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第十二章 喜欢

作者:文青小宅
更新时间:2020-08-10 21:45
点击:1120
章节字数:324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喜欢


菲特不知道那天自己是怎么回到家中的,留下记忆中的只有毫无征兆流下的泪水与她伏在奈叶怀中时那人一边温声宽慰她,一边斩断她的念想。


不要喜欢她,是什么时候被她发现的呢?菲特不清楚,许是自己望向她的目光过于灼热,抑或是总在她面前撒娇,但无论哪种经过告白事件后,都会被奈叶讨厌吧。闭眸,任由身子顺着墙滑下,抱住膝盖,菲特你还真是脆弱呐。


伤害她了呢,垂眸怔怔望着被子,胸前似乎还残存着方才菲特伏于怀中哭泣时所感温暖,只是自己不配拥有罢了,抬头望向窗外奈叶伸出手,微微弯曲,却也只抓到团空气。唇角无力地勾了勾,苦涩悄然在口中蔓延,手颓然下落,到底不曾拥有。猛然将自己丢在床背上,缓缓闭上眼眸,掩去眸底神伤。


高町家道场。桃子望着面前跪下叩头的奈叶久久不语,而稽首的人也无丝毫起身意思,额头依旧与地面相贴,徒余道场外空竹与青石相撞之声。


“你……想好了?”终于桃子无法再沉默下去,出声打破僵持,与奈叶相近的眸中满是心疼。


“嗯。”奈叶低低应声,语调低沉,“请原谅我的任性,妈妈。”


“起来吧。”桃子淡淡道,指尖轻轻拂过横亘在两人之间的长剑,眼睑低垂。


闻言奈叶缓缓直起身子,跪得笔挺。


“这次回来能待多久?”


“五年。”


表示自己知道后,桃子没再问话,气氛再度陷入沉默,直至夕阳将天空染成橘红,她方才起身推门走出,临出门时,她扶住门框扭头道,“你有自己的想法,就像当初你决定加入管理局我没有劝阻一样,妈妈这次也不会拦你,但—”五指倏然收紧,到底是自己最为担心的孩子,她无法坦然说出任由对方行动的话,“偶尔想想我们与朋友,好吗?”


夕阳沉得更下了,道场内晦暗不明,连带奈叶面容亦模糊不清,“我会的。”良久她开口道,声音沙哑。


门被关上,将道场与外间隔离成两个世界,望见到道场等候的丈夫,桃子再也忍不住扑入丈夫怀中无声哭泣。


很漂亮的眼睛,晶莹美丽,东山上的惊鸿一瞥让她以为自己遇上了精灵,这种传说造物。极自然目光被吸引直至无法移开,貌似有点失礼一直盯着对方看,反应过来后,匆忙说出名字,却在轻笑中支吾不言。


格利晶石,魔导师,数个名词与菲特相连,足以牵动她本就脆弱的神经,就连旭日之心都看得出来对方不是火刃中人,她又如何不知?心中不断给自己催眠,对方可能为火刃成员,不过欲掩耳盗铃,这样或许能稍稍减轻心头重压。


想法映证得很突然,与莎玛尔的再见,果然还是来了吗?质问时看到老师神情,心中顿时了然,也许根本不是老师压不下,而是他本就不愿压下而选择让他人参加。她很清楚老师在担心什么?寻死的心一直都有,无法帮助他人的自己毫无用处,而牵连他人导致死亡的自己更是罪不可恕。真的很讨厌自己,无论是孩提时代还是现在,她都无比厌恶这样的自己。


警局办公室,奈叶翻阅整理完最后一份文件,将之合上,起身活动一下因长时间静坐而酸胀的筋骨,指尖略略划过扉页,最近几次追捕行动中都没看到火刃的踪迹,这让她不由生出几分烦躁,这四年的蛰伏为的就是将他们一网打尽,而如今却连他们踪迹也找不到。唯一的线索就要断在这里吗?奈叶抿抿唇,夕阳打在她脸上却毫无暖意,只令面容愈发冷峻。


忽地,耳边传来轻微响动。猛然回头发现原是菲特,面色登时放缓,她倒忘了今天整理文件,自己也叫来菲特一同帮忙,而此刻那个被唤来帮忙的人正俯在案上陷入沉睡,放缓脚步收敛呼吸,悄悄靠近菲特,挑挑眉眼中闪过连自己都未觉察的宠溺,最近任务确实有些繁重,追捕行动不断,连带要处理的文书工作也不少,就连美由希恭也那样的工作狂都在吐槽工作强度,所以对菲特此时睡着她毫不意外。


橘色阳光铺在菲特身上,衬得她愈发动人,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投下一片阴影,呼吸轻浅,手上还握着支笔笔帽正抵在面上。奈叶唇边挂着淡淡笑意,脱下外套悄悄盖在菲特身上,动作无比轻柔,再伸手缓缓从菲特手中拿过笔放于桌上。对这一切菲特无所察觉依旧俯于桌上,除却把脸往外套上凑了凑,几缕发丝调皮地垂下惹得菲特微微皱眉。


