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九年。〉

作者:末日旅鵝
更新时间:2020-10-10 15:07
点击:1191
章节字数:799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


睜開雙眼,衛靜嫻感覺到身體異常的沈重。之前發生的事情好像全是一場夢。一場很清晰的夢;反而是那些失而復得的記憶還有些朦朧,只是沒像最開始時那樣有違和感了。


「嗯……」室內的燈光很昏暗,她很想起身,但卻全身無力。看著天花板,這裡並不是自己家。明顯的消毒水味以及邊上吊著的一袋液體,讓她察覺了這裡或許是醫院。

環顧四周,拉上的簾子讓她確定了自己身處醫院內,而且不是單人房。也是,畢竟單人房的價格很恐怖。她右轉向了另一邊,自己的位置似乎是靠窗的。雖然窗簾是拉起來的,但還是能看得出來現在已經天黑了。


衛靜嫻動了動自己的手,好像碰到了什麽東西。那觸感很像是人的頭髮。

她疑惑的將視線往下移,才發現窗邊趴著一個人。


是家人嗎?不對,雖然那個人趴著看不到臉,但很明顯不是。

那會是誰?

疑惑的望著那個人許久,從身形看,對方很明顯是位女性,不寬的肩膀、柔順的長髮散在床單上,平順的呼吸,這讓她不知道是否該叫醒那個人。


經過許久,衛靜嫻因為躺在病床許久而遲鈍的身體,慢慢的醒過來了似的,她感覺到了飢餓與口渴。

該不該按護士鈴?她猶豫著。

就在這猶豫的時間裡,趴著睡著的陌生人似乎醒了。


「嗯……」對方發出了跟自己一樣的呻吟,或許是睡在那種地方腰酸背痛了吧。

衛靜嫻默默的看著對方,而那個人似乎也因為剛睡醒,好像並沒有注意到她醒了。

直到幾秒後,對方才呆呆的看著衛靜嫻的眼睛。

而衛靜嫻早在對方抬起頭的那一刻就愣住了。


「妳……醒了?」對方不確定的問著。

衛靜嫻很想回對方說:不然自己怎麼睜著眼睛?

只是她因為訝異,而將所有的話都吞了回去。甚至許久後才注意到對方眼睛的微微紅腫。


「……靜……」看到床上的人久久沒回應,那人有些遲疑的開了口。

「……蘋果西打。」掙扎了許久,衛靜嫻吐出了腦中深埋過的、某個知名飲料的名稱。


「……」對方又是怔了一下,隨後垂下了肩膀,還握住了衛靜嫻的手,輕輕拉向她自己的額頭。那人靠著衛靜嫻的手,輕聲的問:「妳……想喝?」那聲音很不確定。也是,一個剛醒來的病人說出飲料的名子,更多的應該是口渴了。


「病人不能喝的吧。」衛靜嫻對著眼前的人虛弱了笑了笑。

「妳……想起來了?」這次更加的不確定了。她輕輕的蹭了蹭衛靜嫻的手背,眼淚在眼眶中打轉著。「對不起……對不起。」她說著。


「……妳怎麼在這裡?」衛靜嫻問著眼前的人——許萍晰。有些不解。她對這位許萍晰的記憶只停留在了17歲。現在眼前這個人看起來退去了青澀,成熟了許多。

「我……」許萍晰停頓了一下,起身按了衛靜嫻枕邊的護士鈴,呼叫了護士。「總之,等等再說吧。」她溫柔的摸了摸衛靜嫻的臉頰,那冰涼的手指讓衛靜嫻感覺有些舒服。


不久之後,來了醫生和護士,問了衛靜嫻一些問題,像是名子生日之類的。結束之後,許萍晰被叫出了病房外,又過了一段時間才見對方回來,手上拿著的似乎是食物跟礦泉水。

她把手上的東西放在一旁的床頭櫃上,然後開始不太熟練的調整著床的角度、以及餐桌的高度,終於,把一切都用好之後,她把剛剛買回來的東西推到了衛靜嫻的面前。


「雖然不知道有沒有食慾,不過先買回來了。沒食慾的話放著也沒關係,只是可能不太豐盛,只能吃一些清淡的東西。」說完,還很貼心的把瓶裝礦泉水的蓋子擰開,倒進一旁的小杯子內。她說:「醫生說先住院在觀察幾天,沒事的話就可以回家修養了。」她拉了一旁的小板凳,坐在了衛靜嫻旁邊。


