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第十九章

作者:ilm888
更新时间:2020-10-01 00:29
点击:85
章节字数:276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整个上午,安娜的视线都没有离开过教室里的时钟。时钟指针催眠般的滴答声一直在嘲弄她,让她觉得午饭时间永远不会到来;她的性奋随着时间的逝去不断累积。而且无论她多么努力地想要转移注意力,她的脑海里总是浮现出艾莎柔滑的嘴唇在她身上游走的念头。她已经等了一个星期了,再等几个小时又有什么关系呢?她想。见鬼,就是这么一回事。她们之前也有一个多星期没有性生活的时候,但是这次完全不同。安娜孤零零的独守空床整整七个晚上,让她的性挫折达到了空前的高潮,她迫切需要平息自己对艾莎的强烈渴望。

当下课铃响起,她的学生们排着整齐的队伍去餐厅时,她以比任何一个孩子下课后跑出学校都要快的速度冲出教学楼。

在家里的艾莎被安娜猛踩刹车时轮胎擦地的声音吓了一跳,安娜把排挡杆拨到驻车停好车。艾莎朝窗外看去,看到安娜边走向门口边松开了她的辫子,毫无疑问,她打算把这些琐碎的事情都先处理好,以充分利用她们在一起的时间。

安娜冲进门,又砰地一声关上。“哎呀,太响了。对不起。”

艾莎正坐在早餐桌旁啃着一碗草莓,边啜饮着一杯冰水,看起来她只穿着内衣。

“好了,在我回去之前我们有一个小时。我得把孩子们带到计算机实验室去,不过梅莉达说了她可以帮忙,以防万一,我-我......”看到艾莎妩媚地吮吸手指上的草莓汁,她的脑子一片空白。染红的舌头掠过嘴唇,还用嘴唇舔了舔大拇指。

“你是穿着内衣吗?”安娜傻笑着问道。

“没错,因为我很热,而我别的胸罩都不舒服,所以我就穿了这个。”她指了指那件洋红色的运动胸罩,被填得满满的;她把碗放到厨房的水槽里时,还露出了调皮的黑白豹纹内裤。在安娜看来,别的也许是无辜的,但豹纹内裤一定是故意的。

“听着,我们只有一个小时的时间,所以让我们定一些基本规则。”安娜一边说,一边摸索衬衫上恼人的小扣子;今天没时间做更多的前戏。现在必须把衣服脱掉,艾莎已经开了一个好头。

“你想要什么?”艾莎走向脱了一半的安娜问道,就好像她是为她点餐的服务员。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安娜肯定非常有食欲。

安娜把衬衫猛的扯开,大步走向艾莎,直到她的嘴唇几乎要贴在金发女郎身上。

“事实上,我想要狂野的和猛烈的......带点淘气。你呢?”她兴奋地说道,透着一丝甜蜜,她会是一个很棒的服务员。

“嗯......体贴的,温柔的。最好能在床上。我的背痛死了。”

「体贴和温柔」。安娜心想。「真是可爱」。

“没问题。”安娜说着,把她的裙子滑下,脱掉了挡在她和午后乐事之间的最后一件衣服。

这就是结婚的好处。你可以清楚地说出你想要什么样的性++爱,而不必绕着这个话题兜圈子,也不必担心有人因为缺少追求或浪漫而受到伤害。这只是一个中午。速战速决。不是电影里的爱情故事。有一个时间表要遵守,而且时间紧迫。

“跟我来。”艾莎对安娜勾勾手指,示意跟着她,转过身,走进隔壁的房间。

她带着安娜来到她们的主餐厅,关上百叶窗,然后把她的杯子放在杯垫上。淘气的性++爱可以安排,不过没有理由不在她们的实木桌子上完成。

“坐下。”艾莎愉快地说道,一只手放在桌子上。安娜想要的也许是狂野,但是艾莎的声音依然甜美性感。

安娜迈着雀跃的步子走过去,坐到桌子上,眼中充满渴望,艾莎站在安娜的两腿之间。

“你说你想要狂野和淘气......” 她双手紧紧地压在桌子上安娜屁股的旁边,挑逗着红头发,嘴唇几乎贴着安娜的嘴唇。

“猛烈的!啊,快上我吧。”她发出沮丧的呻吟,往后仰起头。

“哦,天哪,有人在说粗话。难道我们不已经是大姑娘了吗?”她的声音低沉下来,轻轻拍了一下安娜的屁股,红发女郎咬着下唇,发出高兴的低吼。安娜喜欢做些游戏。当房事对她来说过于平淡时,她就会变成这样。

