣的經歷,她也不會選擇去相信這只有在科幻小說出現的橋段。所以她沒怪罪小泉她們。而內田也只會是跟小泉她們一樣,米倉這樣想著。


但是。

「YONE,我相信你。無論你說什麼。」內田深邃的眼睛直勾勾望著米倉,讓米倉有種要被吸進去錯覺。

在鬼使神差下,米倉把自己這27天來發生的事一五一十告訴內田,由自己怎發現每天重複著同一天,到怎嘗試逃出這一天也告訴她。

見內田沉默了,米倉忙著說。「你不信的話,一會殺青勝村又會幫我起花名叫我大米,生瀨會說想內科醫好病人,瀧藤還會裝哭。」


還有,你。

還有,你會抱著花束走過去跟我握手。

米倉本想說,可是說話到唇邊又覺得怪怪的。


過了良久,內田終於開口。

她說。「我相信你。」

聽後米倉連忙擺手說。「不,你不用勉強自己相信。我也花了好幾天才相信自己發生了這樣離譜的事。所以你接受不了真的不用這樣說話來安慰我,反正到明天你也會忘記我說的話。」

「到明天我會忘記?」內田狐疑起來。

「嗯,只有我每天重複著過同一天,你們不是。到明天我仍會留在12月12日,而你們不會記得之前的12日我對你們說過做過的事。」米倉嘆氣。「換句話說,我今天告訴你我每天重複著過同一天也是沒用的,因為明天你不會記起我對你說的話。明天在我失常時你也會走過來問我發生什麼事,即使我說了多少篇,第二天你也會重複問我同一個問題。」

聽後內田沉默了,然後低頭喃喃道。「抱歉。抱歉,YONE。」

米倉笑了,用手肘碰一碰那個怪可憐的內田。「沒事,又不是你的錯。我也習慣自己一個人面對,所以沒事的。」


如果真的沒事又怎會在拍攝時失常?看著面前那還在逞強的米倉,內田抿了抿唇。「我有方法讓自己不會忘記。」

米倉搖頭。「沒可能的。所以我說了過了今天你會忘記——」

「只要你告訴我你知道了我的秘密,到明天後天大後天我也會知道你發生什麼事。」

米倉一下子怔住。「秘密?」


內田點頭。「只有我才知道的秘密。」

「是什麼?」


內田說。


「我喜歡你。YONE,我喜歡你。」



-3-


我喜歡你。YONE,我喜歡你。


整晚米倉腦裡徘徊著內田這句話。那時自己怎樣回應內田,她也忘記了,只是記得當殺青時內田走過來打算跟米倉握手,米倉下意識一躲,不自然地回握著。


晚上米倉回想著她和內田的關係。先不論她們同是女人的身份,米倉壓根兒沒想過內田是以這樣的目光看自己。

米倉十多歲已認識內田這人,那時單純覺得內田很厲害很耀眼,所以當在小泉會上真正接觸內田時米倉簡單是心花怒放,跟粉絲見偶像真人一樣沒差。後來Doctor X共演,加上有天海祐希這共同好友,她和內田隔三差五見面,彼此的感情也越來越好,不時二人還私下約出來見面吃飯。怎樣回想,她和內田只是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朋友。到現在這刻,米倉更不敢想像那時內田的一個笑容一個眼神是出自什麼心情。


米倉並不討厭內田,與其說討厭不討厭,不如說米倉很喜歡內田,可是怎樣想那喜歡不是和情人關係扯上半點邊。

她自認是粗線條的人,大大咧咧沒來正經,可她還是有深愛過一個人,結婚了也離婚了。很多喜歡自己的各式各樣的男人女人也見識過,內田有紀這麼一個她真的沒遇過。


內田是特別的。她與眾不同的。

因為她是特別,米倉才如此煩惱。


以致第二天米倉拍攝Doctor X時神不守舍,頻頻出錯。當內田主動跟她搭話,米倉更強顏歡笑蒙混過去。在米倉第六次忘詞時,導演終於看不過眼叫米倉休息,米倉起初不願意說自己沒事可以繼續,最後還是敵不過眾人的說服,不情不願走到休息室休息去。


不久,如昨天一樣,內田進來問她發生什麼事,米倉支吾了半天,終於忍不住說。「你……昨天跟我告白了。」

「我?」內田睜大眼指著自己。

看到內田這反應米倉後悔了。本來以為內田會半開玩笑的語氣否定去,不過。

「難怪你整天心不在焉。」內田歎氣。

米倉聽後眨眨眼。「……你不驚訝嗎?」

「驚訝?」

「嗯……就是你昨天告訴我……不,對你來說那不是昨天。那就是說……」

「行了行了,我明白的。」內田的手打算搭在米倉的手上安慰她,卻被米倉避開了。雖然內田這樣說,米倉還是對她的說話半信半疑。

「你說的是真的?」

「你指什麼?我喜歡你?是真的啊。」

不不不,我指的是你相信我不斷重複同一天這檔事啊。

望著內田一副毫不在意的樣子,米倉更是苦惱,更是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猶豫了半天,米倉開口。「但是我好像對你沒有……」

