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不烫,暖的。

作者:赋小秋
更新时间:2020-08-18 13:57
点击:588
章节字数:502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季无念走的时候并未告知他人,连六离和赵子琛都没告诉。


她从齐云峰一跃而下,而后一路北上,直奔鹤城而去。


那鹤城乃是皇朝最北,再往外就是漫漫雪原、不见边的冻土。藏雪千峰隐藏在那无边无际的白里,成了当地人口中的神话。而比神话贴近些的,便是此处的谢家。他们以北方冰山下的一条灵矿为基,供养家族中诸多修仙人。


只是修仙世家不忘俗,像是扎根于苏杭的鹿家那般,谢家在这鹤城、也还有一些人间事。


北地严寒,季无念一路过来,脚下从一片青翠化作无边苍白。待得她落在鹤城之外,周边都已是银装素裹,一呼一吸间可见缥缈白雾。


她换了一身红衣,又拿了一件大氅将自己裹起来。颈边蓬松的毛团几乎遮去她半张脸,配上头顶毛帽,让人难见真容。


这么个行头在这北地倒也不算奇怪。她从城外马商处买了匹健壮的红马,配了不少驮具,混在人群里进了城,先往城东集市去。


许是前几日下过雪,这片城被白色覆盖着,有些地方还有些刺眼。


步行一半,空中突然落下雪来,稀稀洒洒、似白羽轻落。


季无念看周边人或笑面而对、或似有不查,丝毫不将这不大的雪放在眼里。想这北地人见惯了几乎要埋人的风雪,这小小雪籽、只不过是像夏日黄花般拿来鉴赏品茗的存在。


季无念前走,可以感受到脚下开始有些湿润。这地上积不起雪层,却在众人来往间蒙上了一层浸湿的灰。


“来口热酒暖暖身哟!”

“……暖和的狼皮要不要!?”

“你这狼崽子哪儿猎的?”

……


虽然鹤城不比中原,但也因雪原浩荡聚集了一些人气。有不少人会以鹤城为基,往外探一些雪峰上才有的珍宝。


说来偏殿里给秦霜弄来的那张白狐狸毛的毯子,也是出于此处。


季无念低着头,不被街上飘荡的肉香所扰、穿过集市里蒸腾的热气,缓步向前。只是她还未走多远,眼前便出现了一个略显熟悉的身影。


那人依旧绑了一条翠玉抹额,身上换了浅蓝衣衫却未用厚重衣物裹住身形,在这一片棉衣皮毛中显得太过清瘦、不似凡人。然市场中诸人看他都习惯,在他走过时、还会叫他一声“谢公子”。


“谢公子”谢行走进了一家羊肉馆,在季无念路过门口前放下了馆口厚重的大帘、阻隔内里热气外散。


季无念看了看“远通羊肉馆”那面大旗,旗面本是正红、但在这风霜里褪去了鲜艳,字是黑色的,也是要在这一片白中显眼。她的目光又往上飘到馆子二楼同样被大帘遮住的窗户,并不多言。


牵着这匹刚买的小红马,季无念在集市中买了不少干粮放在两侧的驼具里。这里也有不少晒过的肉干,季无念要了一大袋,还惹来了老板问,“这位姑娘、也是想上极北去寻仙山吧?”


“是啊。”季无念将那袋肉干放在马上。两侧的篓子都已经被她塞满,这袋子从一侧伸出来、几乎是横跨在马背上。


“哎、那极北仙山有什么好,不若你去找那谢家问问,还近点儿。”这老板操着一口北方音,动作大开大合、这就接过了那袋肉干给季无念摆牢,“好咧,祝姑娘前程似锦哈!”


季无念谢过,牵着马走了。


这时那老板身边凑过一个女人来,远远见了季无念背影,面露讥讽,“怎么、又是个要去寻藏雪的?”她眼光看到那边马背上的一座小山,“哎哟、这么多东西,也不怕被那些‘流鬼’抢咯?”