「謝謝。」衛靜嫻打開了食物的蓋子,那看起來是比一般的雞蛋粥更加清淡稀釋了的雞蛋粥。舀了一匙起來將它吹涼,送入口中。「很好吃。」她笑著對許萍晰說。


許萍晰的表情放鬆了下來,伸出手撥了一下衛靜嫻的瀏海:「那就好。」

衛靜嫻對這幾次她突如其來的親密舉動感到了疑惑,但是更不解為什麽九年不見的許萍晰會突然出現在這裡。還照顧著自己?


看到衛靜嫻停下了動作,許萍晰也收回了自己的手。「妳繼續吃,我會慢慢說給妳聽。」


「撞到妳的是我。」許萍晰說。

好在衛靜嫻在另一個世界鍛鍊出了鋼鐵般的心靈,不管遇到什麽她都可以將口中的飲料或食物守住。所以這是就算是聽到了這樣的事情,她也沒把口中的粥給噴出來。


許萍晰繼續說著,當天連續加班有些疲累了,加上有人突然衝了出來,一時煞車不急,想著,撞歪電線杆也比撞到人強,於是就轉了下方向盤——沒想到那條平常沒什麽人的路、在那天居然出現了兩個變數。


突然衝出來的那個人跑了,自己卻撞到了另一個無辜的路人。

在衝擊下,車內的她頭昏眼花了一下,回過神後馬上就下了車查看。

看到倒在地上的人是那個在高二便音訊全無的衛靜嫻時,一時大腦完全的空白了。昏暗的路燈下,緩緩擴散的暗紅色讓整個畫面更加的怵目驚心。她慌了,慌得連手機都拿不穩,密碼更是輸入了三次才成功,更別提是如何順利呼叫到救護車的。


過程全都忘記了,只知道再次回神已經坐在了手術房外,等待著,等待著。

等待手術結束之前,卻先等到了衛靜嫻的父母。


最好笑的是,跟對方的父母比起來,情緒最崩得一塌糊塗的卻是她這個肇事者。

哭著道歉了,哭著說明了,然後又再次道歉了。

也許是看到這樣的自己,衛靜嫻的父母還反過來安為著自己,半原諒了眼前這個語無倫次的肇事者。


手術最後是成功的。衛靜嫻脫離了險境,卻不知到為什麽遲遲沒有醒過來。


許萍晰吸了一口氣,「我怕妳的父母太累,所以提案了在妳醒過來之前就由我來照顧妳。」說完,她緊緊抓著床單的手稍微鬆開了些。也許是因為眼前的人終於醒了,讓她放心了很多吧。

「……要是我就這樣沒醒來怎麼辦?」衛靜嫻忍不住問了。畢竟要是她遲遲沒有蒐集到5000點點數的話,那這裡的自己大概也就永遠不會醒來。甚至直接死亡。


「……」抬起眼,許萍晰看著衛靜嫻沉默了一段時間,也或許只有一下下。然後開口了:「那我就一直照顧妳。」


許萍晰想抬起手再次撫上眼前的人,只是她不能。

剛剛因為自己的舉動而停下了動作裡,有著些許不明確的拒絕。

所以她不敢再做出什麽親密的動作了。至少,現在還不行。


當初在崩潰之後冷靜了下來,面對著那個人的父母,她重新做了一次自我介紹。而伯父伯母卻面露難色,不知道該不該開口似的,安靜了一段時間之後,伯母開口了。


衛靜嫻在那次摔下樓梯之後,失去了一些記憶。高中時的記憶模糊不清,甚至是自己改掉了一些。醫生說,可能是發生了什麽事情,讓衛靜嫻想要逃避,促使她把整段記憶模糊了之後重新蓋上了一段假的記憶。


許萍晰閉上了嘴巴,緊握著拳頭。

她覺得或許她知道是哪件事,也訝異著那個人居然失憶了。

她又緩聲說了次對不起。

雖然似乎被認為是撞到自己女兒而道的歉,他們說著沒關係,還拍了拍她的肩膀。


只是她自己卻不能接受。

為什麽自己總是在傷害這個人?


