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还出去么?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08-29 12:12
点击:452
章节字数:314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季无念心里闪过一瞬间的慌乱,但终究是被周围这紧张气氛拉回了心思。


她没有动,一直等风停音止,眼前长衫上、突然低落了一滴血。


暗色的珠子闪着光,拉了一条直线,又渗进了衣料里。


她这才仰头,护着她的人眼中是泪,嘴角噙血,看着是个美人,却无人觉得他娇弱。


冷羡。


顶住了掌门威压的他引去了所有人的目光,引发了阵阵私语。


“……冷师叔?”有藏雪弟子认出他来。

“冷师叔不是死了么?”

“……他怎么、还有魔气?”

……


左任拨云而出,藏雪峰主长须白发、似是老者,然他眼中精光不断,化神之压又扬起,一句“孽障”,又压得冷羡一口鲜血。


他本多病,手中的血早已习惯,只是可惜了染红的佩剑剑柄。


佩剑无格,血珠沿锋滑落,又在雪地上点了几朵暗红梅。


“掌门。”冷羡扬起头来,看空中人,看周围人,最后看向怀里人。他放开了这红衣魔修,微微侧头,咳了一声,“刚刚多谢相救,放下素琴,你走吧。”


……刚刚要不是你,我就走了。


“呵,还想走!?”


藏雪掌门万般兵器皆通,已识万物化一之精髓,去器化灵。只需一双掌,更胜百万兵。其灵气化作一只金掌,压云而下,携风吹雪。灵气如天地牢笼,无处让你躲、无处给你藏,只能眼睁睁看掌纹逼近。


佩剑一起,冷羡灵气掺魔气,眼中决绝、飞身一跃……


他挡得住威压,就能再挡他一掌么!?


化神一掌,元婴一击。


“哐!”


两者相撞于空,万钧力道炸裂四周,激起狂风阵阵、卷起雪舞飞扬。


众人都觉得迷了眼,却听片刻后四处轰鸣。睁眼一看,竟是周边雪山震震,雪浪滚滚。浪般的白似长江洪流翻滚而下,被激、被赶,被冲撞!


“铮!”


佩剑红芒聚于一点,顶在金掌掌心,半分刺入、似是要由此贯穿。


“哼。”


左任一手下压,金掌周边一震,那红芒竟是被击碎似的,霎时消于掌下。


献血喷涌,冷羡手中佩剑失力,只能看那金掌接近眼前。


掌纹三横、指节三分,周身还有流风……


“哐!”


灵力震颤大地,流风卷起雪浪。那被翻上来的雪与被震下来的雪相遇于中途,互相搅动冲撞,真如海浪翻涌。只是雪浪无深浅,一目万里白。


月白环着手臂,脑袋上还有因为上面地震抖下来的灰。她挑眉,“不惹麻烦?”


地震、雪崩、围堵。


季无念的脑袋低了点。


月白又问,“干净利落?”


视线之中还有躺在自己脚边的冷羡,因为是被一起拖过来的,衣服都皱巴巴的。


季无念摸了摸鼻子,有些不好意思,“出了点意外。”她抬头,看到月白脑袋上的灰,伸手去掸。月白没躲,让她凑近了身。


此处是前日刚来过的谢家密道,月白直接把他们带到了圆镜所在之处。当日的魂火耗尽,月白此时用了普通的橘火暖光。依旧是四朵飘在空中,让她此时的冷淡显得温暖一些。


季无念专心得掸去一些灰尘,看依旧有颗粒掉落,便将手挡在月白头顶。再往下看,就见月白一双清冷眉目向着自己,还是那样无波无澜。


“你知不知道、自己差点死在那儿?”


话也跟她这人似的,冷淡得很。


季无念突然想笑,一手自月白臂弯处插.入,散了她环在胸口的双臂。而那个空出来的位置被她自己填补,本放在月白头上的手也顺势往下,一手在腰、一手在颈,就这么抱住了她。


好像……现在才意识到、刚刚差点交代在那儿……


可月白大人好暖,暖得她好像又要忘了。


“刚刚没想那么多。”季无念轻轻得说,带着笑意,“现在也不想去想了。”


耳边还有雪浪翻滚带来的轰鸣,刚刚化神一掌、只怕要改去几座雪峰。


季无念抓紧着怀中温暖,再一次与自己说,别去多想。


月白任她抱,没有多说。


看得出刚刚季无念是想要拉冷羡走的,结果不随她愿、反被冷羡留了下来。


虽然还是季无念自己惹的麻烦,月白倒也不至于怪她。


“……反正不还有你护着么,”九一觉得季无念就是仗着月白肆无忌惮,“什么险境都可以逃出来……”


……是么?


季无念在想后路的时候,真的把她算进去了么?


