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攻受關係〉

作者:末日旅鵝
更新时间:2020-09-16 20:34
点击:8817
章节字数:441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走入客廳突然一陣熟悉的香味飄入鼻腔。那是自家沐浴乳跟洗髮精的味道。也就是說……


「跑去洗澡了?」衛靜嫻看著對方還滴著水的頭髮,以及洗澡後特有的微微溼潤的感覺。

「嗯。」許萍晰點了點頭:「不過因為沒有帶換洗的衣物過來,所以就拿了小嫻同學的衣服了。」她講得有些理所當然。

……難道大家常常來住嗎?不然怎麼會那麼自然……

衛靜嫻看著她,才發現,對方只穿了襯衫。勻稱白皙的雙腿裸露在外面,因為襯衫有點大,所以看不見她是否有穿……內衣褲。


「……色狼。」似乎是注意到了衛靜嫻的視線,許萍晰抓了抓衣服的下擺試圖想要遮擋:「我有穿。」她說。


「不、我!」雖然總覺的會愈描愈黑,不過衛靜嫻還是試圖解釋:「我……我是怕妳著涼。」她垂下的肩膀:「怎麼不穿褲子?」有氣無力的問著。


「……色誘妳?」

喂!

「……我是直的,不要費力。」她說出了這句一直對著系統說的話。


「……」許萍晰沉默了一下:「開玩笑的,我只是找不到運動褲而已。」

「好,我拿給妳,妳……」不知道是該請她在客廳等自己,還是該請她跟著自己走,歲靜嫻想了一下:「跟我來吧,許同學。」

許萍晰點了點頭,乖乖地跟著她上了樓。


來到了房內,衛靜嫻翻箱倒櫃著。

沒想到許萍晰找不到褲子是真的。她突然有點放心了下來,色誘只是個玩笑。……一定是這樣的吧。


「……還真的沒有褲子。」她回頭,又看到了對方那雙腿:「抱歉……很冷吧?」帶著歉意說著。

「還好,大概是因為剛洗完澡吧。」許萍晰不以為意的說:「不然就這樣子吧,反正我在家裡也不太穿褲子。」不!我不想知道!


「……嗯,妳開心就好。」說得有些無奈。「我們去吃飯吧,不知道合不合女侠胃口就是了。」

「怎麼還叫我女侠啊。」許萍晰笑了笑的說:「我不會在那樣做了,真的很抱歉。」

「嗯……不,沒事。只是……」她停了一下,很認真地看著對方說:「我現在更擔心我的貞操。」


空氣突然降溫了。


「嗯哼。」許萍晰的笑容還是沒變,這用鼻音的哼聲聽起來甚至有些愉快:「靜嫻小姐……原來這麼青澀呢。」聽到這裡,她甚至連吐嘈都吐不出來了。貞操的危機感倒是愈來愈強了。


「停,吃飯!」還是快點結束這個話題微妙吧。她一溜煙地跑下樓開始添飯,想讓自己的腦袋冷靜一下。今晚,應該是……「分房睡吧!」點了點頭,她把心裡的話講了出來。


隨後衛靜嫻突然感覺到了有人戳了戳自己的肩膀:「看來妳今天又有人暖床了。」不知道對方是不是聽到了她說的分房睡。總之她覺得對方八成九是故意的。

「不……那個,我覺得我們……」不太適合同一張床啊……?

「我怕冷。」騙人!剛剛是誰說她在家裡都不穿褲子的!

「騙人。」

「我怕黑。」

「妳可以開燈睡。」

「我一個人睡不著。」

「布偶可以借妳,房間應該有。」

「……」

「……」


「我想掰彎妳。」

「沒門!」


「……真的不能一起睡?」

「……我怎麼覺得妳的人設不太一樣了?」


衛靜嫻一直以為對方應該是正統系的美少女,就是那種遊戲中常常可看到的,微婉、靦腆、嬌弱、可愛、溫柔婉約、很體諒別人的那種——好吧,刻板印象。她搖了搖頭,然後又看著她。


「真的不能……?」這次許萍晰似乎終於有點退縮了,這應該是自己成功的一步吧?

