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1

作者:silayloe
更新时间:2020-10-12 23:42
点击:2214
章节字数:515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我就是迷恋着你即使你已沉入湖底


Sugar for the Pill





健屋花那,圣马丁大学临床医学系一年级优等生,是月面高校联盟近十年罕见,以全A+成绩通过了统考和校招考试的外地人,她的MCAT成绩接近满分,教授面试会开了接近一小时,完后提前预定四个学年的全额奖学金,要是健屋将来不幸踏进了科研的坑,大学的助新项目和暑期研究班也能对她大开绿灯。这位天之骄子常在本部外三公里的校区上课,圣马丁医学部所在之处,是座古老幽深的欧式花园,地月航海时期残留的殖民地遗产,如今成为了约翰街2434号——如果白雪巴没记错,脚程慢的人,从那里走过来本部约需一个小时。






白雪巴总在自己教授的基本乐理选修课上看到健屋花那。




周四上午九点二十分,按理来说医学部的口腔学课程般在十分钟前结束,可每次白雪巴走进音乐系教室,总看到健屋花气定神闲地在一众学生中占据视野最好的位置。按照首都此时的车流量,哪怕骑车加上从校门走进阶梯教室也得十五分钟以上。健屋花那是优等生,优等生肯定不会翘课。




所以那是为什么呢。




“我打车过来,而你又总是迟到。”这是个初秋的湛蓝晴天,她们课后第一次搭上话。对于音乐教师的问题,健屋花那颇为得意地回答:“这时间差足够我先你一步坐在教室里。”




好吧。看来让她赶上这个无关紧要的课程倒是我白雪巴的不对了。




“我今年的课程都会录入公开课系统。你甚至没必要过来。”白雪巴温文尔雅地冲这位年轻的医学生笑笑:“我可没听说有谁会因为落下一堂没报过名的课而丢掉学分。”




“你以前的课程录播,我都有看。可不追直播的话,就没意思了。”健屋花那摘下她的红色眼镜,环视了一圈身后的学生,不得不说,健屋那种自信又带着点骄傲的神态放在她那张白皙的脸上竟然出奇的可爱:“再说,哪怕你出题考我,我的成绩没准还比在座各位根正苗红的音乐生要好呢。”




白雪巴的目光很快从对方裹着黑色吊带丝袜的大腿上收回来:“你当真的?”——这回她没用通用语,反倒使用了地球上东洋的家乡话,她知道健屋花那听得懂:“那期末的考题,我会告知后勤部多为你准备一份了噢。”




“那我考到最高分的话。会有奖励吗?”健屋花那像只小兔子般凑近两步站在白雪巴旁边,她的指甲就挨着巴卡其色的风衣,声音在巴听来捎上了点撒娇的气息:“不然我可没在繁重学业中兼修音乐的动力呢。”




“为可爱的女孩子准备难题是我的荣幸。”白雪巴合上笔记本电脑,站起来开始穿外套:“可我不会对人许下奖赏性的诺言,惩罚的话倒是没问题——比如嘴里含着芥末酱围着圣马丁跑十圈,嘴里含着芥末酱独自在深夜打怨灵什么的,如何?”




健屋花那鼓起腮,蒸汽火车般哼哼两声,“欺负人。”




这位年轻人实在有点可爱过头了,白雪巴格格笑出声:“开玩笑的。随时欢迎你来旁听。”




“嗯哼。被你这么一说,没准下次我不会在你面前出现了呢。”




白雪巴眨眨眼,故意逗弄对方:“那不正好?我的课多少学生挤破头都选不上,你这个医科生倒是千里迢迢杀过来挤兑他们的位置,拜托,快点把别人的风水宝座还回来吧~”




“好东西不是靠让的而是靠抢的,我会坐在第一排,是因为我有这个能力让别人为我抢占这个位置。”健屋花那伸前手,偷偷钩住了白雪巴的衣角:“我就明说了吧。考我也好,跟我比赛也罢,老师,我想要奖励。”




白雪巴扬了下眉毛,健屋那番话的里咄咄逼人让她一时忘记了自己身处大学教室,还有几十个留下来自习的学生的眼睛在齐刷刷盯着她们:




“那你想要什么?”




