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听话,去休息

作者:木七拾亿
更新时间:2020-08-14 02:16
点击:834
章节字数:466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NO.71


月华如练,照亮贺铭那棱角分明的脸上,深邃的眸子里倒映出城市的繁华霓彩,本该斑斓似霞却浸染上一层寒霜。


“都处理好了?”


寡淡的声音从张合的嘴唇里说出,冰冰凉凉,连房间的温度都陡然下降了好几度。


微弱射光下直立的身影稍稍向前一弯,恭敬的回答。


“处理好了”


“福叔,我说过了,在我面前,不用这些礼数”


“少爷……”


李长福双手交叉放在腹前,脸上挂着一如既往的温和笑脸:“该有的规矩还是不能少”


贺铭转过身,眸子里的冷漠减少了些,却依旧不像白日里那样温润闲雅。


“这次他要什么”


淡淡的话语里不带一丝情绪,仿佛在说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


他和贺天霖曾签过协议,一旦他动用贺家的资源,那贺天霖便会从他这索取一样东西,上次是贺家旗下公司的股份,这次不知道贺天霖又看中了什么。


“少爷,老爷并不知道下午的事”


李长福的回答让贺铭有些惊讶,他眼里快速划过一丝诧异,但很快又被冷静侵占。


“那你为什么会来这?”


自他上大学后,他和福叔从来只会电话联系,也只有在贺天霖要从他这索取东西时才会和他见面,如果贺天霖并不知道下午发生的事,那福叔来找自己,就只剩一个解释…


贺天霖……决定调查他了……


贺铭警觉看向李长福。


李长福点点头,肯定了他的想法。


“调查那边,我会尽力阻止,但少爷你……也请做好最坏的打算”


“我知道了…”


贺铭转过身背对李长福,拳头微微握紧,他知道这一天总会来临,却没想到来得这么快。


李长福垂眸,看着他略显寂寥的背影,心里突然翻涌出一阵心酸,他还记得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他躲在夫人身后的模样,那紧张的眸子里更多的是天真烂漫,而不是如今的孤苦冷淡。


这世间的路有千万条,摆在母子两面前的几乎都是康庄大道,可命运般的,他们不约而同都选择了最难走,最痛苦的那条……


造化弄人呀……


李长福叹了口气:“少爷”


他决定再试一次,他实在不忍心看他们两父子争锋相对,这一定也不是夫人想看到的。


“其实老爷他对夫人……”


“别跟我提他!”


贺铭转过身,视线冷峻直击李长福,他冰冷的话语里带着不容反驳的决绝,切断他们之间难得存在的亲近。


李长福怔怔看着眼前这个目光凌厉的少年,不过短短几年时间,他已经成长的这般刚毅,伴随着岁月加深的不仅是他眉宇间的英气,还有他对自己父亲那强烈而不可磨灭的仇恨,此刻的他,宛若一头发怒的豹子,任何人此时若再跨出一步,他都会将那人彻底撕碎。


命运明明系上的不是死结,可偏偏……


“是我多言了”,李长福微微鞠躬:“少爷,我先走了”


……


短暂的沉默,有低沉的呼吸声在空气里响荡。


“福叔”


贺铭叫住转身离开的他,微弱光下少年的戾气慢慢褪去,再开口,语气里带着些歉意。


“我刚刚……情绪有点过激,您别介意”


李长福轻轻摇头,回了贺铭一个慈祥的笑容,他知道他这些年的艰难,也知道他未来要面对的困境,他们父子两实在太像了,爱一个人和恨一个人,都太像了……所以,他怎么会怪他,他只是期盼着,也许会有那么一天,他们都能对过去释怀。


当关门声响起,偌大的客厅又只剩下贺铭一人,他望着橱柜左上角安静躺放的深蓝钢笔,苦笑般叹了口气。


看样子,得加快计划了……


NO.72

“老言,别生气嘛,谁让你上次在洗澡的,而且我都让妈跟你说我想你了”


言桐对着电话,用哄小孩的语气哄着自己那40出头的老父亲,明明是他们在外面旅游浪了大半个月,现在居然还怪自己不打电话关心他们。


做女儿好难啊!


