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番外篇補完〈要來做個交易嗎?〉

作者:末日旅鵝
更新时间:2020-10-10 15:50
点击:612
章节字数:835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17歲,是一個怎樣的年紀?多愁善感?中二?難以捉模?

衛靜嫻不是太清楚。


「對不起⋯⋯!」許萍晰的聲音。

【訓導處報告,訓導處報告。請 二年三班 衛靜嫻同學 立刻到訓導處報到。】廣播的聲音。

噔噔噔——


或許是個不了解自己的年紀吧。

落下的前一刻,衛靜嫻得出了這樣的結論。


……碰。

撞擊聲,疼痛感。


意識模糊了。

不對,不要……不想要了……喜歡什麽的、分開什麽的……

不想面對的話——


躲起來就好了。


……


現在她的頭很痛很痛,睜開眼時,眼前是一片純白色發著光的世界。而不遠處有一扇靜靜佇立著的門板,門的前面後面都是一望無際的白色,什麽也沒有。那就是一面拉不動推不開的門板。


自己為什麽會在這裡?衛靜嫻很困惑。畢竟這裡並不像是現實世界。

剛剛做了什麽嗎?嗯……告白了,然後愚蠢的摔下樓梯了。


是夢?還是自己……死了?

衛靜嫻不敢肯定。只是她面對這樣的世界,並沒有特別害怕或是討厭,甚至可以說是有些喜歡。

雖然很困惑,但她正好想要躲起來。什麽都不要面對那是最好的。

就這樣,她坐在了地板上環抱著自己的膝蓋,漸漸的意識又開始消失了。




那麼,自從那次摔下樓梯之後過了多久呢?幾個小時?幾天?還是更久?衛靜嫻沒什麽概念。

她試圖去推動那張詭異的門板,它卻絲毫不動。就好像是被固定在了地板上一般。幾次之後也就放棄了。坐回了地板上思考著。

經過了那麼久的時間,不會餓也不會渴,除了頭痛以外並沒有任何的不適。

真的是除了自己摔死了以外,就想不到其他的可能性了。


所以現在是在等投胎嗎?

看著這空空如也的世界,百般無聊的想著一些有的沒的。像是投胎的計畫。

如果真的是投胎的話,那真希望下次可以投胎成一隻無憂無慮的貓。或是就當個無機物也好。貓的話,就算蹭自己喜歡的人也不會被拒絕,除非那是個討厭貓的人;無機物嘛……靜靜的陪著自己喜歡的人,好像也很棒。


只是在身邊就會很幸福。簡簡單單的幸福。


胡思亂想之際,衛靜嫻想起了許萍晰。

想起了那個一年級第一次分座位就坐在隔壁的許萍晰。


衛靜嫻對許萍晰的第一印象是個很漂亮的人。當然也就這樣了。她是個內向的人,身邊坐了一位這樣漂亮的女生,與其說是高興不如說是壓力。因為,每一個同學、尤其是男同學,只要一到下課就會圍在那位漂亮的女生身邊。


所以就算已經開學了一個多月,她們還是沒有任何交集。或者說,衛靜嫻跟這個班上的人基本上沒有太多的交集。空氣人她當得很自在逍遙。


直到某一天,一位男同學撞到了衛靜嫻的桌子。

撞倒了放在桌上的水、更因為衝擊力道過大,波及到了肚子,痛得衛靜嫻一時半刻說不出任何一句話。掉在地上的課本還被那位男同學踩了一個鞋印。


「……」

似乎是因為存在感太低,對方只說了一句「啊,抱歉。」之後就跑去隔壁桌湊熱鬧了。

脾氣再好的衛靜嫻也差點背誦出了三字經,只是她忍住了,而且她也不敢。所以她只是安靜的抱著肚子等待疼痛過去。


「妳還好嗎?」

馬上的,隔壁那個萬人迷好聽的聲音就傳入了自己的耳中。

「還好啊,就撞了一下哪裡會有事?」然後剛剛撞人混蛋回應著。

……原來不是在問自己啊。也是,畢竟是個空氣人,會被注意到才怪。


「你讓開,我不是問你。我是問被你撞到的衛同學。」

衛靜嫻抱著肚子,感覺到了有人靠近自己,她緩緩抬頭,但因為下滑的眼鏡,她只模糊的看到了那張讓自己壓力很大的漂亮臉蛋、看不出對方的表情。

「……」她思考著該怎麼回答,實話實說自己有事?不要……太麻煩了。可是又覺得很生氣。最後乾脆隨意的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給了一個模稜兩可回答。


只見許萍晰蹲了下去把寶特瓶跟課本撿了起來,還只歸還了寶特瓶,之後便回了自己的座位。欸等等,同學妳這樣我等等不能上課啊?

