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长剑与花

作者:卡其卡
更新时间:2020-07-21 22:52
点击:827
章节字数:909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 .. .. ..


第一次见到恶龙的时候,骑士发现这似乎和传说中的不太一样,恶龙并没有硕大笨重的身躯,覆盖身体的铠甲一般厚重的粗糙鳞片,也没有仿佛嶙峋山崖一般的参差长牙。栖息在遥远的水湖山脉中的恶龙懒洋洋地把修长的身躯盘踞在幽暗的山洞,光滑整齐的鳞片泛着珍珠的光泽,有着麋鹿和珊瑚礁一样缭绕的好看犄角,正用它庞大的碧色眼睛注视着洞口的小小骑士。


那双眼睛除了尺寸过于巨大之外看上去似乎和小镇里的猫咪没什么两样,好奇且无害。不过骑士还是举起了她的长剑和盾。抬起勇敢的蔚蓝眼睛看着山谷里的恶龙,并大声地宣布:“我要来讨伐你!”


恶龙笑起来,露出雪白的獠牙,在山洞里漾起一阵泛着星辰光辉的尘埃,它抬起一只爪轻敲地面,骑士的头盔应声落下,连同长长的蔷薇粉的头发也一起散落。


“可你是个女孩子,通常女孩子们都做为祭品而来。”


骑士并没有想到恶龙还会说话,发音和吐息都和骑士熟悉的语言有着些微差异,它的声音穿透了铠甲,虽然低沉又温柔,可还是震动了骑士的心脏。


小小的人类骑士有些不满地和恶龙提出,女孩子当然也可以做骑士,她再度扬了扬手里的长剑,反射出的阳光让恶龙收缩瞳孔眯起了眼睛。


“好吧好吧,”恶龙颇为无奈的偏过头,想着也许可以用那柄长剑修修指甲,“可是为什么要讨伐我呢?”


骑士说起小镇里的传闻,「遥远的水湖山脉,栖息着恶龙,它席卷人类的村庄,带走金银珠宝,恶龙以少女为食,吃掉她们的透亮的眼睛,柔软的头发,新鲜的嘴唇。」


“我的祖先确实如此。可是我并不是,”恶龙垂下眼睛耐心地解释,说话的间隙惊醒了洞穴里的蝴蝶,扑扇着天蓝色的翅膀擦着骑士的肩膀飞过如同一阵柔软的风,“我不喜欢她们的哭号,实在太吵闹,而且失去了眼睛嘴唇和头发,她们看上去就像被践踏过的浆果,我不喜欢那样的食物。”


“我不会去吃掉她们的眼睛,头发或者嘴唇,但是我会吃掉她们的泪水,秘密和亲吻。”恶龙变出一片小小的下着雨的云朵,一连串切切私语着的花朵和粉红色的烟雾。骑士甩甩被云朵打湿的发梢,挥开那些花朵和烟雾,她执着地盯着恶龙的碧色眼睛,似乎是想确认那是不是事实。


恶龙无辜地眨了眨眼,环视了一圈山洞里堆积着的闪着微光的宝石和金币:“嗯……我确实喜欢金银珠宝,它们很漂亮不是吗?像萤火虫一样。”


最后骑士放下了长剑和盾,在山洞口搭起了小小的帐篷,决定切身确认一下恶龙会不会出门作恶。恶龙撇了一眼亮着温暖光亮的小帐篷,不言不语地垂下高大的头颅。人类的生命对龙而言实在太短暂,它并不在意那个粉红头发的小小生物会留在这里多久。


毕竟它见过太多离别。


接连过去几日,恶龙都安静的呆在洞穴,白天的时候它躲避着阳光,蜷缩在洞穴深处沉眠不醒,森林里的小动物偶尔会奔赴洞穴,不知名的小鸟落在它的犄角歌唱,松鼠在它高大的身躯上攀爬,落下一堆坚果,恶龙偶尔张开眼睛,露出变成线状的瞳孔,轻轻吐息之后又沉沉睡去,让骑士想到小镇里打瞌睡的猫咪。


骑士暗暗告诉自己,不能被表象迷惑,传闻说夜间的恶龙似乎更加危险。太阳西沉的时候恶龙从洞穴里探出头,犄角穿透了骑士简陋的帐篷,骑士拿着长剑冲出帐篷,只撞见恶龙温顺又茫然地盯着帐篷上的大洞,缓缓吐出一句“哎呀我不是故意的……”就缩回了头,晚风灌进骑士的帐篷,一次又一次吹熄了骑士的油灯。


