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衛靜嫻,26歲。〉

作者:末日旅鵝
更新时间:2020-09-13 17:16
点击:533
章节字数:325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衛靜嫻帶著恐懼的心情,被拖著來到了赴約的車站。遠遠的就看到了一位非常顯眼的美少女,她一邊讚嘆著這個世界的美少女數量,一邊死命的思考著怎麼解釋這個左擁右抱的畫面。不過她不管怎麼想,永遠都只有一個答案——那就是坦白。


掙扎著,不知不覺就距離對方只剩下五公尺了。

向坂井未來,她曾說過不介意。

林萌樂,她看起來不在乎。

那麼最大的問題應該就是“女主角”了吧。……才怪明明最大的問題是自己。


啊啊啊啊怎麼辦啦!內心像瘋了一般似的嘶吼著,最終,她還是來到了許萍晰的面前。


許萍晰先是睜大了雙眼一臉訝異,然後慢慢的慢慢的,像是按到了暫停鍵,然後一幀一幀的慢慢觀看一般……她的臉冷了下來。明明是陽光明媚,衛靜嫻卻覺得身在陽明山山頂……好吧雖然從沒爬過。


衛靜嫻望著那驚人的低氣壓,頭開始痛了起來。身旁的林萌樂突然就冒出了一句:「哇,許學姊的臉超臭的耶!」聲音彷彿在笑:「好難得的表情,不過也很可愛呢。」她靠近了衛靜嫻的耳朵一點:「妳說是不是呀?小嫻姊。」細聲地說。聲音甜膩到恐怖。


衛靜嫻無助地望向另一邊一直沒什麽反應的向坂井未來,一抬頭才發現對方的表情也很精彩。如果許萍晰是陽明山,那向坂井未來就是玉山山頂了。——不知道是誰說過……我喜歡她就喜歡?她看著這位名副其實的冰山美人瞪人的表情,簡直像是要把人瞪出洞似的。


不過向坂井未來似乎發現了衛靜嫻在看著自己,她對著衛靜嫻輕輕地笑著:「我跟學妹先去附近逛逛,這附近好像新開了一間頗有特色的咖啡廳?妳們應該是約在那裡對嗎?」這是衛靜嫻第一次聽到她這麼多話。然後連她也湊到自己的耳朵旁輕聲地說:「慢聊。」與林萌樂不同,有些色氣。咳咳我在想什麽!


「學妹,去附近逛逛?」向坂井未來放開了她,笑著向林萌樂搭話,林萌樂卻鼓起臉頰說:「欸——可是我想——看‧戲‧耶!」緩緩地稍稍地,那位小學妹加重了面三個字的語氣。


看戲!等等難道學妹是……傳說中的腹黑屬性?……什麽?所以學妹她根本不是不介意……而是……?衛靜嫻的大腦一片空白。


「好,不過可以先陪我去買東西嗎?」向坂井未來輕柔地幫林萌樂整理了下凌亂的瀏海:「我們等等回來,坐在別桌……隔‧岸‧觀‧火。」學著林萌樂那樣加重了重點的幾個字,這絕對是生氣了。而且是非常生氣!


林萌樂看了看向坂井未來,又看了看不遠處的許萍晰,想了想後說:「好呀,」她親暱的拉起向坂井未來的手:「學姊要去買什麽?我們快去快回!」作勢要跑出去一般。

「……動作別那太大,」輕輕地拍了拍林萌樂的手,向坂井未來說:「妳也受傷了。」林萌樂笑嘻嘻地回了聲嗯。


衛靜嫻看著那兩位女朋友相親相愛的緩緩離去,又回頭看向那快要變成絕對零度的女朋友……緩緩走向對方,不知道該用什麽表情面對。


「劈腿?」一來就是這麼一句。

衛靜嫻抓著衣服的下擺,想起了以前在公司被罵時好像也是這樣子的。就這樣默默地什麽也沒說,站在許萍晰的身旁,連臉都不看,只是盯著地板。逃避是她一個很不好的習慣。


似乎是僵持不下去了,許萍晰嘆了一口氣:「所以我這是看到了妳外遇的現場了嗎?」當然衛靜嫻什麽也沒辦法解釋,不知道該怎麼辦。看著這個像是犯錯被抓包的五歲小孩似的反應,她又說:「妳不說,我什麽也不知道呀……」話中的冰冷漸漸退去,衛靜嫻抓著衣服的手也愈握愈緊,指尖開始泛白。


許萍晰看著她,突然抓起她的手:「……再這樣握下去,會抽筋的。」不知道算不算是想緩和氣氛,這句話聽起來有點好笑。「我們先去咖啡廳吧。」那個自己期待了一個晚上的咖啡廳。


衛靜嫻點了點頭,乖巧地被許萍晰領著走。她們走進了就在不遠處的咖啡廳,一踏進去就感覺到了文藝的氣息,只可惜劈腿的這個人,依然想不到該如何解釋這一切。事到如今……坦白?與剛剛想得坦白內容完全不一樣的坦白。


不是承認自己真的腳踏三條船;而是說自己其實並不是「她」的這種坦白?

