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第十章

作者:ilm888
更新时间:2020-07-25 21:39
点击:32
章节字数:743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艾莎平躺在检查台上,使劲地低头看着比约曼医生用来量她腹部长度的卷尺。她看着他那双结实的大手灵活地移动着大拇指和食指之间的胶带,时而垂直,时而水平地测量着。

“安娜今天会过来吗?如果她要来的话,我可以等她来了再检查心跳。”

她的脑袋用力压在脖子上,她不得不用胳膊肘支撑着身体,以便可以看到整个过程。

“不,她今天要开会,抽不出时间。不过她下次会一起来。”

她的声音里有一丝悲伤。她不习惯产检时安娜不在身边。这是过去三个月来安娜第一次没有到场。没有诙谐幽默的应答,也没有傻乎乎的行为来平衡房间里沉闷的气氛。

“好的,现在是第十三周,一切正常。增长率也是正常的。”高大的金发男子边挠着脖子后面边说道。“现在你躺下的话,我们就可以检查心跳了。”

因安娜不在身边而产生的悲伤情绪很快就变成了温暖的喜悦。

“这是我最喜欢的!有一天安娜还说她希望家里也有一台多普勒仪,这样她就可以每天都听了。”她想到安娜神采奕奕的脸不禁笑了起来。

比约曼医生拿出一个小型手持式胎儿多普勒仪,把它放在艾莎有着动人曲线的肚子旁侧。她屏住呼吸,一开始除了静电噪音什么也没听到。比约曼医生边调整和移动着设备,边盯着天花板,好让他的听力可以更好地集中在声音上。

“来吧,小家伙。你在哪儿阿?”他边说着,边移到她肚子的另一侧。

这种期待让艾莎备受折磨,她的眼睛在比约曼医生和多普勒仪之间来回看。突然静电噪音被一声巨大的沙沙声打断,艾莎困惑地皱起了脸。

“那是婴儿离开多普勒仪的声音。他们不喜欢声波发出的声音。活跃的小家伙。”

动起来是好的。没有心跳就不会动。艾莎心想。最后,当比约尔曼医生边数着节拍并用手表计时的时候,扬声器里传来了微弱的心跳声。艾莎脸上露出来发自心底的笑容。这是她最珍惜的时刻。它们可以提醒她,这就是她的身体在过去的几个月里一直经历地狱般痛苦的原因。

“心跳听起来很棒,很有力。我们只要做几次心率检查,然后我们还谈谈你有没有什么担心的问题。”

“好的。”她回答道。

艾莎努力控制不让自己笑。比约曼医生的双手正轻轻地推着艾莎的肚子,以便更好地了解她子宫的大小和位置,但这让艾莎觉得非常痒。

“没关系,你不用紧张。你不是我遇到的第一个怕痒的病人了。”

一旦她停止压抑这种感觉,就忍不住大笑起来。

“对不起。每次都会这样。”她用手遮着嘴,试图让自己不要笑个不停。

“我觉得你的胎盘很低。你可能需要放松一段时间,这样它才能离开你的子宫颈。来吧,坐起来,我给你解释一下。”

他伸出手,帮助艾莎坐起来。艾莎的笑容马上消失了,她皱起了眉毛,脸上露出担心的神情。

“目前这还不是大问题,但总的来说你不会希望胎盘太低,不然在分娩时胎盘会阻碍胎儿离开子宫。我想在一周内再检查一次,如果没有上升,你就需要卧床休息了。”

她难以置信地摇摇头。

“卧床休息?要多久?我该怎么跟我的同事说呢?他们甚至还不知道我怀孕了。”她用手梳了梳头发,把手指按在太阳穴上。这不是她想听到的消息。她知道自己最终还是要告诉大家,但她想按自己计划的时间来。现在还太早了。

“你已经完全可以告诉你的同事你怀孕了。12周以后就不用那么担心会流产了。”艾莎沮丧的发出一声叹息,低下头,然后又抬头看着比约曼医生。

“我知道,你是对的。我一直都在逃避。我现在手上有很多项目,我知道这个消息会给一些人添麻烦。”

他伸出手放在她的肩膀上。“艾莎,女人总是会怀孕的,即使是职业女性也不例外。他们会理解的。”

