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全(END)

作者:烈鐮克斯
更新时间:2020-08-09 04:39
点击:806
章节字数:532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艷陽高照。


宇佐見蓮子稍微拉開領子,注意到自己的出汗量比預期地還多時,她索性也把領帶解開了。


蓮子,你這樣未免太不檢點。又沒有關係,反正這裡是他人看不到的自室。


腦內一瞬間閃過,如果此時梅莉也在自己房間會說的話,還有自己態度散漫的回嘴。一想到這裡,蓮子停下了想把領帶隨手一丟的動作。


已經是八月了,暑假去了一半,夏天過了一半。


夏天的話,就是要去海邊然後換上泳裝玩水吧?在大約上禮拜時,自己是這麼跟梅莉說的,而她也同意。理由是自兩人相識以來,探查靈異地點且真的遇到鬼怪的次數很多,但像這樣一起單純去玩的次數很少,且梅莉說她沒有去海邊玩過。


如今宇佐見蓮子對自己的提案稍微感到後悔。


理由是,她沒有泳裝,最後一次穿泳裝時,可能是高中甚至國中的年紀了。蓮子以前就讀的學校並沒有游泳池,所以會因為上游泳課而非要準備泳裝的次數是零。


上網訂購吧,蓮子在心裡想著。


蓮子並不是很喜歡在外頭購買衣物,然後在外面的更衣室穿脫衣服的感覺,若是梅莉知道自己沒有泳裝的話,她肯定會強硬地把自己拉出門進行泳衣的採買。


還有,雖然提案者是自己,但是對於行程的安排進度是零,連要去哪裡的海灘都沒有決定好。


梅莉也沒有說想要去哪,說起來秘封俱樂部的活動一直都是自己決定方針的,長期相處下來自己的好奇心多少使梅莉的自立性下降了點。


一鼓作氣決定吧,在這麼告訴自己以後,蓮子開始了行程規劃。


還有在泳裝的價格、美觀、裸露度間不停地掙扎著。









乾淨的沙灘、遼闊的天空、平靜的海浪聲。


蓮子暗自握拳,內心的欣喜表現在了表情上。


最後她選擇來的地方是瀨戶內海的沙灘,當然她刻意選了平日,而且是遠離大眾運輸能到達的地點。


這麼做的用意是,不要跟其他遊客爭奪為數不多的空間,但事情好的超出她的意料,這裡一個遊客都沒有,放眼望去只有戴寬邊草帽還有洋裝的梅莉而已。


「我說啊蓮子,雖然妳挑的地點跟時間都很好,但是這附近未免也太荒涼了吧?」


提著裙襬防止沾到沙的梅莉走了過來,她說的沒有錯,當她們坐巴士要在這下站時,司機也嚇了一跳。


「有甚麼不好?旅店也在這附近,雖然沒有賣雹冰跟炒麵的海之家,不過有便利超商嘛。」


「是嗎?那麼到海邊應該要先玩甚麼?」


「這個嘛,稍微堆個沙堡,換上泳裝後就在海水淺的地方稍微玩水就好,偏偏人來到這裡以後才想到沒有帶球跟西瓜來玩。」


「宇佐見小姐,我們究竟是來這裡做甚麼的呢?」


「來這種地方就是為了看平常看不到的光景,還有享受氣氛的嘛,而且重點不是我們要做甚麼,而是我們在一起不是嗎?」


梅莉拿下了草帽,然後稍微遮住自己的臉,蓮子不確定她的耳根子是被毒辣的陽光烘的,還是因為自己剛才說了意外帥氣的話。


眼前的梅莉令蓮子感到既視感,梅莉類似的反應自己已經看過很多次了。


從她們認識以後,自己就會說這種有一半性質是玩笑的調戲。一開始梅莉僅會表現出厭惡,後來視若無睹,現在則是會露出這種可愛的反應了。