“你的联系方式。”




“我办公室的座机在圣马丁教师主页上有。”




“我不想要那些谁都能轻易得到的东西。”健屋歪了歪头:“老师,你的座机,你的推特,你的脸书和Ins,你的钢琴比赛,在酒吧的点唱,学生时代的地下演出……你留在社交平台上的食物,我全都一滴不剩的舔干净了。”




“是吗。”白雪巴略低下头,总是慵懒眯着的橘色双目跟健屋对视:“难道你觉得这样就很了解我了?……··说不定,你越是这样说,我就越不想把私人号码给你呢。”




“生气了?对不起嘛。”健屋说着道歉的话,眼神却没抱歉的意思,还把巴的衣角往前拉了拉,仿佛小狗:“给个机会我弥补这点过失好么。”




“那,来打赌吗?”




“唔?”




“要是剩下的乐理课,你有一次比我晚到。那你以后都不用来了。”白雪巴举起右手,手指在她的宝格丽手表上点了点:“反之,你可以向我要任何‘奖励’,怎么样?”




“我不会输的。老师。”健屋粉色头发下的眼睛细眯起来,“我想你肯定不知道吧,为了得到想要的东西,我什么都愿意做的。”




“我很期待你的表现。”白雪巴指尖按着对方的手,把健屋从衣角上轻轻拽下来:“现在你该打车回去赶外科学的课了。健屋さん。”








首都著名的景点城市中心广场离圣马丁不远,广场区一带遍布餐厅商店,旺季之时游客很多。白雪巴惯于在工作日约上在学校或附近企业工作的三两好友到那边吃午餐。除了大学,巴和伙伴共同投资的夜王国酒吧,她周末偶尔会去兼职的演剧场,都坐落在广场区,这一带是除了家之外她每日停留最长的地段了。




今日下午没有工作,巴提早走人,约了西园寺玛丽和Fumi在一家专售墨西哥菜品的新店吃饭,阳光明亮,露天餐区,她和朋友们都点了鸡尾酒,可平时总是气氛活宝机的巴这次话特别少,她戴着装饰用平光镜抱着平板电脑点了又点,餐盘上的炖牛肉塔可饼才吃了一口,而西园寺和Fumi的话题早已经从物质界的酒谈到魔界施法的手势了。




“午餐时还在沉迷工作,这不像你嘛?”




Fumi小姐冷不丁的问巴,引得对方抬起头来。这个顶着一对狐狸耳朵的女人总是穿着橘红色带花纹日式道服,她来自某个不知名的古老位面,据说里头的神妖异兽都要靠供奉和信仰活着。来月球是Fumi五十年来第一次出门,谁知到达的第一晚就误闯夜王国酒吧还没法付钱,多得巴让她赊账才免去惨遭遣返的命运。




“我只是在想做大学教师真累啊,每年入学的美少女那么多,忍不住想为她们量身定做地狱级别的考题呢。”




白雪巴似笑非笑,收起平板,趁手把“健屋花那”几个字从搜索引擎中抹除了:




“不过请别告诉戊亥床小姐哦,我可不想听真的地狱要怎么设计乐理试卷。”




西园寺声音软绵绵的:“啊这,已经到了人类开学的日子了吗?”




“两个多月了。”白雪巴说:“也快到出期中测试卷的时候了。”




“你上次不说圣马丁有题库吗,犯得着出新的?”Fumi问。




“你这就不懂了。”巴摆正刀叉,仿佛盘中正躺着某位她中意的女学生:“考试、点名和课堂提问是现代教师所剩无几,能合法折磨学生的乐趣了——只要能让可爱的女孩子露出为难的表情,不管哪种道具都要自己亲手好好制造出来,这大概就是钢琴系女王的尊严吧?”