过了很久骑士听到头顶呼啦啦一声,抬起头发现了被盖住的破洞,她走出帐篷,看到恶龙正在帐篷顶端放下一张巨大的地毯,带着骑士没见过的华丽图样,点缀着翠色的孔雀羽毛,穿插着金色的丝线在夜晚都泛着光彩。


“这是某个宫殿的地毯,也许可以修补一下你的帐篷。”恶龙弯下腰如同一座蜿蜒的山峦,投下庞大的影子把骑士笼罩其中。


骑士看着覆盖着帐篷的柔软地毯,半天没说话。


之后的夜晚,恶龙偶尔会离开洞穴,在月光下它每片鳞片都是温柔的水色,它的紫色鬃毛轻盈又蓬松,它看上去并没有出去做恶的意思,只是在湖边用龙的声音唱着一首古老的歌谣,浩大又深远,却熟悉的像是夏夜温暖的风。


虽然骑士并没有见过其他的恶龙,但是她想,也许这是它们之中最漂亮的那个,它安静的矗立在月光下,甚至让人觉得见到了传说中的神明。骑士提高音量,向恶龙塔尖一样高的脑袋大喊,为什么你会唱人类的歌谣。


恶龙停止了歌唱,把长尾巴绕成一个圈将骑士环绕其中。


“曾经人类向我供奉了一名少女。她为我整夜歌唱,每一首歌都是她的秘密,因为她再也没有机会向一个有着阳光般发色的少年述说从未开口的心事。”


它拾起一把落在地面的月光和湖水,变成两个人类的形状,让它们随着指爪奔忙跳跃。


“少女成为了龙的祭品,少年去了远方征战,她未曾说出的欢喜都唱成了无人听闻的歌,吃起来像是快要凋零的鸢尾花和发酵的葡萄。”


恶龙合起锋利的爪子,于是在它指尖盘旋的月光和湖水也重新落回地面。


年轻的骑士听的入神,带着好奇的目光忙不迭问起少女的结局。


“有一天她不再歌唱了,她说她要去少年征战的战场,所以我给了她国王武器库里最锋利的剑和最坚韧的铠甲,她给我留下了一个吻,那个吻有着夏日绿草的温暖,让我度过了一整个寒冬,。”


当骑士问起少女有没有带着胜利归来的时候,恶龙笑起来,再次卷起一阵泛着星辰光辉的尘埃。


“离开这里的人类从来不会回来。”恶龙如此说道。


.. .. .. ..


很长一段时间里骑士和恶龙相安无事,甚至在骑士的干粮快吃完的时候,恶龙还带着充满怜悯的眼光给骑士丢去一只昏迷不醒的山鸡,觉得好像被看轻了的骑士有些不服气地从行囊里拿出渔网去上游的小溪里打来一通活蹦乱跳的鱼,在山洞口支起一小团篝火把鱼和山鸡一并考的吱吱作响。


“也许你也能试试普通的食物,”骑士向窝在洞穴里的恶龙伸出穿着烤鱼的木棍,“像是蜥蜴或者鳄鱼一样。”


深深感觉被人类冒犯了的恶龙吹出一片云雾,整夜悬在骑士帐篷的头顶刮风打雷下暴雨,还顺带浇熄了骑士的篝火,骑士顶着湿漉漉的脑袋在山洞口试图进去避雨,结果洞口早被粗壮的长满荆棘的藤蔓遮的密不透风。


雨下了一整晚,清晨的时候恶龙消去了遍布的荆棘,看到洞口的人类脸色苍白,粉色的头发滴着成串的水珠如同雪融的花。


恶龙终于想起来人类是相当脆弱的生物,于是它伸出爪子把湿漉漉的人类捞进洞穴,用尾巴扫去骑士身上沉甸甸的雨水。骑士把脸埋进恶龙蓬松的鬃毛里,声音被雨水冲刷的微不可闻。


“你可真是……太小气了。”


恶龙作出充耳不闻的样子,随着太阳升起合眼睡去。


骑士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身边燃着一团篝火,恶龙向她丢去一袋面包,骑士困惑的眨着蔚蓝的眼睛看向恶龙巨大的利爪,看上去并不像是能考出面包的样子。