“躺下。”艾莎指示她,并从桌子底下拿出一个小枕头,这是她为了安娜提前放在那的。

“给。”把枕头递给她。

安娜把枕头枕在脑后,弯着腿躺在桌子上,细长的身体在桌子上舒展开来,就好像是给艾莎准备的美味佳肴。

。。。。。。。。

。。。。。。。。。。。。。。。。。。。

。。。。。。。。。。。。。。。。。。。,她紧紧地抱着艾莎。

“你是怎么了?”艾莎咯咯地笑着,看着安娜脖子上红红的牙印。

“一个星期的饥渴,就是这么回事。我只是这一次不想要甜美的性+++爱。抱歉,如果我——”安娜上气不接下气,几乎要透支,快感仍在她的血管里流淌。

“不,不用。我喜欢你淘气的样子。只是不要这样对我。该我了?”

艾莎扶着安娜从桌子上起来,休息了一会儿,让双腿恢复正常机能,然后两人一起去了卧室。

艾莎在整洁的床上躺下,安娜紧随其后,靠在金发女郎的身边,她把散下来的刘海从艾莎脸上拨开,用手指梳起一条长长的刘海,在手里把玩。

“我喜欢你今天的发型,波浪辫子。”松开一缕头发,撩着艾莎的下巴,然后托起下巴,在艾莎红润的唇上落下一个纯洁而温柔的吻。「体贴和温柔」。安娜提醒自己。「没问题」

手从下巴滑上艾莎的脸,拇指抚过含情脉脉的蓝宝石眼睛下若隐若现的白色雀斑,又回到了微微张开的嘴唇间。

“我得把这些东西从你身上脱掉。”

艾莎抬起屁股,让安娜把她的内衣从乳白的腿上脱下,扔到一边。艾莎坐起来,慢慢脱掉运动胸罩,再躺下,用充满爱意的眼神看着安娜。

这里的情绪和餐厅里的情绪形成鲜明对比。炽热而情色变得更为亲密和深情。当艾莎变身为娴静的性感小猫时,是如此让人难以抗拒,尤其是当安娜感觉到过去的一周她有多么的想念和渴望。在安娜的饥渴得到满足时,艾莎重新点燃她不在时变得暗淡的火焰。

安娜低下头,温柔地亲吻她,。。。。。。。。。。

。。。。。。。。。。。。。。。。。。

。。。。。。。。。。。。。。。。。。。。。。。。。。

快感越来越强烈,艾莎终于闭上眼睛,头稍稍后仰,安娜看着艾莎优雅地曲起脚,脚趾伸进床单,喊出安娜的名字。

安娜凑到艾莎的耳边,轻声说出她一直想对她说的话。

“我想你…非常非常地想。”

“啊啊啊......嗯嗯......”

“你是如此美丽......令人惊叹。”

“啊安安娜......”

“我不能没有你。”

“哦,天哪......安娜。”

艾莎张着嘴,屏住呼吸,。。。。。。。。。。。。。。。。。。。。。。。。。

。。。。。。。。。。。。。。。。。。。

。。。。。。。。。。。。。。。。。。。。。。

“发生了什么?好像是开始了,然后就停止了。你有一次半的高潮。”

“我不知道。感觉非常强烈,然后它好像又变小了,再然后它又迅速累积起来,真的真的很强烈。我觉得我也不认识自己的身体了。”艾莎想要喘口气,她的心还在怦怦直跳。

“我很开心。但我不得不回去了,把你一个人留在这儿,让我很难过。”安娜说道,为她们完美的下午即将结束而感到悲伤。

“没关系,这很有趣。”

她们相互亲吻了几次,安娜说再见后,重新穿上衣服回去工作,并在出门时抓起一条围巾遮住她的爱痕。

艾莎还没有从难以置信的内啡肽高峰中平静下来,既然已经在床上了,这么便利,她决定补一个晚到的午觉,而不是与时差作斗争。

在一道长长的红灯前停下,安娜抬头看着挂在漆黑夜空中的满月,希望这是一个好兆头,而不是触霉头,因为她们要去参加她期待已久的伴侣之夜。安娜已经盼了好几个星期,尽管她已经去过好几次,和那里的每个人也都相处得很好。而对于艾莎来说,一想到要在一群陌生人面前谈论自己的婚姻问题,双手就不自觉地绞在一起,她咬着嘴唇,看着窗外沉思,没有和安娜说话。

