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飞越北半球的信天翁

作者:拆家警告
更新时间:2020-07-19 00:23
点击:597
章节字数:298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没有哪个海员会不喜欢信天翁。所以当那只漂亮的白色鸟儿落在胜利肩膀上的时候船员们爆发出一阵欢呼,士气更加高涨,就连她的亲妹妹不饶都忍不住露出些许的羡慕。


胜利本人倒是有些惊讶,她抬起了手臂,那只海鸟也轻轻扑棱几下翅膀从肩膀转移到了手腕,方便她可以任意打量自己。聪明得令人诧异。


胜利仔细地端详着她,那只信天翁安静地站在她纤细的手腕上任由她的视线在自己身上打量,没有动作,爪子也没有多少力。


即使信天翁本来就是非常美丽的海鸟,这只鸟儿也漂亮得让人震惊。锋利的鸟喙和洁白没有杂色的整齐羽毛,如果不是它双翅的正羽还是灰黑色,它基本上就是白色的。它的眼睛也不是一般信天翁的黑色眼睛,而是钴蓝色。不过正是这点说明了它究竟有多么脱俗,这样的美丽又独特的信天翁也许很多人一辈子都见不到,但是现在它就安静地站在胜利手腕上,乖巧得不可思议。


胜利的嘴角微微勾起,女神露出一个完美无瑕的微笑,倾身亲吻了这只信天翁。有名的猛禽在她面前像是一只乖顺的鹦鹉,放任这个战舰化身的女人亲吻自己的头顶。它太过温顺以致于让人怀疑这只信天翁是不是有点呆,但是很快这种想法就被它的表现打消了。在胜利亲吻完它的顶羽后它伸出了修长的脖颈,鸟喙没有张开只是轻轻碰了碰胜利的唇,像一个虔诚的回吻。


然后它张开了双翅,巨大的翼展让它飞向天空的身影看起来优美潇洒无比。它却没有飞远,只是在航母上空盘旋。胜利湖蓝色的大眼睛追随着她的身影,船员们在短暂的静默后再度爆发出一阵欢呼,比之前更加声势浩大。信天翁是海上英灵的化身,杀死信天翁会给航海带来厄运,反过来它和航母的友好互动也被认为是来自大海的祝福。再加上北海传来的捷报,他们更加对于这一点深信不疑。欣喜若狂的船员们没人注意到她脸上笑容灿烂,眼神有一丝忧伤。


那只信天翁就这样赖上了航母。说是“赖”或许不太合适,因为船员们对于这只鸟儿始终非常欢迎,而它也不是时时刻刻都呆在航母上,只是常常在航母上空盘旋,时不时会落到护栏,甲板上而已。有时候这只猛禽会消失在船员们的视野之中,再度出现的时候嘴里会衔着几朵花,即使是冬天锡兰也会有花。它会把花扔到胜利的怀里或者裙角之上,然后飞到一边闭目养神,或者静静地梳理她的羽毛。这只信天翁非常的安静。


“这个好女孩好像非常喜欢你呢,胜利小姐。”舰长笑着和胜利打趣,胜利捏着信天翁小姐献给她的花,回以淡淡的,完美的笑容。


“要不我们给她起个名字吧?”不列颠汉子突发奇想,五大三粗的男人搓着手,看起来跃跃欲试。反而是胜利怔了一下,目光从手中的花转移到鸟儿的身上,默了一会才说:“那不如就叫……阿尔弗莱娜吧。”


正在梳理自己羽毛的信天翁听到她的声音顿了一下,停下了动作抬起头又开始闭目养神,没有表现出对这个名字是喜是恶。舰长则哈哈大笑,一边笑一边连声说着这个好,这个名字好。


然后信天翁小姐就有了名字,阿尔弗莱娜。有一件事非常有趣,一般的船员呼唤阿尔弗莱娜,性格清冷的信天翁小姐大多数时候都不会回应,但是当女神呼唤她的时候她总是会落下来,停留在她抬起的手臂上,任由她抚摸自己的羽毛,但是如果有其他人靠近试图伸出手,她就会张开翅膀飞走。这让多次尝试屡屡失败的不饶都会嫉妒:“她还真是喜欢胜利姐姐呢。”


对此胜利只是笑笑,什么都没说。


但是阿尔弗莱娜的身体开始变得越来越不好。她在天空中飞翔的时间越来越短,站在护栏上的时间越来越多。胜利最先发现了她的衰弱,她把脸埋在大鸟明显不如最初光亮的鸟羽中,还是没有说什么。信天翁静静地站着任她施为。直到胜利抬起脸她才转过脑袋,用鸟喙轻触航母的唇,像极了一个安抚性质的吻。


船员们发现她身体不对劲要更晚一些,在某一把机枪射出的流弹打穿信天翁翅膀之后。强壮的信天翁是飞行技术高超的猛禽,但是即使是这样的精灵有时候也难逃枪口,何况是阿尔弗莱娜,如今她比那些同族要虚弱得多。信天翁小姐无力再扇动她的翅膀,只能直直从天空中落下,胜利慌忙现出身影接住了她,女神张了张口似乎就要脱口而出她的名字,另一只完好的翅膀张开,正羽轻轻拂过了她的嘴。像是在告诉她:不要说。