那時有人敲門,工作人員進來說是時候要開拍了。

內田點頭說知道了,然後站起來準備離開,可沒走幾步她回頭看米倉。「今晚有時間嗎?」

米倉立刻想起晚上和小泉她們的約會。


內田問。「有時間的話放工後一起喝一杯,怎樣?」




-4-


然後米倉以身體不舒服為理由推卻了小泉會的邀請,跟內田二人擠在居酒屋,每人捧著一杯酒杯並肩而坐。

由去居酒屋的路上,內田逕自一個勁說個天南地北,平時是話匣子擔當的米倉難得地少話,只是有時嗯啊地回應著。米倉不肯定內田邀請她的理由,千想萬想也猜不透內田的心思,一想到內田可能誤會了她對內田也有意思,那可不得了。


當酒杯送上二人面前,米倉啜了口酒,好像有了酒精能為她壯膽。「YUKI醬,我有話想說。」

「嗯?」

「我想你有些東西搞錯了。」

內田眨眨眼。「搞錯了什麼?」

啜了口啤酒,米倉迷茫地向左右兩邊瞄,不知道該把目光放在哪。「我告訴你你向我告白了,我跟你來居酒屋並不是因為……怎樣說,換句話說,我那時沒有回應你的告白,我不是那邊的人,也沒有對你那種……」

「我知道的我知道的,YONE。」內田制止了米倉,點頭笑說。「如果我告訴你這秘密,我早有會失敗的覺悟。怎樣想YONE你也不會接受我,更沒可能跟我一起吧。」

所以你不用介意我啊。說著內田喝了口啤酒,然後笑說好喝。

「……」

見米倉仍不相信她,內田繼續說。「我邀請你來居酒屋是因為見你沒精打采的,想陪你來散散心而已,沒想到這樣子更令你困惑了,抱歉抱歉。」內田用手肘碰了碰米倉的。「還是你在期待我抱著不軌企圖來邀請你?」

說後內田吐了吐舌,看著這個天真爛漫的內田,米倉覺得自己之前的擔憂也是多餘的,無可奈何一笑,說句沒你乎,把酒杯往內田的一碰。

不記得續了多少杯,喝到內田脖子也染成一抹紅。米倉記憶中的內田不多愛喝酒,明明在小泉會上只會裝著一副只喝汽水的乖寶寶。


回家路上她們有一搭沒一搭聊著,米倉不知道說了什麼惹得內田笑個不停,內田的笑好像有魔力的,明明沒什麼好笑卻弄得米倉也跟著咯咯地笑起來。

街燈在黑夜裡泛著一抹若有若現的光,米倉看著它突然說。「啊——YUKI醬會不會好像別人一樣。」

「什麼?」

米倉側過頭望著內田,街燈照射下內田的眼睛裡像藏了一片星海。「過了今天,YUKI醬會像其他人一樣忘記今天和我一起發生的事。殺青也好,居酒屋的事也好,剛才的笑話也好,過了今天也只有我會記得,沒有人會記得。」

好寂寞吶——米倉喊著,喊了然後又傻笑了。整片黑夜只剩她的聲音似的。


「YONE。」

「嗯?」米倉轉身,身後是在燈光下閃耀著的內田。

「不如這樣吧。每天早上你也告訴我,我們昨天發生的事。前日的事大前日的事也好,全部也告訴我吧。」內田兩手拿著包包搭在身後。「即使我記不起這些事,你不會是一個人的。」

「YUKI醬……」


內田一步一步向前走,在米倉面前停下。「你會跟我約定好吧?」說完她伸出尾指。

米倉笑了。「當然,我會的。」

然後伸手,她尾指勾上內田的,成了好看的結。




-5-


之後每天米倉比七時半鬧鐘還要早起床。她提早起來一個勁跑到內田家去。

一開始米倉還會支吾半天說我知道你一個秘密那就是你喜歡我,到後來睡眼惺忪頭髮亂七八糟的內田打開門那一瞬間,米倉那句我知道了你喜歡我迫不及待竄出來,嚇得還在半醒的內田整個人頓時沒來得及給反應,那個沒大沒小的米倉已率先闖門說聲打擾了,然後大步流星踏進她家。


