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林猛獸與葉馴獸師。〉

作者:末日旅鵝
更新时间:2020-09-28 18:01
点击:643
章节字数:316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衛靜嫻今天難得好好的待在教室裡了,而且還很認真的聽課。

這節是國文課,她看著講台上認真講課的葉明月,忍不住想到了那個對老師居心叵測的學妹。

呃嗯,不忍說,自己跟葉明月雖然只相處了幾天,但是這幾天對對方的印象還是很好的,就是太過認真了。而這樣的個性,好像……恰恰被林萌樂那個腹黑給完剋了。她閉上眼睛,雙手十合的幫葉明月祈禱了一下,沒想到卻被看到了。


「衛同學,午休來辦公室找我。」

「……?好……的。」

怎麼感覺來到這裡之後,每天都多災多難的……?

她揉了揉眉心,不知道中午時又會遇到什麽樣的奇幻冒險。真的是一點也不期待,最後的時間她只想安安靜靜和和平平的度過而已。


時間是上午第三節下課,衛靜嫻原本想跑去找葉明月道歉上課不專心的事,沒想到才踏出門外,就看到了林萌樂。

一年級的教室有那麼近嗎?雖然老師她拖了兩分鐘左右才放人下課,可是……


就在衛靜嫻正在思考的時候,眼神跟那位腹黑小學妹對上了。

對方緊貼著葉明月的手臂,還給了自己一個示威性的眼神……我才不會跟妳搶好嗎!

回給林萌樂一個禮貌性的微笑之後,她搓了搓鼻尖又回到了教室內。


才剛踏進教室,

「小嫻——」

「嗯?」

被叫了名子,她習慣性的回頭看了看,是許萍晰跑過來了。

「怎麼了嗎?」對方跑過來找自己,好像是這幾天來的第一次?

「沒什麽,就怕妳又怎麼了而已。」許萍晰笑了笑:「我看妳今天就乖乖的待在教室裡,不要再亂跑了。放學後我來接妳?」


「不行,我午休被葉老師點名了。」她搖了搖頭,沒說出自己被找的原因。拜個老師就被叫去什麼的,那實在太可笑了。

「嗯……要我陪妳去嗎?」

……不是啊我說,萍晰妳今天會不會太熱情了?昨天說分手的好像不是自己啊?而且而且……,帶著萍晰跟葉老師見面,感覺又會產生一大堆問題……主要是老師藥量應該會增加。

「不、不用,我自己去就可以了!」


「嗯?這個反應……」許萍晰瞇起了眼睛,說:「該不會……想對老師下手?」

聽到這裡,衛靜嫻的表情僵了一下。

「等等女侠,妳應該知道我……!」

「哦……,我以為妳喜歡年長的?」

葉老師比我小!她咬著下唇忍住不吐嘈眼前這位女俠。再說對葉老師出手的話,會被萌樂大人給消失的!


「我……我是直的……」

最終,她只能說出那句一開始講到現在的話。

「嗯哼?」許萍晰又再次笑笑的看著她:「那——可不一定?」

……想想這幾天,好吧,真的有可能……動搖了?不不不,不可能。咳咳。


「哈哈,好吧,不鬧妳了,下樓梯小心一點,可別又摔下去了。」

說完這句,許萍晰就跑走了。


等等所以她……只是來玩自己的?

