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藏在长夜?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09-12 22:06
点击:515
章节字数:344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季无念回来时,和月白提了柳云霁。


“也该把她送回无极去了。”


月白昨日去北地前才见过她,还让她去照顾冷羡。季无念今天提出来倒是没什么,但月白有些不想见。她递给季无念一条坠子,是一小块剔透的水晶,有淡淡的蓝色。


九一看着熟悉,但又想问,“这个跟你之前给她的手链有什么不同啊……”那串手链还被月白融进了季无念血肉,好像还更方便些。


“这是长夜产物。”月白没给他解释细节,转神向季无念说,“你自己去见她吧。她在冷羡那儿。”


月白给的链子不长,水晶正好挂在她锁骨中间,被衣服包裹其中、不露一点颜色。季无念正佩戴着,笑道,“你倒是‘人尽其用’。”


“不是正好?”月白不以为意。


季无念还不太明白“正好”什么,月白先靠过来,叫她闭眼,引导她以灵力激发。再睁眼时,季无念已身处竹林之中,不远处就是飘着烟的药庐。有一个人影从药庐前走过,进了旁边的竹屋,是柳云霁。


“你去吧。”月白这时出现,站在她侧后方,“若要带她走,这里设了传送阵,想着你要去的地方就好。之后、也可经由长夜回来。”说着,她脚下出现一个圆阵,将两人所站范围都包裹其中。


季无念低头又抬头,笑问,“哪儿都能去么?”


“你知道具体在哪儿就行。”月白转身,“我先回去了。”她的身形跟着话语模糊,一会儿便消失与她眼前。


季无念往前走了两步,再倒回身来仔细看这阵法。外圆内方,线符交错,更有图形不断流转,上有季无念不认识的铭文,与之前看过的那些形制类似。


月白的神通广大时常令她觉得神奇,也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学一学。


先不想太多,她变了凌洲样貌,往那竹屋走去。进门前她特意放重了脚步,进门时柳云霁见到是她,还是警惕、但又比之前好些。


季无念让她坐,柳云霁也很听话。


“我寻到你儿子了。”她开门见山,在柳云霁的惊讶中继续说道,“你说的马商后来搬入中原,那个孩子阴差阳错回了无极,现在是元酒义子,成了无极宫少宫主。”


柳云霁没有想到这般发展,她发了一会儿楞,磕磕碰碰得问,“他、怎么……”


季无念这才意识到柳云霁可能没有对时间的概念,记忆或许留在了她入地道的那时候。她又向她说,“你知不知道现在是什么年份?”


对面的人茫然摇头,季无念给她报了年号。


“……居然……”已经过去了这么久。


这事情对柳云霁来说大概需要时间消化,季无念却不想等她太久,直说,“我送你回去无极,你自己找元酒相问。”


这对柳云霁来说是天大的好事,她本该欢呼雀跃,可思绪一顿,她的眼神又往旁边看,“那、他呢?”


“恩?”怎么这时候还有空想男人?季无念眼神往冷羡那边一飘,笑道,“既然救了,自然是留他在此养伤。怎么、你还想把他带回无极?”


柳云霁再傻也不会带一个魔气这么重的人回去,低了头没说话。


季无念眼睛一转,“你若是想帮他,回了无极可以去找找九连丹,于他有益。”


柳云霁还是低着头。她的心里有些乱,总觉得这几日过得像在梦里,又好像是从某个梦里醒来,到现在人都有些晕乎。在被季无念带出去的时候她也不知在想些什么,回过神来、周边已不再是竹林片片。眼中的树都粗,耳旁的声音也大,哗啦哗啦的、一阵接一阵。


她往前跑了几步,在瀑布边顿住了足。眼前有点黑,那边溅起的水花也看不真切,能被光亮照到的地方都显出了灰色来。她再抬头,这几日的圆月不存,此时的月亮都埋在云里,偶尔露出个尖尖角来。


“……这里是?”


“岭北。”季无念并不想让她知道自己究竟在哪儿,也不想暴露月白的能力。她宁愿绕一绕,让柳云霁以为那是岭北附近的某处幻境。她唤出佩剑,向柳云霁伸手,“我送你回无极海边。”


长剑一出,这红衣女子身上气息也掩饰不住。柳云霁这才意识到,“你是魔修?”


“是啊。”红衣飘扬,魔气烈烈,凌洲下巴微扬,“怎么?怕我?”


“……”柳云霁摇了摇头,她早已见过更可怕的东西,“那那位月白姑娘……”


“……她不是。”虽然她可以是。季无念不打算与她说太多月白的事,但有一件确实要说,“你回了无极,别提见过她的事。”


“……为什么?”


“别说就是。”季无念不打算与她解释,只伸手,“走吧。”


“等等,我还有一个问题。”柳云霁看着她,那只手伸不过去,“你为何救我?又……如何救我?”她的记忆模糊,从受难到清醒,中间缺了大大的一片,似是蒙了纱、什么都看不清楚。她不知该信什么、甚至不知该不该信自己,一切都是那么惶恐、好像都不是真的……


季无念看着她。那对眼眸中的摇摆她很了解,却意外得没有激起她的共情。那些情绪似乎已然远去,只是看着熟悉罢了。她笑了笑,“我没想救你。”


柳云霁一愣。


“我是要杀你的。”季无念说的平常,就这么又淡又浅,“救你的是月白。”


“……可她说……我是你要救的人……”


救?