就在想開口說些什麽的時候,許萍晰拿著一本乾淨的課本又來到了衛靜嫻身旁:「那本被踩髒了,我跟妳換。還有……對不起。」


看著這意想不到的舉動,衛靜嫻連疼痛都忘記了。愣愣的接過了課本:「沒關係……」對這位美少女的好感度,就這樣在自己心中提高了不少。


那次意外之後,衛靜嫻發現鄰桌美少女的圍觀人數似乎慢慢的在變少,一直到某一天……


「體育課我們同一組吧!」

「……不要。」

衛靜嫻拒絕了許萍晰的邀約。她並沒有打算毀掉自己的空氣人生活。

雖然很感謝隔壁桌的人牆日漸變薄,最近甚至沒人了……只是為什麽這個人會突然來找自己?


「欸!衛同學妳放心,我對排球很有自信的,絕對不會拖後腿!托球20次一定一次過關!」

是的沒錯,這次的體育課是有點煩人的排球托球20次,先不說這對空氣人不友好的組隊模式,運動中下的衛靜嫻也沒自信能夠一次完成。


「我……沒自信,所以許同學還是找別人吧。」

「哦,那沒關係!我來教妳!」

拜託放過空氣人好嗎!萬人迷!


只是雖然想是這樣想,但再拒絕下去也不太好,加上身邊能一組的,就真的只剩下眼前這位熱情的美少女了。

「……好吧。」就硬著頭皮答應了。

然後獲得了美少女燦爛的笑容。


到底是為什麽呢?

衛靜嫻抱著排球看著天空想著。明明除了撞桌子那天之後就沒有任何交集了。

就算是想問,也問不出口就是了。

畢竟,外向的人還是個臉好看的萬人迷,怎麼看也不會懂對方的世界,更不可能理解對方的想法。


真的要說,衛靜嫻本人也是有偏見的。

她所猜想的就是,對方可能是抱著好玩的心態才接近自己的。

更惡劣一點的話,就是那傳說中的真心話大冒險的打賭了吧。

好吧,那就敷衍一下就好了吧。衛靜嫻晃了晃頭的想著。


……


衛靜嫻抬起頭,將視線放在那扇佇立的詭異門板上。

當時為什麽就沒想過對方是真的想過來交朋友的呢?

不過現在多想也沒用了。

越界的是自己,朋友關係沒了、連自己的這條命還在不在都不知道了。偏偏這種時候還滿腦子都是她……


「靜嫻到底要叫我許同學到什麽時候?」

午休,許萍晰拿著便當、把椅子拖到到了衛靜嫻的桌旁,一連串的動作看起來非常的熟練。

自從體育課那天之後又過了幾個禮拜,許萍晰可以說是天天都來找衛靜嫻吃飯,這讓習慣一邊吃飯、一邊觀看放在手機裡面的影片的衛靜嫻來說,有些困擾。


衛靜嫻把手機闔了起來,沒什麽表情的看相許萍晰,說:「那……我該怎麼叫妳呢?」

「名子吧,大家都叫我萍晰。」打開便當盒,許萍晰還吐嘈了一下今天的菜色。「靜嫻吃不吃豆芽菜?」她問。

許萍晰似乎不喜歡這間便當店所炒的豆芽菜。衛靜嫻曾經因為沒話題而問了為什麽,許萍晰只回答說:「因為吃起來很生。」還碎碎唸著下次登記時,要換訂別間便當。


「不吃,萍晰同學不喜歡的話,等等倒掉不就好了?」交換配菜這種事情,她並不認為她們的感情有好到這種程度。

「欸,很浪費……不對等等,把同學去掉。」停下了拿筷子戳豆芽菜的手,許萍晰有些不滿的看著衛靜嫻。「太生疏。」


嗯……所以說我們的感情有好到那種程度嗎?