衛靜嫻揉著自己的太陽穴,走回了座位上。




到了午休,衛靜嫻隨意且快速的吃完便當之後,就跑去找葉明月報到了。

一如往常的,直接被帶去了輔導室。說真的,那軟軟的沙發真的不錯坐。她甚至考慮回去之後,買一個類似的放在自己的房間裡。


只是沒想到才走到一半,就看到了那個很適合運動服外套的、短髮小學妹跑了出來。

如果此時她再說一句『要打此路過,留下葉老師!』的話,完全就有路罷的氣勢了。


當然,除此之外,她還看到了葉明月不太明顯的後退了兩小步。

「林……林同學,怎麼了嗎?」看吧,連叫人家名子都會結巴。學妹啊學妹,妳這樣進攻過猛不太好啊……雖然衛靜嫻自己也沒什麽經驗就是了。

「看到老師跟那個濫情學姊走在一起,我擔心,就跑過來啦!」雙手插在口袋裡面,笑容滿分,可是台詞負分到讓衛靜嫻想打人。


「……老師跟學生能有什麽。」葉明月推了推眼鏡,似乎並不想吐嘈“濫情學姊”這個詞。

「能有……」林萌樂小跑跳地到了葉明月的身邊,從口袋中拿出了什麽,她說:「無限可能。」一邊把手上的東西塞到對方的手裡:「今天的檸檬糖。」


只見葉明月很自然的把糖果收了起來,然後才想起衛靜嫻的存在似的,看了衛靜嫻一眼乾咳了一聲。

「……衛同學妳先去等我,我去買個飲料。」

也不等自己回應,葉明月就把鑰匙塞給了她,一溜煙的跑走了。

……學妹,「妳就不怕把老師逼跑嗎?」她抓著鑰匙,轉頭問了問。

「那我就追囉?」笑得非常有自信。


好吧……


來到了輔導室,開了門,林萌樂非常裡所當然的跟了進來。

她看著對方,無言的說:「我還是26歲那個,妳可以不用擔心。」

「我知道啊,上午看到小嫻姊的時候就知道了。」林萌樂賴在沙發上,懶洋洋地說:「可是我希望老師的緋聞對象只有我嘛。」


這到底算不算一個醋罈子?

衛靜嫻看著林萌樂沒講話。

林萌樂卻又開了一個新的話題:「是說,我一直很好奇,小嫻姊妳的高中生活是不是跟這裡的小嫻姊一樣?」

「咦?我?」衛靜嫻想了想:「肯定是沒她那麼糜爛的。」肯定的點了點頭。


只是,她也試著回想了一下,卻發現了自己對高一跟高二好像沒什麽記憶。

「嗯……我想想,應該是太平凡了,其實也沒什麽印象深刻的地方?只知道轉學了一次。」她閉上眼睛,還是想不出什麽特別的事件。畢竟過了好幾黏了,大概就是那麼平凡吧。


「是嗎?」

「是啊。」


稍微沉默了一下結束話題。

沒多久,葉明月就拿著三瓶飲料回來了。

看樣子她是篤定了林萌樂一定會跟進來呢。

而那個腹黑學妹,很自然的就跑去老師旁邊的座位坐著了。

衛靜嫻決定不再對此做出任何反應,而葉明月似乎也放棄了,放任著林萌樂。或許是只要不要太出格,都默許了吧?


「我聽說妳……」

「分手了!」

「我都還沒說完。」

衛靜嫻愣了一下:「咦?不是這件事嗎?」

「也是有,還有聽校護小姐說,妳摔下樓梯昏睡了一天?」葉明月說到這裡,輕輕地皺了一下眉頭:「雖然辦事效率快是妳的優點,但是也不能太勉強自己,知道嗎?」


原來老師這麼關心自己!這讓衛靜嫻有點感動。只是……

「好像連班導都不知道這件事,葉老師妳消息好靈通。」她抓了抓後腦杓,傻傻地笑了笑。

「校護小姐知道妳常常找我談心,她猜妳最近是不是壓力大才會累到摔下去。」

原來如此。


「我沒事,當時萍晰同學救了我。」加上她當時因為頭痛,所以根本沒有摔下去時的恐懼感,除了被許萍晰抱住以外什麽都不太清楚。

「許同學?」

「嗯,她在我快摔下去時用身體幫我擋住了。」她點了點頭。


然後身旁的林萌樂爆出了一句:「好帥!」

隨後便被葉明月拍了一下額頭,拍回沙發上。「許同學還好嗎?」

「嗯,我有叫她去看醫生,不過她本人說沒事。」


聽完,葉明月的眉頭皺得更緊了。

此時一旁的林萌樂又坐了起來,然後用食指戳了戳葉明月的眉間:「會有皺紋。放鬆。」


……不怕死的勇者啊……


果不其然,萌樂勇者又被拍回了沙發上。

衛靜嫻突然感覺有點對不起葉明月。雖然她是被甩的一方,不過她感覺……似乎把那個名為林萌樂的猛獸給放出來了。

葉明月光是對付原來的衛靜嫻就很頭大了,現在自己要回去了,這邊還多加了一個林萌樂……


她看著對面兩人的互動,又像上課時那樣,對葉明月做出了雙手十合的動作。

——葉馴獸師,衛姊姊我期待妳的成長。

在心裡這樣默念了。


「妳怎麼又做這個動作?剛剛上課時也是……」

「欸?啊,呃……我只是想說,老師,保重。」一本正經。

「……?」


她們的會談結束於葉明月的一頭霧水。


在要離開時,林萌樂很明顯猶豫了一下。

在『到底是該粘著葉老師?還是跟學姊走呢?』之間猶豫著,最後,林萌樂又塞給葉明月好幾顆檸檬糖後,就跟著衛靜嫻離開了。


「許學姊真的沒事?」

「嗯……只是瘀青很大一片。」

說著說著,她的內疚又一次跑了出來。

林萌樂似乎也不知道該怎麼安慰衛靜嫻,於是她又問:「小嫻姊妳……真的要回去了?」

衛靜嫻看著她,眨了眨眼:「我不確定,但是總覺的今天就會結束了。」

此時,鐘聲也很配合的,在這個時候響起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