在前往拍攝廠的路上,米倉邊駛著車邊跟內田巨細靡遺說著她們昨天前天大前天發生的事,儘管內田沒多給反應,光回想著前幾天和內田一起發生的點滴,米倉已經樂不可支。


當世界的時間停止了,當她被時間拋棄了,只有內田有紀這一個人相信她。沒帶半點質疑,沒帶半點猶豫。內田有紀彷彿是世界的一點光,她彷彿不被時間拘束。


如果說,人是以明天也活著為前題而生活。今天是為了明天而努力。

可是當再沒有了明天。

米倉想,所有東西已經變得不重要了。


然後米倉開始領著內田逃班。內田一開始不願意卻每每敵不過米倉的軟硬泡磨。關掉所有通訊系統,甚至放棄變裝,在眾目睽睽下在大街大搖大擺走著。


明天不復存在。所以今天一切所有的任性也可以被原諒。

就算Doctor X的主役和三番鬧失蹤而亂成一團也沒所謂,就算在街上被狗仔隊拍到她們也沒關係。

為自己而生,為快樂而活。人生本來應該是這樣不是麼?不用理會旁人怎樣想,隨心所欲地活著。


米倉涼子是藝人,是名人,同時她也是人。

自由是她的本性,媲美穹蒼飛翔的雀鳥,無懼深海的彩魚。她本來應該是這樣活下去。

她會和一般的女孩子一樣,在商場裡隔著服裝店櫥窗跟內田指著這指著那大叫很可愛很可愛。她會在一般餐廳跟內田點了一桌食物不管儀態大吃大喝,末了還被內田取笑,手卻溫柔地拿紙巾幫米倉抹去沾在嘴角的醬油。她會帶內田到動物園裡用亂七八糟的語言跟大象溝通。她們會去遊樂場玩個樂而忘返,在摩天輪伴隨著一升一降俯瞰山下的一景一物。

種種因逃班而得來的光陰,像偷來的時間,偷吃的禁果,每次和內田一起的時候格外快樂,卻在黃昏和內田道別的時候格外失落。


一天內田突然興起說想到海旁去。那時天空染成一片橘,只有蒼空和海面的盡頭透著曖昧的曙光。

米倉靠在欄杆上,陣陣海風撲鼻而來。她望向身旁的內田,內田眺望著天際的遠方,姣好的側臉只在咫尺。

內田有紀是溫柔的線條,是一淌止水,是沉寂的月色。她神秘,她動人。前陣子米倉還在排斥內田對自己的感情,沒想到這幾個月來米倉和內田之間的感情飆升了好幾倍。


每早一起床滿腦子想著的是要告訴內田的說話,還有很多很多她想跟內田一起做的事。是內田為她枯燥無味的每一天塗上了色彩。

真不可思議呢。

這樣想著,米倉看內田看得出神。內田留意到旁邊傳來的異樣目光,轉過頭,迎上米倉的視線。在內田想問怎麼了,卻在開口前海風一吹,前髮被打亂了,害她睜不開眼。

在她伸手撥弄好前髮時,手背覆上另一股溫度。

抬頭,比內田高沒多少的米倉直勾勾看著她。二人的手在內田額前重疊著。不知道過了多久,米倉擱在內田額前的手開始緩緩滑下,食指尖拂過眉頭,她眼眸旁,再到她頰上。


那刻米倉想,這角度真適合接吻。

而她真的,逆著光,吻了上去。

嘴唇貼著嘴唇,確認內田沒有後退的意思,米倉更見本加厲。舌頭溫柔地打開內田的齒貝,樂此不疲在內裡翻騰著。米倉另一隻手也覆上內田的臉頰,就這樣兩手捧著她加深那個吻。


不記得是誰主動提出,只是當米倉隨內田乘升降機去內田家時,二人各自站在升降機的一旁。內田低頭把玩著鑰匙,米倉則不知道該把注意力放在哪好,那時她開始為自己一時衝動而大感後悔。

可當內田打開門那瞬間,已經沒時間讓米倉有心思胡思亂想。一踏進門,米倉一個不及防被內田扯著衣領吻住,這一勁太用力使米倉的背吃痛地撞上門。內田好像也意識到自己太魯莽,吻住米倉的同時,手也悄悄地伸到她的背和門之間,像在安撫米倉剛吃痛的地方。

當吻到頭昏腦脹,米倉的身體向前傾,順勢把內田一把推倒到地板上。

之後她們怎樣從玄關回到房間,米倉不多記得了。在米倉夢睡中,內田靠過來,她的鼻息打在米倉的胸前。米倉小心翼翼地伸手環住她,擁抱著內田好像擁抱了整個世界。




- To be continued -


舊文分享 - 刪減版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Dyour
Dyour 在 2021/01/06 00:40 发表

竟然还有米内文!!
好棒的设定!!!!
多谢款待(*^_^*)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