见状,奈叶目光愈加柔和,稍稍凑近,指尖挑起几缕金色丝线往菲特耳后勾去,静谧睡颜在眼中逐渐放大,而被凝视的人突然喃喃喊出几个音节,她猛然反应过来,两人之间距离已然不足一拳。陡然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奈叶连忙向后跳几步拉开距离,面上还闪过慌乱,你在想什么?她暗骂道,恨不得狠狠地扇自己一掌。目光移向菲特见对方无苏醒迹象,她方才长舒一口气,定定心神抬步离开。


睁开眼眸起身,外套顺势滑下,菲特手中还攥着外套,眼中闪过些许茫然,显然还未反应过来,眨眨眼扭头将目光投向窗边那边身影。


“你醒了?”听到身后动静,奈叶转身手撑在窗台上笑问道。


“嗯。”菲特点点头,举举外套,语气颇为迟疑,“这个?”


“我的外套,见你睡着所以给你披上,菲特你放椅子上就行。”说罢奈叶眼波一转,故作苦恼道,“希望不要沾上什么不明液体。”


“抱歉。”菲特将头埋得深深的,下意识拿出纸巾擦拭衣领,在看清衣领后,她指尖一顿,抬头却直直撞入一双满是促狭的紫眸中。


“哈哈。”见被发现奈叶也无心再隐瞒,遂放声大笑。


脸腾地红了,菲特不由嗔道,“奈叶。”


“最近要注意休息,不然我可是会被爱丽莎吐槽成压榨免费劳动力的万恶资本家。菲特,应该不希望我被说成那样吧。”奈叶笑着走近,从菲特手中抽过外套,眼中笑意尚未消去,伸出手示意菲特握上,待对方搭上后,手上使劲将菲特拉起来,“走,和我去翠屋,今天要好好犒劳一下,最近过分劳累的我亲爱的执行官。”


收回思绪,奈叶脸上闪过无奈,现在更应该想想怎么应对面前的人。


“你在想什么?”爱丽莎望着坐在病床上神游天外的某人语带烦躁地问道,一旁铃鹿则紧张地观察两人,生怕两人在病房中打起架来。


“铃鹿放心,我们不是小孩子,是不会像小学一样打起来。”


“哼。”爱丽莎双手环臂道,“你觉得就你现在这样能打过我吗?”


“要不试一下?”


“我没有和病人打架的习惯。”说完爱丽莎忽然意识到什么,她猛然指着奈叶叫道,“你少给我转移话题,给我说清楚今天是怎么回事?”从刚刚接到理子医生电话说奈叶情绪不稳定,她与铃鹿便快速赶往医院,结果某人不仅发呆还企图转移话题,这如何不令爱丽莎生气。


闻言,病房登时陷入一阵诡异的气氛,铃鹿忙拉拉爱丽莎衣角唤道,“爱丽莎。”


“铃鹿。”奈叶出声道,冲铃鹿摇摇头,以眼神示意铃鹿不要插手。


“很简单,我对菲特说不要喜欢我。”手悄然握拳。


“你——”爱丽莎登时哽住,眼睛睁得大大的,面上满是不可思议,就连一向淡然的铃鹿此刻也破功,眼中充满讶然。


“之前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突然说这些?”铃鹿开口打破沉默。


“你们一直都知道。”奈叶吐出几个字,语气满是笃定,风微微吹动窗帘,低头将目光停留在指甲上,她漫不经心道,“但你们选择沉默,那句想做什么,应该是我问才对。”


爱丽莎正欲反驳,却被奈叶一个抬眸逼得将问话吞回,她冷哼一声,往椅背上一撞扭过头,不再开口。


眼中划过无奈,铃鹿暗中叹了口气,她本来就没期望能瞒过奈叶,自从上次在月村家发现奈叶对菲特的特别,她与爱丽莎就有意无意地给两人相遇制造机会,还常常联合疾风与莎玛尔商议如何暗示菲特主动接近奈叶。


“什么时候知道的?”


“大概是疾风在通讯中总是会有意无意地询问我菲特近况以及对她看法。”奈叶撑着头,笑望着铃鹿道,只是笑意远未深入眼底,眼底深处一片荒芜。


“不能给自己也给她一个机会吗?”铃鹿没有再纠结更多细节转而提起另一个话题。


“一开始听说菲特是管理局局员时,你与爱丽莎不是还很气愤态度冷淡吗,怎么现在也开始向着她了?”


“但能让奈叶这么高兴的也只有她啊。”铃鹿轻飘飘地丢下一句,“就连阳仁都能感受到,何况我们。”


短暂愣了愣后,奈叶不由苦笑,她能明白这四年来铃鹿与爱丽莎的担心,也很清楚看到她对菲特特别时她们心底欣喜,“我们不合适。”


“有什么不合适,只要你们两个同时出现现场就插不下第三人。”爱丽莎毫不留情地吐槽道,话音未落她便顿住倒吸一口凉气。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