如果杀戮算是一种救赎,那大概是吧。


无论如何,季无念也不想与她在这儿多费口舌,“反正你现在还好好得活着。若你还算感恩,就别提她。”


“……会给她惹麻烦?”


以前怎么没觉得她这么墨迹……


季无念苦笑,“你再问天都亮了,还走不走啊。”


“……”柳云霁似是没听见她这句话,往前了一步,“如果你们是担心左任,那我无极……”


“我是魔修。”


柳云霁步子一顿。


“我还是个很出名的魔修,”季无念叹了口气,“你回去让别人跟你说吧,到时你就知道了。”


柳云霁疑惑,但还是被季无念拉着、御剑而去。


突破云层,那弯成一勾的月亮离得近些,却没办法再照亮更多。季无念在风中听到了问话,“你是怕她跟你扯上关系?”


……为什么问题那么多、比她还嘴碎。


季无念一路不理她,落到东海之滨时都感受到了胸中烦躁,对着柳云霁时面色不好,“到了这儿,你该知道怎么回去吧。”


海浪滚滚,只闻其声。


柳云霁面对眼前的深邃黑暗,余光之中、这人的红衣都没有鲜艳。


“凌洲,”她唤她,声音被风吹得有些散,“我从未跟你说过、我来自无极。”


季无念眯了眯眼,在她转身面对自己时、将佩剑握在了手中。


“为什么……”


“在那儿!!!”


一道惊呼,一道银光。柳云霁在怔愣间看凌洲身形急退,眼前枪气凌厉、银白枪尖直插而下,又跟来一个黑影。她还未看清来人,那黑影一跃而前、向着凌洲方向追去,消失在一夜星空。


“少宫主!”有人唤他,也有人到了自己身边,“这里还有人!”


“姑娘!”来人穿着她熟悉的无极衣衫,脸上看着稚嫩,“你是被凌洲掳来的么?”


柳云霁还没反应过来、上下一看,“你们是无极的?”


“是。”来的少年点点头,又往天空中一看,转回来时眼眸坚定,“姑娘莫怕,我们会护你周全的。”


“……那个、是沉凝?”


“是,那是我们少宫主。”少年之后又跟来一人,两人护着柳云霁往前走,“别担心,他曾重创凌洲、这回不会再让她跑了的!”


“……”多的不用,这一句、就够柳云霁理解一会儿。


虽然不太熟悉,但好像、自己的儿子曾经重创自己的恩人?


她的脑子有些转不过来,甩了好几下才有些清醒。护着人的少年还在想要送这位姑娘去哪儿,手臂突然一紧。


“我要见你们掌门!我要见元酒!”


***


季无念也不真想和沉凝动手,寻了处不好看见的树林进入长夜,让沉凝以为是自己跟丢了就好。只不过这回她进来直接到了月白的荷花塘边,正面对着一池绽放的红莲。她往边沿走了走,在扶手上靠着。


长夜好像没什么风,一切都静静的、很安宁。


刚刚追逃时的风声从脑海中褪去,季无念跟着这环境一起安静下来。她起身见一旁还有躺椅,便倾身而去,长长得吐出了一口气。眼睛闭起,周边的一切又会变得响亮一些,可那些都是细微的、舒缓的,叫人心里安定。


她把手从身前放下,碰到了另一个体温。


“这里好舒服。”季无念没有睁眼,说话时任月白摘去了她脸上的伪装。


长夜随她心动,自然是按舒服的来。


“喜欢可以长住。”省得出去惹事。


季无念想到什么,笑起来的时候也睁开了眼睛,“青临殿是失宠了么?”


九一感慨,“也是一个看出你宅本质的明白人啊……”


“……”月白一个也不想理,没说话。


不说话的月白也不怎么笑,配着月光就显得冷淡。偏偏她还长得好看,也不知道是脸随气质还是气质随脸,面上深浅阴影、高低线条,总是看着让人心动。


“月白,”季无念侧过身来,拉着她的手蜷起身子,侧仰着头,“低一点。”


她眨着眼睛,水灵灵得像只兔子,可怜兮兮得求着抚慰。月白低下.身去,被她拉住前襟的时候又觉得自己认错了物种。季小狐狸的内里还是侵略,那些温和纯良不是昙花一现就是故意为之。


但月白也不太在意,在她舔过自己嘴唇的时候咬一下她的舌尖、就算报复她弄皱了自己的衣服。


“大人。”


唤着她的双唇不过毫厘,看着她的双眼含笑非笑、其中渴望不知真假。


季无念问月白,“要把我藏在长夜么?”


“警告!警告!任务全线失败!请宿主立刻补救!立刻补救!”


疼痛如排山倒海般袭来,排得针山、倒得刺海。月白绷住一身的疼,将颤抖的唇贴在季无念的额头上,不让她看见自己过于狠厉的眼神。


“藏。”


基本进入剧情后半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Cryogenic
Cryogenic 在 2020/09/11 14:01 发表

全线失败?!会和仙门撕破脸吗?好刺激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