「……先吃飯,不然就涼了。」她嘆了口氣,淚眼汪汪的美少女就算是同性也很難抵抗呢。


系統的聲音突然地響起【咳咳,提醒您,分房睡的話,可能導致倒扣一百分呢。】那聲音非常的悠哉。


「……」她停下了夾菜的手,抬起頭來對著身旁的許萍晰說:「一起睡吧。」然後她彷彿看到了對方的眼裡充滿了星光。「有那麼開心?」她忍不住問了。


「嗯。」聲音稍稍地上揚了許多,「畢竟我喜歡妳嘛。」嘴角的笑意也止不住般地顯示著自己的心情:「我不會對妳做什麼的。」大概。許萍晰在心裡默默地說了這兩個字。


「臉。」衛靜嫻稍微訂正了一下,她喜歡的是這張臉。然後將碗內最後一口白飯送進嘴裡。「……我是不是把妳綁起來會比較保險?」危機感非常的盡責地工作著。


「是這樣沒錯啦……不過,我想我可以試著,連妳的內在都喜歡上看看。」許萍晰笑得很像她們第一次見面、對方答應了自己的告白時的笑容:「我覺得現在的妳並不討人厭。」


「……女侠,放下執念,才不會被傷的太深。」


其實衛靜嫻有點好奇,為什麽那個系統明明好像很想讓自己回去,卻總是要出一堆強人所難的題目。而且它明明知道她只喜歡二次元,而且而且,是男角。


在吃過晚飯、收拾完之後,她休息了一下洗了個澡回到了房間。看著床上那已經躺進被窩裡的許萍晰,似乎看到了昨晚向坂井學姊的身影。不禁想了想,難道是設定好的嗎?怎麼那麼似曾相似……扶額搖了搖頭後,做了一下心裡建設就走了進去。


「累了嗎?」她問著,其實衛靜嫻非常的希望許許萍晰會跟自己說超累的!想睡覺了!晚安!……不過事與願違,對方蓋在棉被裡只露出了眼睛,然後搖了搖頭跟她說:「不累。」年輕人就是體力好……她今天已經被折磨到心力交瘁了。


走到床邊,衛靜嫻坐在床緣。其實時間還沒有多晚,不會想睡也是正常的。……聊天嗎?可是要聊什麽呢?


「我說,許同學——」「叫我萍晰就可以了。許同學實在太生疏了。」被打斷了。從許萍晰微微皺著的眉間,可以看得出來她有些不滿。「好吧,萍晰,妳……除了這張臉,應該還有其他喜歡的地方吧?」不然就單憑臉也太草率了?至少這是衛靜嫻不能想像的事情。


「嗯……」對方突然沉默了10秒左右,然後笑著跟她說:「只有臉。在觀察了她不短的時間裡,我實在想不出她還有什麽優點了。」這讓她有點衝擊,畢竟她曾經在向坂井學姊的資料上看到過,向坂井學姊是因為原主角溫柔才漸漸動心的,關於這點,許萍晰似乎看穿了她在想什麽,許萍晰接著又道:「我不認為多情但溫柔是優點。真的要說的話,我還頗討厭她的內在的呢。」所以真的是這張臉太強大嗎……


「……妳居然還敢跟她告白。」不知道這是該說勇氣可嘉還是自討苦吃。

「嗯,到底是為什麽呢?」許萍晰把視線移到了天花板上:「就當我是中邪吧。她……小嫻同學她的流言很多,我只是抱著那些都是流言的僥倖心態去試試看的,不過結果妳也看到了。」她深吸了一口氣又嘆了出來:「隔天馬上就被打臉了。」


「對不……」

「靜嫻小姐今天的道歉量是不是已經超過一年份了?」她呵呵地:「不用道歉,反正,在冷靜地想了想之後,發現自己好像也沒有想像中的傷心。」


「……好。」衛靜嫻伸手,拍了拍她的額頭像是要安慰她似的。

她瞇起眼睛,看起來不像是討厭。兩人就這樣又靜靜地維持了一段時間,突然地,衛靜嫻開始好奇,既然許萍晰不是那麼喜歡原主角,那麼她對……應該定位在“情敵”的另外兩人會有什麽看法?


「萍晰妳……對未來學姊跟萌樂學妹是怎麼想的?」就當作是蒐集情報吧!