“淼淼”言爸刚要说话,就被言妈打断了。


淼淼是言桐的小名,这个名字的由来可谓是迷信的一大产物。


言桐奶奶是个极度相信神佛的人,有一次带小言桐在外面溜达,不知哪儿来了个江湖道士,硬说小言桐命数不行,未来会有一大劫,可能危及生命。


这种明显的不能再明显的胡说八道却被言桐奶奶信以为真,赶忙问那道士有什么破解之法,这道士也是个骗钱老手,刚开始还说什么天机不可泄露,可后来又说看小言桐乖巧懂事实在不忍心她遭此大难,所以哪怕受罚减寿也要帮她渡过此劫。


言桐奶奶一听,那叫一个感恩戴德,给道士塞了不少钱,得了他所谓的破解之法。


后来回到家,言桐奶奶有模有样的学着江湖道士的话,说什么小言桐五行属木,还是至纯之木,必须靠水养之,名字里得加个带水的字才能渡劫。


言爸言妈都是知识分子,哪会信这个,一听就知道老妈被骗了,可言桐奶奶不肯啊,硬要言爸带着小言桐去派出所改名字。


言爸本来就气自己妈妈迷信,这一下是怎么都不愿意助长歪风邪气,两人蹬鼻子上脸,老妈不吃饭,儿子不说话,后来得亏言妈从中调解,才各退一步,采取了个折中的办法。


既然缺水,那就干脆多来点水,小名叫淼淼好了,这淼淼,淼淼,一喊就是19年。


“淼啊,别理你爸,最近在学校怎么样,上了这么久的课,有没有遇见喜欢的人呀,遇见了可要好好把握哦,争取早点给妈妈带个女婿回来”


“妈,你说什么呢”言桐嘟着嘴反驳,心里却偷偷想到了苏瑾汐。


“淼淼”言爸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这才大一,咱不急着谈恋爱哈,先巩固巩固学业”


“都上大学了你还管着,你自己不也高中就追我了”


“我那时候是要娶你做老婆的,又不是闹着玩,现在好多大学生那都是耍流氓”


“你不也耍了流氓,才有的淼儿”


“我那怎么能叫耍流氓呢”


言桐隔着电话听见老爸老妈那甜的发腻的争论声,他两这无形秀恩爱的毛病能不能改改,自己都被喂了19年的狗粮了,怎么上了大学还逃不过。


“好了,好了,我没谈恋爱,你们不用担心啦”言桐赶紧结束这个话题,再问下去,她那对自己了如指掌的老妈指不定会问出什么猫腻来。


“淼淼啊,这么快就不说了吗?还没打多久呢”,言爸语气里尽是不舍,乖女儿这上了大学就不要老爹了。


“老言,我明早还有课呢,都10点多了,你们也早点睡,拜拜哈,爱你们”,言桐木马一口,火速挂断了电话。


“阿姨可等着你带女婿回去呢,得加油呀!”,刘薇雨躺在床上半弯着眼睛打趣她。


“你就别跟着瞎起哄了”,言桐懒得理她,掏出手机,翻看自己早前和苏瑾汐的聊天记录。


感觉和平常也没什么不同,拒绝自己,难道真的是因为有事吗……


刘薇雨躺在床上喃喃自语:“不过…你要真把苏瑾汐带回去,应该算女儿吧”,她瞧了瞧床下的言桐,又摇摇头否定自己:“不对,肯定还是女婿”


挂断电话,言爸有些不满的看着言妈:“你怎么能把女儿往外推呢”


言妈瞥了他一眼:“我当年要是大学才谈恋爱,估计也就没你什么事了”


言爸最听不得言妈说这种话,他一把揽过她的肩膀:“你就是大学谈,那对象也还得是我”


言妈假意挣扎了两下,任由他抱着。


“那可不一定”,她摇摇头,带着些戏谑的味道:“我当年就是愣头青,怎么谈你一个就定下了,应该多体验体验生活才对”


“你还嫌体验的不够呀,我们当年可没少折腾”,言爸现在回想起那段艰辛的时光还觉得有些后怕呢,不过好在他们挺过来了。


“也是”言妈倚在言爸怀里,眼里划过些忧伤,她似乎也想起了那段痛苦挣扎的日子,如果不是两人彼此坚定对方,也许就没有小言桐了吧。


“你说,我们家淼儿会遇见一个什么样的人呢?”言妈突然抬头看着言爸说道,眼里扑闪着好奇的光芒。


言爸的笑容里带着些苦涩,他想了想,柔声说道:“我也不求那人大富大贵,只希望,如果他得了我们家淼淼的心,就一辈子不要放开她的手”


NO.73

体育馆的铃声清脆悠扬,言桐踩着最后一秒赶到了羽毛球场。


昨晚她还是忍不住去猜苏同学的想法,可猜来猜去除了失眠什么也没猜到。


球场上站着的队伍正在窸窸窣窣排列,言桐一眼便看到了人群中的苏瑾汐。


她站在第三排顺数第二的位置,昂着头,肩膀自然打开,明明只是简单的站姿,却因为那纤细的天鹅颈和层次清晰的锁骨,给人一种翩若惊鸿的美感,宛若一只高贵的白天鹅傲立在眼前,让人忍不住深陷那优雅的气质中,想多看几眼。


只是可惜,她的视线跟着右边的人往前挪动,并没有看向自己。


“你选修的羽毛球?”