“你还会变出面包的魔法吗?”骑士的眼睛被篝火映的亮晶晶,似乎全然忘了自己远道而来是为了讨伐面前的恶龙。


“我可变不出没吃过的食物。”恶龙有些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飞起一小片尘埃:“当然是变成人类的样子去城镇买的。”


骑士的蔚蓝眼睛又亮了几分,踮起脚带着期待的目光看着恶龙巨大的碧色眼睛。


恶龙擅长变出沾染霞光的云朵,横跨森林的彩虹,不过实在不擅长面对人类真挚又期待的眼神,于是它晃了晃脑袋,在骑士面前蜷缩起来,收起獠牙和利爪,褪去了鳞片和犄角,最后只剩下一双碧色的眼睛。


棕色肌肤的少女站在骑士面前,比骑士还略矮一头,扑扇着睫毛如同飞鸟的羽翼,她有着纤细的腰肢,柔软的躯体和人类无异,紫色的长发从肩头落到膝盖,覆盖着周身。除此之外不着一物,无辜地与骑士目光相交。


骑士见过镇里的许多姑娘,见过她们红润的脸颊,飘扬的头发,澄澈的双眼,悦耳的歌喉,可没有一个比的上眼前恶龙化成的少女,深色肌肤的少女有着她见过最纯粹的美好样子,如同皮格马列翁化作人形的雕像。骑士红着脸避开了目光,突然想起了什么,转头问到:“你不会就这样去买面包了吧?”


少女低头看着暴露在空气中的身躯,摇摇指尖变出一袭纯白衣裙,晃着轻飘飘的裙摆回答骑士的疑问:“我当然知道人类需要穿衣服,可是龙不需要。”裸足的少女轻盈地踩着地面,一路走出洞穴来到月光下,踩进冰凉的溪水。夏日的萤火虫从草丛中星星点点的摇曳着微光飞起,少女追逐着空中的绿色萤火溅起一阵水花,骑士看到少女脸上的笑容被萤火缭绕,带着某种不谙世事的天真。


恶龙想着骑士实在很奇怪,明明作为龙的时候能直视着自己的眼睛,变成了人类少女的时候反而时常躲避着目光。大概是觉得骑士退缩的样子很有趣,接下来的一段日子它总是保持着少女的样貌,在月夜穿梭在林间,或者钻进骑士的帐篷看着骑士红着脸用棉被蒙住头的样子。


偶尔恶龙会讲起自己的紫色头发,碧色眼睛,或者深色肌肤的来历。


魔法只能变出自己所知道的东西,所以恶龙也只能变出自己见过的少女们的样貌。


满月的晚上,少女模样的恶龙坐在骑士身边,紫色长发在月光下泛着波浪,恶龙用指尖绕着自己的长发说起曾经作为祭品而来的少女们。


.. .. .. ..


紫色的头发来自某个瘦弱较小的少女,来到恶龙居住的洞穴时她被人们套上了有些宽大的华丽服饰,和单薄身体形成反差的蓬松长发上装点上各色鲜艳的花,初次见面的时候她因为恶龙巨大的身躯颤抖起来,直到恶龙学着曾经整夜歌唱的少女的声音,告诉她自己并不会伤害她。


于是少女半信半疑地说起自己的秘密。从记事起她就非常擅长顺手牵羊,不同于其他孩子善于计算或者绘画,她能偷走领居家猫咪脖子上的铃铛,贵妇们厚重衣裙上名贵的绸缎蝴蝶结装饰,也喜欢经过旅人的时候顺走他们口袋里的小物件。


都是些无关紧要的小装饰,从来也没人注意过这个瘦小又不起眼的孩子。


而她也攒下了一连串的秘密,从雕像的玻璃眼珠到怀表的指针,足够让恶龙吃上很久,少女的秘密吃上去像是雨后的小小蘑菇和斑斓的浆果,恶龙总是猜不出下一个是什么味道。


紫色卷发的少女总是说要去进行一场更有意思的偷窃,恶龙从没吃到过少女的眼泪,她并无悲伤,总是带着月牙一样的笑。


她的吻只有一个,恶龙想也许那就是她的离别之吻,尝起来带着雨水的凉意和薄荷叶的味道。在那个吻之后少女就消失不见,所有痕迹都干净的仿佛从未出现,不过恶龙发现自己的鳞片少了一片,在靠近心脏的位置出现一个微小的空洞,它想也许那个是因为少女成功的偷走了自己,所以才消失的毫无痕迹。


.. .. .. ..