他给了她一个支持的微笑,并拍了拍她的背。

“谢谢你。这不是我期待的,但只能这么办了。”她转了转眼睛,回头看了看坐在医生转椅上的比约尔曼医生。

“好的,就像我说的,一切看起来都很好。你还注意到什么别的事情或者有什么问题吗?”他身体向前倾,双肘支在膝盖上,两手交叠在一起。艾莎喜欢这种关心、温暖的感觉。她通常不会找男医生看病,但是他在病人中具有很高的赞誉,而且有一个斯堪的纳维亚名字,克里斯托夫•比约曼,让她最终选择了他。

“我发现自己最近脾气很暴躁。我很容易生气,我一直在斥责安娜。好吧,多数时候是安娜,我对工作的同事也不太客气。但之后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我很快就会好起来。情绪就像在坐过山车。”

比约曼医生笑了,用他那温和的棕色眼睛看着艾莎。“那是荷尔蒙的原因。在这个时候情绪波动是很常见的。很多女性还报告说这个时候会哭泣。还有的女性会感觉到性欲增强。荷尔蒙对每个人的影响都不同,也许对你来说,你是更容易生气。”

艾莎把腿交叉在一起,在检查台上调整了一下姿势。“我没有哭过,但我也有感觉到......你提到的另外一个。”艾莎不是那种可以随便说出隐私的人,即使是在医患之间,除了安娜和她的一些亲密朋友之外,她很少谈论自己的性生活,或者她对性生活的欲望。

比约曼医生困惑地看了她一眼,努力回想他刚才说的话。“性欲增强?”

“是的,就是那个。我都还没和安娜谈过这件事。并不是说她和我处于同样的情况。”

“再说一次,这完全正常,如果你的伴侣支持,性++爱对孕妇来说是很好的。我有一些资料,你可以把它带回家,然后和安娜谈谈。”他把椅子滑到一沓资料前,拿出一份递给艾莎。

“谢谢。它出现的时候可能会派上用场。”她把纸折了三折,整齐地塞进包里。当她站起来向门口走去时,比约曼医生拦住了她。

“艾莎,不要对自己太苛刻。你会经历很多的变化,你是全职工作,你的前几个月会经历非常艰难的孕吐以及各种情况。告诉安娜如果她有任何问题就给我打电话,我很愿意和她谈谈。”

“谢谢,我会尽力的。”

——————————————————————————


在从医生诊所开车回公司的路上,艾莎想了各种可能的方式来把这个消息告诉同事。她不知道是应该和她的直接上司开个小会私下谈,还是在周一早上的例会上一次告诉所有人。她坐在办公桌前,打开电脑,查看着日程表,看看什么时候可以做些安排。当她浏览日程表的时候,发现有一天用亮绿色标了出来,这一般意味着一个外出活动的日子。“团队拓展。”她大声的念了出来。她最近一直心不在焉,都忘了那个周五他们要去一个同事的湖边别墅进行团队拓展的活动。「太好了。每个人都在,既休闲又轻松。」团队拓展通常包括了各种食物、不同的活动和游戏,可以帮助大家更好地相互了解。当脑海中浮现出那样的情景时,她松了一口气。为了安全起见,她决定提前与公司负责人打声招呼,让他先知道她的计划,她猜想在周五当着所有人的面知道这件事他不会高兴。

到了周四,艾莎终于要和她的老板会面了。她紧张地坐在桌前,双手交握在一起,手指在掌心搓来搓去。她紧张时就会这样。她要说的只是她将在夏末生孩子,虽然只有一句话,但她的胃一直在翻腾。「9:59,我想我最好现在就去把这件事情了结了。」她沿着大厅走到本尼特先生办公室的门口,把白色上衣拉直,把长长的辫子甩到肩膀上。她举起手敲了两下门,然后马上又把自己的手握在一起。敲门声听起来比她想的要更没有底气。

“啊...艾莎。今天早上见到你很高兴。”本尼特先生身材高大魁梧,和平时一样穿着西装打着领带。“今天早上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他往后靠在椅子上,示意艾莎在他宫殿般的办公室里找张椅子坐下。

“嗯......我有一些事情想在明天团队拓展时告诉大家,但在此之前我想先告诉你。”

深色头发的男人没说话,只是向前探了探身子,眼睛里充满疑问。过了一会儿,他终于开口了,艾莎似乎正在等待他的回应。

“是......”

“我妻子和我一直都想要个孩子,我怀孕了,预产期大约在夏末。”

她屏住呼吸,嘴巴张开,等待着他的回应。

“哦,这是个好消息!”