不管接下來要做甚麼活動,海風跟沙灘會造成程度不同的對衣物的傷害,所以第一件事是換上泳裝。



自已的泳裝是連身式的,當然大腿的露出度很低。裸露肌膚本來就會使蓮子感到難以言喻的不自在,何況是盛夏。


另外一個原因是,梅莉的泳裝姿態。


梅莉穿著比基尼加上長裙的泳裝,也許這有特殊的名稱,但是蓮子是第一次看到這種觀賞性大於實用性的水著。


她們一起堆了沙堡。


這麼說似乎不太對,應該說是沙丘狀的東西,畢竟她們兩人都不會堆沙堡。


然後海浪打上來了,小小的沙丘被沖散了,但她們還是會試圖再同樣的位置堆積出一個新的沙丘。畢竟,受水打溼過的沙子比較好處理。


海浪稍微漲潮起來了,原本欽定堆沙堡的地點已經徹底地被海水給淹沒。


冰涼的海水浸濕了身子,近代已經沒有濱海的工廠或發電廠了,海水清澈的令蓮子可以看見在水中的梅莉的雪白大腿。


嘩啦!


水花直接濺到了臉上,可能是注意到自己失禮的視線,梅莉直接捧著水往自己灑過來。


出於報復,梅莉也潑了回去,她們開始了很幼稚地持續這樣的舉動好一陣子,最後海浪打了上來。不僅渾身都濕透了,而且她們都跌坐在沙灘上。


兩人相視,然後被彼此狼狽的樣子逗笑了。


稍微換上乾淨的衣物後,她們一起到附近的便利店買了棒冰,裝在塑膠套裡面,可以再結凍的時候掰一半分給你朋友的那種。


原本應該要買點正餐的,但最後只買了這個,但是不得不說,這東西本身很有夏天的氣息。


要是再過個幾年,這麼愚蠢又沒意義的事情肯定做不來了。


蓮子把最後一口糖水啜出來後這麼想著,她看著梅莉,她很小心翼翼地捧著,她肯定是在這之前沒有吃過這種東西,但又不肯承認自己不會所以才會做出這麼笨拙的動作。


自己現在就覺得很愚蠢又無趣了,這些夏天的海邊活動。


但那是因為,梅莉在這兒的緣故,只要梅莉也在的話就沒有問題。


下次的話,記得帶上球吧。


結果梅莉的雙手被糖水弄得黏答答了,蓮子很自動地拿出紙巾來,擦拭她的手跟手指。梅莉的手特別地漂亮,並不是說只有手,而是梅莉身上無一不漂亮的地方。


下次的話,一起吃炒麵還有雹冰吧。


梅莉不知道為什麼,不甘示弱地也拿起紙巾開始擦拭自己乾淨的手。在這個過程中,蓮子才發現這個舉動梅莉的吐息會不停地輕撫自己的手,而且這個擦拭的過程與其說是清潔作業,倒不如說被端詳把玩了,意外地令人難為情。


下次的話,到人稍微多一點的海灘吧。


蓮子稍微把手抽了回來,她注意到自己脹紅著臉。接著梅莉立刻嘲笑了現在害臊的自己,正想要反駁的時候,梅莉靠了過來,握住自己的手並使十指交扣。


下次的話,跟梅莉一起去買泳裝吧。


夕陽逐漸西下,海平面映照的太陽與其逐漸互相靠近,或許這並不是甚麼特別的美景,但蓮子覺得這風景會使自己永生難忘。


下次、下次的話帶照相機來吧。


跟梅莉的距離很近。


蓮子的內心知道,不知道甚麼時候,自己對梅莉萌生了隻字片語無法解釋的情感。但她可以肯定,要做分類的話,會分在好感的那邊,所以現在的自己才如此的忐忑。


那麼,梅莉是怎麼看待自己的呢?


下次......下次的話......


梅莉靠了過來,而蓮子。


僅是稍微摟住了梅莉而已。


「宇佐見小姐,要是這種時候也在閃避的話,就算是我也會生氣的喔?」


不是,都已經用宇佐見叫我了,這不是已經在生氣了嗎?