當初被衛靜嫻告白了,但許萍晰卻不太清楚自己到底是怎麼想;她害怕改變現有的關係,也害怕著未來許多的不確定因素。

她或許是喜歡衛靜嫻的,但是真的有那麼喜歡嗎?會不會只是一種依賴呢?還是說彼此都誤會了這樣的感情?誤會成了戀愛?

她怯步了。退了一步,她想再維持這段“朋友的感情”,再一段時間就好,再等一段時間。等足夠確認了……等做好了心裡準備了……等……


這一等,就是九年。


那天,許萍晰拒絕了衛靜嫻。

那天,衛靜嫻被廣播叫走了。

那天,衛靜嫻摔下了樓梯。

那天,許萍晰急著叫了救護車,卻被擋在了救護車外面。


那天之後,衛靜嫻從許萍晰的世界中消失了。找不回來了。


當年的廣播,是導師想問衛靜嫻即將轉學的事情,所以選在了放學後。

衛靜嫻從來沒有提過轉學的事情,雖然只是猜想,但或許,就是因為要轉學了,所以那個有些冷漠、又些安靜內向、偶爾也會胡鬧的衛靜嫻才提起了勇氣告白。這或許是因為衛靜嫻害怕著自己離開以後,她們就會漸漸的失去聯絡、然後變成陌生人吧。


但是許萍晰不知道。她不知道衛靜嫻所擔心的事情。

一直到失去了,過了好幾天她才有所了解。

她後悔了,急了,想找回來了,卻怎麼樣都來不及了。


許萍晰也是在那時候,才發現自己是真的喜歡著衛靜嫻的。


如果再次相遇,那她會說出來嗎?會的。一定會的。只是,她沒想到在過了九年後,會是以這樣的方式重逢。

她又一次傷害了她。這次甚至連對方的生命都快不保了。


這六天,她幾乎是全天守在了醫院,在她的身邊。

雖然被對方的父母勸過,但是她很不安。即使自己陪在她身邊根本沒有實質上的幫助,她還是想留下來照顧這個一直被自己傷害的人。


醒來的前兩天,護士鈴連續兩天在半夜被按響了。雖然都是有驚無險,但也被告知了衛靜嫻的狀態正在朝著不好的方向邁進。

許萍晰慌了。

看著對方的父母也因為這件事而精神不振,她好意的請她們回家休息,晚上,就由自己陪伴吧。


可能是因為真的累的,也可能是因為這幾天看著許萍晰的態度,產生了一些些的信任,他們答應了。

待病房只剩她們兩人之後,她握著她的手徹夜難眠。然後她哭了。

她慶幸著,好險隔壁床沒人入住,至少她不用太壓抑著自己的哭聲。


哭著哭著,也就累了。也就趴在床緣睡著了。

畢竟兩天沒睡了,第二天的下午已經是極限了。


當意識回來時,是她感覺到了床上有些微的動靜。

是她醒了嗎?還是又發生了不好的變化?

許萍晰急著想起身,但是身體很沈重,即使許久過後眼前都還是一片模糊。


等到視力恢復了之後,才看見那雙熟悉的眼睛正盯著自己。

許萍晰呆愣了好一段時間。


高興、擔心、不安、恐懼,好多好多的情緒都混在了一起。

高興著她醒了,卻也擔心著該怎麼解釋自己的身份,畢竟她忘記了自己;還昏迷了這麼久,身體會不會有什麽大礙?……還有,她會不會恨自己?


會的吧?畢竟打亂了她的人生,還害得她變成現在這樣。

最後,只問得出一句廢話:「妳……醒了?」

真的是廢話。

許萍晰更是看得出衛靜嫻的訝異中帶著一點奇怪。


沉默了許久,是不是因為看到陌生人而感到害怕了?床上的她遲遲沒有說話。

所以自己決定打破這陣沉默,或者,她真的很想再叫一次那個令自己懷念的名子。

「……靜……」嫻。

「蘋果西打。」


幾乎是同時說出來的。

許萍晰訝異著,因為這個人說出了那個綽號。


——那個只有衛靜嫻會這樣叫,而自己也因為這份特別、而喜歡過的綽號。


她不是……忘記了嗎?

