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第二十一章 诺亚「诺亚」

作者:百合中毒的狗
更新时间:2020-08-07 22:31
点击:99
章节字数:879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二十一章 诺亚「诺亚」


活迷宫要自然消失最少要花上一个月,但这次的迷宫只出现了一天左右就消失,跟以往的纪录不同,理由亦也不明。


迷宫会消失是因为在里面的鬼魂数量减少,换个说法这次是因为所有鬼魂同时死亡?它们的确有寿命,但也不致于会在一夜之间全部死亡。


不管怎样,王立的一切都回复正常,除了那些小动物还赖在学院赶不走,反正学生和老师们不讨厌动物,也就没去管。


咚、咚。


诺亚房间的门外传来叩门声,舍监黛安娜小姐又来送信了,不用看也知道是谁的信。


这次黛安娜还拿着包装精美的方形礼物,上面还是熟悉的字体,果然是伯格的,除了日常的信还送来礼物。


带着金色印花的包装纸很看着就不便宜,诺亚认为这是过度包装。


「书?」


诺亚透过手感和重量猜测包装纸里的应该是书,而且是几本。


收信者大清早就去了教会,还没回来,暂时先放在她的书桌上。


盯着桌面上的信,拿起来研究纸质。信封不算很厚,透过光线应该能看到内容,犹疑了一会还是把信放下。


感觉内心的箱子有什么在涌出来,讨厌这样的自己。一把锁不够就再加一把,这次要把箱子藏得更深,只要不翻出来就能无视这个箱子。


「骑士,要玩吗?」


诺亚用力摇着逗猫棒。


「喵!」


黑猫用爪子试图抓着逗猫棒的羽毛,但扑了个空。


「我回来了……」


艾莉卡回来就看见骑士在地上翻着肚子玩逗猫棒,她们玩得挺高兴的。


「伯格的信还有礼物。」


「礼物?」


信的话几乎每天都有,已经堆了一整箱,终于连礼物也开始送来。


诺亚继续摇着逗猫棒,眼角瞧着艾莉卡的方向,看着她拆开包装,是两本硬质封面的书籍。艾莉卡看着书名和作者,很惊喜的样子,快速翻阅内容,还坐下来认真细阅。


「喵!!!」


骑士提醒诺亚逗猫也是要专心,不满地抱怨。


「话说诺亚你没有常服吧?」


其实根本不问,艾莉卡看着她每天打开衣柜也就只有几套制服和长袍,还有睡衣。


「没有,我正想去买几套。」


中立地区不能穿王立的制服,加入学生会后也要经常去边缘地区去做委托,而且诺亚也打算不时去伊芙琳的店去买巧克力,穿王立的制服实在太显眼。


本来就没多少女生会去光顾的店铺,王立的学生就更不用说。


「诶?你还想继续买巧克力?」


艾莉卡没想到诺亚是为了巧克力而去买衣服,看来被父亲骂完后还没学到教训。


「当然,好吃又不贵。」


诺亚说完又吃了一块,这边的巧克力是真的好吃,就是一盒的份量有点少,而且每块都是一口的大小。


「不,不是钱的问题……」


「那是为什么?」


「因为…嗯…总之别在其他人面前吃…还有别随便送给人……」


艾莉卡揉着眉间,诺亚知道自己又说了些奇怪的话。


###


跟她说出去想买衣服,毫不意外的结果,果然还是会跟过来。诺亚无奈地推开门进去服装店,虽然不讨厌,但有时候真的想独处。


艾莉卡随手拿起一套着蓝色外套的白色连衣裙仔细端详,又拿起另一件上衣配着颜色,心情似乎很愉快。


「嗯…这套也不错,比较朴素。」


又拿起一套淡黄灰色的,下身是裙子,配上皮靴也很好看。


趁艾莉卡沉迷在衣服堆中,诺亚打算溜去另一边挑衣服,只要是能穿的什么都行,是实用主义者,反正再漂亮的衣服套上一件长袍都什么都看不到。