“你管那么多作甚,人家要寻仙问道,还怕那些凡人?”老板这话说得也嘲讽,显然自己也不信自己的话。他推了自己婆娘一把,“行了你,今日做了这么笔大买卖,正好去给儿子买点药去。”


……啊、对,还有药。


季无念翻了翻自己身上的储物之处,之前从百草峰搜刮来的羌火还有不少。不过她身上的大多都是带着灵气的仙草,能给凡人用的不多。


这么想着,她又往药局去了一趟,买了些寻常用的草药。她还让掌柜配了几副用以风寒、发热等常用的药贴,冻伤的药膏也买了一些。搜搜罗罗,又是不少东西。


药局掌柜正在给季无念清点,门外突然进了一个十五六岁的孩子来。他穿的棉衣看着破旧,外面裹了兽皮保暖,头顶没有帽子,发丝上还有雪籽。他的脸被冻得通红、还有些开裂。他背着一个背篓,里面放着的是一种白色的花,形似雪莲。只是他带来的量不多,也就两三朵,刚刚铺满背篓的底。


掌柜看他的眼神不算太温和,让他先在一旁等着,自己还是先给季无念点数。


那少年虽然听了话,往季无念这里投来的眼神却不和善。他往药店角落站了站,头上的雪籽化成了一粒一粒的水珠,脚下也有些湿润起来。


季无念看了他一眼,问那药局掌柜,“掌柜的,这小哥背的、是雪莲么?”


药局掌柜眼都没抬,“那叫石莲花,看着像雪莲、其实没雪莲效用的万分之一。这些‘流鬼’也就采得到这种东西了……”掌柜点点落落的手指停下来,看着季无念,“姑娘,你要的东西都在这儿齐了,你需不需要再点点?”


“不必,我信得过掌柜的,”季无念递了银票出去,又换回了一袋行李。


那掌柜的好心帮季无念拿出去,却在给她绑行李的时候提了一嘴,“姑娘啊,你若是要出去,带这么多东西、可容易被‘流鬼’抢夺……”


“没事儿。”季无念一笑,“我一个要修仙的、还怕这些凡人不成。”


得、又一个傻子。


掌柜的不再相劝,随季无念去了。


季无念牵马离去,余光瞥见刚刚那少年。他提着背篓走到了那掌柜面前,在被呵斥时也只是低头不语,眼睛盯着地面、似乎已对眼前人的责备感到麻木。


这么多年,也是该麻木了。


感觉一匹马不够,季无念又去买了一匹。留出可以骑乘的位置,她又买了不少东西,甚至添置了两件大氅,这才又往北出了城。


行至半日,人影渐稀,延伸出来的道路早就到了头,可周边的风却开始呼啸起来、带下疯狂的雪。


没有路,没有视野,季无念坐在马上、摘掉了身上的厚重大氅,露出了里面鲜艳的红衣。


在雪白与灰蒙的交错中,她像是若隐若现的星点,好似在那儿、又不在那儿。


为了确认,有人当风射出三支箭矢,拨开了风雪,带一点摇晃得向她试探过来。


季无念顺着那支箭矢的方向滚落马下,注意着不让两匹马儿惊慌逃跑。在人来之前,她自己隐去身形御剑而起,凌空看着雪地里出现几个人。他们过来查看箭矢,查看马匹,在发现马匹上诸多东西后面露喜色,然后就将两匹红马牵走了。


风雪路难行,那几人牵着马,一步一坑、走得很慢。季无念也不着急,凌空跟着。走了约莫大半个时辰,他们才绕出这片平坦地,往一处背风的地方走。


这里雪势稍小,不远处有处简陋村庄。


季无念送他们到了村口,看见村里有人来迎,正打算到此为止、却突然又止了动作。


那边村口,李越之见几人回来,还牵了两匹满载的红马,连忙上迎,“你们这……收获不错啊?”