「……」衛靜嫻嚥下了口中咀嚼的白飯:「蘋果西打。」說出了隨便想的綽號。


「妳……想喝?」那狐疑的表情讓衛靜嫻笑了出來。

「不,給妳的綽號。」吃下一根豆芽菜的衛靜嫻皺了一下眉頭。真的很生,下次自己也換一家便當店好了。她想。「不要就拉倒。」又看了一眼許萍晰說著。


「……妳這是拿我的名子說了冷笑話嗎?」

不會生氣了吧?衛靜嫻突然有點心虛。正想開口說些什麽的時候……

「噗,妳第一次跟我開玩笑耶,好啊那就這樣吧!」許萍晰開心的笑了笑,然後吃起了便當。

怪人。


「所以靜嫻真的不吃豆芽菜嗎?」

「不吃,太生了。」所以說為什麽要那麼執著換菜話題呢!「再吵,我就把豆芽菜給妳。」

「欸——!」


午休就這樣在許萍晰單方面的吵吵鬧鬧下結束了。




「靜嫻靜嫻,教我功課!」

「好。」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稱呼不再生疏的關係,衛靜嫻給了許萍晰一個非常隨便的綽號之後,許萍晰找衛靜嫻的頻率就變高了,而衛靜嫻似乎也不再那麼排斥許萍晰,或者說,接受了那個“她真的只是想交朋友”的理由了。


衛靜嫻很擅長理科方面的學科,但是對於文科方面,卻是勉強能擠入中下等的成績,尤其是國文。本人曰:到底為什麽不能好好的、且直白的表達自己的心情?用一堆誇飾法、譬喻法還有一堆有的沒的修飾法來把人搞得暈頭轉向很好玩嗎!


是很好玩。至少許萍晰玩衛靜嫻玩得很快樂。


許萍晰擅長的是跟衛靜嫻相反的科目,只是她的成績沒有像衛靜嫻那樣慘烈,就算是不拿手的理科,也都還有中上的程度。所有科目平均出來的數字一直都是很好看的那種。


「嗯,那今天去妳家。反正段考快到了,就一口氣大範圍的複習吧。」

許萍晰拿出手機、按起了按鍵,應該是在傳簡訊跟家人說吧。

「欸、別,可以不要嗎?妳知道我看到國文就想睡的。」

衛靜嫻很了解自己並不是像許萍晰那樣一點就通,加上許萍晰需要被教的部份肯定比自己少很多,所以面對歷史國文的時間一定比面對數學理化的時間還要少。會睡著,肯定會睡著!


「妳敢睡?成績退步的話我就罰妳。」

「罰什麽?」

「罰妳……吃糖?」

衛靜嫻不是很喜歡甜食,這件事是許萍晰最近才知道的。

自從兩人熟絡了起來後,偶爾午餐附贈的小蛋糕小布丁之類的甜點,衛靜嫻全都貢獻給了許萍晰女神。許萍晰好奇的問了問,只得到了「因為妳喜歡吃。」這樣含糊其辭的說法。這種說法還讓許萍晰的臉紅了整個下午。


之後,第一次跑去衛靜嫻家裡時,才從對方家人口中得知,“衛靜嫻並不喜歡甜食”這個標準答案。

這氣得許萍晰當天跑去便利商店買了一大包綜合水果糖、硬是塞了幾顆進衛靜嫻的嘴裡後才罷休。


——害我誤會得那麼深!要妳好看……!


那天的衛靜嫻雖然沒有把糖果吐出來,卻沉著臉將它們吃光後吐出了一句:「味道混在一起了好噁……」主要是甜到讓衛靜嫻頭暈得不行,原本預定的讀書計畫就這樣泡湯了。

衛靜嫻臉色難看得躺在床上,想著下次絕對不能惹眼前這位美少女了,不然又讓她變成美少女狂戰士的話,自己絕對受不了。


「這是要害我請假、然後跟不上學校進度的新手法嗎?」

衛靜嫻推了推滑下去的眼鏡,似乎領悟到了什麽真理。

「嗯?那樣的話我可以幫妳補習啊,是不是挺不錯的?」

「妳蹭飯的企圖是不是太明顯了?」


衛靜嫻不是很清楚為什麽許萍晰會這麼黏自己,說起來,自從幫對方取了綽號之後,許萍晰的社交範圍雖然說不是變小了,但感覺中心卻在自己的身上。要不是許萍晰完全約不動衛靜嫻的放學時間,要不然許萍晰大概會把其他同學的邀約全部推開吧。


