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第五期調查團(MHW paro副CP紗燐)

作者:Asa(朝)
更新时间:2020-10-08 17:54
点击:252
章节字数:330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當同年紀的人都在談婚事的時候,為了躲過一劫,靠著自身的實力加入了第五期調查團,飄洋過海來到了新大陸調查古龍的不解之謎,我想這一去就是很久、好幾年吧,到那時候回到家鄉,父母總不會再要求我結婚了吧?

更何況,我有和龍單挑的實力,還要嫁給別人做什麼啊?

不過說是逃過了結婚的一劫,來到新大陸追尋古龍的痕跡,好像沒有逃過真正的生命劫數,那些龍實在是太可怕了……!

好險第五期團的冰川團長是一個厲害的人,光是站在龍的面前都能讓體型小的龍畏懼三分,每次看她獵龍都膽戰心驚的,她的搭檔也很厲害,是我們第五期團學識最為豐富的,在冰川團長和龍廝殺的時候,她還能夠不動聲色地在一旁快速記錄,不像我這個──天天只跟貓玩的接待員,湊友希那。

我很納悶,我的隨從,難道不是我的隨從嗎?

好像從取名字這件事開始,就不是我的隨從了。


「喵醬,餓了嗎?」


在物資不算豐富的這個據點,我家的接待員總是擔心隨從有沒有吃飽,從來就不會問我。


「妳不覺得牠已經吃很飽了嗎?」


拿了一根烤魚,又拿了一根,喵醬一開始吃得很開心,現在接過了那根烤魚,雖然也是吃給了她看,速度卻慢了很多。


「牠太瘦了。」

「啊啊……也是啦……」


喵醬真是比我還要奮不顧身,不管什麼時候都衝到前面去幫我吸引龍的注意力,不是被打飛就是被打飛,我被打飛的時候牠還要幫我抬回營地,這麼瘦弱的身子,真是辛苦牠了。

相比之下,本來就不是戰鬥人員的友希那,有時候也常常跟在身邊,身體也算瘦弱的,都不怕被龍盯上啊?


「怎麼了?要出任務了嗎?」

「沒、沒什麼,都可以。」


原來她還會注意貓咪以外的視線啊。


「妳們也要出去嗎?不如和我們一起吧。」


就那麼一句對話而已,被正好來用餐地區的冰川團長聽見,這可是別人想要都求不太來的機會啊。


「欸?可、可以嗎?友希那呢?」


我們也算是要前往探索才會在這裡吃飯的吧,就算對友希那有諸多不滿,還是得徵求她的意見。


「都可以,喵醬吃飽了嗎?」


然後她就這麼敷衍回答了我一句,就又滿臉關愛地蹲下去詢問喵醬,冰川團長的搭檔──白金接待員都忍不住一邊走一邊對我笑,走到了冰川團長身邊一起用餐。

她們的隨從也乖巧地跟在後面,很有禮貌地坐上了椅子,白金接待員就摸了摸牠的頭,冰川團長竟然難得露出了微笑,那個……怎麼看起來有點像一家人啊。

反觀再看了一眼我身邊的友希那,我開始懷疑她只是因為隨從才成為獵人公會的接待員的,雖然記錄得也很好吧……只是沒見過她在我旁邊記錄,都是回到據點後才慢慢寫下來的,還能夠記錄正確,太奇怪了。

等冰川團長她們吃完後,我們就前往古代樹森林去探索了,狩獵了一頭又一頭龍,然後就會跑出其他龍來佔領原先的地盤,這就是食物鏈吧,總是有新的掠食者出現。

立於森林頂端的,果然還是火龍,已經製作了不錯的裝備,冰川團長說現在的目的就是要捕捉火龍,看看食物鏈又會發生什麼變化。


「交給我吧。」


一發現火龍,我的手都還沒去握住刀柄,冰川團長就拋出飛翔爪勾住了火龍的頭,火龍都還沒來得及反應,就被冰川團長一擊震到了壁岩上,暫時倒地不起。

我趁勢衝了出去,一拔刀就往牠身下畫出十字,然而火龍痛苦掙扎發出的鳴叫讓人忍不住摀住了耳朵,牠又趁機跳了起來。

冰川團長的動作也很迅速,立刻又勾住了火龍的身體跟著飛了上去,眨眼的時間,火龍又墜落到了地面上。


「嗄啊啊啊──!」


連著兩次遭受莫名的攻擊,火龍當然也發怒了,又吼得比剛剛大聲不少,我只想趁勢削弱牠的體力,牠為了掙脫開始猛烈轉圈,甚至來回奔跑要躲過我們的攻擊,一邊叫著一邊用力甩尾,我們的步伐實在是沒辦法和牠一樣快。


「小心!」


充斥火龍噪音的森林裡,我清楚聽見了冰川團長的聲音,但火龍並沒有衝著我過來,正想找機會跳上去的我,視線稍微往旁邊一瞥──


「……友希那!」


火龍的目標竟然是呆立在樹叢之間做記錄的友希那!