“是啊。”牵着马的汉子笑答,“可能又是哪个要去修仙的,带这么多东西……可胆子小的要命,一下子、人都跑得没影了。”


“可是便宜了我们,”李朝之牵了另一匹,笑着回,“我刚看了,里面还有些药材,正好给三婶吃点。”他拍了拍马上的袋子,又问,“哥,你们怎么样?”


他们村里分工,一派打劫,一派狩猎。打劫的今日满载而归,就不知狩猎的如何?


“今日我们也是走了运,”李越之带着他们往村里走,“阿顾落了单,被狼咬了。结果遇见了个带孩子的姑娘,不仅治好了她的伤,还猎了不少狼。说是我们给她烤一匹、就把剩下的都给我们……”


“还有这种好事?”李朝之一惊,“那姑娘什么来历……?”


“这我哪知道?”李越之笑了笑,脸上有被冻伤的干红,“不过看她像是个修仙的,人家肯大发慈悲,我们就当得点儿施舍吧……”


几人说着说着便到了村子中央。他们在这儿扎了个大木棚,诸多猎物都放在一起,要和全村人分享。棚子中心烤着火,许多回来的人都围在这儿烤着,而火上还架着猎物,远远就能闻到一股子肉香。


“哎哟这味道!”李朝之说了一嘴,系好马绳就往中心跑。可没跑几步又驻了脚步,和周边人一起看眼前的场景发愣。


温暖的火堆旁坐着一个浅衣的姑娘,面容是他形容不出的好看,周身的大氅和跳动的火光让她显得柔和,似是雪山上透过云雾照下来的第一抹阳光。她沿着肌理撕下一小块肉,吹了几下、喂给身旁的孩子,还带着浅浅的笑,“小霜,当心烫。”


不烫,暖的,流进心里的暖。


“怎么了这是……”李越之也走了上来,站在李朝之身边,一拍他肩膀,“怎么、看呆啦?”


“……哎呀!”李朝之猛地回神,赶紧把他的手拍掉,“说什么呢……”一双眼睛在瞪怒后又有些发愣,看着那边的姑娘、还是咽了口口水。“哥,你、你在哪儿遇见的姑娘……”


“……山上。”李越之笑他一笑,还是拍他,“我跟你讲,人家有孩子,还一看就是修仙的,我们可惹不起……”


“我知道我知道,”李朝之甩掉他的手,瞪他一眼,“看看还不行么?”


看看自然是行的。月白好看也不是一天两天,她也没那么介意给人看。


“……可惜呀,”九一长叹一口,“有主了。”


“恩?”月白不知道他哪儿没头没脑得来了一句,可问了、九一也就说没事。


既然没事,月白也懒得管他。她拿出手帕给秦霜擦了擦嘴边的油,问她,“小霜,吃饱了么?”


秦霜扬起脸,身后白发和身上皮衣的毛混在一起,让她显得更加得白。只是小孩子的脸上有一点点的红晕,又有些粉嫩嫩的样子,显得很可爱。一句“恩”配幅度轻微的点头,让她更像一只人畜无害的小兔子。


月白把小兔子的兜帽再给她戴好,问火堆边的汉子,“能给我再包一只腿么?”


“啊?”那汉子一愣,“好、好!”他一双手在身上兽皮上抹了两下,又拿起刀割下一只壮实的狼后腿来。油滴顺着他的刀落进下面的火里,又烧起一阵飘香。


可腿下来了,没东西包。


“……这……”汉子拎着有自己手臂长的兽腿,左右看看,“姑娘、你看这……”


“……哎哎哎!等等!”李朝之突然想起什么来,连忙跑回刚刚牵回的马那里,拿了一个纸包过来。他将纸包中的东西都倒进一旁的盘子里,将纸递给了那汉子,“用这个包!”说完,他还看了看那姑娘,见她也在看自己、略显尴尬得笑了笑,又咽了口口水。


这个人、眼角有泪痣。


月白看了看他,看了看他倒在碗里的药材,又看了看那已经覆盖到狼腿上的纸……


……感觉会染上药味。


不过反正也不是她吃,无所谓。


身前的衣服被拉了拉,月白看向秦霜,听她问,“给无念么?”