「畢竟我家幾乎都是包外面的嘛,我的胃早就被靜嫻大廚的廚藝擄獲了好嗎!」這麼說來衛靜嫻的家人常常因為工作不在家裡,許萍晰也只有第一次到衛靜嫻家裡時見過一次,之後就沒再見過了。

明明衛靜嫻也有潛力成為外包一族的,沒想到卻鍛鍊出了不錯的廚藝。


當然,此時的衛靜嫻萬分掙扎著。

不好,並不好!雖然說多一人份也沒多多少,許萍晰甚至會貢獻零用錢給自己買材料,但是,不好!


「不好。」衛靜嫻抿了抿嘴唇:「妳不逼我背課文就好。」說出了自己的心聲。

當然其實衛靜嫻並不討厭這樣的許萍晰,反而,覺得這樣的距離還不錯。除了對方會時不時逼自己背課文之外。


……


究竟是什麽時候喜歡上的?衛靜嫻想不太起來,或者說根本就不知道。

只是,意識到的時候已經陷了進去。

原本打算就這樣一直到畢業,分開後或許就會忘記了吧?說不定畢業前還可以像漫畫那樣子,告個白、被拒絕,留下青春沒什麽意義的一頁之後,考個遠一點的大學繼續自己的人生。


沒想到卻連心裡準備都還沒準備好,就被家人告知因為工作關係要轉學了。

不想分開的心情就在那瞬間爆發了。

不在意?清淡描寫?說得好聽。


衛靜嫻不想再想了。

回憶卻不想放過她。


「靜嫻呀,為師……已經沒什麽好教妳的了。」

摸著空氣鬍子,許萍晰坐在衛靜嫻的床上,滿足的閉著雙眼說著。

她把這次文科的段考範圍全部畫了重點,也從頭教了一次。能做的都做了,實屬累人。

「我……能出關了嗎、西打師傅……」

只差腦袋還沒冒煙的衛靜嫻,因為塞了太多東西進腦子裡,整個人攤在桌上一動不動的。


「行!這次段考只要有那本西打寶典,保證妳能考到80分以上!認真複習的話90分都不是問題!」

許萍晰拍拍胸脯保證著。

西打,就是蘋果西打的簡稱。這雖然是衛靜嫻當初取的綽號,取的人卻叫了沒幾次就嫌太長,簡化成了兩個字。


「那就先謝謝妳了……」埋在課本裡的臉,衛靜嫻的脫力感是肉眼可見的。

許萍晰悄悄移了一下自己的位置,靠近了衛靜嫻。抬手摸了摸衛靜嫻的頭笑著說:「辛苦了,靜嫻真的超努力的!」


轉頭,衛靜嫻看著許萍晰:「每次都被妳威脅退步要吃糖果……妳看我哪次沒進步過了?」她皺著眉頭:「懲罰可不可以從這次就不要了?再這樣下去我除了每科都滿分以外就不逃過處罰了。」


「嗯——這樣我也很厲害,教出了一代才女。」摸著衛靜嫻頭頂的手,順著那柔順的頭髮往下,許萍晰玩起了衛靜嫻的髮尾。

「結果許西打老師對自己都沒這麼嚴格,這樣不行,我覺得不公平。」

「欸欸我說啊,有沒有人說過……」

「嗯?」

「靜嫻妳抗議的表情真的好可愛。」


「……」衛靜嫻用雙手撐起了自己的身體,疲累的走向了床邊,很順手的拿起了枕頭就往許萍晰的方向丟了過去:「閉嘴!碳酸飲料!」羞紅著臉氣呼呼地。


抱著衛靜嫻的枕頭,許萍晰並沒有生氣。

「好吧,那我們改成獎勵也可以。」挪了挪身子,許萍晰又靠近了衛靜嫻,然後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抱住了衛靜嫻、倒向床上:「如果進步的話,就獎勵妳可以抱著本美少女睡一晚!抱枕獎勵!」


不需要!


