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叫得轻些。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08-27 22:01
点击:790
章节字数:261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耳边是令人酥麻的气息和叫人想打她的话,月白觉得痒,微微侧开。可她的躲避并没有多少成效,反而被人追上、舔弄。


耳廓里的声响盖过了屋外的呼啸,甚至引发了某种不可控的颤抖,叫人头皮发麻、心脏发紧。


月白的呼吸一滞,再吐出来时、已较刚才重些。


月白搂住季无念,在她耳边变了眼神和语气,似是高傲的命令、又带了几分娇媚。


“要做,就快些。”


月白一向不爱被磨,寻求那种快速而猛烈的极致。季无念在这点上时常觉得她有趣,也特别喜欢看大人挑衅却又受不住的样子。


这次自然也不例外。


要她缓就缓,要她急就急。


月白微微睁眼,看见自己的手、手中的红衣、红衣上的褶皱,或明或暗,不知是因为自己的颤抖还是因为烛火的跳动。可视线边角,秦霜的白发露在被子外面,下面是一个蓝色布的荞麦枕头……


“……唔。”


季无念这下用力,叫月白出了声、低了头,什么都不想再看。


“月白,轻一点……”季无念的声音就在耳边,比刚刚的呜咽听着响多了,还带着让人生气的笑意,说个不停,“小霜还在……”


有完没完。


月白心里起了火,咬她耳朵。


稍稍有点疼,但季无念喜欢。


她轻轻笑着,知道惹月白不能太过,拉过月白的腰,将她压得更低些,“忍一忍。”


月白抱紧了人才忍下来,可身体的紧绷和颤抖骗不了人,稍稍放松后的急促呼吸更加映证了她刚刚的经历。


其实很舒服,但心里有点点不爽。


她看着某人后背已经皱起的红衣,心里只想让她付出“代价”。


季无念还没有意识到她激起了月白某种奇怪的报复心理,在月白贴着她的时候,还在抚着月白的背。一直到月白解了她的腰带和红衣系扣,她才意识到小心眼的月白大人要做什么。


然为时晚矣。


“……等、衣服……”衣服就别……


她身前的月白只是仰起头笑,“要刺激、就再刺激些。”


“这……”季无念一抖,无辜加可怜,“不、不太好吧……小霜还在……”


“可是隔壁有人,”月白环着她腰的手用力些,把她拢在身前。她微微侧头,眼神越过她胸脯中央,含笑掺媚,“只能委屈师尊忍忍,叫得轻些。”


季无念心中有句“大逆不道”,不敢说出口。


胆子不够,只能脸皮来凑。


她放弃反抗,甚至跪得再低些,找个角度好好亲吻月白。既不让自己出声,也稍稍得……


“这么心急?”


要人命。


季无念可怜兮兮,“大人这样,我可叫不出来。”


刚刚的胆子累积累积,全用在这儿了。希望月白大人受点刺激,给她个痛快。


月白也确实受了刺激,笑得更开,眉眼间的冷淡散去一些,似是雪后的暖阳、预示着不远的春风。季无念好喜欢她笑,看见了就觉得心里满满的,想要去亲。


身子倾到半路,她突然不敢动了。


“……月、月白?”


月白还是箍着她的腰,指尖的冰球滚动,叫这个人发颤。


“忍一忍。”


“等……唔!”忍不住!


她被这一下就激得想哭,只想问月白的手指为什么这么该死的长。


可月白不会回答她,还只会问,“叫得出来了么?”


何止是叫,哭出来都可以。


怀里人颤抖着点头,月白稍稍松了力道,让她可以放松一些、亲吻自己。


某人眼角已经苦兮兮得带了水润,亲吻中带着讨好,声音是颤抖的哭腔,“月白……”


月白看她这可怜兮兮的样子有些想笑,亲了亲她眼角泪痣,“忍一忍、化了就好……”


季无念又凉又惊,发抖。


可凉的感觉会习惯,会慢慢变温,又会慢慢变烫。


安全的满足感慢慢累积,最终汇聚成一次被紧紧拥抱的颤抖。


月白将她护在怀里,再没什么花里胡哨、只有轻柔的亲吻与安抚。


季无念还跪在月白腿上,脑袋靠着她的肩,气还没有缓过来,腿更是软。她又委屈又想笑,“大人,冤冤相报何时了啊……”


月白抚着她的背,好心情得与她调笑,“次次新仇加旧恨,你还想了?”