月白还未答,周边先问。


“无念?”


声音里带了防备和小心,刚刚看着月白害羞的人此时生出了警惕,“姑娘,你可是、认识季无念?”他这么问,连周边人都往这里看了过来。


“……她怎么无处不在?”九一也就吐个槽,说真的、都不觉得惊讶了。


“我知道她,她很出名。”月白抱起秦霜,直视那个问话的人,波澜无惊,“怎么了?”


“没、没什么……”李朝之挠了挠后脑,有些尴尬,“这里风大、该是我听错了……”


“……”月白拍了拍秦霜,小孩子乖巧得不再说话。而月白感受到了周边人的态度变化,问,“你们认识她?”


“……呵、呵呵,不认识、不认识。”李朝之笑得有些尴尬。正巧那边狼腿包好,他赶紧抢过来,拎着细绳上面的圈,“姑娘,腿。”


月白接过,余光瞥见周边有些闪躲的目光。她又看向刚刚被李朝之倒出来的药,“你们这儿、有病人?”


九一都觉得有些奇怪,“怎么?你要帮忙治么?……”月白平日不管这些闲事的呀……


月白也不理他,就在李越之过来问她会不会医术时,点了点头。


“那、那……”李越之可真是觉得天降大运,想真的相问试试,但又不知自己能不能提出来。心里有点警惕,又觉得他们这些流落的人没什么给人家图的东西……


“带我去看看吧,”月白浅浅笑开,“我也当积点功德。”


这自然是胡说八道,月白根本不需要这些。


不过这种说法人间不少,李越之也见过她治好了阿顾的咬伤,这就带她去了。月白让秦霜在火堆旁等她,自己跟着李越之进了旁边的一个小屋。


“今年雪下得早,我们都还来不及准备过冬的吃食,”李越之看着里面躺了好几个人,苦笑道,“之前急着去备,好几个人都伤了。还有些阿婶阿公身体差,今年也难……姑娘好心,能不能……”


“恩。我一会儿都看看。”月白往里走了几步,从里面的人开始。这人可能是从哪儿摔下来,断了好几根骨头,看得出做了固定,但现在还发着烧。其他有几个也是这种类似的,还有几个似乎是被动物弄伤,不过各个都有冻伤,看着不怎么舒服。


这小屋也是,还有点漏风、并不适合养病。


月白要治都简单,但她打算慢一点,与这个人说说话。读识海是容易,但偶尔、月白也愿意聊聊天。


“你们怎么会住在这儿?”


天寒地冻,崇山峻岭,难耕种、难狩捕,不是个生存的好地方。


“……呵,”李越之低头一笑,“姑娘是不是久居深山、不知人间事?”


月白装模作样得给眼前人把个脉,“差不多吧,我很少出来……”


“那姑娘可知,十几年前的三皇子叛乱一事?”


“……”月白想了想,“略有耳闻。”


“那就好说。”李越之靠在木墙上,生出几分自嘲来,“我们这些人,都是三皇子余党……天恩浩荡,留我们一命,流放此处……”


……所以……


“姑娘也别怪我弟弟刚刚警觉,”李越之笑笑,“季无念是我们的杀父仇人,更是因为她、我们才会流落于此……


“若姑娘与她有所牵扯……那再多神仙恩惠、我们也受不得了。”


还真是亲戚啊……


李,季,一笔之差。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Cryogenic
Cryogenic 在 2020/08/17 16:46 发表

这暗中送温暖也太贴心了,无念真是啥都要救好累啊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