「噢,感谢上帝,他是高兴的。」

艾莎深深地呼出一口气,感到肩上的重担消失了。

“嗯,我们可以稍后再谈细节,我想你也还要告诉人力资源部门,但现在让我先祝贺你。”

他没有站起来拥抱她或者其他什么,但这是她最期待的结果。他没有生气,没有让她因为自己的个人生活而感到内疚。

团队拓展的地方约需一个小时的车程,艾莎有足够的时间考虑她要如何告诉大家。她不像之前要告诉本尼特先生时那么紧张,也许是因为她已经练习了太多次告诉别人自己怀孕了。城市的天际线映在后视镜中,这些混凝土丛林慢慢变成了郁郁葱葱的绿树。这些树让她想起了她的家,那些美好的回忆。

她把车停在一座大木屋门口,她下车走到前门时,闻到了新鲜的空气和松树的味道。路的两旁停满了车,她想她肯定没走错。那里都是熟悉的面孔,托盘里摆放着食物。这是几个星期以来,艾莎第一次在闻到食物的味道感到高兴。她饿了,迫不及待地想把这件事完成,这样她就可以尽情地享用美食了。她用眼角余光看到了蒂安娜出现在人群中。

“嘿!就是今天,对吧?”她轻轻碰了碰艾莎的肩膀,眨了眨眼。

“是的,我迫不及待地想把压在我胸口的秘密说出来。”艾莎环视了一下房间,想了想她得告诉多少人。

“说到胸,这是怎么回事?”蒂安娜指了指艾莎衬衫上的纽扣,那些纽扣紧紧的扣在一起。

“噢,老天爷,我知道。它们每天都在变大。就好像它们有自己的想法,我早上只能扣上衬衫的扣子。”艾莎已经在吃附近托盘里的蔬菜了。

“听着,我有个主意。我们今天要做一个活动,让每个人在一张卡片上写下关于自己的两件事,然后每张卡片都会被念出来,大家要根据卡片上的内容来猜写卡片的那个人是谁。你可以在卡片上写你怀孕了。这样你就可以一次性告诉所有人了。”

艾莎重复了一遍蒂安娜刚才说的话,并想了想。“这是个好主意。不过,我不知道第二件事要写什么。”她拿起一根胡萝卜,在一桶沙拉酱里蘸了蘸。

“来吧,我去给你拿张卡片,你可以把它和其他卡片放在一起。”

就让蒂安娜去发挥聪明才智来帮助一个需要帮助的女孩吧。蒂安娜拿着一叠白色的卡片回来了,递给艾莎一张。她知道自己想把怀孕作为第二件事写在卡片上,但还在努力地想另一件写什么。她冥思苦想,眉毛都皱在了一起。随便写点点什么。这不重要,当听到第二件事时,甚至没有人会记得第一件事是什么。她迅速地写下一些东西,把卡片递给蒂安娜。

吃了点东西后感觉好多了,她已经去取了三次自助餐,她在一大圈椅子中找了一个靠近蒂安娜的座位坐下。艾莎开始感到有点紧张,但同时她也非常兴奋。这是个好消息。她没什么好担心的。在本尼特先生的帮助下,由洛蒂负责读卡片,艾莎不知道他有没有把这个消息告诉她。

在读完一开始的几张卡片后,大家都开怀大笑,试图猜出每张卡片的主人是谁,艾莎发现自己也很开心。她很投入这项活动,甚至已经不再对即将要分享的消息感到紧张。洛蒂把手伸进那叠卡片里,抽出一张,用她浓重的南方腔慢慢地念出来。

“好了,各位。接下来这个写着‘一年中我最喜欢的是冬天......”’

还有......我怀孕了。”

洛蒂念完后倒吸了一口气,她明亮的大眼睛环视了一周。艾莎的心漏跳了一下,她提醒着自己不要出卖自己要保持冷静。不过她没有办法阻止她的脸颊慢慢升温。她觉得自己的脸一定通红,会立刻暴露她的身份。突然间,所有的目光在每一个女人身上移动,观察着她们身上是否绽放着母性的光芒。

“是莎拉吗?”一位女士终于说话了。“不可能。我男朋友会杀了我的。”莎拉说道。

艾莎想知道这种情况还要持续多久。蒂安娜知道艾莎期待已久,看了她一眼。还有人说出了一些名字,但没有人注意到艾莎。蒂安娜忍不住了,终于脱口而出。

“是艾莎!”

