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第二十六章 后篇

作者:雨音的迷途之子
更新时间:2021-02-12 18:08
点击:628
章节字数:605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在纪念馆里有对常年住在里面的管理员夫妇…夫妇两人大概都是六十多岁左右,貌似都姓沼田。


沼田丈夫身材矮小而且非常瘦弱,眼睛是三角眼……跟外貌一样,不说话且无趣。沼田妻子正相反,身材高大而丰满,而且很勤快,可以很开朗的跟人说话。大家刚到时,还做了让他们感到有点恶心的欢迎……


鸣看到两人之后……她始终都以比较提防的态度对待他们……因为她感觉他们的眼神里充满了某种强烈的欲望……或者说是恨意?特别是那个女人在看向她的时候虽然嘴巴是笑的但是鸣有一种被当成猎物的感觉……这种感觉有点不舒服……她经过女人的身边的时候悄悄的挡在了未咲的外面……


“鸣?”


“快走……”


鸣小声的说道


“嗯…”


她疑惑的回答道…但是未咲感觉有道视线在盯着她…她回头看到了那女人的脸…令人战栗的笑容盯着她自己…


“!”


未咲下意识的颤了一下…握紧了鸣的手快快步的跟上了大家。


“鸣…你看到了吗?”


“嗯…不对劲…”


“好可怕…”


“没事的…有我在呢…未咲。”


鸣轻声安慰着未咲。


那两位夫妇在十五年前就已经在这里了吗?鸣想到。


建筑物是木造的古典西洋风二层建筑……背靠夜见山…结构很复杂…有很多房间…古典的吊灯和木头上浅红的油漆还有地毯说明了当时的豪华……一楼大厅处是标准的洋馆结构……宽大的主楼梯中间的墙面上方是大块的花纹玻璃……楼梯左右划分通往二楼……建筑物的后面有一所后花园……后花园的周围是封闭的只有建筑物的后门。


二楼有宽敞的食堂…还配有相当数量的寝室……基本每间都是双人房…房间有点旧…墙上的色彩已经褪色了…里面的装饰很像旅馆……厕所和浴室是公用的…但是全部房间都有空调。


虽然可以一人一间但是按照老师的说法是为了彼此之间的照顾…两人更安全一些。


鸣的室友肯定是未咲了……榊原貌似是和望月一个寝室……然后赖使河原和风见…女生的话赤泽和杉浦…小椋和绫野……分寝室的时候鸣只悄悄的关注了这些人……


……………


鸣和未咲分别把行李放到了她们的房间里面……虽说是行李但是也只是一个不大的包而已……她们没有特别准备什么太多的行李……她们向榊原他们约好在吃晚饭之前到他们的房间集合…目的是听那卷磁带……


“未咲…完事了吗?”


“嗯…可以走了。”


“那走吧。”


两人从自己的房间里出来……她们的寝室是在走廊的深处……走到榊原的寝室需要经过几件房……走廊一片昏暗……也很安静……毕竟这个时候谁也不想出去……最后在榊原他们寝室的门前鸣看见了站在门外的赤泽泉美……


“你们也是过来听磁带的?”


赤泽看了一眼两人问道。


“是的……你也是呢。”


鸣站在她的后面说道。


“之前在咖啡厅的时候就听到松永先生留下的‘线索’…但是那时候有事在身没有来得及去找。”


赤泽耸了耸肩说完话…然后敲了敲门。


“来了…啊…赤泽同学…”


“打扰了……”


赤泽进到了房间里……鸣和未咲也跟在她的身后进到了里面…


鸣用眼睛悄悄环视了一圈房间……因为是同一款式的房间所以没有什么新奇的…房间里只开了一盏台灯…光线很微弱……


房间里有房间的主人榊原和望月…还有之前到的赖使河原…在加上鸣在内的三位女生一共六人。


“你们来了啊…”


榊原说道。


“嗯…没想到你们真的找到了呢…”


赤泽看着眼前的磁带说道。


“啊…说不上是运气还是什么的吧。”


“内容你们听了?”


“啊…”


“…说了什么?”