虽然是踩着点,但她们还是及时赶到了,安娜这回没有忙着去吃太多的免费食物,她希望能够先发言,不想因为嘴里塞满食物而受到影响。

“好了,各位,我们开始吧。欢迎来到我们第一次的伴侣之夜。我是组长塔莫拉•让•卡尔霍恩。这是一个开放的论坛,欢迎大家畅所欲言,谁来当第一个。别忘了向大家介绍你自己,并告诉我们你已经怀孕多久了。”

安娜一听到开放论坛,就迫不及待地想要先发言。因为小组里有不少成员,但只有两个小时的时间,她想要让一切都物有所值。

“我想先来!如-如果可以的话。”安娜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为她近乎大叫起来而感到难为情。

“好的,你先来,安娜。”塔莫拉示意她开始。

“噢,嗨,我是安娜,还有......”推了推艾莎的胳膊,她似乎正全神贯注地看着周围的其他组员,忘了做自我介绍。

“哦,是的。我是安娜的妻子艾莎,我怀孕28周了。是个女孩。”塔莫拉没有提到要说出孩子的性别,但艾莎就是忍不住。她几乎会告诉每一个人她们要有一个女孩了,每当她这么做时脸上总是喜气洋洋。

安娜的手不停地敲着大腿,她迫不及待地想要开始。她爱艾莎,胜过一切,只是有些事情她需要在专业人士的帮助下说出来。

“向其他不了解情况的成员说明一下,安娜一直很挣扎,不仅仅是作为没有怀孕的伴侣,还因为她不能很好地面对自己无法生育的事实。安娜,试管婴儿你尝试了几个月?”话题转到了满脸焦虑的安娜身上。

艾莎开始感到不安。她们在那里只待了十分钟,安娜就已经在深入讨论她们的私人问题。她打量着塔莫拉,并非不屑一顾,只是有点好奇地想更多地了解这个短金发、蓝眼睛的女人,这几个星期以来她一直在无条件地给予她的妻子支持和建议。为了安娜她得压抑住一切嫉妒之情。

“在大约6个月的时间里,我接受了4次体外受精。这真的很痛苦。”她的语速慢了下来,她现在要把内心所有的想法都掏出来。她咽下喉咙里的疙瘩,紧张地把散开的红头发塞回左耳后。艾莎非常熟悉这个动作,她知道接下来的事情会非常沉重。

“四次里没有一次成功?”塔莫拉和她确认道。

安娜严肃地摇摇头,回答道。“没有。一次都没有。”她蓝绿色的大眼睛看着塔莫拉,倾身向她寻求理解和支持,艾莎注意到了这一点;她的视线在塔莫拉和安娜之间来回移动,用敏锐的目光观察着这种互动。

“那么,跟我们说说你们是怎么决定让艾莎去做试管婴儿的。我的意思是,从长远来看,艾莎在最初的计划里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塔莫拉礼貌地询问让艾莎怀孕是否是她们计划的一部分,是作为下一个怀孕的人还是根本没有这个打算。

“我真的,真的,真的很想怀孕。我们都想,只是我更坚定,我们知道我们想要不止一个孩子,让我先怀孕,这是个显而易见的选择。我们打算让艾莎生第二个或第三个孩子,但我想我们太专注于第一个孩子了,这是我们最关注的事情。”这一次,安娜的目光回到了艾莎的身上,两人相视一笑,仿佛在给彼此安慰。

“艾莎,你还好吗?你似乎有点紧张。”塔莫拉用治疗师典型的开放式肢体语言转身面对艾莎。

艾莎已经不知不觉地蜷缩在椅子上,双手在肚子上面,手指张开放在隆起的腹部上,好像想要保护胎儿不受房间里紧张气氛的影响。

“我从来没有接受过心理治疗或参加过互助小组。这一切对我来说很陌生,我想我正在适应。不过,是的,我很紧张。”艾莎回答,她挺直了背,想要显得不那么冷漠。

安娜说的大部分是对的,但她没有提到她的工作比艾莎的工作更灵活,这也是她们做出这个决定的主要原因。而不仅仅是基于一方想要怀孕而另一方不想。艾莎不太高兴自己被当成是一个反对怀孕的冰雪女王。

事实上,她对结婚、怀孕也充满了期待,也想要有一天成为一名母亲。她像很多小女孩一样长大,在小的时候也经历了当妈妈的阶段。她的玩具不多,但是她有一个洋娃娃,她喜欢当她的妈妈,假装喂她,抱她;梦想着有一天能和她爱的人组建自己的家庭。