碧色的眼睛来自一个金发的少女,金发碧眼的少女长相标致,从眉眼鼻尖到嘴唇都无可挑剔的精致。可实在太吵闹,自从遇见恶龙开始就毫无间断的大声哭叫,甚至哭满了恶龙收集眼泪的玻璃瓶,那些饱满的泪水透着酸涩的甜蜜,如同被蜂蜜包裹的百香果。恶龙喜欢她泪水的味道,可她歇斯底里的哭声实在太影响食欲。


恶龙给少女披上宫殿最好的纺织女工花了三年织出的披风,给她镶满宝石的王冠,雨水一样点点滴滴繁密的珍珠项链,在洞穴里给少女变出数不清的新鲜花束和闪烁的星屑,哭到声音嘶哑的少女终于缓缓停止哭泣,变成断断续续的抽噎。


察觉到面前的恶龙并不打算锋利的牙和爪把自己撕裂,金发碧眼的少女开始挂起高傲的表情露出骄纵又任性的一面,打量起包围自己的名贵宝藏。少女扬起头颅,像是谁家的公主或者大小姐,她问恶龙:“你真的能吃下秘密吗?”


高傲的少女几乎没有秘密,她的心思太过简单纯粹不知遮掩,怀着的秘密总会被他人看穿,少女热烈的爱慕着自己的兄长,也毫不掩饰自己的爱意,可是和她留着相同血缘的少年总是温柔而无可奈何的笑,直到少女得知自己即将要嫁往远方,少年也只是克制的在她额头落下一个恋恋不舍的吻。


年轻的金发新娘撕下头纱,跳下马车,奔向森林未知的深处,传说中恶龙会出现的洞穴。


“我想也许我知道一个秘密,如果你能吃下它,那这个秘密一定就是真的吧?”她站在恶龙身前,碧色的眼睛透着狡黠的期待。


“告诉你吧,我的哥哥深爱着我。”少女踮起脚尖努力靠近恶龙耳边,然后带着期盼的眼神等着这个秘密成真。


恶龙挥了挥爪子,少女的言语升腾出一阵金色的星辉,一字一句的长出金色的花叶,结成小小的果实落在恶龙掌心,这个秘密的味道有些类似少女的眼泪,可是更为温淳,也更为苦涩。


那确实是个真正的秘密。


少女并没有离开,她让恶龙低下头,吻了吻恶龙的犄角,少女的眼泪有些酸涩,可是吻却甜美得像是糖果,恶龙没有吃过糖果,不过它听说人类都用糖果去形容那些小小的雀跃甜蜜。少女留在山洞里日复一日的等待,终于有一天,金发碧眼的少年越过深邃的树木和荆棘,勇敢坚定的就像一个王子,带着同样金发碧眼的公主逃离恶龙的魔爪。


恶龙并没有阻拦,只是消去了森林中所有的荆棘目送那对离开的恋人。


.. .. .. ..


深色肌肤头发漆黑的少女到来的时候,身上被刻下了烙铁和鞭打的印记,平整的肌肤也遍布着血痕和丑陋的褶皱,她被佩戴着十字架的人们丢在森林深处,恶龙模糊的听到,人们说那个少女是异端,是魔物,是女巫。


恶龙遗憾的发现,那个少女并非人们说的任意一种,她并不会任何魔法,除了棕色的肌肤和醒目的眉眼,她和普通的人类并没有什么不同。


少女蜷缩在恶龙的巢穴里,她觉得,比起人类而言,巨大的恶龙反而并没有那么可怕,她虔诚的匍匐在巨龙脚边,献上带着成熟桑葚味道的吻,少女触碰恶龙的时候小心的像供奉神像,她的指尖和嘴唇都饱满而温热,像是秋天装满了阳光的麦穗。


当恶龙问起少女的秘密,深色肌肤的少女轻轻把手放在腹部,露出眷恋的笑容。


“你看,我的秘密就在这里,它正在长大。”


