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图书馆里的同学?莫名的头痛?

作者:木七拾亿
更新时间:2020-07-24 19:49
点击:948
章节字数:349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NO .14

下午的阳光要比上午温和许多,刘薇雨去参加贺铭粉丝群聚会了,言桐漫无目的的在校园里打转,走着走着便走到了苏瑾汐昨天站立的地方。

她踮起脚尖,想看看以苏瑾汐的视角,东大会不会有什么不一样,可看了半天,才意识到苏瑾汐比自己也只高了三公分而已,哪会有太大区别。

言桐自嘲的笑了笑,见路旁的梧桐此刻正被风吹的在地上打转,心里突然忍不住想。

她…现在在做什么呢?

偌大的图书馆,苏瑾汐坐在角落的最后一个位置。

阳光正透过窗户悄悄爬上她雪白的脖颈,桌上的手机微微震动弹出消息,是贺铭的短信。

“小汐,你在哪,我过来找你”

苏瑾汐纤细的手指在屏幕上飞舞,打出简短五个字“图书馆分馆”。

本来是准备借几本书回住所看的,可踏进图书馆,苏瑾汐便被这里恬静悠然的氛围感染,选择留下来。

“同学,方便坐这里吗?”

相同的句式今天已经是第二次听到,只是这次响起的是粗哑的男声。

苏瑾汐点点头,视线没有从书上挪开。

男生拖开椅子在苏瑾汐身旁坐下,时不时扭头打量着她。

苏瑾汐感到不适,起身准备离开。

“苏瑾汐?”男生试探的喊她的名字。

苏瑾汐离开的动作戛然而止,她疑惑看向男生,脑海里却怎么也匹配不到他的脸。

“真的是你啊”男生惊讶的站起身来“我还以为是我认错了呢,我也附一的学生,723班的,你可能不认识我”

当“附一”二字响起时,苏瑾汐眼底明显翻动了些波澜。

“可以加个微信吗,我这有附一学生在东大的校友群,以后大家可以多多交流”男生没注意到苏瑾汐的异常反应,自顾自的掏出手机。

“不了”苏瑾汐眉头微皱,只想赶快离开。

男生见苏瑾汐要走,以为她是在意当年那件事,赶忙表明立场“其实我们大部分人都是不信的,当时我还在学校论坛支持过你,你不知道,那个谁后来还被通报批评了,教务处…”

男生激动的讲着,可苏瑾汐却听不见他在说些什么,视线开始变得有些模糊,脑海里那无数指责和谩骂的声音又再度席卷而来。

“哐当”苏瑾汐手上的书掉在地上,她的头如炸裂般开始疼痛。

男生见苏瑾汐按住头,单手吃力的扶住椅子,想伸手帮她。

刚抬手就被空气里另一股力量愤怒打开。

“你干什么”


NO.15

言桐本来在外面溜达,后来实在酷热难挡,便躲进图书馆里蹭蹭空调,顺便畅游一下知识的海洋。

可刚逛没多久,便看见苏瑾汐抱着头,痛苦的倚在凳子上,前面还站着一个猥琐的男生,赶紧冲了上去。

“不是,你误会了,我没做什么,我们是高中同学”男生慌忙解释。

言桐右手环过苏瑾汐的肩膀,小心翼翼扶她坐下,将她的头靠在自己怀中,侧身挡在男生面前。

苏瑾汐在言桐靠过来时,下意识的想要挣扎,可她的头痛实在过于剧烈,身体本能的将那柔软的腰身当做舒服的倚靠,贴了上去。

“你还好吗,头很痛吗?”言桐急声询问,语气里哪还有半点刚才的愤怒。

苏瑾汐紧闭着眼,艰难嗯了一句。

言桐心疼极了,眼神凌厉扫向男生,她不管他们是不是同学,但自己可以肯定,苏瑾汐并不想见到他。

“高中同学又怎么样,我朋友现在很不舒服,麻烦你离开”

言桐从来没有这样严肃的和人说过话。

男生有些无奈,可女生态度强硬,旁人又向自己投来异样的目光,他也不想惹麻烦,便匆匆离开了。

“你这样不行,我带你去医务室吧,不,我还是打120吧”言桐见苏瑾汐疼的嘴唇发白,呼吸急促,额头上还不断往外渗出薄汗,赶忙掏出手机。

“不用”苏瑾汐抬手制止了言桐的举动,她知道这疼痛只是短暂性的,不想兴师动众。

“让我缓一缓就好”

虚弱的声音使得言桐眉头更加紧锁,她不情愿的放下手机,在心里骂自己没用,环着苏瑾汐的手微微紧了些。

两人保持这姿势好一会儿,言桐不敢有一丝一毫动作,生怕加剧苏瑾汐的痛苦。

苏瑾汐急促的呼吸声总算慢慢平稳下来,她缓缓从言桐身上撤开,将双手撑在桌上,轻按太阳穴的位置。

言桐扶住她的手识趣的松了开,却没有撤回,搭在她身后的椅子上。

“我没事了,刚刚,谢谢你”

苏瑾汐眼眸轻抬,却在看见言桐的那刻,愣住了。

女生泛红的眼框里还闪着莹莹的泪珠,像是忍了很久,在看见自己时,再不受控制的滴落。

“没事就好”言桐伸出手掌,左右抹掉自己的眼泪,背过身去。

苏瑾汐以为是自己头痛的样子吓到了她,声音竟变得轻柔起来。

“不是什么大问题,只是头痛而已”

“什么叫不是什么大问题,你都痛成那样了”

言桐努力压制自己的音量,又气又自责,她怎么可以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明明已经疼成那样了,为什么还要强撑着,如果有什么事,如果有什么事……

“我应该要去送你去医务室的”言桐的眼泪又不争气的落下。

抽泣声一声声传进苏瑾汐耳里,她波澜不惊的眼里有了些惊愕。

明明,不是她的责任呀。

“下次…能不能去医务室,不要…再这么逞强了”女生哽咽着,仿佛挣扎过后妥协的祈求。

苏瑾汐睫毛微微一颤…

她…是因为担心自己,所以哭了吗?