不過大概也沒人會相信吧。……學姊她是例外。


衛靜嫻喉嚨乾澀,只能沙啞的吐出:「角落……」兩個字。許萍晰很聰明,點了點頭,把她拉到一個人少的角落座位,然後丟下一句:「我去點飲料,會餓嗎?」她搖了搖頭。許萍晰又說:「好,那我隨便點。……回來之前我想聽到一個像樣的解釋。」少了一點憤怒,在這安靜的場所裡她清楚地感覺到了對方話語裡的悲傷。


「……好。」想逃。


【我怎麼一回來就看到您身處修羅場呢?】消失了好久的那個系統突然地冒了出來:【您這樣不行呀。明明都二十多歲的人了怎麼還一直逃避呢。】風涼話說的輕鬆,到底是誰把自己帶來這種莫名其妙的世界的?她已經無數次說過自己沒有感情經驗,遇到這種情況不會處理也可以說是理所當然了吧?


衛靜嫻不停地為自己找藉口。絲毫不遮掩自己怯懦的個性。

「那麼,妳想到了?」頭上傳來了聲音,許萍晰回來了。手上的托盤上放著兩杯飲品。她輕柔地放下,然後把黑色的液體遞到衛靜嫻的面前。是黑咖啡。衛靜嫻懦懦地說了聲謝謝之後拿起它喝了一口。


清了清喉嚨,她深吸了一口氣:「對不起我不是有意背著妳跟其他女生在一起的應該說我答應妳之後才發現還有其他女朋友的存在我也沒辦法控制我一來到這個世界就是這樣我很混亂原本以為一切都是夢境可是我打從出生到現在二十六年完全沒有交往經驗喜歡的也都是二次元的帥哥們才對怎麼可能會夢到美少女跟我告白呢我自己也搞不清楚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因為我最後的記憶應該是煞車聲跟劇痛才對沒想到睜開眼我就」妳一口氣說了一大堆,喘了喘之後:「……我就遇到了妳。」愈說愈小聲:「妳說妳喜歡我,我很混亂,真的很混亂。身體又像是被操控了一般做出了很多自己不會做的事情……」


空氣寂靜了一會兒,「……對不起……」衛靜嫻說。


她不知道對方會不會接受,不過自己遇到這種情況的話大概百分之久十九不會接受吧。畢竟太扯了,想推卸責任也不應該是這樣推的,鬼都不信。可是,這就是事實……她真的努力了。


然後衛靜嫻聽到了對方的吸氣聲。幾秒過後,許萍晰才緩緩的說:「……妳在學校可以說是出了名的風流。」她喝了一口冰可可:「油嘴滑舌。什麽鬼話都說的出口。」她放下了冰可可:「可是臉蛋長的很好看,雖然有點壞壞的感覺,可是其實很溫柔、也很好相處。很多表現也都很突出,所以妳也很受歡迎。」


她看著衛靜嫻:「我從一年級下學期就開始觀察妳了。然後被那張好看到該死的臉給迷上了。早在跟妳告白之前我就隱約知道也看過,妳跟那邊兩位學姊學妹在交往的事情。」她指了指不知道何時就坐在不遠處看戲的兩個人:「然後某天妳發現了我一直盯著妳看。從那天開始妳就有意無意的對我好。」她苦笑了一下:「我們相處不多,雖然只是表面,我也大概知道妳的性格跟妳的一些小事情。」


「好比說,妳的性格不會這麼懦弱。雖然可能是裝的。」她說。

「好比說,妳不會叫我蘋果西打。因為我跟妳說過我討厭那個綽號。」她說。

「好比說,妳說到自己的風流事蹟時,應該會用更能說服我的理由打發我。」她說。

「好比說,妳跟女生聊天時不會時不時神遊;更不會擺出呆呆的臉傻笑。」她說。


然後她拿走了衛靜嫻的黑咖啡:「更好比說,衛靜嫻嗜糖如命,黑咖啡是打死也不會去碰的。」輕搖杯子,裡面少了一大口的黑咖啡在杯身上留下深咖啡色的痕跡:「妳是誰?」


衛靜嫻被盯得有些不自在,不過依然想吐嘈對面這個十七歲的美少女居然是看上原主角的臉嗎!不不不,更讓她吃驚的應該是,對方居然相信了?……她的視線移到了杯子上,不敢看許萍晰的眼睛,但是還是好好回答了:「衛靜嫻……26歲。」


餘光只能看到許萍晰似乎是點了點頭,看不出她的表情。然後對方說:「好了好了,都26歲的人了居然比我還像小孩子。」又嘆了一口氣:「今天都不知道嘆了幾口氣了,幸福跑掉都妳害的。快點把飲料喝完吧。」然後轉過身看著那桌觀戰桌:「剛剛都聽到了吧?嗯,那妳們也是。」


「喝完後我們去靜嫻小姐家好好的了解一下到底是什麽狀況。」

然後水逆嫻就被黑咖啡嗆到了。


【任務完成,獎勵300點點數。隱藏任務『身份告知』完成,獎勵1000點點數。合計點數:1450點。】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