恶龙似懂非懂的看着少女,直到少女牵起恶龙的一只爪子同样的放在自己的腹部,恶龙感受到深深浅浅交织在一起的两个心跳。


它希望那是个健康的秘密,并盼望着那个秘密能顺利长大。


在一个冬天,少女成为了一个母亲,新诞生的孩子有着和她一样的漆黑卷曲的头发和深色肌肤,柔软光滑,没有丝毫伤痕。但是深色肌肤的少女再也没有机会见到春日的阳光和蒲公英,恶龙会很多魔法,可是它无法治愈伤口和痛楚,也无法带回逝去的生命。


恶龙试着变成少女的样子,带着金币去人类的集市换来婴儿所需要的一切,不曾见过母亲存在的孩子很快长到了可以走路的年龄,眉眼笑容都和她的生母别无二致,森林里长大的孩子似乎不懂得什么是畏惧,本能的拥抱亲吻恶龙的鳞片和爪子,也毫不避讳的拽住恶龙的尾巴攀上恶龙的犄角。


她的亲吻像是融化的雪花。


有一天森林里来了一群探险者,他们都有着漆黑卷曲的头发和深色肌肤,恶龙看见他们把少女的孩子拥入怀中,抚摸她柔软的脸颊和懵懂的眼睛,恶龙模糊的听到,人们说那个孩子是他们的同类,是天赐,是福祉。


恶龙把巨大的身躯隐在山洞的阴影里注视着少女的孩子被人们牵着手慢慢走出这片失落的森林,用龙的语言缓缓的说了声再见,整片山谷都刮起温柔的风,穿过树叶散落成浅浅的低语。


.. .. .. ..


恶龙遇见过很多很多少女,也品尝过许多不同的泪水,秘密和亲吻,少女们不同于静止的珠宝,她们如同翩迁的候鸟来了就走,恶龙从不挽留离去的少女们,它记住她们的眼睛的色彩,腰肢的弧度,指尖的触感,一点一点幻化出她们的样子,带着所有少女拼凑成的美丽外壳不分时光岁月的在山洞里做着梦,类似某种怀念,某种祭奠。


恶龙的故事漫长如同山鲁佐德的一千零一夜,月光明亮的夜晚,骑士坐在恶龙身边,听它说起又一个离开的少女。眼泪辛辣,秘密像迷迭香,单薄的嘴唇若即若离的时候是弥漫着雾的湖。如同着迷于山鲁佐德故事的国王,讨伐恶龙的念头已经越来越少的被骑士想起。


有时骑士也向恶龙说起自己的秘密,十岁那年她还是个无忧无虑的小姑娘,那天阳光正好,洗好的衣服晾在绳子上飘飘荡荡,飘起来的白衬衫下邻居家的女孩靠着门扉睡的正香,还没有成为骑士的她看着女孩毫无防备的睡颜,鬼使神差地在她唇边落下一个吻。


少女模样的恶龙眯起眼睛,碧色的眼睛变成弧度柔软的月牙,偏过头吻上骑士唇边摇曳的树影。


“像这个样子?”深色肌肤的少女抬起眼睛,笑意盈盈看不出有几分认真几分玩笑。


勇敢坚定的骑士在恶龙的轻吻下乱了阵脚,心脏跳成不间断的鼓点,让她实在无力分辨恶龙对亲吻的意义到底了解几分。


“你的秘密吃起来像苹果。”深色肌肤的少女站起身,装满月光紫色头发温柔的扫过骑士的肩膀。


夜晚骑士把脸埋在被子里,下意识的触碰唇角无法入睡。


.. .. .. ..


秋天的时候骑士还是驻扎在恶龙的洞口前,山林都如同沉入夕阳一般染成红色,恶龙还是在白天沉睡做梦,它习惯了那些叶子从绿色变成金黄,然后在一片白色里消失,它似乎要习惯了洞口小小的三角形帐篷,可它也同样习惯了离别。


从沉眠里转醒的恶龙望向洞口,小小的帐篷边,小小的骑士坐在帐篷边弯着腰不知在干什么,恶龙观赏着那个被夕阳笼罩的背影忙活的样子权当消遣。


骑士终于停下手里的动作转身,跑到恶龙身边,扬起手中的花环,跳起来试图把花环套上恶龙的犄角,花环对恶龙巨大的脑袋来说有些小了,所以恶龙再度变成深色肌肤,紫色长发的少女样貌,骑士编的花环稳当的环绕她在发间,点缀着木槿花和浆果,骑士拉着恶龙到湖边,一起看着月下湖面反射的倒影。


“丰收的时候,我家乡里的女孩子们都会戴上花环,你带着也很合适。”骑士满意的弯着嘴角,亲昵的从背后攀着恶龙的肩膀,大概是相处的时间太长久,一人一龙之间的关系正在变成另一种样子,不像骑士和恶龙,不像神话与真实,模糊了界限连骑士也说不清那究竟是什么。


“丰收的时候……”恶龙的碧色眼睛落入一片秋日的红叶,它重复着骑士的话看上去有些茫然:“你为什么不回到家乡呢?”