“哼哼,巴ちゃん的话,大概会想月球倒退回体罚合理的中世纪吧。”




“现在又怎么了,只要有学生要求,我会很乐意把她们拷起来哦。”




“话题变得有点糟糕了呢。”西园寺发出不失礼貌的低笑,试图让气氛纯洁一点:“说回考试……我想起五百年前旅行时,参观过深渊魔界的学院,那边的牧师考试就是拍马屁,只要能拍到女神眷顾你,便能踩着所有竞争者上位。”




“啊。我那边的神明考核业绩就非常实在了,就看香油钱。”




三个不同种族的女人在餐桌上爆笑出声。




“别的老师不知道。可白雪我的评分相当感性呢。”白雪巴咀嚼着咽下一段牛肉塔可,而后用餐巾擦了擦嘴唇。




“说来听听。”




白雪巴拿起酒,故意凑近身旁八千岁的魔族女性,“我都让学生们在电子档上附上照片,只要对方是女学生,我就绝不判她不合格,如果她皮肤白皙,那加五分,浓密长发,再加五分,吊带丝袜,加十分,虎牙,加二十分,要是有D杯以上还能露出雄伟的事业线,比如像Marry这种,我甚至能为你保送我恩师的研究生——”




“喂喂喂给我打住啊!”Fumi忍不住交叉两条大臂示意快停下来,那头白雪巴气吞山河的笑声早就收不住了,她在亲友间虽以稳重成熟著称,但笑起来时却像个大孩子。




“ごめんね(抱歉啦)~”每次搞完事巴都爱用日语装模作样的道歉,然后迅速变脸,开始认真对盘中的牛肉塔可女朋友举起了刀叉:“不说了,我要集中精神享用我可爱的老婆了。”




总是能迅速进入小剧场也是钢琴系女王的特性之一吧。




结账时Fumi问巴说:“黛灰和葛叶昨天跟我说想来夜王国参观啊,今晚你会过来吗?




“不了。”白雪巴发出打呼噜似的哼哼声,像是只伸懒腰的小猫:“我昨晚滚到三点都没睡着,今天困得差点昏过去。”




“又失眠了?上次我从神社带给你的草药你没喝?”




“饶了我吧,那些药能把我胃苦穿个洞,我还不如让睡衣杂志上的欧派陪我睡觉。”白雪巴很夸张的打了个哈欠:“别担心我。失眠不会死人的。”




“要是巴さん死了的话我可以把你运到魔界制作成转生魅魔哦,听起来不错吧?”




难得见到白雪巴一脸惊悚的样子,西园寺笑着合起了掌:




“但是人类不是发明了那种东西吗。最近咖啡店里的客人跟我说的,叫什么来着,Asmr,对睡眠好像很好呢——巴さん,你要不要试试看?”








Asmr这玩意白雪巴并不陌生。




天生拥有着圆润磁性的嗓音,这种优势,使白雪巴在大学时在钢琴和歌手的职业道路中间徘徊过,却最终选择了前者并留校教书,嗓音的演绎仅留在了业余时间,和异性的前任们交往时,也曾遇到睡眠质量很糟的人,巴便购买了昂贵的双声道耳麦为对方录制各种各样的采耳音频。因为是恋人,录制中甚至有特别私密而敏感的内容,多年以后,早就分开了的人偶尔会在暴雨的夜晚发信息来感谢巴,感谢她的声音,这对她来说,大概比在夜王国酒吧唱歌收到丰厚小费时更让人感动和无奈吧。




声音拥有色彩和质感,它用独特的方式在人们的大脑掘通一条记忆之河,在嗅觉和味觉的地图中穿行而过,迅速为你辨别合适和不合适的人,但白雪巴哪怕再热爱音乐和嗓音的表演,却未曾设想人能单凭声音喜欢上另一个人,原因很简单,对她这种过于擅长利用声音去演绎情话和谎言的人来说,他人喉音交织出的絮语难道不会是另一重处心积虑的陷阱么?谁又能知道别人灵魂的长相和嗓音之间的距离有多远呢?