当她和安娜坐下来认真地讨论组建家庭的时候,艾莎把自己的愿望放在了安娜的愿望之后。她非常爱安娜,愿意为她做任何事,愿意为了安娜的幸福做任何必要的牺牲。那时安娜的父母已经去世两年多,艾莎知道怀孕会让安娜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她们相遇的时候,安娜是那么有活力。在经历了那么多之后,艾莎非常需要像她这样的人。是安娜让艾莎再次露出笑容,让她想起了在一个全心全意爱着她的人面前像个傻瓜一样是什么感觉,让她的眼睛重新焕发光彩。

她知道安娜在父母去世后遭受了难以想象的痛苦和心酸,艾莎想要成为安娜可以依靠的人,让那富有感染力的笑容重新回到她的脸上,用家庭的希望代替悲伤。她有足够的钱可以养育她们想要的孩子,而且她知道她以后还有机会生孩子。

“那么,安娜,对于自己不能怀孕以及作为没有怀孕的伴侣,你觉得会对这次怀孕过程以及你和艾莎的关系产生什么影响?你担心的是什么?”塔莫拉继续说着,艾莎并起腿并转向安娜,她很想知道她的答案。

“嗯......嗯。”安娜犹豫了一下,她要在大家面前向艾莎吐露自己埋藏在心里的感觉。这是她一直等待的时刻,但现在她有点失去了一开始的勇气。

“艾莎所经历的很多事情,比如可以感受到孩子,和孩子说话,或者只是孕育生命这个奇迹......这都让我非常嫉妒。嫉妒、伤心、受伤、生气,所有这些情绪都掺杂在一起,是一种矛盾的混合情绪,它们都与我最爱的人有关。”

艾莎听到安娜说的话,双唇紧闭。她知道安娜一直在艰难地处理她对怀孕的感受,但当她知道它竟如此困难的时候,她感到很心痛。特别是她想要的只是她们从两个人变成三口之家,让她们的爱延续下去。

“具体说一说,安娜。为什么嫉妒,伤心,生气?”塔莫拉鼓励道,她把手指放在自己的唇上反思着。

“嫉妒那些显而易见的事情。我永远不会亲身体验到这一切。任何一个。所有的快乐或美好都伴随着隐隐的悲伤。当宝宝第一次踢我的时候我欣喜若狂,但很快又会伤心地觉得,我永远也不会体会到艾莎的感觉。有时候我看着艾莎准备睡觉,在卸妆或梳头的时候,我能捕捉到她那种纯粹的美丽瞬间。怀孕的女人总是很美丽的,当和我妻子结合在一起时,是那样的不真实。她怀孕时容光焕发的样子,她因此而改变的身材,她怀了我们的孩子这件事......她永远都不会看到那样的我。”

安娜的话饱含深情,吸引了房间里的每一个人。她说话时,人们都向她投去同情的目光。艾莎的脸上滚下一滴泪水,尽管面向着她的妻子,安娜一直把注意力集中在塔莫拉身上,她就像是安娜的话和艾莎的反应之间的缓冲器。对于安娜来说,告诉塔莫拉和大家,让艾莎在一旁听要更容易一些。

安娜双手撑着膝盖,把自己支在椅子上。“我生气的是,这就是生活给我的,我还失去了父母。”她的声音沙哑,但是仍保持镇静。

塔莫拉问道:“你为什么不告诉艾莎?直到今天?”。

终于,安娜的视线离开了塔莫拉,看向艾莎的眼睛,撕去了她在小组成员前的伪装。她的话出自真心,但也带有些许冷漠,这样安娜才能够把想说的话说出来。否则她就会控制不住情绪,进行不下去。

“因为......”她小声地说道,几乎变成了耳语。

“因为我不想伤害她。我不想让她感到内疚,也不想让她无法继续享受这段旅程中的每一个珍贵时刻。”两人都流下了泪水。安娜的嘴唇颤抖,她努力把每个字都说出来,而艾莎则把每个字都记在心里。

安娜转向塔莫拉和其他人。

“也许你们不知道,这也是我是最近才想到的,不管我有多受伤,多嫉妒,艾莎除了我就没有其他家人了。如果我破坏了这一切,如果我把这种体验从她那夺走并亵渎了它......我会无法原谅我自己。”她停下来喘口气,用上衣袖子擦了擦鼻子。

“这个孩子必须和她有更伟大的联系,比她更重要的东西,那就是善良和纯洁,让她重新建立起曾经被背叛的信念。必须是这样,因为这就是宝宝给我的。她给了我希望。我怎么能从你那里把它拿走呢?”安娜的目光又回到了艾莎的身上,房间里沉默了很长时间。