艾莎立刻感觉到房间里的每一双眼睛都在盯着她,更确切地说是盯着她的肚子。

“真的吗?”洛蒂问。

“是的。她昨天告诉我了。”本尼特先生得意地说道。

艾莎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在“哇”和“恭喜”的道贺声和掌声中,欣然接受了大家的祝福。

“谢谢大家。是的,没错。我喜欢冬天。没有啦,我开玩笑的,我喜欢冬天,我也怀孕了。”

她突然想博大家一笑。站在聚光灯下感觉有点不舒服,不过每个人都为她感到高兴,真心地祝福她,这种感觉好极了。这展现了艾莎温柔的一面,她平时工作时总是很严肃。蒂安娜俯下身,在艾莎耳边小声说道。

“看到了吧,没那么糟糕。现在你不用再隐瞒任何事情了。”

艾莎点点头,“我知道,终于自由了。”

—————————————————————————


这一天非常完美,艾莎迫不及待地想回家告诉安娜。一个小时的车程感觉比在去湖边的路程要长。尽管疲惫不堪,但艾莎还在为白天的事情而兴奋,她走过车道,穿过前门,想要马上看到安娜,把她抱在怀里。

“安娜?”她的蓝眼睛在屋子里四处搜寻,但没有发现那个红头发。通常星期五的晚上,她都会蜷在沙发上改作业或者看电视。

“我在上面。”安娜在楼上的婴儿房里喊道。

楼梯逐渐成为了艾莎的死对头。当漫长的一天结束时,她最不愿意做的事情就是爬楼梯。但是知道安娜在上面为她提供了额外的动力。

“我今天过得超完美。我告诉了所有人,他们都对我很好。”艾莎爬上了楼梯,绕过走廊,走进那个还没开始装修的房间。

“你肯定不会相信-。”

当她走进房间看到安娜放在摇椅里的东西时,她的话说到一半就停住了。

“莉拉在里面干什么?”

当艾莎看到她小时候的玩具熊像婴儿一样坐在摇椅里时,她的脸色变得苍白。

“那是她的名字吗?是挪威语吗?是什么意思?”

安娜问了一连串的问题,似乎忽略了艾莎脸上的愤怒。金发女郎的表情在几秒钟内完成了一个180度的转变。

“它的意思是紫色。不要转移话题。你在哪里找到的?”

安娜问这么多问题只是想开个玩笑,但现在她被艾莎的语气吓到了。艾莎把钱包丢在门口,手指指着小熊,而安娜就好像正在被家长责骂。

“我,我在一个箱子里发现了她。我只是想看看有一个宝宝在里面会是什么样子,而且我想学习怎么用扣环。”

“什么箱子?”艾莎喊道。

“放在楼上的那些。我不知道。它在白色的储藏箱里。”安娜完全被艾莎的反应吓到了。

“我的箱子。它们在我的箱子里。那些我叫你不要打开的箱子。”

艾莎的双手颤抖,她交叉起双臂不想让安娜看到。红头发原来跪在摇椅旁,她站了起来。

“艾莎,你冷静一点。我没有恶意,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生气。”

艾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努力回想起她和安娜说过的不会对她发脾气的话。但这真的是在考验她。

“安娜,那些箱子不能打开。”她的声音越来越大。

“为什么?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你知道这是我们的家。我们的家。而我却不能在我们自己的家里打开一些东西。”

“安娜,那些箱子是我的童年仅剩的东西了。是我离开之前能拿到的所有东西。”

又来了。艾莎胸口又感觉到了那种熟悉的痛苦。每当她谈到她的家庭时,那种痛苦就会袭来。她拼命想要回避这种痛苦。安娜把手放在身侧,走向艾莎。

“等一下。我们已经在一起六年了。结婚三年了,这是我第一次听说这些箱子。你没发现这里有什么问题吗?”安娜沮丧地举起双手。

“我不是想要对你隐瞒什么,只是我从来不看那些东西。而且,我们搬进来的时候,我告诉过你的。”艾莎现在好像感觉到了自己的戒心。

“艾莎,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你不能一辈子都逃避这个问题。我很抱歉,但是你能为自己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放下所有这些事情,为此痛哭一场。这不会比试图把所有这些感觉深深埋藏在你的心里更糟糕。”