在这点上,嗓音远不如一台钢琴来得纯粹。






二十八层的独居公寓在夜晚染上了暖黄灯光。联网玩罢APEX,白雪巴倒好夜眠用的甜酒,边开电脑边插上吹风机的插座,开始吹头发。




西园寺推荐的助眠主播地址,在Discord上发了过来,好像是已经在You-Tube上直播音声几个月的个人势主播,其ID在日语意思叫做白衣犬齿,而且——简介中确实用了日语多做了一版说明,这让白雪巴多了0.5分的老乡遇老乡的好感。




以l2d形象在视频网站上出道,直播个人生活,做综艺互动,玩游戏或剧本演出,这种虚拟偶像的娱乐形式在近期成为了热门。白雪巴略有所闻,却并不了解,她不擅长用电脑,更别提在长期严苛的音乐训练中追踪什么每日开播的偶像,讲述女性情感的漫画和小说她是从小爱看,可对游戏和追星的兴趣,是在本科时期才逐渐培养起来的,对于年轻人中间的流行趋势,她更是比身边的朋友慢半拍,自然也不关心今天又有哪位女装男精灵在网上直播洗澡了。




吹干头发,就着酒精,巴才慢悠悠浏览起了白衣犬齿小姐的主页。




虽说开播了几个月,但视频不多,十来个,asmr占三分一,其余就是杂谈和游戏。主页是粉色背景,创可贴和针筒的图案斜字排下,Q版的卡通形象倒是可爱,是个裹着粉色护士服的双马尾章鱼,还举着滚筒,好像在去年发售的主机游戏见过类似形象,没准是借用过来的二次创作。




西园寺在Discord里把客人对主播声音的评价发了过来,评价写的很浮夸,“清澈!性感!元气!磁性!低音炮形态是杀人的存在!只要有她还在直播患者就有活下去的希望!”




哦对,这个主播的粉丝居然还有名字,就叫犬齿患者。




听起来真够中二的。白雪巴耸耸肩,不曾想她自己以真名上传的音声视频中也为日语圈粉丝赐名“小人”和“駄犬”,对女王来说这双标简直像呼吸一样自然。




姑且是给西园寺面子,白雪巴戴上家里最高级的监听耳机,随手点开了播放量最高的一期asmr视频。




视频里没有常见的l2d动画形象,只有一张调成了紫蓝色的卧室图片,像是cg画面而非真实照片,配上闪烁着的霓虹灯效果的字母,气氛暧昧,让巴觉得自己仿佛身处下城区的廉价爱情旅店,这大概是她这辈子打死都不想去的地方。




几秒间,先是一瞬的重低音,扩大缩小而后消失,接着,贴在耳边的细小爆破,一二三四,麦克风调整,在那之后,便是正式的播放。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




白雪巴的眼睛睁大了。




她马上停下视频,拉回主页,点开了这个主播其他的作品,杂谈,游戏,小型恶搞,剧本自导自演,每一个她都跳过候机,直接点到正剧部分。她来回对比,反复确认,才在惊诧中返回了最初的asmr页面,让那阵声音流水般灌入自己的耳朵。




Asmr中的女声,沙哑低沉,清澈性感,贴在耳边窃窃私语时,仿佛能听到口腔粘膜和舌头细微的摩擦,轻柔带起的一点笑声让人心底都要痒起来,可是,即使这音色和十多小时前在别处听到的相差甚远,巴的辩音素养也能让她确定,自己绝对没有搞错。






那是在今天这个晴朗秋日,在阳光照耀的大学讲台上,与巴第一次说上话的年轻医学生。




——那是健屋花那的声音。






TBC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wh11223344
wh11223344 在 2022/04/12 22:33 发表

啊啊啊啊,期待老师出第二章,好棒!!!!

shouze
shouze 在 2022/03/14 14:48 发表

怎么就一章呜呜呜呜看不够呢

显示第1-2篇,共2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