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打发时间?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09-24 12:31
点击:661
章节字数:313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这真是一个不太好回答的问话。


月白不撒谎,但也不会去和她解释什么。结果自然是据实以“恩”的小徒弟被师尊按在怀里欺负。某只手灵活得像蛇,总往温暖的地方钻。


“蛇族重欲,大人吃得消么?”


这里还是露天的前院,可能还会有飞过的弟子。他们或许能看见季仙长搂着弟子玩闹,但大概不知道这弟子心里、是如何得嫌弃着自己的师尊。


根本就是找个借口胡来。


月白的余光中全是红色,艳丽的、灿烂的,比刚刚的血浪生动、比那边的夕阳耀眼。咬着牙的感觉并不好受,她抓住了某只按在自己身前的手,张嘴咬在了拇指根处。


被坚硬笼罩的范围潮湿热暖,偶尔会有粗糙的软舌舔过皮肤。而此时若去刺激另一处软嫩,便会有无法被抑制的呜咽漏出,那条舌头也会不自觉得上顶、留下更多湿润。


想吻她。


季无念稍稍抬起身子再前倾,将月白压制一些,也用自己身躯挡住了空中可能掠过的目光。


左手动作几个起落,右手便更疼了些。


月白松口时有一点点喘,拉出的细丝被气息吹断,落回了深浅的牙印里。她微微侧目,脸颊正好被亲吻。


月白侧目看她,却被人笑眯眯得亲了眼角。


这样的亲吻满足不了某个混账的人。她把小徒弟抱回自己的殿里,让她好好得躺在床上,这才开始好好品尝。刚刚停留在手掌皮肤的软舌被她卷进口中戏弄,而刚刚被压制的身体此时却紧密得贴过来。


月白在情事上不太主动,但也不会掩饰自己的喜欢。


“这么热情,大人是心虚了么?”季无念笑着,手上解开了月白的衣服。


“这么心急,师尊是吃味了么?”月白仰了仰身子,任她将腰带扔了出去。


有些挑衅,柔和又戳人,叫人心上痒痒、嘴角勾勾。在季无念身上还带着另一个效果,让月白发出了一声闷哼,紧了紧身子。


季无念俯身亲她,被月白抱住了脖子。


“……别太久,小霜……唔……”


有人不重要、有人却被总这人挂在心上。


“小霜认真修习呢,我们别打扰。”


她们也有自己的事。


这事一直持续到霞光退去星光明亮之时。月白拿了中衣穿上,季无念带着秦霜来了正殿。时机正好,月白便和她说给秦霜的灵力屏障之事。季无念理解得很快,说明日就去八尺峰做一个。两人陪着秦霜到熄灯时,月白还是那个中间人。待得孩子睡熟,季无念才跟月白说,“曲似烟那条蛇,你要当心些。”


“恩?”


“她没心。”季无念搂着月白的腰,语气认真,“她在医药之路上好奇心重,但不择手段、也无仁义道德之说,你若与她交往、别信她。”


这个月白知道,但她还是浅浅一笑,“谢师尊教导,弟子谨记。”语气淡的没有恭敬,这是不属于叶二的从容。


季无念贴着她,还是那样把她搂在怀中,吻落在月白颈后,“你若去见她,我也要去。”


“不还是吃醋么?”九一嫌弃。


月白没回,拍了拍她的手背。


“左千千的事,你知道?”


“恩?”季无念不知她在说的事哪件事,“你指什么?”


“她母亲。”


“……”季无念想了想,也不去追问月白是如何知道的,只回答自己,“知道。”


“没管?”


季无念笑起来,埋在月白颈后,“我那时才刚入仙门,哪里管得了那等事。”她说着又将月白搂紧些,笑意在她耳畔,“大人以为我是有多闲,事事都管?”


反正月白来此一年多,几乎什么都跟她有关。月白都养成了一种习惯,什么都得找找季无念的影子。


“……而且她看着确实闲啊。”九一适时插话。


看着归看着,月白倒是觉得季小狐狸做的事确实不少。自身修为突飞猛进,人间灾祸未雨绸缪,迷途小妖舍身相救,龙骨不归常年守护,去岁更是做了一大堆,警示仙门、牵制魔修,清除魔气、调解仙妖。这些还只是月白寻到的,季无念背地里下的功夫、难说多少。


光是知道那些她知道的,就要费上许多心思。


“月白?”季无念见她不说话,轻轻唤她。


“……你是挺忙。”月白搭着她拢在自己腰上的手,“忙着惹事。”


这下季无念笑了,“闲着也是闲着嘛。”


月白转过身来,腰线在季无念的臂弯里画了个圈。她现在一双圆眼,那种冷淡去了些,化成了击中人心的某种直快,“惹了这些事,是要做什么呢?”


