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十年之行,花无依

作者:小萱家的喵
更新时间:2020-09-23 01:44
点击:135
章节字数:404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艾梦与苏浅不知何时已经失去了踪迹,客栈里剩下的,大概就两个小家伙了。


汐仰着头,虚弱地瘫在小女孩的怀里,她的脸庞上略带几分痛苦。


心里有淡淡的痛楚,小女孩轻轻抚摸着汐的脸颊,她看得到汐内心的阴影。


低下头轻吻汐的额间,小女孩试图用温暖驱散她心里的阴霾,却仍是不见效果。


淡淡的醉人香气飘散在空气中,小女孩轻轻吻住汐的嘴唇,气息逐渐聚集着她的身旁不停流转。


两唇缓缓分离,小女孩的脸上也覆上了阴霾,她已经用尽想到的所有办法。


感觉不到任何效果,无计可施的她如此无力而脆弱,就像濒临死亡般,连心跳的声音都逐渐凝固。


“难过……”泪水忍不住溢出了眼眶,小女孩的心里很压抑,她回想着汐说过的话,而后不由自主地轻声呢喃道。


一滴一滴的泪水坠落在汐的脸庞上,小女孩逐渐哭出了声音,她责备着自己,没能解除汐的痛苦。


轻而慢的脚步声传来,小女孩起身把汐护在身后,警惕地注视着这里的入口。


白发飘散在空中,双眼裹着白色布条的少年出现在她的身前。


稍微一愣后,小女孩发现自己完全无法动弹。


“道天宫,无言。”面向着小女孩,少年淡然地自报名号。


并不明白对方的意思,小女孩愣了愣后暗自思索着该如何反抗。


“落花酿,红颜命。”逐渐解除对小女孩的限制,无言淡然地说道。


平淡的一句话却使人感到窒息,小女孩的脑海中有无数画面闪过。


“我不要……”骤然间连支撑身体的力量都消失殆尽,小女孩瘫坐在汐的身旁,低下头呆滞地望着前方,哭泣着低声说道。


“继往无路。”伸出手,无言淡然地说着,依稀可以察觉其中蕴含着深藏的怜悯。


“我只是想要给她幸福……”抬起头,无光的双眼注视着无言,小女孩的心被悲伤浸透,她逐渐泣不成声。


“所知之法,分道十年。”保持着动作,无言淡然地说道。


“能够让她幸福吗?”眼眸逐渐染上希望的色彩,小女孩没有存留多少犹豫,她不懂得分道是什么意思,只是忍着泪水轻声问道。


“不解生死,不知欢苦。”略含一抹迷茫,无言失神了一小会,而后淡然地说道。


“我该怎么做……”低下头紧咬着嘴唇,痛楚中稍带一抹腥甜,小女孩试图用痛楚使自己变得清醒,但她仍是无法避免的陷入了迷茫。


“随行,十年。”略微深吸一口气,无言淡然地说道。


闻言,沉默着,小女孩转过身注视着汐的脸庞,而后轻轻吻住她的嘴唇。


骤然气聚,风起,四个人突然出现在无言的身后。


“宫主。”行以揖礼,无名恭敬地说道。


“白衣,免礼。”收回手,无言转过身注视着几人,淡然地回复道。


“是。”淡然应道,无名挺直身,后退一步后注视着小女孩。


“阿言,快看看,我家小妹怎么样了。”待到无名退下,绝影抱着无心走到无言身前。


“心智稍损,其本未伤。”似是在注视着无心,无言没有眼睛,尽管如此,他却看得格外清楚。


“这样啊……小妹这边还好,但是小妹的小妹也被那个鬼东西控制了心智。”摊了摊手,黑衣男子注视着无言无奈地说道。


“虚像。”望向远方,无言淡然地说道,而后转身面向小女孩。


“虚像吗?那种能力可真不开玩笑。”略微叹了口气后,黑衣男子无奈地说着。


“如何?”没有理会黑衣男子,无言淡然地说道。


“汐不要哭哦,十年后我就回来了……”温柔地抚摸着汐的脸颊,小女孩刮了刮她的鼻尖而后柔声说着,只是无法抑制的泪水在向下坠落。


缓缓走近,无名伸出手又缩回手,略微张口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小家伙,看开点。”