“……恩,”季无念想了想,往后坐了些,与月白对视。见月白笑容和煦,眼眸温柔,她也忍不住笑起来,亲吻月白嘴角,“那不了了。”


月白随她。


浅浅亲吻间,衣衫翻动,布料摩擦的声音明显。两人往旁边看,秦霜换了个姿势,脸正对着她们。


虽然小孩子呼吸平稳,眼眸闭合,显然睡得正熟,但季无念还是心里发虚。


“……还继续吗?”


“慌什么?”月白笑她,但还是替她拉拢衣襟,抚去褶皱。


季无念凑近些,“不怕小霜听到?”


中衣系了,外衫跟着她的动作垂下来,月白伸手去拉,一脸不以为意,“你一层我一层,听得到才奇怪。”


其实不止“你一层我一层”,季无念一层,月白视听两层结界外还加了空间一层……不过这些都是细节,重点是“听得到才奇怪”。


可季无念抓住的重点也不是这个。她抓住的是月白的双手,一双眼睛亮亮的,又想去戳月白大人的逞强,“那……要继续么?”


月白的眼睛往旁边一瞥,秦霜可爱的小脸就在视线里。


“……还是算了。”


季小狐狸笑出声,这就亲亲月白,然后抱住她。


怀里的体温没有刚刚那么热,但很舒服、叫人安心。


月白还是抚着她的背,靠着她的时候、感受着她胸口的跳动。


风啸烛舞,孩子安眠。所有的声音都很清晰,却都没有那似有似无的跳动声来得悦耳。


那声音一点一点变响,一点一点变重,到了某一个点、月白被轻轻推开。


这下,声音的传递借了季无念的眼神,里面闪着烛光、映着月白的脸,衬着她心里的底色。


她讲了很多,可一个字也没说出口。


月白想了想,倾身亲了她一下,还是那句,“不着急。”


说话的人有些冷淡,却让听的人很开心。她点了点头,眼中的愉悦溢出来,“恩。”


像个孩子。


月白看她一眼,转身打算下炕。可她刚转了身,又被抓住了手腕。某个人直盯着她,看着无辜请求,内里却似乎有些偏执,“月白,我想继续。”


她胸口的满溢无处安放,想让月白听。


月白愣了一愣,低头轻笑。季无念就这么看着她,等她回复。


“今日不了。”月白拒绝,却又亲了她一下,眸中含笑,“算我欠你一次。”


季无念的脸垮下来,感觉心里装满的情感“哗”得一下流走了,可怜巴巴的,“为什么啊……”


“……小霜就不说了,”月白看了一眼秦霜,还是下了炕整理衣衫,“此处诸多事宜,早点做完吧。”她想回去了。


求欢被拒的季无念趴下来,两只手撑着下巴,嘴巴嘟起,眉眼向上,看着一副可怜样。


“大人要做什么呀……”


是她要做什么么?


月白也不理她装可怜,望外看了几眼,直问,“那些、怎么处理?”


某人泄了气,只能翻身下床。她没月白这么讲究,一道净身咒就收拾干净,转身就把月白压回炕上坐着。


“你别出去,我来处理。”


月白挑眉。


某人三指朝天,郑重其事,“不惹麻烦,干净利落。”


月白眨了眨眼,还是站起来,抬步向外。


“那我去看看柳云霁。”


……还真是闲不下来。


拿她没办法的季无念只能赶紧跟上去,在她拉开门时搂住她的腰,在她脸上亲了一口,“那我天亮就回来。”


说完,季无念先她一步踏出门扉,留一个灿烂微笑、御剑而去。


看着她的背影成为雪中一点,月白合上屋门,朝另一个房间走去。


嘛~意识到今天是七夕,这章就先放出来吧~
大家七夕快乐。
https://wx3.sinaimg.cn/mw690/b04c2cfegy1gi3eysvlhrj20dc5iv1kx.jpg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