沧桑的声音拉回言桐的注视,她连连点头:“嗯, 是的”


“以后早点来,不要踩点”,体育老师倒也没有指责,只是语气有点不悦:“你站到第二排左数第二个位置去”


他给言桐指明了方向,言桐点头应下,小跑着过去,视线却偷偷往苏瑾汐的位置瞥。


只是偏头的一眼,那如墨般的眸子不知何时竟看了过来,不带一丝清冷,仿佛墨中滴入了水,一层层晕开,而此刻,正盈盈注视着自己。


言桐还来不及惊讶于那淳淡温柔的目光,便被眼眸主人嘴角勾起的浅笑,摄走了魂。


她……是自己认识的苏同学吗?


为什么会这么温柔的看着自己,还主动对自己笑,不是以往那种拘谨的微笑,是一种带着亲近和温暖的笑!


难道自己还没睡醒,在做梦嘛?


言桐晃了晃脑袋。


“同学,麻烦你看下路好不好”


前排马上就要被她撞到的女生伸长了胳膊,阻挡她继续前进的步伐。


“不好意思,对不起啊”


言桐慌忙道歉,站到老师指定的位置。


是错觉吗?


她偷偷用余光去瞄苏瑾汐,却发现对方早已挺直背脊,目视着老师的方向。


不会吧,难道真的是幻觉!


言桐自我怀疑到了极点。


体育老师用哨声唤回她的意识。


“我叫何勇强,是你们的羽毛球课老师,我相信很多人都是抱着这门课容易过来才来上的,但现在我很不幸的告诉你们,这可能是所有选修课中,挂科率最高的一门”


“啊”


此起彼伏的埋怨声响起,何勇强背过手,并不理会。


“你们这些学生能考上东大,脑子不用说,肯定过关,但身体素质就不一定了,俗话说的好,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没有一副好的身体,你拿什么去赚钱,又拿什么去保护你想保护的人”


哨声第二次吹响,何勇强也不给大家反应的时间,一声令下:“现在开始跑步测试,女生8圈,男生10圈,计时4分钟,落后的人罚跑5圈,计时开始”


话音刚落,他手上的秒表就开始滴答滴答报响。


言桐还沉浸在他刚刚的话里,就见身旁的人一个个像离弦之箭一样冲了出去,她不敢怠慢,迈步追上。


绕长一圈大概100米的样子,8圈就是800米,确实是跑步测试。


言桐调整自己的呼吸,她高中时好歹也是参加跑步比赛得了奖的,理应不会有太大问题,于是保持着匀速,边跑边在人群中寻找那个熟悉的身影。


她原本以为苏瑾汐应该跑在中间的样子,却没有想到,看似柔弱清瘦的身体,此刻竟健步如飞,超越了所有人到达了第一的位置,甚至还和第二名拉开了不小的距离。


言桐愣住了……


学霸就是学霸,连体能都这么好的嘛!


学习上追不上她也就罢了,运动上至少不能输的太难看吧!


她加快了脚下的步伐,拿出当年跑步比赛的拼劲。


7圈过后,之前冲在前头的人大多都喘着气跑到了中间,言桐很努力的追逐,却也只停留在了第三的位置,和苏瑾汐还差了好大一截。


她喘着粗气,左手按压着胃,额头上有涔涔汗珠冒出。


该死,早知道要跑步就应该吃个早餐的,空腹又做猛烈运动,现在报应来了,胃可劲的绞着痛。


真疼!


言桐咬着牙,步子越缩越短,却不肯停下,从奔跑改为慢行。


“你是胃痛了吗?”


担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言桐艰难的抬起头来。


“苏同学……”她有些惊讶。


她……是超了自己一圈嘛!


言桐紧抿着唇:“我…我没事”


苏瑾汐见她脸色发白,眉毛皱了起来,她拉住她的手臂:“别跑了,你需要休息”


言桐捂着胃,第一次甩开了苏瑾汐的手:“没事,跑完…再休息…也行”


苏瑾汐难得有些生气:“你不能再跑了”


言桐没有说话,依旧往前挪动着步子。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要跟自己较劲,如果是放在以前,她一定立马停住跟老师请假,可刚刚老师的那番话,还有苏瑾汐矫健的步伐都有刺激到她。



学业上她已经追不上她了,可运动是自己在行的,至少能赶上一些吧…


她从来不是个自卑的人,可在这一瞬间,心里突然生出些委屈,她不想让苏瑾汐觉得自己很柔弱,她更想成为那个有能力保护她的人。


想到这,身体竟莫名得了些力量,她加快脚步,可胃里的螺旋钻也不是吃素的,疼痛越发剧烈。


紧咬的嘴唇已经微微发白,言桐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


就在她觉得自己快要疼的蹲下时,身体突然被打横抱起。


时间仿佛在一刻按下了暂停键……


胃里的螺旋钻不再转动,只有空气里传来的……


坚决却温柔的声音……


“听话,去休息”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