“恩……”季无念往上看了看,作出了思考的样子,最后在冷光中笑起,“打发时间?”


“……那可真是太闲了……”九一回。


月白看了看她,低头吐出了一口气。


“是真的。”季无念笑着亲了亲她的额头,对她的无奈表示欢愉,“人生一世,不就是随意做些什么,打发时间、耗费生命……”她看着月白,笑眯眯的,“给自己找些乐子罢了。”


话说得糙,但在理。或许也是真的,但那份乐子、月白不觉得是什么好乐子。


真正找乐子的人是不会醉酒了自己哭的。


季小狐狸总骗人,月白开始觉得、她可能骗的最多的、就是她自己。


换了身形,月白压过去亲吻季无念那张胡说八道的嘴,在她看着身旁秦霜惊讶的时候带她进了长夜。束了她的双手绑在床头,月白在她无辜相问的时候回,“我正好闲着,想与师尊找些乐子。”


说这话的人不带太多的笑意,她的眼神也只落在自己划过季无念身体的手指上。指尖滑过她扬起脖颈,可以感受到手下人不自觉得吞咽。再往上看,季无念眨着一双水灵的眼睛,好像还隐隐有些兴奋,“大人想怎么找?”


怎么找?


自然是要季无念求饶着找。


月白的手段一向不似她师尊那样直白而强烈。她喜欢舒缓的逗弄和刻意掌控的节奏,叫人上不上、下不下,就这么被她玩弄于鼓掌。季无念知道月白坏心眼,靠着一张厚脸皮也不怕她,但真正被折腾起来,还是想哭。


“……月、月白。”她双手不安得动着,身体想动又不敢动,不知是该顶还是还收。


“恩。”月白回她,还会在她的耳边相问,“怕么?”


……怕到不至于,可……


可就在她难过间,月白又往里塞了一颗。


她的力道挤压了本就在其中碰撞的东西,叫季无念更加难受。她两条腿不只是该开还是该合,蹭动间又都是这样那样的感受,让她的声音里都带了哭腔,“月白……”


“恩。”月白的声音给她安慰。月白的脸看着温柔。月白说的话却让她想流泪。“自己弄出来?”


季无念真的想哭,身体里的感觉明显,都不似平日柔软,她一动它们也动,动了她就更想动,如此循环。


可不动又是不行的,月白不许。


“唔!”某处敏感被指尖似不经意得滑过,季无念浑身一抖,扬起身子的时候有什么东西滚落而出,上附一层晶莹。


月白任它肆意滚动,俯身在季无念耳边笑道,“还有四颗。”


“月白……”她的声音已经有些急起来,似有哀求似有埋怨,可都敌不过月白手里的刺激,化作不时停顿的呜咽,似哭不哭。她呼出的气急促而短,一会儿又被猛地收回,跟着身体一起被紧缩其中,却也哪儿都避不开。


真的、太坏了。


而月白的珠子和她这个人一样坏,最后一颗流连忘返似的在进处徘徊,总是撑开她又缩回去。最后还是月白将她逼上了某个高处,才让那物似主人型的小东西离开。


换正主。


“唔……”季无念更习惯与这样的触感。月白还好心得解了她手上束缚,让她可以抱住自己。这是一种安全又熟悉的满足,季无念最后咬在月白脖子上,牙尖跟着身体一起发紧。


月白有点疼。


还好也没咬出血,平静一些的季小狐狸还去舔一舔她自己留下的牙印,抱着月白、静静得喘气。


她的呼吸声重,在安静的长夜之中特别明显。而她眼角的泪痣被刚刚流过的泪水浸湿了一次,现在还有些痕迹。月白俯身去亲,被季小狐狸抱得紧了些。


“……堂堂月白大人,”小狐狸半埋怨半玩笑得说着,“怎么还有这种玩意儿啊……”


“有又怎么了?”月白眼睛落在季无念的锁骨上。她的手现在在自己背上,锁骨处陷进去一个窝,将骨头的轮廓印出来,连着肩线,很好看。“不喜欢?”


这三个字季无念说不出来。她眼里是笑的,带着几分无奈,又觉得月白坏,又觉得刚才爽。手指在月白背上打着圈儿,她恢复了些精力,眼里便亮起来,“也给大人试试?”


月白瞥她一眼,“不必。”


她要是敢这样折腾月白,月白一定更狠得报复她。


可报复来报复去,月白也不会真的伤她。


季无念肆无忌惮,又去舔了下月白脖子上的牙印,刚下口那牙印就消了、跟以前留的痕迹一样。季无念大概意识到这是因为月白的化身术将其隐藏,这会儿却想问,“这个、留不住么?”


“要留也可以。”月白看她,“留它做什么?”


季无念一笑,“你说呢?”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