诺亚刚迈出半步就被她拉着。


「去哪?」


手腕被艾莉卡拉着,但她的眼睛依旧盯着眼前的大堆衣服。


「挑衣服。」


诺亚觉得那边的比较适合自己。


「这不就在挑了吗?」


「这是你的吧?我想去另一边。」


「是你的,我平时就有出入贫民区,普通的衣服已经有了。」


艾莉卡又看中了一套衣服,在诺亚的身上比着,左看右看思考了一会放回去。


「为什么连衣服都要你决定?」


又不是小孩子,诺亚看着她旁边篮子的一堆衣服,确定她对「诺亚」已经不止是过度保护了。


什么也不要想,不然内心那箱子又会被打开,随她高兴就好。


「那你想买什么?」


「长袍。」


黑白灰,灰色和黑色为主,简洁又耐脏。另一套近乎全黑的也不错,沾上血也不明显,重点还是方便又便宜。


「……」


听完诺亚的说明,艾莉卡哑口无言,一脸你在说什么的表情。


看样子是被质疑品味了,诺亚决定放弃。


「店员小姐,能试穿吗?」


「当然。」


店员给艾莉卡带路,诺亚亦被强行推进试衣间,艾莉卡把一堆衣服塞给诺亚。


「诶?全部!?」


「对,全部。」


「艾莉卡,我觉得我买不了这么多。」


诺亚跟艾莉卡可没有这么多钱,而且平时也没几会穿,大多数都是穿着王立的制服。


「试穿是免费的。」


店员笑着告诉她们,是难得一见的可爱客人,能够每天欣赏女孩子们试穿衣服是经营服装店的一大乐趣。


「看,人家都说没问题。」


艾莉卡要求诺亚每次试穿都要出来给她看看。


这么花时间又麻烦的事情,在身上比一下不就行了,但店员说衣服要实际试穿才知道合不合身。二比一,诺亚没有选择权,垂头丧气无力地拉上长挂帘。






「这套不试试吗?」


艾莉卡指着篮子里的黑色长裙,就差这套没穿过。


「这是礼服吧,我们需要的是普通服装。」


「你没礼服吧?」


「有制服不就够了吗?」


王立的制服本身就适合各种场合,即使穿着制服去见国王也没太大问题,很方便。


「这件不管怎样说也…太暴露了……」


诺亚在刚才就在试衣间看了一会,是吊带露背的款式,露出度有点高。


无法拒绝别人的好意,这堆衣服也是艾莉卡用心挑选的。


「抱歉,还是不行!」


不用半分钟,诺亚就走出来,在试衣间里在身上比了一下,感觉自己的样子很滑稽,完全不适合。


「是吗…那就算吧……」


艾莉卡看起来稍微有点失落,但诺亚只有这个不会让步,没穿过这么暴露的服饰。


「这位客人,难得朋友这么认真帮你选挑的?」


「嗯…但是……」


「没有但是,不会穿的话我帮你,不就试穿一下吗?」


店员把诺亚推进试衣间。


「等、等等!」


「好了,想取回制服就想办法出来吧。」


彷佛用了魔法一样,迅雷般的速度把王立的制服脱掉,把只穿着内衣的诺亚留在试衣间,想出来就只有穿上礼服这个选项。


被迫换上吊带的礼服的诺亚,稍微拉开试衣间的长帘,探出头来。


「制服……」


躲在长帘的背后,环视店里寻找制服。


「在这边啊,出来吧。」


店员这完全是在逗着小动物的样子,拿着制服站在艾莉卡的旁边。


「呜……」


诺亚垂下脑袋,满脸通红从试衣服出来,背部一片清凉,没布料覆盖真的不习惯,平时穿的王立制服可是很厚实的。


「好冷……」


「嘛嘛,这不是穿得很好吗?」


店员打量着诺亚,细腻的肌肤配上黑色的布料显得更加白皙。虽然她貌似没有自觉,比起注重展示胸部的服饰,这种露背的款式更显色气,即使只看背影也会让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但店员发现自己身边的银发少女依然无动于衷。