衛靜嫻差點喊了出來。

「妳確定這不是懲罰?」

「是獎勵。」

許萍晰一臉認真、不容反駁。

……好,至少不是吃糖果了。

「我有拒絕權嗎?」

「沒有。」

「……」


衛靜嫻閉上了嘴巴,反正她也不知道可以怎麼回應。

像是妥協了一般,任由許萍晰抱著自己。她伸出了手拍了拍許萍晰的頭,什麽也沒說。

「妳在幹嘛?」抬頭,還順便蹭了蹭衛靜嫻,許萍晰問著。

「休息。」衛靜嫻理所當然的回應。她是真的讀書讀到腦袋快要爆炸了。

「嘿嘿,我就說抱著我睡覺是獎勵吧!」

「?」


「妳沒發現嗎?妳抱著我的時候,一直都是很放鬆的啊。」許萍晰笑嘻嘻地,她的話讓衛靜嫻突然無法思考了。

是這樣嗎?咦……?

這個連自己都沒察覺到的事情,突然被別人提起……那真的……只想找洞鑽進去順便把自己埋起來了。不,這還不夠,她還想要順便把知情者給埋了。

「我不知道有這種事。所以不算。」嗯,算了。反正、打死不承認就好!

像是想要轉移注意力一般,衛靜嫻揉亂了許萍晰的頭髮——然後換來了一陣搥打。


「靜嫻不打算戴隱形眼鏡嗎?」突然,許萍晰伸手拿掉了衛靜嫻的眼鏡。

「為什麽?」突然模糊的視界,讓衛靜嫻瞇起了眼睛。

「嗯——覺得眼鏡把妳的臉藏起來了。」


許萍晰喜歡衛靜嫻沒戴眼鏡的樣子,那樣子的衛靜嫻讓人感覺比較柔和,比較好親近。

她伸手撥了一下衛靜嫻的瀏海。而且這樣也能比較清楚看見,看見衛靜嫻那雙漂亮的眼睛。


「隱形眼鏡太可怕了,不要。」衛靜嫻實話實說。她連眼藥水都不太敢點了,何況是直接把物體放進眼睛裡面?

「嗯……那樣好可惜啊——」

「不可惜吧?」

衛靜嫻奇怪的說著。她覺得,會覺得可惜的,也只有眼前這個怪人了。


「超可惜的好嗎?因為我很喜歡妳的眼睛啊。」許萍晰笑了笑,然後靠近了衛靜嫻的臉,仔細的看著。

這一看就把衛靜嫻的臉看得一片通紅。

這傢伙到底在說什麽鬼話!

欸等等,要是……要是她說了退步懲罰是“戴隱形眼鏡”的話……!那可不行!


「——西打,妳想看的話,我隨時都可以把眼鏡拿下來給妳看個夠。」就是不要讓我戴那種鬼東西!

「……」許萍晰眨了眨眼,似乎對衛靜嫻這話非常意外。不過隨後她就笑著說:「好,那我一定好好運用這項特權來看個夠。」

許萍晰是真的很開心。


衛靜嫻看到對方這樣的反應,她先是放鬆,然後也一起笑了出來。

段考前,兩人倒在床上抱在一起、歡笑聲連房門都擋不住。


……


這麼說來,雖然不喜歡甜食,卻對蘋果西打這款飲料不反感。

只是因為是喜歡的人的綽號……這個原因的關係嗎?

……嗯,還真的是。

衛靜嫻其實也不喜歡碳酸飲料,就算那是無糖的碳酸水也不喜歡。氣泡的感覺讓她的喉嚨疼痛又不舒服。所以除了那個理由以外,她真的找不出有什麼原因,可以解釋自己喜歡那款飲料了。


許萍晰對她來說就是一個特別的存在。

她很內向。在現有的記憶中,最為突出的人,除了父母,就是許萍晰,除了她,自己似乎就沒什麽朋友了。


那,高中除外呢?

國中?國小?甚至幼稚園或更早之前呢?