「梅莉,妳聽我說。」


蓮子直盯著梅莉的雙眼,但是她那可愛,並且泛著淚光的樣子反而使自己又下意識避開她的視線了。


「從一開始我就覺得奇怪了,今天發生的事情,既視感非常地重啊。」


「妳就為了這種事情.......算了,其實我中間也有這種感覺。但,那是因為我們做了預知夢之類的吧?」


「沒有那麼簡單,現在稍微回想一下,妳還記得賣我們東西的超商店員還有公車司機長怎樣嗎?」


梅莉稍微用拇指跟食指摸了自己的下巴。


「照妳這麼說,他們好像都戴著狐面具。」


「是吧?可是在當下,我們都沒有察覺到異狀。」


「果然,我們無意間進到了奇怪的境界裡頭了嗎?難怪,我一開始也覺得完全沒有人煙的海灘太過奇怪。」


「是啊,所以現在不是談情說愛的時間。」


平常的話,梅莉會無視或是做出可愛的反應,但是這次她用手肘用力撞了蓮子的腹部。


「噗喔!咳咳......梅莉,能找到境界的出口嗎?」


「雖然看到了境界的邊界,但是沒有看到出口呢,我只能進出既有的入口,沒有辦法在上頭鑿穿一個洞。」


「那麼,就只能從我們是怎麼進來境界來考慮了,從普通的方向去想的話,我們是因為搭上了奇怪的巴士或是在奇怪的地方下車了。」


「但是蓮子,那個公車站牌不見了,而且我也沒有在那附近看到境界的出口。」


「那麼就是乘車的路途中了?說起來瀨戶內海有個很大的海上鳥居,會不會是那裡呢?」


「我們在那個坐車的時候有經過,雖然距離有點遠,可是那時候我就看過了,並沒有甚麼境界。」


「這樣子不是甚麼進展都沒有嗎?」


蓮子無力地坐到了地上。


「對了,要是我們繼續沿著馬路走的話.......」


「蓮子,我們會有既視感的話,應該代表在這個境界裡,我們一直在重複『來海灘玩的這天』但是我們不記得了。」


「嗚,妳說的對,要是這樣的話應該不是移動就能夠離開這個境界。」


梅莉也坐到了一旁,恐怕過不久,這個境界又會讓自己回到今天早上。然後重複做著跟今天一樣的事,繼續加深既視感。


「妳知道嗎?梅莉,我最一開覺得會奇怪,是因為看到夕陽的關係。」


「夕陽?是因為蓮子妳用觀星術看出了,我們在不屬於日本的地方了嗎?」


「我的確是透過觀星術看出異狀,不過有問題的不是地點而是時間。尤其現在入夜後有星星了,更加印證了我的想法,今天的日期是八月三十二日。」


梅莉拿出手機,自然是沒有信號跟網路的,但是日期顯示是八月三十一日。


「蓮子,妳在說甚麼?就算我們的認知會覺得今天是三十一日,但是八月並沒有三十二日吧?」


「我當然知道啊!但是梅莉,正常人會說9999+1是一萬沒錯吧?但是在英文中,千做為一個單位的時候會把一萬寫成10千,就是10Kilo。」


「也就是說,只是表示方法不一樣,所以八月三十二日實質上還是九月一日沒錯,但特地這樣寫的話,簡直就......」


說到這裡,梅莉編織出的,想要訴說的話語突然搪塞了。


「簡直就......梅莉,想到再無聊的事情都說出來沒關係,我們需要離開這裡。」


「那,蓮子......」


梅莉在胸前握拳,暗自下定了決心。


「剛才妳是想要跟我接吻的沒錯吧?」


「欸,瑪艾恩貝莉小姐?為什麼又繞回這個話題了?」


「回答我!妳要是不回答我,我就不說!」


梅莉逼近了過來,蓮子只能雙手手掌心都向著她稍微保持距離。


「梅莉,妳應該知道我不可能說『不』的對吧?」


「那,證明給我看。」


梅莉又稍微靠了過來,然後噘嘴,鬧彆扭的梅莉看起來格外可愛。


總覺得,好像跳過了一些步驟直接到『生氣氣的女朋友』這裡了,但這是在對事情產生莫名堅持的梅莉麻煩狀態,加上平常就沒有抓好沒有交往的人該保持的距離的雙重作用下產生的結果。