「你忘了这个。」


艾莉卡拿起篮子里的配饰,一脸认真地提醒。


「只穿礼服不就好了吗?」


「怎么可以只试一半?这是一套的。」


「这配饰太奇怪了吧……」


「不不,这个很可爱。」


这个配饰才是重点,黑色的粗丝上缝着用幼丝带做的蝴蝶结,艾莉卡把之前给她的十字架项链解下,把颈饰扣在诺亚的颈子上。


黑色的也不错,艾莉卡很满意地看着诺亚。礼服是次要,重点是这个颈饰,故意挑选配有颈饰的礼服。


诺亚不自在地摸着颈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感觉变成宠物一样。


「喜欢的话给你们打个折吧。」


「真的吗?」


艾莉卡的确想买这套,但对于普通人来说有点贵。


「等等,我不会穿的,绝对。」


「放着不穿的衣服是浪费吧?」


「嗯。」


诺亚不喜欢浪费。


「你会浪费人家的好意吗?」


「……」


说不过艾莉卡,换回王立制服的诺亚也买了几套普通的衣服,礼服用的艾莉卡的钱,而且这是给「诺亚」的东西,也没理由拒绝。


「对了,这个就戴着走吧。」


艾莉卡再次把礼服的黑色颈饰扣在诺亚的颈上。


「诶!?」


纯白的制服配上黑色的颈饰太明显了。


「这是用我的钱买的吧?」


作为颈饰的主人,艾莉卡拥有决定权。


「我们是乘马车回去吧?」


诺亚可不想这样在大街上走,如果是马车还可接受。


「不,我们没带这么多钱,路程又不远,当然是用走的回去。」


即将面临社会性死亡,诺亚被艾莉卡拉着离开服装店。


「欢迎下次再来光临。」


店员把她们没买的衣服重新折好放回货架。


「真是有趣的客人,用着男生的名字却意外地弱气。」


那个黑发的,要是不喜欢的话可以直接拒绝,却没有这样做。银发的也是,最初看中的就只有那套礼服的颈饰,花了这么多时间才让她戴上,其实直接买完再送出,她应该不会拒绝。







「那个…艾莉卡……」


「怎么?」


「总觉得四周的视线看着我……」


诺亚尽量低着头走,不时摸着颈子上的丝带。


「是错觉。」


不是错觉。


「能解下来吗?」


「……你想我解下来吗?」


「……是的。」


虽然诺亚只戴了一会,艾莉卡还是把颈饰解下重新扣上十字架,差不多就好了,做得太过份会被讨厌。


###


自从收到伯格送来的礼物后,艾莉卡的心情似乎特别好,是因为送来的书很有趣?这几天只有时间就会翻开他送来的书。


难得艾莉卡沉迷看书,诺亚也拿出自己的长弓,把短剑和匕首带在身上,有点东西的尝试一下。


弓的话,诺亚也有短弓,但穿透力和射程不及长弓,重点是她觉得长弓的大小也很适合当成双头弯刀来用。带有金属部件的的长弓,需要时用冰加大面积就能变成利刃,再缠上风的话能够成为一把不错的近战武器。


这是诺亚从父亲那里得来的灵感,他也是用冰把剑变成巨剑,附上烈风能把强韧的蜘蛛丝砍开,比一般的武器更好用。


只是想像当然不行,还是要实际练习,这个时间练习场应该没有人用。


「去哪?」


艾莉卡看着诺亚全身武装离开宿舍,当然要跟上去。


「练习武器的用法。」


「这样的话我来当对手?」


「我约了赫达。」


「她的话不会太危险吗?还是我来……」


「这样才好。」


艾莉卡的话大概不会用全力攻击。


来到练习场,赫达已经在等着了,还挥着缠着火焰的巨剑在热身,看来是打算尽全力。说起来,用巨剑这种重武器的女生真的没多少,赫达大部份近战武器都会用,只是特别喜欢巨剑。