艾莎想要离开,但那只会证实了安娜刚才所说的她在逃避。她闭上眼睛,艰难地咽了口唾沫,努力把声音控制在合理的水平。

“总有一天我会没事的,但不是今天。”

艾莎走过去,把莉拉从摇椅里拿出来,这时安娜抓住她的胳膊,拦住了她,使她转过身来。

“不,艾莎。我已经很有耐心了。我知道打开那些箱子会很艰难很痛苦,但是你不会是一个人去做。我就在这儿。我会在你身边,抱着你,擦去你的每一滴眼泪。但你得对我敞开心扉。你得面对这件事。”

艾莎从来没有见过安娜在她们的关系中表现得如此坚定。她在忍受过去的痛苦和以伤害安娜的形式忍受未来的痛苦之间左右为难。虽然艾莎从来没有承认过,但是她对安娜隐瞒了这么多关于自己过去的事情,这确实让她感到羞愧。艾莎也从来没有想让这件事影响她们之间的感情,她知道在多年的麻木和压抑之后,她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她知道自己必须做什么,但却说不出那些话。安娜看到了艾莎脸上的焦虑,知道她在和自己作斗争。她握着艾莎的手,把她们的手指交缠在一起,走的更近,看向艾莎深邃的天蓝色眼睛。

“请为我做这件事。只是一个箱子。今天晚上我们只要完成一个箱子里的东西就行了。”安娜的声音温柔得像天使一般。

艾莎想点点头表示同意,但是她只顾得上要去压抑住眼里涌出的泪水。

“我知道你很害怕。但是我们一起努力。看看把它留在心里对你产生的影响。看看它对我们的影响。”

艾莎看着安娜的眼睛。那里充满了爱和关心。在那里她还找到了点头的勇气,“好的。坐到沙发上去,我去拿一个箱子来。好吗?”

艾莎还是说不出话,又点了点头。安娜沿着楼梯小跑着去了地下室,艾莎也走下楼,坐在沙发上试图振作起来,她用手理了理头发,把松散的长刘海梳回辫子里。要不是为了安娜,她一点也不愿意这么做。她低头看着自己颤抖的双手,攥成拳头,想要稳住它们。安娜拿着一个白色的防水小箱子回来了。艾莎一看到它,心就沉了下去,她的心跳加速,呼吸也变得沉重。

“也许由我来打开它,把东西拿出来会好一些。”安娜建议道,艾莎点点头。

“你能做到的。”安娜抚摸着艾莎的膝盖安慰她。

她看了看盒子里面,拿起她看到的第一件东西,一条柔软的精细编织的白色毯子,毯子的一个角绣着一个‘e’。她拿起折叠着的毯子,放在她的膝盖上。艾莎一看到眼泪就掉了下来,她把脸埋在手里。在所有的东西中,安娜最先拿出来的就是艾莎的婴儿毯。自从那天她把它放进箱子后她就再也没看过它,她知道有一天她可能会想用它来包裹自己的孩子。这是打破艾莎筑起的高墙必须要做的。感觉就像她身体里的什么东西破裂了,她马上感觉到所有的力量都离开了她。她无法想象对于将要有孩子她的父母会像她和安娜一样高兴,他们把她从他们的生活中抛弃了。她父亲的声音在她脑海里回荡。他说过的所有可怕的事情都涌上心头。诚然,他们的关系并没有多好,但艾莎只是想要能够得到他的认可,她不仅仅只是一个继承公司的人。她希望她的母亲会为她而战,会支持她。但是他们并没有。他们永远也不会这么做。这伤透了艾莎的心。他们有没有想过她?他们的生活会有什么不同吗?这些问题总是浮现出来,但她从不让自己想太久。安娜一言不发,把毯子放在咖啡桌上。她说过她会在艾莎身边,她做到了。她把艾莎的手从脸上拉开,把她抱在怀里。艾莎的身子陷进了红发女孩的身体里,安娜把她抱得更紧,紧紧地搂着她。当安娜听到艾莎小声的哭泣时,她的心都要碎了。她抚摸着艾莎的后脑勺,抚摸着她突起的辫子。她吻了吻艾莎的耳后,轻声地说着安慰的话语。她把艾莎逼得太紧了,开始感到后悔。她用空着的手把毯子放回盒子里,盖上盖子。就像她承诺的那样,她就在艾莎身边,永远都不会放弃她。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