「抱歉......梅莉,我果然沒有辦法就這樣子......」


「為什麼.......」


梅莉變得很失落,原本緊掐著蓮子的手也放開了。


「梅莉,我會這麼說的原因是因為,建立這個境界的人,就是妳。」


「.......我?」


「是,我想妳剛剛自己也注意到了,所謂的八月三十二號,就是執念於,希望八月不要結束的象徵,希望暑假不要結束。」


梅莉用力地握拳,指甲掐進去手掌的肉裡。


「妳的想法是『不要留下遺憾』但是內心深處希望的是『希望這段時光永遠不要結束』所以這個境界實現了妳的願望,所以要是我吻妳的話,我們又會重複過著八月三十二號了。」


說到這裡,斗大的淚珠已經滴下了。


「嗚哇!梅莉,別、別哭啊。」


「我有甚麼辦法啊?要是沒有八月三十二號的話,暑假就結束了。」


還有下次。


蓮子沒有辦法說出口。


因為已經沒有下次了,要說為什麼的話,這是她們大四的暑假。


她們會畢業,離開學校,出社會,找份工作,甚至搬到離彼此遙遠的地方。


梅莉的眼淚止不住,像是心上裂了個洞,原本盛裝在裡頭的悲傷不停地流出來。


是啊,在暑假開始之前,她們一起將拿來當活動室用的教室收拾的時候,梅莉的心裡就很難過了吧。


「梅莉,我不知道未來會怎麼樣,我也不敢保證我現在一直壓抑要上去親妳的衝動是不是戀愛。但是梅莉,雖然我們都畢業了,我可沒有說過要解散秘封俱樂部啊。」


努力地想要停下抽泣,哭鼻子的梅莉稍微抬頭。


「就算妳沒說解散,要是我們都沒有活動,一起見面的話不還是名存實亡嗎?」


「吶,妳說的沒有錯啊,我甚至想不到有甚麼好的狡辯。雖然不能談及未來,但是我可以跟妳說說過去,妳知道為什麼當初我要在大學裡成立秘封俱樂部嗎?」


「為什麼?」


「因為我,想要跟某個愛哭的笨蛋,某個我總是會一直不經意去看她的笨蛋盡可能長時間的在一起啊。」


蓮子覺得自己的肋骨要被自己的心臟撞碎了,雖然這種程度的話,平常就在揶揄梅莉的時候說,但這次的意義完全不一樣,而梅莉也因此瞪大了眼睛。


「這、這個蓮子該不會也是境界讓我看到的幻象吧?」


沒有多餘的思考,蓮子將眼前的少女擁入懷裡,並且有點生澀、粗暴的吻了她。


「笨蛋梅莉!妳就一輩子活在自己蓋的境界裡算了!」


像是要再次確認一樣,這次蓮子感覺到的是,有些濕潤的溫暖,就這樣輕悄悄的降落在自己的唇。









宇佐見蓮子睜開眼睛,看到的是,熟悉的天花板。


坐起身子,她感覺到程度不輕的頭痛,明明昨天沒有喝舊型酒的。稍微揉了揉太陽穴,蓮子覺得昨晚睡覺的時候,好像夢到了很長的夢,每次夢到很長的夢都會頭很痛。


看了下手機,現在還是早上,還好沒有睡過頭,因為蓮子記得今天她跟梅莉約了要出門。


今天的日期是,九月一號,說起來是該撕一下牆上的月曆了。當蓮子想這麼做時,她看到牆上的月曆,八月的部分,三十一號旁邊的空白格子,被用紅筆圈了起來。


蓮子看著那個紅圈,陷入了沉思,最後她把八月的月曆撕下來了。


然後,在九月一號旁的空格,畫上了新的圈。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