“…你们还是自己听一下吧……”


赖使河原犹豫了一下对着鸣她们说道。


“……”


望月把磁带装进了播放器里……然后放到了搁台灯的小桌子上按下了播放按钮……鸣和未咲还有赤泽三位女生走到了录音机附近……赤泽坐到了床边……鸣和未咲站在附近…听着里面‘呲呲’的杂音……这时可以听到窗外的雨点拍打在玻璃上的声音…外面下雨了……


但是她们没有管这些声音……她们已经把注意力集中在了播放器上面。


‘呲呲………’


经过了一阵呲呲的杂音后…声音小了一点…然后听到了貌似是男生的声音……他的声音不算大……有时还会出现断裂的感觉,虽然不清楚但是在寂静的房间里面却格外的明显……


‘……那个,我的……我的名字叫松永克巳。’


‘是夜见山北中学一九八三年度三年三班的学生……预计在明年三月份毕业。’


‘……现在录音的世界是八月二十日的晚上,刚好过十一点。还有十天左右暑假就结束了,我正在自己家的卧室里面一个人对着录音机说话。’


‘录音结束之后,我准备把这盘磁带藏到我们的教室里。’


‘终有一天…虽然不知道是多久以后,将来如果有人找到这盘录像来听的话…那么…现在正在听着盘磁带的你…不…也许是你们吧…你们是未来的三年级三班的学生……也就是我的后辈,这种可能性有多大呢…呼……然后你们像今年的我…我们所经历的一样…因遭受到降临在班级里的奇怪灾厄而恐惧的可能性是……’


‘算了……在这里考虑可能性大小什么的…简直是废话一样呢。’


‘对…我决定留下这盘磁带的理由大概有两个。’


“一是我…就像是我自己的犯罪告白一样吧……嗯,就是这样。”


‘想要找人倾诉一下我心里压抑着的事情…为什么会这样…因为我无论对周围人怎么说…他们都不会明白的…他们不理睬我…大家都忘记了…所以…’


‘这是非常重要的问题…’


‘你们听着…我之后要说的话…相不相信是你们的自由…但是我希望你们相信…因为我绝对不会说谎。’


‘混进三年三班的‘另一个人’和由此产生的灾厄……也就是诅咒…要如何才能中止这个事态的问题。’


‘就是说……那是……’


‘啊…果然还是按顺序说比较好吧,那就这样吧。’


‘……’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天色已经看不到外面的亮光了。……


‘我们举行了合宿,从八月八日开始三天两夜,暑假里的班级合宿。在夜见山山麓的学校设施,叫做“咲谷纪念馆”的地方……’


‘至于为什么选在那个地方,班主任古贺老师说是要合宿,然后去参拜神社。’


‘夜见山以前就被叫做“夜见之山”,山里有一座叫做夜见山神社的古老神社。老师说要是大家一起去那里参拜的话,“诅咒”一定会消失的……主要就是在困难的时候求神显灵吧。’


‘一开始大家都不相信这些迷信……但是没有办法…只能赌一赌了。’


‘所以我也因此参加了合宿。’


‘参加的学生加上我是二十名。虽然大家都半信半疑,但是合宿的第二天八月九日……啊啊,这是以前长崎被投下原子弹的那天呢。不过这没什么关系……合宿的第二天,我们在老师的带领下爬山,然后参拜了神社。’


‘……是座非常萧条的神社。’


‘明明是与这个城市同名的神社啊,却不知为何没有被好好管理。总感觉好像被世界抛弃了一样呢……’


‘所以啊,在参拜以后大家还在那里进行大扫除……那时候,是啊,心里开始觉得说不定这样真的能解开诅咒了。老师自信满满地说“这样就已经没事了”……但是。’


“……呼…还是不行。”


‘虽然神社是大家的祈愿聚集地…但是‘诅咒’这种东西是真实存在的…而且是残酷的。’


‘这不是轻易能解决的东西,我们真是太天真了。’


‘离开神社回去的路上就明白了。虽然从早上开始天气就很好,但是云却突然聚了起来,下起了雨……而且是很大的雷雨。老师和学生都非常惊慌,像逃跑一样赶路,这是不对的吧。不,算了…’


‘最初中招的是叫做滨口的男生。’


‘之所以说中招是指他被雷劈了……对…你们没有听错…是真的…那家伙太傻了啊。考虑周到地带了伞,自己一个人撑了起来呢。明明是在山路上,而且雷还轰隆轰隆地响着……’


‘然后直接被落泪击中了。’


‘因为我走在前面所以没有目击到,不过那时候的声音超级大。我是头一次那么近距离地听到落雷的声音啊…那震耳欲聋的声音…把周围的人都给吓的呆住了。’