然後衛靜嫻才發現,她原本微翹的嘴角沒了那可人的弧度。剛剛的安靜是舒服的;現在的寂靜卻令人難受。


良久,「不是很喜歡。」她說:「大概是因為關於她的流言,她們佔了很大一部份吧。不過關於她們是怎樣的人,其實也只是有聽過而已。高三的混血冰山美女跟高一的體育萬能活潑開心果。是不是感覺很像漫畫還是言情小說的老梗?至少我是覺得很像。」她又說:「……不過今天相處過後我發現,她們人還挺好的。」



「只是應該跟我水火不容。」她笑了笑:「向坂井學姊的臉也很好看,今天是第一次那麼近的看到呢。不過她似乎很討厭我。在車站時很明顯對我有敵意……」她突然握住了衛靜嫻放在自己額頭上的手,「我想她是真的很喜歡她。很喜歡小嫻同學。不像我只是喜歡她的臉而已。學姊她今天說了『不會了,不在了』對吧?」捏了又捏,力道很剛好:「那不是賭氣。她真的……」她想了又想,想了又想,最後說了:「不喜歡妳了。至少只要內在還是靜嫻小姐的話。」


看得好透徹啊……衛靜嫻不禁在內心讚嘆。同時有些難過,真的傷到了對方的心。


「至於林萌樂學妹呢」她拉了聲長長的嗯——之後:「生理上不能接受。」嗯?衛靜嫻困惑了,聽著她接著說:「我看不懂她在想什麽,不過也是,畢竟今天才第一次見到。雖然只是直覺,但是我覺得她……或許不像傳言那樣是個陽光開心果。」她又抓了抓衛靜嫻的手,將那隻手蓋在自己的眼睛上,她說:「嘛,都是猜測啦。她似乎也在跟小嫻同學交往,但是我覺得,她跟向坂井學姊是完全不一樣的。」她說:「學妹是喜歡她沒錯,但應該不到戀愛;今天我發現,她也喜歡妳,喜歡妳的程度應該跟喜歡她的程度差不多。只是性質不太一樣。」她眨了眨眼,睫毛撓得衛靜嫻的手掌有些癢。


「真夠饒舌的。我都說了那麼多了,靜嫻小姐妳怎麼一句都不給個反應一下呢?」拿開了手,眼神裡稍有笑意的盯著衛靜嫻,問到:「那,妳又是怎麼看我們的?」


「……我……」聽了許萍晰說了那麼多,她完全沒發現原來從今天的修羅場裡面,能夠看出那麼多事情,有些訝異;加上突然被反問了,一時語塞。幾分鐘後,在對方的注視下,她才勉勉強強地擠出了:「……我還不是很確定,只是我覺得大家——都像是自己的妹妹一樣。」


許萍晰又瞇起眼睛笑了笑:「我覺得妳今天,一直在裝傻呀。」


……什麽?


這……這女孩也太攻了?低著頭她想著。

「……如果衛同學是總攻,那萍晰應該是偏攻的受……咳咳。我在想什麽呢!」她搖了搖頭,又抬頭看了許萍晰,這不看還好,一看就發現對方的眼裡全是好奇。


「什麽攻受?」

這下可好,她又把自己的心聲說出來了,還被聽到了。

「沒沒、沒事!」

「這個反應不像沒事呢。」

「是……是對學習沒幫助的事!」

「嗯,沒關係,我成績很好,也很喜歡課外讀物。」


「會影響身心發展!」

「世界很廣,我需要多多了解一下。」

「…………我們睡覺。」

「是會腰酸背痛的那種嗎?」

「許同學!」

「哦,臉紅了臉紅了,真可愛。」


「……我……」

「投降?」


是的她投降了。


「攻受就是……呃,簡單講就是……動詞跟受詞。」她講得很認真,卻也很心虛。不過這樣解釋好像也沒什麽錯誤,只是……許萍晰實在是太會觀察了:「妳沒說真話對吧。」一眼就看穿了。


「好吧,好吧……通俗一點就是零號跟一號。」……應該可以這樣解釋吧?

「哦——所以,妳剛剛說,小嫻是不可逆的一號,而我是偏‧上‧方‧的‧可‧下‧方?」她戲謔地笑著說:「嗯——以我們剛剛的話題來說,靜嫻小姐是不是在想像我們四人的攻‧受‧關‧係呢?」

「洞察力可不可以不要那麼強……?」

「謝謝稱讚,我覺得呢,妳想的沒錯,小嫻是不可逆的攻,而我就是妳想得那樣吧,呵呵。」臉皮真厚!她在心裡面吐嘈著,對方接著說:「林萌樂學妹呢,大概是跟我一樣;而向坂井學姊應該是跟我相反吧,偏受的亦攻亦受。」


衛靜嫻覺得有些怪,向坂井學姊怎麼看都是總受,為什麽會被這樣分類呢?



「靜嫻小姐妳,是不可逆的受。」



貞操危機果然不是錯覺嗎!


話題最後,衛靜嫻抽起了那軟軟的枕頭用力拍向了許萍晰的臉。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