許萍晰甚至因為聽到那個綽號,而下意識的抓著衛靜嫻的手,輕輕地靠了上去。對方的手既冰涼又溫暖……她是想起來了嗎?許萍晰抱著希望疑惑著。但隨即,她又想到了另一種可能,也許是對方想喝吧?


「妳……想喝?」這句話問得很不確定。如果對方想喝,該怎麼拒絕比較好?畢竟剛醒過來,這麼刺激的飲料可能是無法提供的。


隨後,衛靜嫻給了許萍晰一個虛弱的笑容。

「病人不能喝的吧。」那是個讓人懷念更讓自己心痛的微笑。


許萍晰覺得自己又快要哭了。

「妳……想起來了?」聲音還帶著哭腔,她不太敢確定、不太敢抱著希望。她依然很膽小。她想起了九年前的自己,眼眶紅了,眼淚也快要忍不住了。但是她想對她說:「對不起……對不起。」


對不起,那年自己不夠勇敢,傷害了妳。

對不起,妳又因為我而受了重傷。

九年了,我終於找回妳了。

九年了,奇蹟也好,幸運也罷,可能都為了妳用光了,所以我不會奢求什麽,不會奢求妳原諒我……只要妳好好的,好好的就好……


「……妳好傻。」

衛靜嫻聽著許萍晰那句『那我就一直照顧妳』,笑了笑。粥已經少了一半,而她也飽了。她放下了湯匙,手主動的覆上了對方那個又攥緊被單的雙手,有些陌生、有些懷念。


許萍晰抿著嘴,不知道在想些什麽。

衛靜嫻接著說:「妳應該好好的過自己的生活就好。」言下之意就是自己不會怪罪她任何事情。

只是,在對方的耳裡或許是聽不出這層意思的。


「妳在想什麽?」看著許萍晰欲言又止,衛靜嫻握著她那有些顫抖的雙手,像是要安慰她。

「……我……在想,如果那天沒有拒絕妳……」然後她就沒有繼續說下去了。


她們都知道,早就已經沒有“如果”這件事了。


「對不起,我到底……在說什麽呢……」

許萍晰抽回了被衛靜嫻握住的手,胡亂的擦了擦自己的臉。


衛靜嫻看著她,一時也不知道該說什麽,但卻從那句話中了解到了一件事。

她可能一直都很自責,打從自己因為逃跑而跌下樓梯之後,這件事一直都是她心裡那道看不見的傷口吧。


是啊,如果當初對方答應了自己,兩個人就這樣在一起了,那麼生活會有怎樣的變化呢?

衛靜嫻不會因為意外而失憶,如果她們夠長久,九年後的那天,甚至她們會一起上下班,避開這次的意外。

「如果」,都是些太過美好的想像。


「我不怪妳的。」因為被拒絕過,衛靜嫻沒辦法像從前那樣,摸摸許萍晰的頭安慰她,所以衛靜嫻對她微笑著:「不要在自責了,妳沒有錯,從來都沒有,所以原諒自己好嗎?」衛靜嫻很清楚,那件事完全就是自己的錯,自己根本沒資格去怪她。


「……不,當初我如果能更勇敢一點,承認自己喜歡妳的話……」

許萍晰知道自己這樣講很卑鄙,事情都過了那麼久了,對方或許早就有自己新的人生了,自己卻還妄想著抓著那似蜘蛛絲般的希望……明明才告訴過自己不能奢求些什麽的,可是又對著她的溫柔撒嬌。


「……妳……」

衛靜嫻沒想到許萍晰會這麼說,所以她是驚訝的。

當然她依然不會責怪對方。

同性間的愛戀就算是放在現在,想要講出來還是是需要一定程度的勇氣;何況是九年前呢?


衛靜嫻能了解對方當時的感受,畢竟當時她也是因為要分開了,才有了莫名的勇氣對許萍晰告白。衛靜嫻害怕著這份友情之上的感情,會因為距離而淡化。


答應了,自己會很開心;拒絕了,那也會因為轉學而少了不必要的尷尬。

這麼說來,自己也不比另外一個世界的衛靜嫻差勁。人家只是把自己蠢成人渣;而她卻是個卑鄙的懦夫。


「我喜歡妳,靜嫻。」許萍晰深吸了一口氣,聲音有些顫抖:「對不起,我喜歡妳。對不起……」她又說了一次。

是一份遲了九年的告白。


「我……」

衛靜嫻卻無法回答些什麽。

如果沒有去過那邊的世界、就這樣恢復了記憶,或許自己會很開心吧?