胜利的身体有一瞬间僵硬。激战中的水兵们没人注意到她的反应,女神垂下眼帘无言沉默,心念电转间她出现在了军医室。


军医其实不是兽医,不会给动物看病,他只能一边骂骂咧咧咒骂着那些该死的轴心国打伤信天翁一定会遭到报应的,一边尽力给阿尔弗莱娜包扎她的伤口。包扎完以后军医凭借自己的直觉不太确定地说阿尔弗莱娜是不是有些太过虚弱了,这句话在船员们里惊起轩然大波,胜利低垂着眼帘,抱起阿尔弗莱娜。


“别太为难她了。”她说,“从挪威飞到锡兰,她飞越了大半个北半球,她的消耗已经很大了。”


这话着实有太多经不起推敲的地方。但是胜利是谁,她是他们脚下的这艘航母本身。船员们面面相觑,最后还是选择了无条件相信她。


然后胜利就开始照顾起了阿尔弗莱娜,给她读诗,给她喂食,帮她梳理愈发暗淡的白色羽毛。安静的信天翁小姐对于她的投喂来者不拒,她钴蓝色的眼睛总是默默地注视着胜利,无论她走到哪无论她做什么。夜深人静的时候她会又走又跳地蹦到胜利床头——她不用翅膀因为会发出太过响亮的声音,然后用鸟喙帮她掖好被子。对于一只健康的信天翁来说这不算难,信天翁是有名猛禽,但是她越来越虚弱了,翅膀愈合的速度也很慢。


最近一次她不小心摔到了地下。下意识张开并扇动翅膀发出了巨大的声响,信天翁的身体僵在地上。很快她就感觉到有一双手将她扶起,抱到了自己面前,美丽的金发女神沃斯特湖一般的蓝眼睛里闪烁着黑暗中也能看得一清二楚的粼粼波光,湖水顺着她的脸颊一滴一滴落下。这是阿尔弗莱娜第一次见到胜利哭泣,金发女神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阿尔弗莱娜急忙用鸟喙轻轻点了点她的唇,像是在吻她,以吻封缄。


所以最后还是满室寂静无言沉默。信天翁用脑袋蹭了蹭她,一只鸟什么都不能说。


不过那次以后奇迹又发生了,信天翁开始以快得出奇的速度恢复强壮,就连翅膀上的贯穿伤也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愈合。即使是海员心目中海上英灵所化的神圣之鸟,这让人大跌眼镜的表现也让人觉得对不起自己学过的生物学。他们下意识看向航母的化身,胜利倒是没有什么表示,只是静静地凝望着天上盘旋的猛禽。


军医是这群人里最为震惊的,阿尔弗莱娜身上发生的一切都在挑战着他的医学常识,虽然他不是兽医。于是他硬着头皮走上去问胜利:“胜利小姐……”


胜利转头看他,被那双湖蓝色的眼睛注视着,军医恍惚间想起这位也不是能用科学解释的存在。不能用科学解释的存在冲他笑了笑,对他说:“请放心,我知道你要问什么。她只是马上就要离开了而已。”


这句话说得所有人都心下一沉。不管这只鸟来得多么诡异,他们总的来说还是喜欢她的。信天翁是海上英灵的化身。谈话间阿尔弗莱娜再次落了下来,落在胜利的手腕上。钴蓝色的眼睛专注地看着胜利的脸,就像是要把她的容颜永远铭记在心间。


她们静静地对视了一会。胜利突然低下头亲吻了信天翁的头顶,而阿尔弗莱娜也用鸟喙轻触了她的唇,像一个虔诚的回吻。一切和最初相遇时别无二致,只是所有人都知道这是最后的道别。信天翁扑拉拉张开了翅膀飞向天空,只是这次她没有再滞留在航母上空盘旋。她向远方飞去,直至消失在天边。胜利目送她,直到离她最近的军医提醒她:“您哭了吗,胜利小姐?”她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眼角多了几道泪痕。


她连忙取出手帕擦了擦泪,微笑着回复军医:“我没事,我只是忽然想起了信天翁也象征着对爱情的忠贞。”


这真是一种很漂亮的海鸟,西方人认为信天翁象征着忠贞的爱情和海上的英灵。信天翁也确实是强大美丽又痴情的海鸟,一生之中只认可唯一的伴侣
大家能不能赏脸给个评论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如疯如愚
如疯如愚 在 2021/03/27 20:23 发表

呜呜呜好细腻的描写爱了

Fon
Fon 在 2020/07/28 20:26 发表

awww 好可愛的信天翁,這篇是想要藉物表達北宅對勝利的愛意吧,雖然我對飛鳥症paro 不是很懂

显示第1-2篇,共2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