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 在这儿等着。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10-15 14:14
点击:401
章节字数:392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哀声切切,直入人心。素女与她亲,被她问得胸口一闷,被谷岳人一道剑气逼退,回了沉凝身前。灵气下压,素女深吸一口气,可胸口的那股子躁动愈演愈烈,压也压不下去。


“素女长老?”沉凝一看身边人不对,急忙相问。只见素女眼中泛红,周身灵力竟也不稳当,气息迷乱。


“……”月白一看便知那是魔气有现,只怕也与神息相关。


无极也有,那……


“轰隆!”


白光裂空,一瞬间照亮苍穹。


无极众人回首,那边正好又一道延天惊雷,敲得天际裂纹,直落海面。


“轰隆!”


“不好!是无极!”


趁着无极人惊恐,谷岳人往后一道魔气,生生震开了无极弟子,“快走!”


柏怀回神,拉着柳云霁想要赶紧跟上。柳云霁不依,被周边一个魔修一掌打晕。一行人跟着谷岳人撕开一个口子,竟是立马要逃。愣过神的弟子阻拦不住,被谷岳人一道剑气劈开两个,血腥非常。


素女状态有误,沉凝自己也拦不住谷岳人。他往那方向看了一眼,终是一跺脚,“快回!”


眼见人群飞剑而去,月白收回目光,侧目见季无念一张无表情的脸,被漫天雷光映得苍白、毫无血色。


太早了。为什么会这么早?


“叮。新任务触发。‘逃。’”


一个字的任务,简单明了得说着她的害怕。


这个人的手也是冰凉的,被月白牵起的时候,似乎被灼伤了一般抖了抖。她却还是笑,“看来出事了……”


“恩。”月白目光及远,又很快收回,季无念眼中的茫然被她收入眼底。她似乎在挣扎些什么,最后的眼神落在月白这里,问,“月白,冷剑呢?”


“……在我这儿。”


“给我。”


月白翻手拿出。季无念接过剑,浅浅笑道,“你去救柳云霁,我去无极看看。”


说完,月白还来不及回复,这只狐狸就从自己身旁一跃而走,连根狐狸毛都没留下。


“……额……”九一也不知道该为谁默哀了,“她不是要逃么?”


这么多任务,季无念真心要做的、又有几个?


而心里想着要逃,人却拿了冷剑要去,还是那么个样子……


月白呼出一口气,面前三道黑圈,手中一把长弓。一箭远远给谷岳人、引他相防,两箭贴身给了架着柳云霁的低位魔修,她再顺势一拉,某个人便又回了她长夜之中。

看,都算不得麻烦。


“……”这种操作都不能让九一惊讶了,默默问挂逼,“怎么以前没见你这样?”


知他说的是六离那时候,月白回一句,“情况不同。”那时候她又要维持结界又要杀人,消耗颇重、也画不出那么多圈。现在已经轻松很多,也没那时候那么紧急。


想到那时候,月白手上再做了点动作,便赶紧去拦另一人的作死。她又一道黑圈画出,自己跨步而前。刚现出身形,扑面而来就是一只六尾狐,止不住速度、撞进了她怀里。


……好疼。


“月白?”此处风呼雨坠,某只狐狸身上全是水滴,“你……”


月白揉了揉自己肩窝,还是一道结界先将两人护起,阻风挡雨。她拉住季无念,与她一道立于风雷,见惊雷劈空,狂云卷海,中间一座宫殿魔火艳艳,好似不在雨中。可不在雨中在雷中,白雷似帘幕,道道坠惊沉。


那摇摇欲坠的无极宫好似要被砸入深海,雷一道、便沉一分。


“……他们做什么了?要被天雷砸?”九一看着有点恐怖。


“……这不是天雷。”月白能感受到怀中季无念紧起的身体,目光透过遍布的雷网,隐隐能见其上附着暗色殷红。不知是谁这般手段,留惊雷魔火、灼烧海宫。


人力及此,不可小觑。


“是谁?”月白轻声问。


狂风骤雨中的声音有些不真切,月白还是听见了季无念说的话,“漆墨。”


魔尊漆墨,据说也是与明云慕天问一般,是经历过千年前神魔一战的人物。只是从那时候起,这位魔尊便龟缩魔宫,并无过多作为。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让他出山……


目光转向,月白看向季无念一张发白的脸。小狐狸没了笑,有那么一副木然的样子,只是无感觉得看着眼前跳跃的火光,好似陷了进去。


月白问她,“想救?”