只是,……沒有“如果”。


幾天下來的相處,衛靜嫻看著眼前的人,幾乎一樣的面孔會讓她想到那個世界的許萍晰。

幾天下來的相處,衛靜嫻看著眼前的人,更清晰的是那些天的打鬧玩笑與稍微越界的親密。

幾天下來的相處,衛靜嫻看著眼前的人,更多的是心疼那個裝著滿不在乎、要自己告白卻拒絕了自己的許萍晰。


自己對那個人的感情到底是不是愛情,說到底她自己也不清楚。

但是她知道自己現在不能答應眼前的這個人。

衛靜嫻還需要一點時間去釐清,否則對自己、對兩人都是一種煎熬。


「對不起,我……不能……還不能……」衛靜嫻拒絕了。閉上眼睛,甚至不敢看許萍晰。

「……好。」也許是早就有了心理準備,濃厚的鼻聽讓衛靜嫻即使閉著眼睛,也猜的出來對方的狀態。「對不起……」許萍晰又道歉了一次。


而聽著她的對不起,讓衛靜嫻回想到了一些事情,

「西打同學今天的道歉量是不是已經超過一年份了?」她學著那個死小孩當初的台詞,苦笑地:「不用道歉,不要道歉,不可以再道歉了。妳會讓我內疚死的。嗯?」然後試著找回當初相處時的那份,僅限於友情的感覺。