“有情人终成眷属。”


两个年事不低的大男人轻声安慰着小女孩,他们虽不通儿女情长,但离别苦恨却也是多有感受。


“随行,归道天宫,尘缘系,红衣仙。”伸出手,无言淡然地说道。


“一定要等我哦。”轻轻蹭了蹭汐的脸颊,小女孩温轻轻一吻,而后起身,强颜欢笑着柔声说道。


“我……护她周全。”思索了许久,无名轻叹一声,而后轻声说道。


“谢谢……”眸光黯淡,小女孩注视着无名轻声回复道,而后握住无言的手。


两人的身影散作光斑,下一刹那在一处巨木林入口前聚集。


望着前方,小女孩忍不住啜泣着,她已经察觉到这里与那边,很远很远。


犹豫了片刻,无言抱起小女孩,而小女孩也没有反抗,就这样等待着。


向前走着,高达数百米的参天巨树遮天蔽日,但是这内部却奇妙的不明不暗,点点微光似停留在空中般,飘来又飘去。


慢步前进,不知是走了多远,时间过了很久很久,阳光照在脸上,一棵完全看不到顶的巨树深入云端。


假如仔细看可以看到门的轮廓,又像是画上去的一般。


手轻轻推开门,前方看起来没有光。


无言迈出步伐,踏入其中后毫无征兆的失去了身影,也正在此时门缓缓闭上。


云端之上巨大的石台上有道身影,无言缓缓走着,慢步前行后穿过了空间的壁垒。


景象骤然变化,天空略微有点灰暗,地面上有许多花草,看起来是很久没有修整了。


前方不过十数米处有一间小屋,从外观上看这里还是有住人的。


“红衣。”望着前方,无言淡然唤道,而后轻轻将小女孩放下。


门被轻轻推开,一位红衣女子推开门,她轻盈地走向无言,停在他的身前。


“宫主。”注视着无言淡然说道,红衣女子的目光移向小女孩,她略微呆滞了会儿,目光中多了几分复杂。


“伊人如旧。”转过身,无言轻声说道,而后失去了踪迹。


“如旧……没事就好。”闻言,红衣女子略微失神,而后微笑着轻声呢喃道。


“红衣仙,苦情人。”缓缓蹲下,红衣女子轻轻抱住小女孩,而后轻声说道。


泪水仍然没有停滞,小女孩没有反抗,也没有说话,只是安静地注视着红衣女子。


“孩子,你是为谁来。”轻轻抚摸小女孩的头,红衣女子苦笑着轻声说道。


“汐……”闭上了双眼,小女孩紧咬嘴唇,哭泣着轻声呼唤。


“看开点吧。”轻轻叹了口气,红衣女子抱起小女孩,而后轻声说道。


略带凉意的风透过肌肤,小女孩的心被寒冷渗透,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但是泪水却逐渐止住。