「那我在一旁看着。」


艾莉卡坐在练习场边上长椅。


「……就一定要跟在旁边吗?这只是练习。」


「上次考试不就差点出意外吗?」


「这次不会,不如说你在这里会比较…嗯…很太压力,更容易分心……」


本来想说麻烦,因为想尝试的东西太多了,艾莉卡肯定不会让自己这样做。但麻烦这词容易伤到人,诺亚换了个说法。


目送艾莉卡离开训练场,看起来只是有点失落。松了一口气,觉得自己没有把麻烦这词说出来真是太好了。


「对了,赫达你可以尽全力攻击,我的状态很好。」


诺亚举起长弓在身上覆盖魔力护甲,但也只是用防御赫达的火焰,那巨剑还是要躲开的。


「不用你说!」


赫达已经把白色的火焰缠绕在巨剑上,如火焰一样飘起来的的红发,很符合火焰的形象。


散发着超高温的热气,没有魔力护甲的人只要接近就会被热气烫伤。


诺亚马上跟她拉开距离,火焰高热会把金属箭和武器融化,不用水的话这种等级的火焰还是很难应付。


光箭的话会如何,不受任何属性克制的光属性。


高速奔跑的同时诺亚也在手中做出数支光属性的箭,架在弓弦上,看准机会拉弓。


数支魔法箭射出,笔直地往前飞,只要稍微准中精神就能微调方向,比直接使用魔法更为轻松。


只是魔法箭被赫达用巨剑全部破坏。


诺亚放慢移动的速度,赫达追上去高举巨剑从上往下砍。


看着剑刃从头上落下,诺亚迅速让弓覆盖厚冰,让弓身成为利剑,挡下砍击。但高热把冰融化,诺亚让魔力准中举着弓的左手,冰刺从弓身爆出,刷过赫达的脑袋。


差点被击中,赫达马上往后退,但诺亚已经在拉着长弓,一支魔法箭架在弦上,近距离被射中的话会重伤。


「什么时候学会用魔法箭?」


赫达扔下沉重的巨剑举起双手投降,不满地瞪着诺亚,怎有弓手近距离射箭。


「嗯……不知不觉?」


魔法箭好像是魔力控制比较好的人才能做出来,诺亚只是尝试了一下,比想象中顺利。


「你这种战斗方式很奇怪。」


第一次见赫达这么用认真的态度说话。


「你以前虽然也是莫名奇妙,但不会这么玩命。」


经常跟「诺亚」练习的赫达知道她很擅长躲避各种的攻击,那种砍击理论上不会硬接,弓的强度不适合作防御,竟然选了弓箭作为武器就要用相应的方式去战斗。


以前诺亚就经常练习一些比较危险的魔法,因为强行使用高强度的魔法把身体搞坏也不是一次半次的事,但那都是可治疗的伤势。


刚才那一下砍击,要是防不住随时把会弓砍断,但如果只是为了尝试新的招式,没有必要这样做。


「是吗……」


又是「诺亚」,诺亚稍微有点不快地握紧着长弓。


「我大概明白你要艾莉卡离开的原因,她的话的确不会给你这让做,中途就会出手制止了。」


没想到被称作笨蛋的赫达会想得这么深入,这的确是有点危险,但诺亚只是想做出跟「诺亚」不同的事情。


「下次还是让艾莉卡在一旁看着吧,不然老师也行。」


赫达捡起巨剑离开练习场,自开学以来的诺亚就有点问题,先不论使用的武器和魔法的习惯,连性格也改变了,彷佛是另一个人。


不管怎样,这样的诺亚不能在没人看管的情况下练习。


诺亚拖着沉重的身体回去宿舍,只见艾莉卡在床上翻阅伯格送来的书。诺亚放下武器,把自己脸朝下的扔在床上,把脑子放空,什么也不想做,连思考也觉得麻烦。


「练习怎样?」


「………输了。」


脸埋在床单里,声音听起来有点沉。


「没受伤吧?」


「没有。」