恶龙不明白人类,不明白为什么已经没有了讨伐的对象,骑士还是执着的留在远离人烟的山谷。


“我不要。”骑士第一次皱起眉毛透出有些强硬的语气,她孩子气的偏过头握起了拳头,转而又恢复了先前的笑脸顾左右而言他。


“我给你取了个名字,”骑士再次开口,恶龙的碧色眼睛里还是带着困惑,人类用不同语言给它取过很多称呼,或者是称赞的神谕,或者是诅咒的厄灾。


察觉到恶龙困惑眼睛的骑士自顾自地开始解释:“你看,我叫欧蒂娜,如果你知道我的名字的话,对你来说我会和其他人类都不一样吧,所以如果你有了名字的话,你对我来说就是与众不同的龙了。”


“欧蒂娜……”恶龙念着对它来说有些陌生的音节若有所思,事实上名为欧蒂娜的骑士说出的话都让她感觉到陌生,活得长久到忘记了时间流逝的恶龙从来没有想象过,某一天有一个少女会带着坚定的蔚蓝眼睛,想让自己成为与众不同的存在。


“在我家乡里有一种紫色的花,每年都只在冬天开放,白天的时候它们会聚拢花瓣,夜晚被月光照耀的时候才会绽开,祖母告诉我那些花的名字叫「安茜」,感觉是个合适你的名字。 ”


恶龙在漫长的岁月里学会了各种不同的语言,会模仿各种不同的平仄声调,可是在这个月夜,它却笨拙而不知所措,骑士忠诚的陪伴在恶龙幻化成的少女身边,一边又一遍地,耐心的告诉它那个名字应该如何发音,如何书写。


秋天的夜晚,山间带着成熟果实的甜味,月光很温柔,落在身上像是飘渺的纱。没有人知道在遥远的水湖山脉,有一头恶龙获得了一个属于美好花朵的名字。


.. .. .. ..


“欧蒂娜。”


被呼唤的粉色长发的骑士回过头,笑了起来:“晚上好安茜,你刚醒吗?”


恶龙还是只在夜晚苏醒,它温顺的低下头,欧蒂娜也如同往常一样在安茜的鼻尖或者侧脸落下亲吻,有时吻上的是属于龙的泛着凉意的鳞片,有时是属于少女的柔软肌肤,骑士并不在乎,无论哪一种样子,她都会自然地念出它的名字。

「安茜。」


属于她的,独一无二的龙。


安茜习惯了骑士的吻,如同太阳的余晖温暖得恰到好处,大部分时间都包裹着蔷薇的味道,还有一点柑橘的甜。


“欧蒂娜的头发是不是又变长了?”安茜伸出爪子小心的蹭了蹭欧蒂娜的长发,骑士刚来到这里时,粉色的头发才勉强遮盖住肩膀,如今没有修剪,自然的蔓延过了腰际。她的脸庞还是如同初见时一般纯粹,蔚蓝的眼睛也一如既往的温暖,好像只有她蔷薇色的头发记录了流逝的时间,安茜并没有特别强的时间概念,只是模糊的觉得,和欧蒂娜度过的时间好像很短,可是有时又近乎错觉地认为她们已经相伴了很久。


欧蒂娜把落到胸前的头发拢到耳后,和安茜说今晚是个满月,她记不清和安茜看了多少次的满月,可还是会在满月的夜晚牵着她走出山洞,和少女样貌的安茜追逐萤火虫,爬上树顶看不被树叶遮掩的天空,或者攀上作为恶龙的安茜的肩膀,被夜晚的风环绕着横穿整个峡谷。


