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溫柔的人。〉

作者:末日旅鵝
更新时间:2020-09-23 19:38
点击:476
章节字数:320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離開了輔導室,才發現天色確實暗了很多。沒有想到會談這麼久的衛靜嫻,打算拿出手機看看時間,不過卻怎麼翻也翻不到。

「奇怪,難道是忘在教室裡了?」


對於“一支手機要是沒了、老公就等於沒了靈魂”的衛靜嫻來說,那支手機除了看時間以外,好像就沒用處了,不過這幾天的翻船讓她體驗到了現充的感覺。嗯,是的,就是會有人來電或者來信,而且不是工作上的事情。她覺得那很現充。


「……回去一趟吧。」

畢竟漏掉那三人其中一通或一則訊息大概都是……要人命的等級。


她拖著有些無力的步伐緩緩回到了自己的教室,然後在抽屜中找到了手機。

在確認了時間跟沒有訊息之後,她把手機收進了口袋裡,打算離開學校直接回家。只是,不知道為什麽,頭突然開始痛了起來。難道是被葉明月老師傳染了?她笑著胡思亂想了一下。


而這陣頭痛,在她走到樓梯口的時候變成了劇痛。

她扶著牆壁,好讓自己站穩不跌下去,一邊想著,難道是待在這個世界太久還會有副作用嗎?

系統沒有任何的回應,她有些不安。隨後,不知道是不是痛過頭了,她感到一陣暈眩。


『靜嫻吃不吃豆芽菜?』


……?

腦中突然浮現的是許萍晰的聲音跟模糊的笑顏。怎麼會在這種時候想到她?豆芽菜又是怎樣?衛靜嫻困惑了一下,然後又馬上找到了答案。


「系統……不要亂塞記憶給我。」

系統沒有任何的回應。


雖然她覺得很奇怪,不過沒有回應這件事也已經是常態了,所以她並沒有太在意。

扶著扶手,她緩緩地下了樓梯,頭痛的情況在被亂塞記憶之後有些許好轉,至少不會走到一半暈倒在路上。於是衛靜嫻為了防止類似的事情又發生,決定學葉明月那樣常備止痛藥。


「總之先去藥局吧……」扶著額頭,腳步略顯沈重。離開了學校之後,她恍恍惚惚地亂走著。其實她根本不知道哪裡有藥局,不過她發現,這次的頭痛似乎把之前那個“身體的記憶”給痛回來了。


非常順利的,她找到了藥局,買了止痛藥與礦泉水之後,馬上就吞了兩顆等待著藥效發揮。

她坐在藥局外的花壇旁,看了看四周才發現大事不妙。


「……這是哪?」

所謂的身體的記憶隨著藥效的來到,也就那樣消失了。糟糕了……雖然說導航這種東西很好用,可是,可是……自己根本沒記住地址啊!


這下該怎麼辦……?問人?

