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好坏同果。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10-05 12:05
点击:441
章节字数:320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因为月白体力告罄,两人便在长夜休息。季无念本还有些担心秦霜,但月白在睡去之前特意提起,叫她不用挂怀。


月白这么说,季无念也不怀疑。


她陪着月白躺了一会儿,起身时轻手轻脚,离开前也在她脸颊上轻轻一吻、并未吵醒佳人。


她想去走走。


屋外湖泽映月、莲荷滴露,一片深幽竹林、不知去处。红狐狸前行而径开,两边青紫深邃,前路漫漫渺渺。她驻足而立、仰头相望,一轮明月高悬,无幽无影,比外面真实所见、还要耀眼。


长夜中的圆月,似乎比明云的近些。


回想明云,季无念眼前闪过不少东西,最后是月白红衣而行、冷剑封月,最后竟是将明云从不变夜色中拖入朝阳。让那千年孤山、第一次见到了阳光。那时的红光是如此耀眼,季无念还能记得当时眼中疼痛,而后止戈一箭、真是要把她掏空。


谁又能想到呢?她这个罪魁祸首,竟会在最后一刻改了心思,一箭碎元婴,救下明云一门。


许多事、也就是那时开始,真真切切得变了。


她想给明云解围,去北地本是为了引开谢秦、顺道给藏雪敲个警钟,却不想又生了其他波折,闹得太大。她从常冕他们手中抢了圆镜,魔界找她本在预料之中,但那本该是寻玉之事,兔小居然说是魔尊寻人……看来她当时的担忧成真,无极水烽一箭动静太大,还是惊动了魔尊漆墨……


一步踏偏,前路难测。


而这诸多偏颇,全是月白的影子。


“哎……”季无念低低一笑,自言自语,“也不知是好是坏……”


然而好坏同果,也就是一条路走下去。


在月白的长夜之中,这条路笔笔直直、怎么都会将她带回到月白所在的静水竹轩。而她的月白大人还静静睡着,现在去闹她、可能会被砸枕头。季无念觉得那场景有趣,但又心疼月白体虚,还带点儿不知节制的愧疚。于是她安安静静,入座桌前,提笔书写,并不扰人。


月白休息不久,浅眠中听得“叮叮叮”一串。


“新任务触发。‘保护阿扬。’”

“新任务触发。‘夺得偃城机关。’”

“新任务触发。‘拉拢寻玉。’”

“新任务触发。‘清理明云。’”


有点睡不下去。月白在心中轻叹,耳中又传来笔尖弯折、纸页翻动之声。她转个身过来、隐隐约约见着一双狐耳前展,红衫微颤,某人真容以现、面目沉静,似月下青松、坚立不动、偶有微风抚绕。


静下来的季无念、其实有令人安宁的气质。


“……你醒啦?”酸不溜秋的九一又心疼又嫌弃,“你要不再多睡会儿?睡醒了再去搞事……”还一搞那么多……


“算了。”


月白慢腾腾得起身,身上一件松垮白衫、在她前倾时还会露出内里春光。那边季无念放下了笔,捡了昨日扔下的浅衣外衫给她披上,顺道将她的内衬绑好、期间没少被大人注视。


深知其中少不了对自己无节制的控诉,厚脸皮的季小狐狸往月白脸上一亲,继续笑眯眯,“休息得还好?”


“恩……”虽然被掏空、还被吵醒,但季小狐狸之前替她温养缓解,而且她现在恢复得也快一些,所以还好。尽管如此,月白也觉得这消耗有些奇怪,大得过分了。


“怎么了?”大人的眼色奇怪,季无念问她。


月白摇了摇头,并不将自己的疑惑告知。她只是拉着外衫往季无念刚刚所在的书桌走,看她书写之物。


几张都是信件,字迹不同,内容有别,连形制都略有差异。其中两封署名绛绡,字迹一致。一封给苏扬,叫她注意魔界动向,若无必要、切勿回转;一封给妖皇,大概提到妖界西南沙漠,说那边恐有异动。去往魔界的一封不知收者,但是提了当日圆镜。没有给明云的,但月白猜测这是因为她要亲自前去。


“……反正就是不安分呗。”九一也只能如此吐槽,“她到底要去明云做什么呀……再坑人家一次么?”


月白不知,便拿着几封信件、以眼神相问。


“怎么了?”季小狐狸揣着明白装糊涂,非要月白正式一问,“这些信?”


季无念笑笑,从她手中接过纸页,分堆折叠,边折边说,“不过是一些未雨绸缪,也不知道用不用得上……”她掉转一个话头,笑着说道,“冷羡若是好了,我想送他去魔界。”


话题转开,却是个月白不太有所谓的,“你送。”她又伸手,把话题扯了回来,“哪封是给蒲时的?”