NO .16

从图书室走到图书馆门口还有一段路程,两人前后走着,气氛有些尴尬。

言桐并不说话,跟在苏瑾汐身后,和她保持差不多一个人身的距离。

也不靠近,也不远离。

“我朋友真的在外面等我,你不用送我的”难得是苏瑾汐先开口打破沉默。

她刚刚接到表哥电话,可言桐却执意要送她到门口。

她拒绝了,于是女生便以这样的方式跟在她身后。

是怕自己再头痛嘛?

苏瑾汐有些困惑,试探的将手抬至太阳穴的位置。

“又头痛了嘛?”焦急的声音证实了她的猜想。

苏瑾汐看着已经跑到自己身边的言桐,唇角轻启。

“为什么这么担心我?”冰冷的语气里带着质疑。

言桐没有半分犹豫,看苏瑾汐的眼神里满是担忧。

“你刚刚都疼成那样了,不管是谁都会担心吧”

她理直气壮的回答让苏瑾汐一时语塞。

原来,真的只是单纯的担心吗?

“你头又痛了吗”见苏瑾汐不答话,言桐眉头紧皱,将手伸进口袋握紧了手机。

她已经体验过一次无能为力的滋味,这次,她不会再让自己后悔了。

“小汐”

干净却富有磁性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两人几乎同时扭头看去。

贺铭健步走来,视线从苏瑾汐转到言桐身上,带着些意味深长的味道。

“是新交的朋友吗?”

苏瑾汐还没答话,言桐抢先跨出一步,横在两人中间,对贺铭恳切的说道。

“她刚刚头痛剧烈,你带她去医务室看看吧”

“你又头痛了?”

苏母在之前便嘱咐过自己,尽量不要让小汐接触以前的人和事,她会有不适的反应,之前头痛过好几次,去医院也没有查出病因,医生只说是创伤后遗症,只能靠自身去修复。

本以为东大这个新环境,不那么容易碰到旧人,却没到才开学第二天,就有无名水花开始溅起了。

贺铭紧张的看着苏瑾汐,却不知那个又字宛若惊雷一般,在言桐心里炸开。

为什么要说又,她一直这样头痛吗?言桐瞪大眼睛,看着贺铭,想问却不知道如何开口。

苏瑾汐察觉到言桐的异样,不想他们担心,平静的回答“已经没事了”。

贺铭也感受到来自言桐视线里急迫的忧虑,他安抚她:“别担心,我会好好照顾她的”

听到他的回答,言桐的心稍稍放松了些,她识趣的撤开身子。

“那我们先走了”

虽然苏瑾汐现下看起来没什么问题,可贺铭还是以防万一的扶住了她的肩膀。

苏瑾汐没有推开,跟着贺铭的步子慢慢从言桐身边离开,连一句再见也没说。

言桐站在原地,怔怔看着两人略显亲密的背影,眼里有些酸涩。

他刚刚担忧的眼神,他对她亲密的称呼,还有她的不拒绝。

他会好好照顾她的…他都说了会好好照顾她的!

言桐在心里提醒自己,可失落和难过还是如潮水一般把她包裹。

她仰起头,努力让眼眶的泪不滴下来。

贺铭将苏瑾汐送回了住所,一路上,苏瑾汐状态有些反常,对自己说的话一直置若罔闻,好似在想什么事情。

为什么她会哭,为什么会因为自己的的头痛而自责?

苏瑾汐盯着桌上随意摆放的绿色小熊,不自觉想起了那泛红的眼圈,还有贺铭那句,是新交的朋友吗?

她,应该有朋友吗

“小汐,水快满了”

贺铭见杯子里的水马上就要溢出,苏瑾汐却没有停下动作,赶忙提醒她。

苏瑾汐回过神来,放下手中的茶壶,可还是晚了一步,水已经溢出杯口,从桌壁流下地毯。

“你在想什么?”贺铭轻声询问,拿起手边的纸巾按在桌上,又拿出几张递给苏瑾汐。

苏瑾汐半蹲着身子擦拭地毯,冰冷的声音伴着水滴声响起。

“她不是我的朋友”

贺铭有些错愕的看向苏瑾汐,她眼里不知什么时候又渡上一层严峻的寒冰,语气里是冷漠的肯定。

苏瑾汐从小就没什么朋友,也不知道是运气不好还是命运捉弄,靠近她的人都带着些虚假的目的,最后又总以背叛伤害她作为结局,以至于慢慢的,苏瑾汐不再对人打开心扉,她的身边只有作为亲人的自己和那个被誉为天才的发小。

贺铭今天看见她和言桐站在一起交谈,还以为她是听进了自己那晚说的话,愿意打开心扉,开始新的生活。

“小汐,不是你遇见的所有人都是虚假的,你得相信这件事”贺铭语重心长的安慰她。

“我知道”依旧是平稳没有起伏的声音,苏瑾汐起身将侵湿的纸巾丢进垃圾桶,缓缓说道“哥,我累了,你先回去吧”

贺铭无奈应了声好,看着那散落发丝后藏匿着的忧郁双眸,在心里叹了口气,转身离开。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