那可是手無寸鐵的接待員!我嚇得立刻拋出飛翔爪勾住了火龍的頭又瞬間放開朝著友希那的地方跳了過去,我都奮不顧身地丟掉了太刀。


「唔……!」


一手將她抱住就往旁邊滾了好幾圈,隨後傳來的是火龍又撞到岩壁的聲音。

我趕緊爬了起來看看友希那有沒有受傷,她卻只是躺在地面上對我眨了眨眼。


「不、不能因為跟冰川團長組隊出來就覺得很安全啊!」


本來要朝我們跑過來的喵醬聽見我大喊都硬生生停下了腳步,而友希那卻是先轉頭看像牠。

她對喵醬揮了揮手像是要表示沒事一樣,才轉回來對我笑了一下,這個人到底有沒有把自身安危放在心上啊!

看她的臉沒有受傷,我又伸手去摸了摸她的頭想確認有沒有腫起來或是傷口,誰知道她突然就開口──


「我不是相信她,我是相信妳,蘭。」

「欸……哈!?」


我這麼擔心她有沒有受傷的時候,還跟我開什麼玩笑啊,錯愕得我都從她身上跳了起來。

喵醬多常把我抬回營地,她又不是不知道!


「我沒事,妳們去吧,我的記錄可不想輸給任何人呢。」

「……那我就過去了。」


她在我面前自然而然地站了起來,看起來真的沒有什麼事,我就轉身要跑到太刀掉落的地方,又不禁停下了腳步回頭。


「……妳小心一點啊。」

「妳才是,喵醬,好好保護好主人喔。」

「喵!」


最後的最後都還是目送喵醬跟我離開,但是聽見她說我是喵醬的主人,面對龐然大物,我也忍不住揚起了嘴角。

是我要保護好妳們吧──

結果當我撿起武器過去揮了幾刀後,冰川團長就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捕捉到火龍了,我有點羞愧地把刀收進了刀鞘裡,冰川團長卻還是走過來拍了拍我的肩膀。


「人沒事吧?」

「欸、啊……沒事。」


愣了一下才發現冰川團長是在關心友希那,我確定應該是一點事都沒有。


「沒事就好,保護團員也很重要。」


冰川團長對我笑了一下後又走回了白金接待員的身邊,當我看見白金接待員拿出手帕要替她擦掉臉上的灰,我就忍不住別過了頭,就這麼正好和走過來的友希那對上了眼。

結果她又先去給喵醬遞了零食。

雖然也沒奢望什麼,稍微……稍微和對喵醬一樣對我的話多好啊。


「怎麼了?」

「什麼也沒有啦!」


但是喵醬真的很可愛又很能幹,還是算了吧。

晚上回到據點開了一個小型會議,吃晚餐的時候才看見友希那在寫調查記錄,稍微瞄了一眼,還真的是能寫出東西來啊。

明天也要早起去觀察沒了火龍的森林變成了什麼樣,稍微整理好就準備要躺上床,在床上發呆了一陣子後突然被爬到我床上的另一個人嚇到了。


「妳、妳做什麼啊!?」


她明明也有自己的床,怎麼就爬到我床上了!


「白天受了驚嚇,想跟妳一起睡。」

「……抱著喵醬睡不好嗎!」


喵醬之所以跟友希那很親就是因為都是睡在一起的啊!怎麼還需要我啊!


「不能睡一起嗎?」

「哪、哪有獵人跟接待員睡在一起的,那不就很像從一開始就被綁定了關係……」


發現自己差點把真心話說了出來,不禁就越說越小聲,可是還是被友希那聽見了,結果看見她對我笑,真想跳下床。


「那妳跟我來一下。」

「哈?」


我都在床上躺好好的了,她卻握住我的手腕要把我帶下床,明明可以甩開她的,卻還是被她拉著走了。

她把我帶出了我的宿舍,放慢腳步像是要往另一間房走過去一樣,我也下意識放輕了腳步,才發現她是要帶我走到冰川團長的宿舍。

正想把她拉過來要她別去的時候,她還彎下了腰,然後偷偷靠近了遮著門口的布簾。

她放開了我的手對我招了招手讓我也一起看。

探人隱私怎麼好啊?可是友希那都這麼做了的話……我也有點緊張地彎下腰偷看布簾的縫隙。


「哈……啊……」

「……!?」


那一幕真是嚇得我立刻跳起來握住友希那的手,頭也不回地往自己的房間走回去。


「想不到吧?」


一回到房間,她就擺出一副很得意的表情這樣問我,我的臉都快黑下來了。


「這、這怎麼可以啊!啊,我不是說她們不能那樣,我是說,妳怎麼能帶我看別人做那種事情啊──!」


剛剛一直忍著,現在總算是整張臉都熱了起來,真想把那一幕從記憶裡抹去,我怎麼能偷看別人的床事啊!


「這樣,妳不是比較好說服嗎?」

「哈……!?」


面對她別有意圖的笑容,我才發現,喵醬今天好像沒有被友希那帶回房間。


一直在玩MHW就寫個MHW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