‘滨口他……应该是当场死亡了吧,被烧焦了,还呼呼冒着烟。然后大家当场就被吓坏了。’


‘老师想方设法要制止混乱,但是还是没能收拾局面。把滨口那家伙丢在那里,几乎所有的学生都争先恐后地跑了……我像是被人群摧挤一样,也觉得必须尽快下山,就在雨中胡乱跑起来。那时候……出现了第二名牺牲者。’


‘是个叫做星川的女生,这次不是被雷击中。她是在惊恐中奔跑,然后踩空坠崖了……’


‘高耸的悬崖,我们虽然也不是完全不能救她,但是在那种情况下,大家还是置之不理了……不过话说回来,除了下山求救以外也什么都做不了吧。’


‘结果滨口和星川都没能得救。他们俩成了“八月的死者”。参拜神社没有任何效果……一切都白费了。’


‘……’


昏暗的房间里的六人围着一台播放器…寂静无声……鸣她们在等着下面的话……榊原他们虽然已经听过了但是还是要跟着又听了一遍。


‘然后…之后就是关键了……’


‘ 之后,在大家觉得终于下山了之后,发生了那个。’


‘那个就是说……就是说,我……’


‘……下山后,回到合宿所后求救……就在混乱之中,有事情发生了。’


‘契机是什么,说实话,记不太清楚。我也和其他人一样,非常的动摇……所以,究竟怎样才会变成那样,实在没法回忆起来…总之。’


‘总之,对,地点是合宿点的外面,森林里,在那里,我和某个男同学起了争执,然后争执升级,变成了互相抓着对方打了起来。’


‘想起来,我之前就对他很不爽,怎么说呢,他对屋里发生什么都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我就好像得了易怒症一样,看到他就很火大……他就是那种让人火大的家伙……’


‘那时我这么想,竟然会发生那种事故,让两人遇到那种事情,但那家伙还是那样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好像完全和他无关那样,让人火大……那大概是,我先发起的挑衅吧,所以才发生了争执吧。’


‘那家伙……’


呲呲……


鸣听到松永说道‘那家伙’的时候杂音变大了……每次到那个人名字的时候就会被杂音处理掉……完全听不清杂音里的名字。


‘总之,我们在那争执起来……然后,我发觉的时候,他已经一动不动了。’


松永的声音开始有些发抖了。


‘在互相拉扯的时候,大概我用尽了全力向他冲去……啊,果然是没办法想起当时发生了什么事情,回过神的时候那家伙已经一动不动了,在森林中他倒在了大树旁……我担心的叫他但是没有反应…靠近一看,他的后脑部被树枝深深的插了进去,流出了鲜血。’


‘我撞向他,被我的力气压到树上,非常凑巧的,有树枝突出,插进了他的头部……我是这么想的,没有其他合理的解释。’


‘XXX死了……’


又是杂音……鸣微微皱着眉仔细听着里面的杂音。


‘没有脉搏,把耳朵贴近胸膛……毫无疑问是死了。是我……是我,杀了他。’


‘这时,我非常害怕,马上奔回宿舍,逃走了。没有向任何人说起……我把XXX给杀死了。尸体被发现的话,可能会被当作意外处理吧,自己这样告诉自己。’


‘那天以后,雨一直下个不停,我们一直在合宿地点休息。其中也有被家人带走的人,警察也来了,也被他们问这问那……即使这样,我也没提起过XXX的事,也不能说。’


‘一整晚,几乎没睡,有谁会发现XXX的尸体,引来大骚乱,一直在意这些……我渐渐的有些后悔了……不应该和他吵架的……但是……啊啊…’


‘……然而到了早上,这一切都没有发生。’


‘还差一个同学……离下山前大家都应该发觉有个人不见了才对,然而,老师和同学们,好像完全没发觉,也好像完全不在意……’


‘这时,我忍下害怕的心情,悄悄地去确认这件事。到有XXX尸体的森林里去,然后……’


松永的声音顿了顿……貌似要缓解一下恐惧的心理……喘了口气……貌似杂音有变大了……鸣心想道。


‘然后……不见了,尸体不见了,消失了,没有一点痕迹。这也许会被雨水给冲走,但是连血迹也消失不见了。’


“诶……”


未咲惊讶的发出了一声。


不见了……鸣心里重复了一遍。


‘我吓傻了,非常的混乱……我没有办法,然后我向所有人询问。XXX怎么呢?上哪去啦?是回家去了么?’