也许是因为运动了一会感到有点累,诺亚拉起旁边的被子把自己裹紧,躲在在黑暗的被子里什么都看不见,让人安心。诺亚现在只想受点重伤,对自己的厌恶感又增强了。


察觉到被子里有一团毛茸茸的东西在动,诺亚看见脚边那发亮的金色猫眼,是骑士,就想说没找到牠,原来是在藏在被子里头。


诺亚把骑士搂在怀里,蹭着猫毛是最幸福的时刻。


###


诺亚跟伊蒂丝在药草园整理着新的种子,部份温室区的植物需要重新种植。一袋袋不同种类的种子,还挺花时间的。骑士好像很喜欢药草园这边的阳光,躺在边上吹着风晒太阳,不时摇着尾巴。


「诺亚前辈,最近有发生什么事情吗?」


伊蒂丝挖开一个小土坑,把种子扔进去。看了一眼诺亚,跟菲尔一样,今天身上什么都没有。


最近只要有时间就会在在学院里散步,偶然也会独自离开学院。想更了解自己眼中所见的黑雾是什么回事,为什么有些人有黑雾有些人没有。


而最奇怪的还是诺亚,不时涌出的黑雾,第二天却完全消失,之后不管怎样集中精神也看不到一丝的黑雾。


那是能控制的东西?所有人的黑雾都很稳定,会出现变化的就只有诺亚。


连日来的观察,一般人最少都会带着淡淡的黑雾 。除去刚出生不久的幼儿,只有极少数的人没有黑雾。


「没有。」


略为冷漠的回应,伊蒂丝觉得果然是发生了什么,平时会带来一些曲奇和小蛋糕之类的让大家试味,今天什么都没。


「艾莉卡前辈在忙吗?」


难得艾莉卡不在诺亚身边,菲尔因为成绩问题要特别补课,来不了药草园倒是很正常。


「沉迷看书。」


那些作为礼物的书似乎很有趣,艾莉卡说是有关鬼魂的新书,还说当中的各种假设和研究十分耐人寻味。


诺亚从袋子里抓出一小把种子,突然感到轻微的刺痛,种子上长着倒刺,把指头刺破,被血液滋润的种子裂开外壳长出绿色嫩芽。


有点眼熟的种子,用力捏着种子,尖刺进肉里,稍微集中魔力,种子马上发芽,长出细根缠着皮肉。毒性还没发作,还有痛觉,没完全扎根,咬着牙强行把幼苗连根拉出让伤口愈合。


「伊蒂丝,这些是早上送来的种子?这包是清单上没有的。」


「嗯,老师说想换一批新的植物,可能是送错了。」


这个植物园不时会种植一些稀奇的植物,要是发现有不错的药效,会把部份植物分发给学生,让学生来自行调配,他们偶然会制成一些有趣的药水。


「这个我暂时借走了。」


扔下一句,诺亚拿起那袋种子快步离开。


这的确是血玫瑰的种子,诺亚把幼苗用手帕包起收起来,直奔布莱克的实验室。


「老师。」


「工作完成了?」


带着小圆眼镜的布莱克在调配药水,看见诺亚进来依然没停下来,继续摇着玻璃瓶。


「还没。」


「那是有什么事吗?」


「植物会长在拥有魔力的人和魔物的身上吗?」


「寄生在魔物上的植物还算常见,寄生在人类的就没见过了,不过有些人的确会把植物种在人体上当作艺术。」


「有听过血玫瑰吗?」


「……你当我是什么,我好歹是在王城工作的药师。那是很稀有的植物,只有野生的魔物才有几会被玫瑰寄生。」


血玫瑰对恢复魔力有非常好的效果,还能治愈魔力衰退,而且制成的药更可以让没有魔力的人短时间得到魔力。但血玫瑰只能从野生的魔物上收获取,人类没有血玫瑰的种子。


「种子里混着一包玫瑰的种子。」


「种子?」


布莱克放下药瓶细看袋里的种子,的确是没见过的种子。这次的种子都是从一名植物商人里购入,这包种子不在购买的清单上,是不小心弄错混进来了?