怀里的小家伙似乎不那么难受了,红衣女子忍不住温柔的笑意,轻轻呼出一口气后安心地走进小屋。


一张床,一张桌子,上面放着一把剑,好几坛酒。


屋内的布置就这么简单,没有多出什么,只是怅然若失的感觉总在不知觉间油然而生。


轻轻地把小女孩放在床上,红衣女子温柔地摩挲着桌上的剑,痴痴地笑着,却有一抹悲伤爬上了眉头。


意识游离着,小女孩感觉汐好似就在身旁,可又那么遥远……


“孩子,如果难过的话……躺下睡会。”微微叹气,红衣女子注视着小女孩,微笑着轻声说道。


“我不要……”低着头,小女孩忍不住轻声哭泣。


“那就……多想会吧。”轻轻抚摸着小女孩的头,红衣女子柔声说道。


淡淡的香气随风飘散,红衣女子的心跳难以抑制的加速着,又在骤然间停滞。


“咳咳……咳咳咳……”伴随着剧烈的咳嗽声,红衣女子瘫在床边,嘴角一丝丝血液缓缓流下。


“没……没事吧?”小心翼翼地扶起红衣女子,小女孩略带着哭腔轻声问道。


“没事,老毛病了。”红衣女子温柔地回复道,而后失神了片刻。


“对不起……”忍不住啜泣着,小女孩感到自责。


“没事哦,你现在比我更需要休息呢。”轻轻抱住小女孩,红衣女子柔声说着,尽量给予她多一点温暖。


“休息……”轻声呢喃着,小女孩有些痛苦地缩了缩。


“怎么了。”轻轻安抚着小女孩,红衣女子担忧地轻声说道。


气息逐渐稳定,小女孩的双眼覆上了血色,她抬起头注视着红衣女子。


“你是谁?”皱着眉轻声问道,小女孩略微挣扎着。


“花无依。”略微愣了愣后,红衣女子温柔地轻声回复。


闻言,也略微愣了愣,小女孩停止了挣扎。


“我讲个故事,你愿意听吗?”略微张口,而后又将小女孩紧紧抱住,花无依微笑着轻声说道。


“嗯。”几乎是本能,小女孩轻声回复,她感觉不到恶意,冥冥之中放下了戒心。


“从前有个人住在有名的酒楼里,据传为酒剑仙的传人,她生得很美,而相貌更是令人难以置信,居然与花谷的大祭司极为相像,我慕名而去,追随在她的身后。”平淡的声音中满是怀念,花无依缓缓闭上了双眼。


“我们花谷的人,大都仰慕大祭司,大祭司在当时失踪了许久,我也只是去看看,却没有想到一去不回,那个人强大,正直,善良,却又远超常人的冷静,回想起来,当时追随她的我真是幸福,能够站在她身旁,说不定,仅仅这样,一直下去也可以……”说着说着,花无依的泪水忍不住滑落,外面也逐渐下起了雨。


小女孩聆听着外面的雨声,而后又仔细听着屋内回荡着的声音。


“那是一场大雨,比外面的要大太多,太多……当时,她似乎还没有对任何人动情,这是件好事,也不见得有多好。”


“淡淡的香气,和雨的芬芳交融在一起,不只有我,其他人也是,我们都在那种淡淡地香气里倒下,醉了,都醉了,我们都变得不能自已,也就是在那天,她哭了,哭得很大声,后来才知道,她一直在抑制着这种香气,可惜最后还是失控了。”


“她开始逃,我很慌张,但我跑得最快,我勉强地追,用尽办法追了几年后,我在不知不觉中变得无论干什么都只能想到她,并且本能想想要服从她,大概也就是我之前干什么都会想着她,才能有所抵抗。”


“依稀记得,她逃的时候,带走了一个小女孩,追了一路,我也看得出来她的憔悴,但她却不让我们知道,大概是怕我们会担心吧?那年最后一次见她时,我只是看到她就开始失去控制,她也不再逃了,抱着那个小女孩,跟我说:‘不要再来找我了,我不想害死你。’我很信任她,但我又不愿相信,她怎么会害我呢?”


“一步又一步走近,我尽力在她的身前停住步伐,而不是转身逃离,好难,好难,她拉起我,紧紧握着我的手腕,手指轻轻刻画着什么花纹,接着我失去了意识,醒来后也不再疯狂的想念,她在我的身边留下字条:‘花谷,至毒,莫问,勿念。’看完我已经明白她为什么离去,可我早已无法逃离。”


“我继续追着她,我能感觉到,身体已经不行了,大概是因为我一直追着她吧?落花酿的香气是一种剧毒,如果不是她给我治疗并封住了一些毒素,我大概早就死了吧?”


“可我还是紧追着不放,哪怕我对她来说,大概只能算是朋友。”言已至此,泪流不止,花无依忍不住小声哭着,却又尽力微笑。


“下一次见面时,她抱着一个孩子,而那个小女孩也在身旁,我忍不住哭着扑到她怀里,她也接受着,最后我得到了一句抱歉。”


“没有办法,谁叫我只是爱她的人,可她早已经有爱的人,那个人也爱着她,而我只不过是个无理取闹的追求者。”


“那时候头很晕,听说差点死了,大概是毒素封不住了,被宫主救了后,我就在这住着,不给她添麻烦,就学她喝酒,打探打探她的消息,想着只要她安好就够了……”


qwq,放心食用,这是刀/思考,话说……我估计没法四天一更了……如果每天分配两个小时在日语的话qwq,但是不这样进度赶不上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