‘这一问,大家都神色奇怪的看着我,老师和同学都这样。XXX是谁?这家伙我没听过。’


‘ 难以置信的喔,又确认了一下,合宿参加的学生人数,只有十九个人,没有二十个。这就是说,对大家来说,叫XX的家伙一开始就不存在,竟然变成这样……’


‘我那时真的就差点改变了想法,但是,我终于发觉了,也就是……也就是,我杀了的人……XX他一定是混在今年班级里的‘另一个人’。’


死者在中途消失了……鸣想到了之前中野小姐说的话。


因为‘死者’大概在七月份消失的…所以当我们下学期开学的时候…那张多出来的桌椅已经不见了……同样的人数也回到原来的样子,但是大家都不知道谁多了出来。


其实好像只有我注意到‘死者’的消失……班级里的其他人包括班长在内都没有察觉的到。


当时中野小姐是这么说的呢。


咔嚓……录音停止了…


貌似A面只是到这里了…望月赶紧把带子换了一面放到机器里播放了起来。


呲呲……


‘…所以…这是我的‘罪孽’吧……’


‘这也是给未来后辈的你们的建议。’


杂音又大了起来……鸣稍微靠近了一点听着里面的声音。


‘我在那时的确是把XXX杀死了……这是不变的事实,所以,决定在这里发出了这些‘自白’。这样,或许能够让自己的良心好过一些但是讽刺的是,我单方面的所作所为竟然也是拯救。拯救……你们明白吗?也就是,它对全班来说是拯救,我救了他们。’


‘虽说是我偶然做的事,但我把XX杀死……在结果上是拯救了大家。由于班级里混入的‘另一个人’死亡了,今年的灾厄也结束了。自那以后虽然只是过了十日不到,但这说法绝对是正确的,那证据就是……’


‘谁也不记得有过XXX这样一个人。’


‘我杀了XXX,那天以后,老师、同学、双亲……最少在我知道的三年三班的关系人里面,没有一个人记得今年四月开始有XXX这样一个男同学在这个班上存在过这个事实。已经忘记了,也可以说记忆已经被重新处理过了,也就是说所谓的‘现象篡改’。’


‘本来就不存在的‘死者’死了,反而让事情变得合理了……然后,世界的秩序又恢复了。关系者的刚开始的记忆被改变了许多,然后又得到了修正。这样想又有什么错?’


‘只有与XXX的‘死’密切相关的我才记得XXX,但是,恐怕也只是时间的问题吧。’


‘顺带一提,有XXX这个名字的家伙,其实是两年前——一九八一年的三年三班里某个学生的弟弟。然而,其实由于那年的‘灾厄’的关系,弟弟XXX已经死了。除我以外的人,记忆都被完全修改为这个正确的现实……’


‘我也会慢慢把XX的事给忘记吧。’


‘四月开始的班级里多了一个不知是谁的‘另一个人’,每个月都会有与班级相关的人死去……即使这些基本的事实还留有记忆,那‘另一个人’是XXX的事情、他是我杀死的事、因为这样今年的‘灾厄’结束了、关于这件事的所有,迟早也回从我的记忆里消失吧。’


‘……所以…’


‘所以我决定录下这盒录音带,把它藏在教室的某处,以及这盒录音带的意义,迟早连我也会忘记吧……’


‘所有的事情……所有…都会忘记的吧。’


‘所以…在记忆还留有之前,把自己的经验录下……把它留给可能和我们遇到同样遭遇的后辈们,把这事实告诉你们,如何才能把‘灾厄’给停止下来,把这建议告诉你们……’


松永停顿了一下……沉下语气严肃的说道。


‘……喂?你们明白的吧,你们知道应该怎么做吧’


松永最后的声音很清楚…像是与话筒离的很近一样……仿佛四周的杂音都消失不见了一样。


‘让‘死者’回归‘死亡’。这样这年的灾厄就会中止。’


‘你们明白吧。’


‘让‘死者’回归‘死亡’,就像我做的一样,把‘另一个人’杀死,这是结束开始了的‘灾厄’的唯一方法……’


松永又一次重复了一遍……


轰隆……外面已经开始打雷了呢……雨水拍打窗户的声音愈发剧烈……这就是一九八三年灾厄中止的真相吗……鸣皱着眉在心里面想到。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