脸上的笑容退去,血玫瑰的确是药效非常好的药草,但不适合在人类的社会上流通。这种植物需要种植在拥有大量魔力的魔物身上,人类几乎不可能活捉强大的魔物,要种植这种玫瑰只能寻找拥有魔力的人类或魔族。


「听说你加入学生会了?」


「嗯,算是加入了。」


据学生会的成员说,王立的老师大部份都是中立,但诺亚也知道要注意不要暴露自己的身份,中立不代表能接受以人血为食的种族。


这点连诺亚自己也不太能接受。


「有时间的话帮我看看还有什么地方在出售这些种子。」


很在意这些种子的来源,但布莱克认为比起源头,确定种子的普及程度更重要。


血玫瑰不是那么万能的药草,其中的毒性很难去除,长期使用会让人失去痛觉和感官错乱,更重要的是一但停止服用会产生剧痛,如毒品一样的药草。


「还好是你负责药草园。」


布莱克把整袋种子扔进火炉里。这一袋应该挺值钱,但不适合留在学院。单单是刚才的一瞬间他已经想到怎样使用这种药草,绝大部份都是不太好的用法。


在王都里也要调查一下,特别是贵族之间。


最后还有一个问题,诺亚为什么会认识血玫瑰的种子,即使是经常接触植物的药师也不一定能认出种子。







留在宿舍里的艾莉卡翻着伯格送来的书,这本书讲究了鬼魂的生态,虽然内容跟以往的有点重复,但也有一些新的发现和推论。


鬼魂的居所是活迷宫,而迷宫会消失是因为作为主人的鬼魂消失了,根据在外面的观察,在迷宫里游走的鬼魂会随着时间减少。可能是自然消耗或互相融合,最后会只剩一个。


小鬼魂作为鬼魂的分身能够进入尸体控制尸体的活动,理论上也能进入活人的体内。但这只是推论,未经证实。


「她的灵魂不完整」在石室的那个黑精灵是这样说。


除了记忆和性格突变,艾莉卡没发现诺亚有什么异常,缺少灵魂会出现什么问题那个精灵也不知道。


人的灵魂是可视的吗?是魔法?还是种族特性?但那个女人又说自己没有研究灵魂。


「嗯?甜味?」


从门外传来淡淡的甜味,艾莉卡不自觉地咽下口水,还没吃晚饭,有点饿了。


「艾莉卡,有关血玫瑰的事……你的眼睛变红了…」


诺亚推开门就看见艾莉卡那蓝色的眼睛已经变成红色,只是自己不知道。


「不会吧……?」


才识意到这阵甜味是来自诺亚,明明是受了伤的状态,比起胆心,现在却只想贪婪地嗅着这甜味,彷佛看见动脉下的血液在流动,更想直接触碰她体内那深红色的液体。


「你身上带着的血味……」


艾莉卡低着头看尽量不去看诺亚。


「啊,刚才想确定一下种子是不是血玫瑰,稍微让种子发芽了。」


「血玫瑰?」


「嗯,布莱克老师那边混进了一包种子……艾莉卡?」


诺亚发现艾莉卡的手在颤抖,虽然低着头,但显然没有在看书。


提起石室和血玫瑰,艾莉卡想起那时几乎全身浴血的诺亚,回忆的画面在变质,成为诱人的景像。


「……我的药要吃吗?」


诺亚翻出一包药粉递给艾莉卡,理论上应该有效。


「要 。」


打开药粉倒进嘴里,未曾尝过如此强烈的苦味,不知道是药效还是因为味觉上的冲击,让艾莉卡回归现实。


「咳…咳……」


极苦的干燥粉末粘在喉咙引起不断的咳嗽,艾莉卡赶紧拿起桌面上水杯迅速把水喝掉,希望冲去嘴里的苦味。


