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死小孩!〉

作者:末日旅鵝
更新时间:2020-09-28 15:00
点击:542
章节字数:297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衛靜嫻醒來時已經早上了,一夜無夢睡得特別好。

睡眼惺忪地,她從床上坐了起來。身邊的人已經不在了。摸了摸那個人原本的位置,還有些餘溫,於是她環顧了一下房間。


「轉過去,別看。」才剛找到人,卻被下了別看的命令,當然她剛醒來,還沒辦法完全理解對方的話。

揉了揉眼睛,等待著視力慢慢恢復,才發現,原來許萍晰在換衣服。

一瞬間她紅了臉,拿手遮著眼,卻還是能從指縫中看見對方。

「我我我、我不是故意……欸……妳……」看見了對方腿上的瘀青,「……痛嗎?對不起……」


「……所以叫妳別看了。幾天就會好了,沒什麽的。」許萍晰加快了速度穿上了裙子,還把深藍色的長襪套上:「妳去刷牙洗臉,我去買早餐。」披上外套準備要離開。

「對不起……」衛靜嫻內疚的低著頭,不敢看對方。

「覺得抱歉的話,今天放學就好好表現吧。」語氣中帶了點戲謔,不等回應的就跑下樓了。


……啊?呃、好好表現?告白那檔事嗎?

昨晚狀態不是太好,聽到還覺得沒什麽,現在想起來真的是無限的羞恥,挖洞把自己埋了都不夠!