“……”季无念摇了摇头,轻轻一笑,被惊雷照亮半边面庞。“救不了的。”


魔焰灼天,生出多少魔念。其中无极威名赫赫,此日之后、再不回转。


而漆墨出手,她的时间、也就不多了……


季无念的身体紧了紧,却又强制自己放松下来。她转过头来。身旁的月白还在看那边熊熊烈焰,火光映在她脸上,有一种冷酷的红。


月白……


她深吸一口气,尽量笑着对月白说,“月白,柳云霁……”


“救了。在长夜。”月白看她,“你想做什么?”


“封了这片海。”


目光下落,月白看向她手中冷剑, “它会要你半条命。”


“受些寒罢了。”季无念在笑,手里却将冷剑握得更紧。


她修寒气,已经受得住了。


她眼中的倒影中多了几束冲天的亮光,延着火,烧着雨,燃着风。沉凝向身影喊着名字,却只迎来几道压倒性的威压,将这少宫主横扫入海。后面弟子惊恐,霎时一片混乱。而那火光中还有人影晃动,不知去向。


此处又是“明云”一座,却无人与他们相持屠戮。而那不远处就是东海之滨,人间繁华之地。这些无极人出去,会卷起多少风浪……


她知道,她不想。


“月白,你在这儿等我一等。”某只狐狸还在笑,冷剑受她相激,一点点散出寒芒冷光来。她侧过身子,面对黑白相间的天,烈火熊熊的海,那是她要走的路。


“叮。新任务触发。‘压下去。’”


粲然一笑,某人急切得转身跳走。背影渐小,红衣在这黑天惊雷中并不显眼,一会儿就成了微尘,渺小而苍素。


月白看着她,心中起了一丝丝的异样。说不清是被丢下的失落还是某种难以言说的愤怒,又都与一种微妙的心疼混在一起,五味杂陈。


她突然有了这么一种想法,觉得季无念的寒气是为了今日而修,她手中的冷剑、更是为了今日而盗。小狐狸想的多,管得多,又做得多,处处惹麻烦,到处管闲事。可你又很难骂她,只因她一早便想好了后果,步步惊险,又甘愿承受、从不惜身。


自不量力,一往无前。


为何?


月白的不动作吓坏了九一,他都想把脸皱起来,“你就这样让她去了?”


怎么可能?


“额……”九一看着月白拿出一把冰弓,拉弓引弦,指着季无念背心,“你……”


月白不理,指放弦发。


“咻”得一声,季无念身边划过一道白光,在她眼前直奔无极。那白光还未触碰到火焰,突然在某一处延展开去,不再像流星一般光耀夺目,而是化作一道温白拱圆。


季无念愣了一瞬,突然尾巴狠狠一疼,原本就在眼前的通天雷霎时飘远,成了月白面容后的可怖背景。她被扯得差点流出泪来,身上还有风雨露珠。奔过去时的紧绷还在她此刻的表情上留有印记,配着泪珠水珠,让她看着可怜兮兮的一小只,甚至有些惶恐无措。


“月白?”


“轰哐!”


巨雷一道,又是半明半暗得两张脸。


“在这儿等着。”说完,月白身形化去,季无念抓也抓不住。


“哐!”


又是一道雷响,那边白光起变,上有雷纹、如苍穹龟裂,下有结界、似弧桥坚挺。一道结界拦空,外免魔雷、内阻魔气,壁上显出纹路,铭文与图形相嵌,四处流转不停。其中似有风起,随图形漂浮。魔火被带动,一时相长,一时扩散,往高往广了去。


然那火苗触壁则止,似是流进了结界之中,将那铭文也随之染红,火烧了一般挡着落雷。


碰壁的不止火苗,那熊熊火光中竟好像还有几个人影,持枪怒吼、直直往外相送,杀气腾腾。


然神魂为界,神息为本,哪是他们这么好突破的?