……等等,好像哪裡怪怪的。

衛靜嫻發現她的記憶居然只有高中時期的。

她轉頭望向那個聳立的門板,突然感覺到害怕。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混亂中,純白色的世界有了一點變化。

門板依舊是門板,但是眼前卻突然貌出了一台電視機,體積不大,跟家裡放的那台非常相似。


「什麽……?」

說出疑問的同時,電視的畫面也有了動靜。

畫面映著的,就像是昏睡中的人緩緩睜眼那樣,從眼前的一陣模糊、到胡亂的眨了眨眼、最後漸漸清晰。

在清晰之後,映出了看起來很像是醫院的天花板。


『這裡……是?』

電視裡的主角似乎是抬起了手。插著點滴的手背就這樣出現在了畫面裡。

從這種角度去判斷,應該是是第一人稱沒錯了。


接下來就是醫生護士,再來就是父母擔心的臉龐。是自己的父母。難道,主角是自己嗎?但是為什麽?自己明明還在這裡呀?


衛靜嫻腦袋空白的看著一切。不,一切都不能說死。她不想相信。雖然那些人口中喊的都是自己的名子,但是……但是!


這樣的掙扎一直到她看見了鏡子。

真的是自己。


然後,衛靜嫻發現了,電視裡的自己似乎昏睡了好幾天,這期間轉學手續已經完成了。似乎是因為工作上有些急,那天摔下樓梯之後,第三天就馬上轉院了。

最後,也是最重要的,電視裡的自己,失去了高中時的記憶。

那……在這個世界的自己又是怎麼一回事呢?自己明明全都記得的!


衛靜嫻害怕的抓著電視機胡亂地搖晃著,她想告訴裡面的自己,告訴她,她有一個很好很好的朋友,那個人叫做許萍晰;告訴她,那個人可能很擔心自己,告訴她……她不想讓她的蘋果西打擔心自己……


喜歡的心情什麽的……忘記了就忘記吧。沒關係的……只是她不想讓許萍晰難過。

但這些聲音,終究還是無法傳達過去。


一直過了好幾天,或者幾個禮拜?

衛靜嫻看著電視機裡的自己,好久好久了。

她認識到自己就是衛靜嫻沒錯,只是她是衛靜嫻的一段記憶,高中時那一段可有可無的記憶。

似乎就算想不起來,也沒造成多大影響的記憶。電視機裡的自己甚至,塞了一段虛假的記憶給自己。


逃避逃到這種地步也是可笑。

她看著電視機,真的看了好久好久。看到感覺一切都無所謂了、不想再去管了,放棄了。

“自己”似乎迷上了好多款可笑的遊戲、年曆也換了九次了。

無所謂了,無所謂了……


……——吱嘰!碰!


拉回了思緒的是那巨大的聲響。

是車禍。被撞的人是自己,然後肇事者是——

衛靜嫻瞪大了雙眼,她的靈魂似乎又活了一半過來,她再一次抓緊了電視機。


不可能無所謂的,不可能的。怎麼可能就這樣放棄?

就算過了那麼久,即使自己只是一段記憶。

也或許正是因為自己是一段記憶,所以才會一直都記著,清楚的記著。


記著那份“喜歡”的記憶。

她無法放棄。


「蘋果西打……」

在她唸出了那個肇事者、那個懷念了好久好久的綽號之後,那扇怎麼也不動的門板居然打開了。


「喲!這不是我嗎?」裡面走出了一個跟自己一模一樣的人,只是看起來痞痞的很是輕浮。

「我是衛靜嫻,超愛吃糖,17歲!」好,不是自己。

衛靜嫻靜靜的看著眼前這個奇怪的人,等待著對方下一句話。


「聽說,現在有一個交換世界的活動,不知道同學妳有沒有興趣?我們來做個交易如何?」


活動個大頭鬼。就算她曾經在網路上看到過類似“人死後,意識會被送去一個相仿的平行世界,而那個世界裡會有一個跟自己幾乎一模一樣的人存在。”這種都市傳說文章,但還真沒想到這種事情會發生在自己身上。那個平行世界的自己居然找上門了。

衛靜嫻翻了個白眼給眼前的人:「妳在說什麽?」

「我也不知道,我只是因為被告白、然後摔下樓梯,醒來之後就看到了那一扇門,推開之後就來到這裡了。」她聳了聳肩:「不過直覺告訴我,我們可以玩一場大的。」


所以,要來做個交易嗎?


26歲世界線,番外篇。-fin-


發現擊點超過3000,跑來更新一篇比較有關連的番外篇。
謝謝收藏跟觀看:)
如果有感想,我會很開心。
有問題也可以問哦。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