欧蒂娜从未提过何时要离开,安茜也不再过问。


骑士以为这样的时光能持续很久,也许直到她粉色的长发褪去颜色。


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起,骑士的龙日渐衰弱。它沉睡的时间越来越长,它的鳞片呈现出一种暗淡的透明色泽,苍蓝色的血管若隐若现,即使变成少女的样貌,也无法像以前一样轻巧地奔跑如同林间的溪水,深色肌肤的少女靠在骑士的怀中,阖着眼睛脆弱的像是月光的倒影。


不管骑士献上多少真诚的吻都无法挽救,安茜似乎比欧蒂娜还更为平静,那双碧色的眼睛无悲无喜,只是落满了阴霾再也没有星星。


恶龙以少女的泪水,秘密和亲吻为食,但是传说才能让它得以存在,人们的口耳相传成为它的骨架,信仰和恐惧成为它的皮毛,而人们脑海里想象都成为恶龙似乎无尽的魔法。


传说能存在很久,可是没有传说会永远存在,所有故事都会陨落,所有记忆都会蒙尘。温和又无害的恶龙传说不会被传唱,旧的传说也日渐褪色。


安茜没有告诉欧蒂娜它即将消失,因为没有人类能拯救一个注定被遗忘的故事。


骑士的龙越来越频繁的长眠不醒,而醒来的时间里它用一如既往的温和口吻让骑士不要悲伤。


又一个夏日的晚上,安茜轻轻唤醒了欧蒂娜,它说:“欧蒂娜,今晚是个满月,我们去看月亮吧。 ”


骑士抬起头看着眼前的少女,看着月光穿过它近乎透明的身躯洒在地上,无可避免的落下了眼泪,她用力点了点头。


夏夜的草地很温暖,欧蒂娜伸出手臂,把日渐虚无缥缈的少女圈在怀中,像是要留住一个旧日的幽灵,她扯出一个狼狈的笑脸,对怀中的少女说,我还有很多秘密没有告诉你。


——之前的水晶灯不是被浣熊打碎的,是我不小心碰到了地上。告诉你的话说不定你会生气,不过我还没有见过你生气的样子。


——我把给你取名字的那一天的日期刻在了堆满金币的箱子里,想着也许哪天可以给你过个生日或者纪念日,像其他人类那样,可是我太粗心了总是记不清过了多久,这里也没有日历。


——有时候白天我会去洞穴看你睡觉的样子,你知道的话会不会嘲笑我呢。


——你说话的声音很好听,可是写自己的名字写的实在太糟糕了,我一直在想也许有机会的话要教你写写字。


——我不想离开这里是因为不想离开你。


名为安茜的恶龙笑起来,这一次再也没有卷起泛着星辰光辉的尘埃,它抬起头最后一次吻去欧蒂娜的眼泪,看着骑士湿漉漉的蔚蓝眼睛说:“那些都不是秘密,因为我都知道。”如同被风吹开的蒲公英,欧蒂娜怀抱中的少女在风中成为抓不住的萤火。


欧蒂娜的眼泪像是春天开满蔷薇的梦,安茜落在那个柔软的梦里,安静的合上眼睛。


骑士抱着满怀的月光垂下头哭泣,把脸埋在夏日的草地。


.. .. .. ..


在被人遗忘的恶龙存在过的山谷出现了新的传说,传说在遥远的水湖山脉,漫山遍野都长满了只在冬天开放的紫色花朵,那些花朵在山谷里四季常开,带着最好看的晚霞的色彩,山谷前的花朵缠绕着骑士的长剑,像是无名的墓碑。


END


关于剧情:来自突如其来的脑洞小故事,可能没什么逻辑不过因为是童话故事所以大概没关系(?)因为夏天来了,所以想试着写写夏天的夜晚,遥远山谷的巨龙和骑士的故事,故事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晚上,可能是因为白天太热的关系。
关于安希的名字:虽然好像一般都叫做安希,不过确实也有作为「安茜」的翻译,看到有人说过,少革里的人物名字大多和植物有关(冬「芽」,「树」璃「梢」之类的,)欧蒂娜指的是花萼,安茜的「茜」大概也和植物有点关系,为了和紫色的花扯上关系所以这一篇里决定都写成「茜」
感谢看到这里,要是能喜欢这个故事的话就好啦。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橘葵
橘葵 在 2020/08/16 17:38 发表

想起了暮星,她去世后洛林也开满了花(´°̥̥̥̥̥̥̥̥ω°̥̥̥̥̥̥̥̥`)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