「……」許萍晰先是愣了一下,然後淺淺的笑了笑:「好。」然後抽了幾張衛生紙,在臉上擦了擦。

她起身,將衛生紙丟進垃圾桶,又將衛靜嫻吃了一半的粥蓋上蓋子、收拾好放在窗邊的矮桌上。

「要躺下休息嗎?」鼻音雖然不會消得那麼快,但是衛靜嫻還是聽得出對方的溫柔。

她搖了搖頭:「不用,是說我爸媽是不是不管我死活了?」

許萍晰笑了笑,親暱的拍了拍衛靜嫻的頭:「想太多,剛剛幫妳買粥的時候,就已經通知過伯父伯母了,他們說下班後就過來。」


氣氛轉得牽強,但是她們都知道,再這樣繼續鑽牛角尖下去也不是辦法。牽強總好過尷尬。

有了開頭之後,也就對話也就順暢了許多,雖然不比從前,卻還是慢慢抓的到感覺了。


「謝謝妳西打。是說妳有看到我的手機嗎?」衛靜嫻雖然想自己找,卻因為身體不能有大幅度的運動,所以只好求助眼前的人。

「才剛醒來就找手機,科技冷漠啊……」許萍晰從衛靜嫻身後的矮桌上拿起了手機,將它遞給了衛靜嫻。


衛靜嫻拿著手機,熟練的按著密碼。這個動作卻讓身旁的許萍晰僵了一下。

「怎麼了?」衛靜嫻不解的問,然後伸手推了推許萍晰:「欸不對,密碼被看到了!」

「妳……呃……」許萍晰好像想說什麽,卻又把話吞了回去,對衛靜嫻的舉動不做任何吐嘈。


「嗯?」

「……急著找手機幹嘛?」

衛靜嫻沒有看對方,盯著手機然後點開了那個六天都沒登入的遊戲:「見老公啊。」脫口而出才發現這句話似乎不適合現在講。


「……妳……結婚了喔?」

這個人居然跟那個人說了一樣的話。

雖然周圍的空氣下降了好幾度,衛靜嫻卻笑了出來。

卻也感覺到心裡好像有什麽被掏空了。


「對啊。」她拿著手機晃了晃,讓對方看了遊戲畫面:「我養了好幾個老公。」或許是因為第二次被問這個問題,她反而沒了第一次的慌亂。

「……」那人抿著嘴一言不發,卻伸手弄亂了她的頭髮。

「欸欸欸欸!停!」衛靜嫻再次推了推許萍晰:「不可以粗暴對待病人!」發出了抗議。


聽到這裡,許萍晰確實乖乖停手了。坐回一旁的床椅上,她笑著說:「好吧,當然我也會負起撞到妳的責任,直到妳復健完痊癒為止我都會照顧妳的。」

……妳不尷尬嗎?衛靜嫻差點問出了這句話。不過氣氛上她感覺並不合適,所以換了一句,想委婉的拒絕對方:「我……我可付不出妳的薪水,妳還是乖乖去上班吧。」


「當然,我的工作只要有電腦就可以了,所以在這裡也可以完成。」許萍晰點了點頭:「對了,靜嫻的醫藥費我會負責,所以妳要認真復健哦。」


……復健是會復健,可是她目前只想當一條鹹魚好好打活動。


「……」

看到衛靜嫻不再回應,許萍晰有些失落卻也帶著滿意:「我去買東西冰敷。」起身走出了病房。


房門關上的瞬間,衛靜嫻放下手機,望著天花板。

……那邊怎麼了呢?她跟小人渣交往了嗎?

衛靜嫻希望不是。至少,需要讓那個小人渣反省一段時間。


但是自己到底是怎麼想的呢?

如果是,自己會不會難受、會不會吃醋呢?

好亂啊……

不管怎樣,她都希望那個人可以快點忘掉自己。畢竟自己是一個不應該存在在那個世界的人。

更不應該,佔據對方心裡面的位置。


「要幸福啊……」

這句話使得這個空間更加的安靜了。

衛靜嫻捏了捏對方在最後捏著的手指指腹,但是什麽都感覺不到了。

「……也是,畢竟捏的也不是這副身體。」她苦笑著,卻沒停下動作。


跟九年前一樣,連一聲再見都沒好好的說出來。

只是不一樣的是,這次是再也不見了。




許萍晰停坐在自動販賣機旁的長椅上,拿著罐裝飲料冰敷著自己的眼睛。但是她更想冰鎮自己的腦子。

明明大家都說,時間可以沖淡一切,但是為什麽?九年了,她心裡的傷痕已經變成了穿透心臟的裂痕……


回想著被拒絕的剛剛,「還不能……嗎。」她不知道這句話的意思,也不敢去問原因。衛靜嫻的表情太過悲傷、還有著許多的懊惱。她不想為難她。

她知道自己應該放棄的。


只是……或許她不應該看到她的手機密碼。

為什麽會是自己的生日?

巧合?還是失憶後的淺意識呢?

許萍晰敢肯定,衛靜嫻一定不知道那串數字的意思吧。


「讓我等妳……好嗎……」

這句話她始終不敢問出口,畢竟如果被拒絕了,那就真的是最後了。

卑劣也好骯髒也罷,她只想陪在她的身邊。


衛靜嫻需要時間來整理自己的思緒;許萍晰需要時間來放棄這份感情與執著。

她們都需要時間。

卻不知道誰會花更多的時間。



衛靜嫻,26歲。-fin-


自此,正篇完全結束,謝謝大家陪伴我這一個月(?)的時間 。
  最後的兩篇,是的,都算是BE結尾。我覺得她們都需要時間去調適心情,所以個人感覺,這樣的完結算是比較合理的。
  就是苦了衛26與許17了(笑)。就這樣疑似喜歡上了不在自己世界線的人。
  至於彼此世界線裡,那個名子跟相貌都一模一樣的『她』到底會變成怎模樣的關係呢?
  ——大概就是從曾經追過、告白過變成了被追的那一方吧。
  
  這大概是我人生第一次寫出十萬字以上的長篇的的小說了;由於它是由安價小說改寫而成的,劇情上有很多漏洞、也有很多不成熟的地方,所以真的很感謝將它看完的各位。

  不知道會不會有人想看篇幅比較長的番外篇?也算是交待其他角色後續吧。(笑
  當然沒有的話,這邊更新就到此結束了。(●'◡'●)
  謝謝大家。

  (第二人稱)安價整理好讀版:https://episode.cc/read/ayrde1234/my.200228.015048/0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無名味增
無名味增 在 2021/11/22 00:28 发表

没有了吗,呜呜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