季无念将四四方方叠好的纸张递到月白手上,眼见一道符咒凌空、又是将其扫过。


九一:“……扫描仪第二弹。”


“……”想起之前月白一句“他会看到”,季无念只能苦笑,“你这也真是方便。”不知少去多少中间麻烦。


“练不就是为了方便?”月白将信纸还她,绕出桌后,边走边将外衫随手扔在榻上,凌空又抽一件新的。她在系腰带时被人从后面抱住,低头就看一双手在自己腰间扣上环扣,整理服帖。脸颊边有细细的亲吻,还有尾巴往自己的腿上缠。


“……别闹。”


“不再休息会儿?”季无念也没真想怎么样。月白体虚她知道,而跟之前相比,月白此次又真的没有休息多久。她怕月白是因为要回三清掩盖身份,特意提一句,“不着急回去。”叶二失踪多久、都可以往她身上推。而她现在一身妖气,早回晚回,都得被罚齐云峰禁闭,并无差别。


月白摇了摇头,将她的手从腰间拿开,却握了一只没有松。冷淡的大人牵着狐狸往外走,背影映着月光。季无念静静得跟着,看她浅衣背后的刺绣暗纹,是白鹤飞天、东山云浪,期间一轮玉盘,不知是背后圆月相映,还是画中旭日东升。


“既然有信要给阿扬,那就去一趟吧。”她也去看看那位的魂力修行。


法阵光芒一闪而过,季小狐狸被大人带进了熟悉的幻梦一角。此处树影斑驳,微微仰头、又能见金光闪闪,而其中欢颜笑语不停、幻梦销金无止。


上一次来这幻梦……


“……你还记得那支‘红尘笑’么?”九一讪讪开口。


月白不理他,正打算伸展神魂,一旁的小狐狸却转个身子,收起了狐耳狐尾。


“……人间规矩?”不用灵力、不是幻术?


“规矩嘛,自然是用来打破的。”某人发成一束,看着飒爽干净。她手中用力,带着月白便上了幻梦小道。此处是幻梦后院,偶尔有小厮经过,看着他们两人还会奇怪回首,但二人耳鬓厮磨、又让人觉得可能只是恩客,竟也无人拦阻。


九一看她一路顺畅,忍不住问,“她怎么这么熟啊……?”


季小狐狸对诸多东西都没来由得熟稔,月白现在已经不会惊讶。她只是从善如流,任某人将自己带进幻梦正堂。二人皆貌美,不少恩客投来目光。有女来迎,一身广袖流仙,肩乳半露,万种风情。她见是两个姑娘,眼神暧昧得打转,“排舞看戏,弹琴听曲儿,二位可有所向?”


“你说呢?”季小狐狸不怀好意,贴得离月白很近,“排舞看戏,弹琴听曲儿,你想看什么?”


月白瞥她一眼,还不知道她葫芦里卖得什么药。但她这幅样子叫月白起了些争心,不想让她如愿以偿。于是这清冷的大人手一摊,身边的狐狸立刻奉上几张银票。这钱还没在月白手里焐热便被她转到女子面前,“能叫多少叫多少。”


她向前一步,在季小狐狸的惊讶中浅浅笑起,连那迎客女子也被她的笑容迷了神。神上不停,清丽冷艳,声音似弯起鱼钩,吊着人。


“我要最美的、最艳的,最会伺候人的……”


眼眸横挑,笑意其中,她看一眼季无念,“不够的、再问她要。”


似挑似勾,叫季无念咽了口口水。


出手阔绰的两人被小厮迎到了包厢之内,一道横台向里,可俯瞰中间高台。屏障未设,此处亦能被其他人看见。被压制亲吻的月白就这么映入他人眼帘,而后横栏升起、阻隔一众羡艳。


“虐狗。”九一评价。


本以为月白只会说一句“随意”的季无念此时自食恶果,心中泛酸,偏要找大人安慰。月白反正随她,榻上一躺、任季无念折腾。


小厮敲门而入时,妖狐正坐大人腰上,似是被打扰了嬉闹,犬齿尖厉、眼眸成竖,“滚。”


连餐盘都没留下,月白还有些可惜,“浪费。”


九一有点嫌弃,“败家。”


季无念则撇撇嘴,“你真是变坏了。”


“师尊教得好。”月白并不放在心上。她拍了拍季无念的腰,自下而上,想到一件事,“有件事我想问你。”


“恩?”季无念还在她身上,眨了眨眼,立刻说道,“不用问了。我就是这里最美的、最艳的、最会伺候人的。”小手一划,眼神与指尖一同落在大人胸口,“包大人满意。”


九一:“……”

月白:“……”


“……我是想问,左千千母亲误入的秘境、你知不知道?”


季无念笑容一顿,刚刚的欢愉似是霎时凋零的花,此时只剩飘落的凄凉。她还是笑着,却有些低落,连身子都往后坐、佝偻了背。她“嗯”了一会儿,“或许知道。”


月白还想再问,又听“叮叮”两声。


“新任务触发。‘绝对不要再去。’”


“新任务触发。‘去吧。’”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Cryogenic
Cryogenic 在 2020/10/03 21:03 发表

靠任务读心 好活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