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聚魂铃

作者:水伯
更新时间:2020-10-08 00:03
点击:151
章节字数:230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冬清零怎么可能会知道是什么东西呢,她对法器其实都一知半解。

她说:“不就是一个铃铛吗?”

“那可是聚魂铃。”林易龙早就知道她会有这样的反应,因此特意加重语气说:“这里之所以会有一个阵在,会有这么多鬼,都是因为聚魂铃在此。这里的迷魂阵就像一个大迷宫,走进阵里的鬼会一直在此地徘徊,无法投胎也离不开。”

“聚魂铃”冬清零把这三个字仔细的咀嚼,忽地眉头一皱,道:“禁术是由聚魂铃引发的?”

“什么禁术,都跟你说了这是聚魂铃引发的阵!聚魂铃本带迷魂阵,哎呦,你真的是!哎!”林易龙连叹好几口气,恨铁不成钢地说:“我此行的目的,可是受地府所托,名正言顺的来取猫妖脖子上的聚魂铃,一并把这个迷魂阵也破了,谁知某个无脑的家伙硬闯进来,坏我好事。”

无脑的家伙,是指她吗?“呀!你这个臭小子!老娘我好心来救你,你居然还骂我!”冬清零一掌往他头上扫去,却被林易龙避开。

“别玩了哈!”林易龙警告地看着她。

“谁跟你玩,谁跟你玩了!”冬清零连扫了好几下,凭他怎么躲,也不可能全躲过。

她的掌力不大,林易龙挨了几掌后,道:“好男不跟女斗,我这次就放过你,别再来了哈。”说着用手挡下冬清零的手。

冬清零甩了甩手,道:“你说的什么灵什么真我也不懂,反正就是个迷宫还有个铃铛就是了,说的那么复杂。”

林易龙翻了个白眼,也罢,跟她解释也没用。这家伙连自己手上拿的是什么东西都不知道,在跟她解释下去,挨打的是自己。

“那现在……这个阵怎么破?”冬清零百不情愿的问,她实在不愿意在外人面前显短。

“把聚……把铃铛从猫妖脖子上取下来,送回地府,这阵自然会破,我们现在要做的是,”他用手指了指上面,道:“去上面找猫妖,不过我可提醒你,这只猫妖不简单,黑猫!”

黑猫!竟然是黑猫!猫中最诡异的品种,也是最难对付的品种。“铃铛是地府的,怎么会给猫妖偷了呢。”冬清零烦躁地说。

“谁跟你说东西是地府的。”林易龙白了她一眼。

甘茵纤见他们俩你一句我一句,而自己一直插不上嘴,趁这档口连忙帮衬冬清零,对林易龙说:“你说的!”

“哈?我什么时候说了这种话?”林易龙呆了一秒,问:“清零,你这鬼是不是脑袋不好使啊。”

“估计不好,睡太久了她。”冬清零没好气地说。一听到要对付黑猫妖,她就感到十分烦躁。

甘茵纤不解地看着她,委屈地嘟嘟嘴。

“他既然这么说了,就是说那东西不是地府的,是阳人修炼。”冬清零无奈的解释道:“你不用在意,他这人说话就是这样。”

安慰了甘茵纤几句,冬清零又对林易龙说:“什么人修炼的,竟然被钱三知道了,地府的人知道钱三来抢吗?”

“估计不知道。”林易龙认真地说,“知道就不会只请我一个人来了,谁不知道钱三手下都是阴狠毒辣之徒,修炼功夫异常歹毒,聚……铃铛落到他手里,怕是要用来练灵。”

听到练灵两个字甘茵纤忽的感到一阵头痛,脑海里顿时响起各种尖锐的凄厉的叫声。

“喂,你的鬼。”林易龙冲冬清零努了努下巴。

冬清零也感受到了,来自甘茵纤身上的灵力波动。“没事吧你?”她问,甘茵纤冷汗直流,看到她这副模样,她心里竟有些紧张。

甘茵纤勉强地扯了一抹笑容。

“要不你在下面等我们好了。”冬清零说,她看起来真的很不舒服的,也是,以灵体之躯,在这种地方呆肯定会受影响的。

“不要,我要跟你去。”甘茵纤连忙拉住冬清零的手臂,撒娇的抱住不放手。

“哎呦哎呦~”林易龙白了一眼,损友就是损友,他也受伤了倒没见她这么关心自己,白养的鬼流点汗就心疼啊,还说不喜欢,鬼才信!

冬清零啧了声,瞪了林易龙一眼。

林易龙看着甘茵纤抱着冬清零的模样,像连体婴儿一样,他无语地说:“你们俩要在这亲热,我就不奉陪了,清零,时间拖得越久,猫妖的妖力就越强,你懂我意思吧。”

甘茵纤忿忿地斜瞪了他一眼。

冬清零没看到,只为林易龙的话脸上一热,连忙抽出自己的手,并向旁边挪了一步,“赶紧走吧。”她说,甘茵纤的确有点黏人了,黏人也不是说不可以,只是她手上还拿着把砍妖刀,若是不小心划伤她就麻烦了。林易龙已经受伤了,她可没有力气再照顾一个鬼。

甘茵纤气得跺脚,对林易龙的怨恨有加深了几分。

月色忽的变暗,光线更加淡弱,视野也变得越发朦胧,风从破碎的窗口灌入,呜呼呜呼的叫,大箱子小箱子的影子里似乎藏着鬼,随着月光的转移若隐若现漂移不定。

箱子偶尔自己飞起来,唰的一声飞过她们身边,咚咚咚的撞倒一堆箱子,却不见操作的人,仅一阵阴风在她们身边周旋不去。

“看那里。”

忽的听到甘茵纤兴奋地说,冬清零跟林易龙都不约而同的往她所说的方向望去,又不约而同地咽了一口口水。

可怕!

只见转角墙壁上,搭着一只血淋淋的手,手上皮肉分离,中指白骨浅露,手指在墙上来回不停的抓挠,似乎在磨指甲一样。

那是她们即将要经过的楼梯,已有一个鬼挡在前面了。

“她的手好白啊。”甘茵纤说。

重点是这个吗!冬清零难以理解地瞥了甘茵纤一眼,那白的是皮红的是肉,皮只丝丝几片挂在手上,红的都烂了,难道因为是鬼?审美跟人不一样。

她一边想一边倒抽气,然而,她并不知道,甘茵纤是故意把这件事告诉她的。只是因为想看她害怕的表情而已,虽然冬清零是驱魔人,遇到鬼的时候,还是会露出被吓到的表情,那样的她看起来还蛮可爱的。

这只手打消冬清零想要爬楼梯的冲动。谁知道手后面会有什么呢!

她正想呢,磨着指甲的手忽的不动了,墙壁慢慢探出一个黑色的头颅来,头颅上毛发拔得稀疏,血斑白皮一块块,血珠子顺着毛发向下滴,头颅不断伸出,慢慢的额头上出现七八道深深的血痕,血痕从额头向下延伸至两个血窟窿里。

她的鼻子被削平了,嘴巴用刀割成笑脸,血流成注。

“嘻嘻~”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