衛靜嫻就這樣坐在床上、把臉埋進手中哀嚎了好一陣子之後,才緩慢得像隻烏龜一樣爬出被窩、準備去梳洗。


「我回來了……,妳……還沒準備好嗎?」許萍晰拿著兩袋早餐,挑著眉看著衛靜嫻。

現在的她,隨意的套著制服的襯衫、穿著運動小短褲,嘴上還咬著牙刷,要說的話就是頹廢,這是最能形容她現在的狀態的詞了。


「欸、好快,妳等等,我馬上就好。」吐掉了嘴裡的泡沫,漱了口之後,衛靜嫻一溜煙地跑到了二樓。

看著她慌慌張張的模樣,許萍晰很沒良心的爆笑了出來:「其實慢慢來也可以啦,其實時間還早。」對著二樓喊了一句。


當她終於全部整理好,從二樓走下來時,許萍晰已經把早餐從袋子裡拿出來,擺放的整整齊齊。如果不是因為是那看慣的白色小紙盒,衛靜嫻還以為是跑到了什麽高檔餐廳呢。

她把書包放在了沙發的空位上,坐了下來。

對對方說了聲謝謝後,準備要吃時……


「沒想到靜嫻小姐的日常是頹廢呢。」許萍晰意味深長地看著她笑著。

「……忘了它。」太丟臉了,丟臉到耳根都紅了。她把小餐盒捧起來擋住了自己的臉。

「嗯,我考慮考慮。」說完,對方便優雅異常地吃起了早餐。


許萍晰的優雅跟自己裝出來的優雅不同,是真的有那種氣質。

——就是個早餐而已,吃得那麼像一幅名畫幹什麽。

衛靜嫻在內心嘖嘖的想著。


在和平吃完早餐之後,兩人一起到了學校。今天依然是早到的,卻沒想到連三天早到、連三天都有人來教室找自己。這次更扯,直接在教室前等自己。而且還是兩個。

衛靜嫻看了看身邊的許萍晰,而對方也看著自己。然後那人給了自己一個大大的微笑後,轉頭也給那兩個人……兩位學姊一個禮貌的微笑。隨後便進了自己的教室。


衛靜嫻拉了拉書包的背帶,緩緩的走向她們,尷尬的問了好:「早安,有什麽事嗎?魏學姊、未來學姊……」

向坂井未來臉上的情緒她看不太出來,不過魏馨寧的表情倒是很好懂。看起來非常的不情願。

「我們有沒有……打擾到妳們?」向坂井未來給了她一個有些無奈又抱歉的笑容,看得出來更多是逞強。

「沒有,只是昨天……」她猶豫著到底該不該說,畢竟眼前這個人一直到前天為止,都是自己的女友,才分手就把別的女生帶回家這種事,實在很難說出口。


「昨天?」向坂井未來身旁的魏馨寧小學姊不樂意了,不情願的表情帶著一點敵意,出聲問道。

「昨天那個病弱的傢伙摔下樓梯還昏睡了一天,我不放心,就去她家照顧她了。」從隔壁班探出頭來,許萍晰忍著笑幫衛靜嫻解釋了。


「摔下樓梯……!沒事吧?」向坂井未來激動的問著,伸出的手好似想抓衛靜嫻,卻硬聲停在了半空中,然後又慢慢的放了下去。

這樣的動作,她雖然注意到了,不過她想,這時候還是當作沒看到吧。

她不好意思的搔了搔臉頰,「沒事,我沒受傷。」


「那就……好。」眼裡的擔心絲毫沒減半分,向坂井未來說:「我是……帶小寧來道歉的。」說完,她戳了戳隔壁的魏馨寧。

魏馨寧抿著嘴,依然不太甘願:「妳……真的沒事?」然後轉移了話題。

「謝謝學姊們的擔心,不過真的沒事。」衛靜嫻抓了抓頭,嘿嘿地笑著。

「噢。」然後空氣又陷入了沉默。


衛靜嫻的眼睛也不知道該往哪裡看,只好四處亂瞄,卻看了到隔壁教室門後、那個一直忍笑的平許萍晰。

死小孩……!她咬了咬嘴唇如此想著。

這樣的尷尬並沒有太久,很快,向坂井未來看著魏馨寧,很不給面子的捏了她的臉頰,往左右拉了起來。

「欸、欸!未、……來!」被拉得連話都說不清楚的魏馨寧小學姊,胡亂地抓了抓向坂井未來的手腕,卻又不敢施力一般,只是把手放在面。「好、好啦我……我道歉……」


聽到了滿意的台詞,飼主‧向坂井未來鬆開了手,卻沒有收回。她的手掌貼在乖得像小寵物一樣的魏馨寧的臉頰上揉了揉:「痛不痛?」像是要把對方的疼痛給揉走一樣,就差沒說出那句經典的“痛痛、痛痛,飛走囉!”


「……不痛了。」魏馨寧哀怨的看著向坂井未來,卻又看起來像是在享受對方的溫柔。


衛靜嫻看著這樣的景象覺得,看來是真的不用擔心了吧。至少目前看起來,她們並沒有因為那天的“告白”而產生隔閡。她打趣的「咳咳」了兩聲,把自己的存在感咳了出來。


唰地,魏馨寧的臉變得一片通紅。然後瞬間變得像是隻小刺蝟一般:「哼!道歉就道歉!這幾天對不起了!給妳天麻煩還……推妳去撞牆壁……」……妳這是傲嬌屬性嗎?那種雖然想道歉欠、可是偏偏就是出口成嗆的那種?


「嗯哼。」衛靜嫻覺得自己快要藏不住嘴邊的弧度了,索性就伸手擋住了嘴,聲音有些悶悶地說:「沒關係,我不介意。不過學姊……」她深吸了一口氣,就怕自己笑出來,她說:「如果妳還是生氣,我不介意妳在今天過後來把我打到妳消氣為止。」

就是懲罰那個濫情也好,她又補了一句:「這是應該的。」


此話一出,魏馨寧小學姊的表情有了明顯的疑惑。好像是完全看不懂更聽不懂她在說什麽一樣。

也是,畢竟對方應該是不知道自己現在並不是本人的。


但是向坂井未來知道。

她愣愣的看著衛靜嫻,然後問了句:「要……回來了……?」

看著她似乎有點動搖,衛靜嫻點了點頭,又對魏馨寧說了:「馨寧學姊可要好好抓緊未來學姊啊。」不要再讓她跑來找那個濫情了。後半句衛靜嫻當然是沒說出來的,只是給了她們兩位一個似笑非笑。


「什、!」好不容易沒那麼紅的臉這下又紅了回來:「誰說妳可以叫我的名子的!」雖然想抗議的並不是這裡,但她也沒膽子說出自己真正想說的,只好退了一步。

當然,臉紅的不只有魏馨寧小動物,聽到衛靜嫻那句話,連向坂井飼主的臉也紅了些。但是對方什麽也沒說,只是拉了拉身旁魏馨寧的衣服,示意著時間不早了。


「這、這次就先放過妳!」魏小動物最後吐出了一句像是反派角色的台詞後,她就被向坂井飼主半拖半拉的帶走了。

離開前,衛靜嫻似乎還聽到了魏馨寧對著向坂井未來說:「我好好道歉了。」聲音裡充滿了委屈。更多的是像在求稱讚。


看著她們的背影,衛靜嫻溫柔的笑著。

卻被不知道什麽時候站到自己身旁的許萍晰吐嘈了一句:「妳也笑得太……像人家的大家長了吧?」

當然她也沒跟對方客氣多少,很用力的拍打了對方。


「欸欸,別這樣,昨天撞到的傷會痛的……」

「啊、對不起!」衛靜嫻老實的道歉著。


「騙妳的。」許萍晰吐了吐舌,快速地溜回了自己的教室。

……死小孩!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