月白拍了拍她。


季无念松了手,看月白走回她刚刚站立的地方。她蹲下身去、查看另一个被拉回来的人。


冷羡眼旁两行血痕,嘴巴旁边更是诸多血渍。他的衣服有些破,也淋了不少血迹,但并不全是他自己的。


不论如何,人都拉回来了、总不能叫他死了。


月白翻了颗药,给他喂进去,在他胸口一拍、让人震着咽了下去。


“……你这也太粗暴了吧?”这区别对待……九一大着胆子一问,“你干嘛不直接把他治好?”月白之前治疗季无念的时候,都是手握金光,根本不用药。


月白回答一句,“头疼。”


以神息治疗,用的全是她自身魂力;但药这种东西……她多,也不心疼。


季无念跟在她身边,看月白喂药,“月白,小霜她们……”


“她们没事。”月白设了结界,若是有事、她自会得知。


季无念信她。她又看了看四周、再看月白,还是出声再问,“月白、这附近……是不是有那魔气吧?”


“我收走了。”月白冷冷一答。


月白倒也不是故意收的。前几日看此处有大量神息、又有魂火相助,月白才想着可以给柳云霁重编形体。而神息抽用,独留魔气,月白又觉得泄逸出去可能很麻烦,这才一并收走、由自身调化。反正对她而言、灵魔无差,收拢魔气也就是再花去一些魂力,和编体相比、九牛一毛。


她说的轻松,旁边的季无念却是一句话也回不出来。


她从未在此见过清醒着的冷羡,本想将他带走却将自己陷入了险境。她自己都还在思考成因、便只能对月白说是“意外”之故……


……结果、意外就在这里。


月白站起来,看季无念还蹲着,就是眼睛还跟着自己、眨巴眨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怎么?”


季无念摇了摇头,站起来浅浅得笑。


她跨过冷羡身体,到了月白身边,弯着眉眼回她刚刚的问话,“想亲你。”


……想亲就亲呗。


月白一向随她,也会在被搂住时稍稍回应。只是这回季无念有些过分,逼得靠前、差点让月白后倒。可她一步退,对面一步追,直至退无可退、被季无念压在了还在抖动的山壁上。


最近的季小狐狸大多柔和甚至顺从,月白都快忘了她强势起来、也有十分侵略的时候。


压住她的身体不让她动,搂住她的手不让她逃,伸过来的舌头像是在搜刮她、贪婪地什么都想要。


她没有移开眼神,难得的沉静而深幽,满目的豪欲几乎要克制不住、在那浅浅的笑意下放肆跳动。


可又有些什么落在了后面。像是惋惜,像是遗憾,像是什么东西没有得到的懊悔。


月白看见了。跟背后敲得她背疼的感觉一样,月白不喜欢。


她眯了眯眼,咬了她一口。


“……唔。”季无念舌尖发疼,刚一发愣、就被月白顶了回来。


一步退,一步追,换个方向、止于其二。


月白吻她的时候喜欢捧着她的脸,修长的手掌会覆盖她的下颌线,指尖几乎会插.进她的头发里、摩挲在耳后的一块骨头,让人想去贴。


季无念会因此微微侧头,想感受月白柔软的掌心。


这个角度会被月白利用,让季无念心甘情愿得垂了眼眸、再闭上眼睛,对月白那些奇怪的好胜心屈服,又在某个对方柔和下来的瞬间、卷土重来。


这是一场没有输家的斗争,发生在不会让月白背疼的地方,停止于四周变得寂静的时刻。


停下来的月白眉眼平顺,眼中的波澜都藏在底下,只有红唇映着火光、让季无念忍不住。


指尖触碰到了那饱满的柔软,季无念眼见空洞渐生,从中钻出一条小红舌来。


只露红尖,只碰指尖。


而后那边角度微扬,不动的指尖划过了唇片、牵连出里面更艳的一点点红,最后脱离柔软、落在颌骨上。


有什么东西划过了自己正在吞咽的喉咙,季无念抬目、正好对上月白的眼神。


一点点挑衅、一点点勾引、一点点调笑。


月白大人太冷淡,什么都只要一点点、就够迷人。


“……月白,”季无念拉过月白的手,向下放在自己胸口。她笑得有些无辜,“还出去么?”


话在威胁,心在认输。


她总被月白的美色迷惑,忘了那一时的感慨。


而打散了她某种情绪的月白反手将那手拉住,带着她往旁边走了几步。


“……你们总算想起来这里还躺了个人么?”九一才敢出声,并且对这两个人不分时间地点的亲热表示了不敢出声的鄙夷。他还有点担心,“月白啊、上面会不会很危险啊?你当心点……”虽然是个大佬、但她现在是个很虚的大佬。


月白向他“嗯”了一句,又一抬下巴,“怎么处理?”


冷淡得好快。


季无念绕到月白背后,把这位冷淡的大人拥入怀中,贴着她的耳朵。


“找个地方、养着吧。”


别说话,吻我(狗头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