干吃药粉是有技巧的,正常都要随水咽下。诺亚只是怕麻烦,没水的时候平时都是直接吞,缺点就是会充份品尝到药的苦味。


「有想吃的东西吗?」


诺亚看着艾莉卡又喝了一杯水,看起来完全不擅长面对苦味。也是,喜欢甜食的人大多数不喜欢苦味 。诺亚还是很清楚自己的药有多难吃,只是习惯了。


「只要是甜的都行。」


但宿舍里没有任何糖果,除了巧克力。


「那……巧克力?」


自从诺亚知道巧克力的存在,每次吃完药就会吃一块,巧克力对她来说已经是不可缺少的日常食物。


「……」


艾莉卡双手捧着水杯呆呆地站着。


「开玩笑的,我去烤布丁。」


诺亚离开房间,最简单快捷的甜食就是布丁,竟然是为了覆盖苦味,上层的焦糖要做得甜一点,不能煮太久。







「又是血玫瑰……」


吃完布丁的艾莉卡又开始觉得头痛,上次才被父亲查问有关石室的事,理论上教会那边应该已经研究出血玫瑰的种植方法。


「感觉要忙起来了。」


嘴上说忙,诺亚的脸上却挂着一丝微笑愉快地写着药草园的种植记录。


「你好像很高兴?」


「嗯,因为忙起来的话就什么都不用想。」


可以不用思考自己跟「诺亚」的差别,最近越来越讨厌「诺亚」。


「有什么事很烦恼吗?」


「很多,例如食谱,作业和食谱。」


诺亚没办法把把真正的烦恼告诉她,但这的也算事实,不算说谎。


「食谱很重要吗?」


说了两次食谱,作业反而只有一次。


「非常重要。」


「你尝不出正常的味道吧?」


「刚才布丁怎样?」


诺亚直觉再说味觉的问题又会聊到自己是怎样学会煮这些东西,还是把话题扯到艾莉卡的喜好上比较好。


「好吃。」


对艾莉卡来说外面卖的布丁偏苦,不喜欢太苦的焦糖,不是说一般的布丁难以入口,只是喜欢偏甜一点的。


「需要再甜一点吗?」


「不,这样刚好。」


「辣的话能吃吗?」


「可以。」


「请诚实回答,不然以后可能会出现辣的食物,辣肉丸的程度可以吗?」


没听过喜欢甜的人能够吃辣,更没听过不擅长苦味同时喜好甜食的人会主动吃辣。


「……不行。」


「小孩子?」


诺亚忍不住笑出来,艾莉卡的待人处事是那么成熟,结果完全是儿童口味。


这下算是懂了,艾莉卡的口味偏甜,也不算太意外,好像没见过艾莉卡吃辣肉丸,那是非常大众的口味,据说只是微辣。


诺亚吃过一点,只是感觉有丁点辣,辣不是味觉,所以能够正常尝出来,平时也会在沙拉加辣酱增加风味。


「我比你年长吧?」


就是知道会被嘲笑才不想说,这已经被双胞胎和帕莎笑了很久。


「嗯,艾莉卡姐姐?」


「别用这个称呼。」


「帕莎的话就可以?」


「只有你不行,会想起不太好的过去。」


艾莉卡可不想回忆起儿时在诺亚前耍帅的过去,藉着自己经常跟父亲去工作,见识多一点就把自己当作姐姐。更为了展示自己的魔法才能擅自进入迷宫,结果让诺亚沉入昏迷,一切都是自己的错。


当然这是不会说出来,而且现在诺亚也想不起来,就这样一直保持下去也不错。


「嗯…好吧……」


看来那是不属于自己过去,诺亚不打算追问,亦不想知道。翻开食谱的笔记,在含有辣味的食谱旁边记上记号,这些要重新调整。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