结界上瞬时出现六瓣雪花纹,一道道冰箭从中生出,直指那些妄图之人。


箭锋似雨,落人凝火。


这惊异奇变惹人眼,季无念看着愣了神,耳边突然传来了一个呼喊。她一转头,那边沉凝被素女拂尘紧紧捆住了身,白丝往上、又要锁他咽喉!


不好!


冷剑一道剑光甩出,凌空斩断夺命白丝。季无念身形速换,掩面挡在了沉凝身前。


被解放的少年咳着大气,眼中有一瞬间的模糊,不知是雨水还是晕眩。黑白红的色彩混在了一起,交替之中又散出一丝清凉。


白的,在飘的,雪?


沉凝猛地一回神,辨认出了眼前散落的寒芒雪花。视线追及,一把银光剑铭文镶刻,被眼前的红衣人牢牢得握在手中。


“……凌、洲?”


无空相回,季无念冷剑一道横扫,寒气横扫而出,将拂尘尖端全部冻结,画出一道冷屏坚扇。可素女手上魔气灵力皆暴涨,拂尘一震,又要穿冰而来!


冰扇松动,季无念不打算硬对,向后一跳,顺手扯了沉凝衣领。也不管少年又一口气没上来,先带他往那无极结界边去。可这条路不好走,还有刚刚出来的无极弟子冲撞,一身魔火未灭,烧着风雨向他们扑来。


寒剑不敢停,季无念以一身魔气相抗,银白泛血,眼中泛红。


那温白的结界就在眼前,季无念微微仰视、几乎不见穹顶。近处的一片雪花纹有几人高,六瓣分展,枝杈明晰,那隐隐白光却不让人觉得寒,只觉得心中似乎有什么被照亮了。


月白之能,确实通天。


可她平日里虚成那个样子,这般消耗、真的撑得住么?


牙关咬紧,季无念赶紧向前……


“哈哈!”


威压突降,季无念猛地一停,手中沉凝更是横向一扔,堪堪躲过横劈而来的一道魔气。往下一看,连海面都被他切开几许。


冷剑横停,止于身前。


“凌洲小儿,”谷岳人笑面而来,大笑之声伴随雷鸣入耳,眼中凶气尽是无边杀意,“你竟不躲啦?啊?哈哈哈!”


月白说救了柳云霁,那谷岳人只怕是回返找人的,却不想正好碰上凌洲……


这可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既然不躲了,那北地一事,我们就好好算算吧!”


眼见凶人扑来,季无念知道自己正面赢他不过,转身就跑。手中琴音一道,佩剑自她身旁急蹿而出,去挡谷岳人前路!


“哼!”此处又不是那狭窄的山洞,谷岳人身形一避,又直直往凌洲追去。却不想“唰”得一声,又一道银光贴身而过。魔修双眼一怔,却见佩剑又回了凌洲身旁。而那小妮子微微侧头一笑,突然转身又是一道银光。


谷岳人不敢怠慢,魔气以御、横剑要挡。可眼前突然白光成雾,全成了冻雨的寒凉!


这般戏耍!


“凌洲!”


怒吼在后,搜寻在前,季无念没空理他。她沿着结界边缘而飞,侧目微仰,不知是不是错觉,总觉得这结界光芒开始忽明忽暗,铭文图形的流动也不再规律,不知是不是月白……


一块石碑突撞眼帘,就在结界边处,那是魔气散溢之源,定要毁掉。


光芒的忽闪更加明显,季无念也不再管背后魔修相追,一手冷剑一手佩剑,径直穿越雪花纹,划开白芒一片。


万古长空,一朝风月。


交叉的剑抵在石碑上,又好像有什么东西抵在了她的背上。


周边的光芒亮得刺眼,雷雨声中似有嗷鸣,季无念轻轻一笑,看那碑文崩裂,万古难存。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Cryogenic
Cryogenic 在 2020/10/13 13:08 发表

抓住尾巴揪回来,妙啊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