「……」正當衛靜嫻拿著手機思考了半天不知道該選誰的時候,有人跟她搭話了。


「同學妳還好……怎麼是妳?」那個聲音挺起來很耳熟,正是今天早上特地跑去嗆自己的人。學姊的親友——魏馨寧。魏‧小學姊。

她看著對方,魏馨寧已經換下了制服,現在是一身輕鬆又很符合本人形象的服裝,手上拿著的袋子裡飄出了陣陣令人垂涎的香味,那應該是對方的晚餐吧。


「……魏學姊。」雖然知道魏馨寧不會有好臉色,不過衛靜嫻還是虛弱地朝著她微微一笑。

「妳怎麼了?」魏馨寧靠近衛靜嫻,問道。

其實這讓她很訝異,畢竟魏馨寧這個人,在她聽到的印象中,應該是討厭自己討厭到會直接走掉的那種,所以對於對方的關心,她感到非常驚訝。


「沒事,頭很痛,休息了一下之後發現自己迷路找不到回家的路。」

「……」魏馨寧看著她的表情,就像是看著智障一樣。

「……學姊,妳……」這樣看我我很受傷的。不過她想了想,對方因為向坂井未來的問題,應該還在氣頭上,所以她並沒有講出來。


「我怎麼?」魏馨寧挑眉問著,又或許是因為衛靜嫻虛弱的樣子,所以也就嘆了口氣:「唉,算了。妳……真的忘了回家的路?」語中透露著不可置信。

「嗯。」

「可我也不知道妳家在哪。」對方有點煩躁的搔亂了頭髮:「那不然我帶妳回學校?」

確實到了學校的話,她就能自己找到路回家了。

只是她的頭痛還沒有好轉,加上對方手上還拿著晚餐,要是涼掉不好吃了,那就真的過意不去了。於是衛靜嫻對著魏馨寧小學姊說:「這樣晚餐會涼掉的。」


「這裡離學校很近,而且順路,所以也沒什麽。反倒是妳,天氣那麼冷,身體還不舒服。趕緊回家吧。」說著說著,就伸手把衛靜嫻抓了起來:「能走嗎?」


突然站了起來讓她感到一陣暈眩,不小心靠在了魏馨寧的身上一會兒,不過卻馬上離開了:「……我以為學姊妳很討厭我。」衛靜嫻扶了下膝蓋後重新站好。


「我是很討厭啊。」魏馨寧理所當然地說:「可是也不能這樣把妳丟在這裡吧?到底走不走?晚餐冷掉我就揍妳。」

「真溫柔。」衛靜嫻笑了笑,果然如葉明月所說的,是個好孩子。

「被妳這個濫情這樣說,其實挺噁的。」魏馨寧吐了吐舌頭,一臉厭惡。隨後又說了:「而且,溫柔有什麽用。」風其實不小,衛靜嫻沒聽清楚這句話的含意。不過並沒有追問下去。


「走吧。」魏馨寧說。而衛靜嫻點了點頭後跟在了她的身後。


「……可以不要再讓未來為了妳難過嗎?」沒走多遠,突然地,魏馨寧開口了。雖然衛靜嫻確實很想快點解決這件事情,但是她頭很痛,如果可以,真的很希望不是現在。

當然,她也很清楚為什麽對方會這麼說。畢竟原來的衛靜嫻的作法,她並不太認同。


只是,對於這個問題,或者說請求?她思考了許久。

對方似乎也因為自己的沉默而停下了腳步,轉過身來用著那清澈而堅定的眼神看著衛靜嫻,要她做出承諾。

衛靜嫻看著魏馨寧,最後得出了答案:「不行。」她搖了搖頭:「這件事,魏學姊妳應該比誰都清楚……」


聽到了她的回答,魏馨寧握緊了拳頭,這讓她很擔心會不會那份晚餐就這樣飛了過來,不過幸好,晚餐的物理性攻擊並沒有發生,取而代之的是她的衣領被對方給緊緊的攥住。

魏馨寧清澈的眼神染上了憤怒,咬著牙艱難地吐出了她的疑問:「為什麽?」顫抖著的手讓衛靜嫻知道如果不給個像樣的答案,那麼她便會無法壓抑這份衝動。


「我對未來學姊的感情,魏學姊妳應該很早就知道了。」衛靜嫻閉上眼睛,一邊做著被揍的心裡準備,一邊努力扮演著,然後緩緩地說:「我沒辦法回應她。我已經想清楚了。所以……」


「那妳當初幹嘛不拒絕她就好!」這句話幾乎是用喊的喊出來,只是,附近的車聲呼嘯,蓋過了魏馨寧的聲音,讓一切變得像是無力的掙扎。


「……對不起。」衛靜嫻無法辯解什麽,她不是原來的衛靜嫻,除了“狠不下心拒絕”之外她並不知道那個傢伙到底在想什麽,或許那個傢伙什麽也沒想過。


「人渣!」魏馨寧放開了她,轉過身繼續走著。

她也這麼認為,同時也很意外沒有被打。

魏馨寧似乎想把話題中止,但是不行。衛靜嫻覺得必須把話說清楚。


「我會再傷她一次。」


這次魏馨寧沒有忍住,直接把衛靜嫻推在了牆上:「妳、……!」卻沒了下文。

衛靜嫻睜開了因為衝擊而緊閉的眼睛,還以為會看見魏馨寧怒不可遏的神情;但她看到的,卻是紅著的眼眶、憤怒中有著更多的悲傷,淚水像是立刻就會滑出來似的。


衛靜嫻不太能夠理解。

畢竟愛情是什麽,她不了解;友情又是什麽,她不太清楚。

何況又是介於兩者之間的感情呢?


「我會再傷害她,最後一次。」

衛靜嫻覺得自己詭異的冷靜,她又重複了一次:「最後一次。」


魏馨寧垂下了手,將她放開,一直到校門口為止,再也沒說任何一句話。


「謝謝……」衛靜嫻對魏馨寧道了謝,對方卻沒有回應。看著那個人搖搖晃晃的背影,她對對方說了:「我會跟未來學姊說清楚的。所以……所以……」


「……我會的。不用妳說。」


——所以可以陪著她直到走出來嗎?

衛靜嫻把話嚥了回去。


「謝謝。」

對著空無一人的方向,輕聲地,她說著。


最後,她拖著昏昏沉沉的腳步回到了家,頭痛導致她沒有食慾,隨意地梳洗過後,就早早地睡了過去。


【隱藏任務『事情始末』完成,獎勵1000點點數。合計點數:4250點。】

系統的聲音不大,頭痛到心累的她,一直到意識消失為止,都沒有去理會它。


那天晚上,她夢到了許萍晰。說不出來有哪些異樣,只是陌生又覺得熟悉。

醒來之前,她隱約聽到了她喊了自己的名子——靜嫻。


「……五點了。」好險昨天早早就睡了,她發現自己忘記調鬧鐘了。

抓了抓頭,昨天的頭痛好像幻覺似的,今天醒來異常地神清氣爽。


一個夜晚不知道被貓咪拍醒了幾次。嗯……愉★悅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