“艾莎,是这样吗?安娜刚才说的?”塔莫拉轻声问道。

邻座的人递给她一盒纸巾,艾莎轻轻擦了擦眼角,在回答塔莫拉的问题之前,她颤抖着吸了一口气。

“是的。是的,她说的没错。我全心全意地爱着安娜,没有什么能改变这一点。但是我的感受却是不一样的,我想是一种不同的爱。这是我从来没有感受过,也没有期待过的感觉,这让我感到惊讶。当然,怀孕是件不可思议的事情,但更难以置信的是我对安娜的爱......就像是这份爱扩大了。不仅仅是对我和孩子,是我们三个。你不会从我这里拿走任何东西。”艾莎停了下来,吸了一口气,忍住抽泣。

“如果你觉得只有你会担心错过什么,那你想多了。我知道这不一样,我也不敢把我的担忧和你的相提并论,但是你忘了我们的作息不一样。你是老师,安娜。你的工作在下午三四点就结束了。你的休息时间很长,而且还有暑假。而我没有。你可以去接她放学,带她参加活动......而我要工作,或者更糟的是,要出差。”

安娜专注地听着,从来没有想过孩子出生后她们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艾莎是对的,她是典型的全职妈妈。她的职业有很高的要求,需要艾莎投入更多的时间。她在至少未来的18年都要努力去平衡工作和家庭,也知道有些时候她不得不把家人排在第二位。

当安娜去参加足球训练或开家长会时,艾莎很可能要关在办公室里赶在最后期限前完成设计方案,或是搭乘红眼航班去国外的城市。

“我不是要否定你的感受。它们都是切实存在的。每次试管失败时,看到你的梦想破灭,看到你脸上的伤悲,都令我心碎。但还来不及悲伤这个孩子就来了。我无法完全理解你所经历的一切。但我会一直在你身边。而且我需要你在我身边。为了我们。”

这天晚上艾莎打破了横亘在她们之间那堵看不见的墙,她伸手握着安娜,紧紧地握在一起,给了她一个安慰的笑容。

“安娜,我们要继续了,你觉得你今晚把你想说的都说出来吗?”塔莫拉问道,留意着时间。

“是的。我想我今天已经达到了情绪的极限。”

————————————————————

在小组会里宣泄了一番情绪之后,开车回家的路上她们都累得不再想说话。而是在脑海里回想了这天晚上的情形,思考和反省她们所说的话,以及她们的感受。安娜还没有把她想说的都说出来,但在小组会后她感到轻松多了。她说的话也许无法修复她破碎的梦想,但谈论它,把它说出来,减轻了她长久以来内心隐藏的悲伤。

回到家后,艾莎忙着准备睡觉,她穿着背心和睡裤站在她们的双槽盥洗台前,在擦拭没洗掉的睫毛膏。回想起安娜早些时候说的话,她回头看了一眼,发现安娜坐在床上,眼睛盯着艾莎的一举一动。

“你又在看我?”

卧室里传来一声长长的满意的叹息,安娜懒洋洋地靠在床头板上。

“嗯哼。”她的嘴角浮现出一丝微笑。

艾莎把那有点过于昂贵的保湿乳液涂在她本已完美无瑕的脸上后,咯咯地笑了起来,然后加入了安娜。

“安娜。你知道无论你做什么我都会被你深深吸引。我爱你身体的每一处,但我最爱的是你的心,你的热情,你让我感觉活着的方式。即使是你怀孕了,我当然会觉得你很漂亮,但是,会让我再次爱上你的,是看到你快乐。”

她用指关节轻抚安娜的脸颊,吻了吻鼻尖上零星的雀斑。

“我只想让你快乐。”她小声说道。

“我很快乐,或者我会很快乐的。我确实需要更多地关注眼前正在发生的美好事情,想一想如何从中感受到自己的特别。”

“事实上,我在想,迪拜的交易完成了,我们或许该给你买辆新车。更适合一大家子的。这个周末我们可以去看看。”

“真的吗?什—那太好了!”安娜瞪大了眼睛。“如果我们要去公路旅行或者再生一个孩子,我的车和你的车都太小了。等一下,为什么只有我?”把自己从思绪中拉出来。

“因为幼儿园接送孩子之类的事大部分得你去。而且这可能可以给你一些盼头。我们现在只有一个孩子,所以我们还不需要两辆家庭型汽车。我唯一的要求就是它是一辆混合动力车。”

“混合动力车开得快,对吧?”


完整版地址https://www.rearyard.com/article/11240,需注册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