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重逢

作者:橘❀外之人
更新时间:2020-07-17 23:15
点击:304
章节字数:270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如果柚子知道今天会遇到以前的熟人的话,绝对会精心打扮一番再出门,或者根本就不会出门,也不会如此尴尬,事情是这样的。


        早晨的阳光透过厚厚的窗帘的缝隙,投注进几道光柱,柚子和早园优还在睡梦中,就被一通手机铃声都吵醒了,躺在床上,眼睛都没睁开,柚子伸出手在桌子上摸索一阵,才拿起电话放在耳朵旁“喂...”声音懒洋洋的,透露着不耐烦。


“柚子...我今天回来,你别带小优出门”早园纯一郎想到上次回家,没有提前打电话,柚子竟然带着小优去了台湾参加草莓音乐节,就气不打一出来,自己好歹也是她的老板,她给自己打工,竟然还这么任性。


柚子点点头,根本忘记这是在打电话,对方压根看不见,顺手挂了电话,一个转身抱住躺在身边的小优继续睡觉了。


听着电话中传出[嘟嘟嘟...]的忙音,早园纯一郎的脸上青筋暴起,柚子是被白泽和美姬上身了吗?完全没有从前可爱学妹的样子。将手机塞进裤兜,拿起夹在腋下的礼包盒,捧在手里,小优最喜欢的拼图,想到那么可爱的女儿,早园纯一郎的心情一下变的好起来,恨恨的想着[看在小优那么喜欢你的份上,我不跟你计较]。


早园家


“妈妈,快点,今天爸爸回来”早园优一脸兴奋,小人儿正跪坐客厅的矮桌旁,往自己的粉色心形包的塞着零食和玩具。包太小了,根本装不下那么多东西,早园优又把它们全部倒出来,东西散落一桌,歪着脑袋像在思索,该带那些东西出门。


柚子眯着眼睛,嘴里含着牙刷,对着镜子用手想按下翘起的头发,折腾了半天头发才顺从的压了下去,将嘴里的泡沫吐了出来,漱了几口水,才准备开始洗脸。


“你不打扮一下吗?”早园优站在洗漱间门口,不可思议的问,看着柚子穿着宽松的上衣和牛仔裤,脸上连妆都没有化,明明爸爸回来了,妈妈却如此不上心。


“你爸爸喜欢素颜...”柚子不假思索的回答,关掉水龙头,将黑框眼镜带起来遮住因睡眠不足导致的黑眼圈。如果不是小优的要求,自己根本不想出门去接早园纯一郎回家。


早园优有些失望,这样下去自己如何完成爸爸妈妈和好大作战。


新干线京都站内


穿梭的人们,互相拥抱,打着招呼,或是期盼或是喜悦,也许只有柚子是这种无所谓的表情,牵着早园优的小手,掏出手机给纯一郎发信息,告知自己和小优在出站口等他。屏幕上显示[发送成功],将手机塞入口袋,漫不经心的抄着手,只有偶尔早园优对柚子说话时,柚子才会露出笑容。


“柚子...”谷口晴美没想到自己刚出出站口就看到了久未见面柚子,京都竟然这么小,已经有多少年了?只是柚子好像比以前瘦了,衣服穿的太过随便,如果不是那茶色的头发,晴美差点以为自己认错了人。


“晴美...美...”柚子也认出了谷口晴美,这么毫无准备就遇上了,“好久不见...”柚子呐呐的说,本来毫无表情的脸上,努力的扯动了一下,算是微笑吧。


晴美的脸上有些泛红,快步走到柚子面前,眼睛紧盯着柚子的脸“这么多年你去哪了?连朋友也不联系了。”以前的号码不用了吗?…晴美感觉有太多的问题想问了。


柚子内心苦涩,为什么会遇上晴美呢?明明不想和以前的自己有任何纠葛,就让自己痛苦、孤独的生活下去难道不好吗?


“妈妈...”早园优拽了拽柚子的手,晴美注意到柚子身边的小孩,有些惊讶的问“你的孩子?”眼神透露出不信,柚子你的心是石头做的吗?这么轻松的就结婚生子,就好像当初与蓝原芽衣的一切都可以抛下,也是,毕竟连芽衣都能抛下,我们的友情也不算什么。晴美蹲下身微笑着对早园优说“你好,我是你妈妈的朋友谷口晴美,你叫什么名字?”


“早园优...”早园优露出满嘴的白牙,声音异常清脆。


“你多大了?”


“四岁”早园优如实回答。晴美抬头恨恨的看着柚子的脸,时间过的真快,那个时候柚子一通电话打回家,告诉蓝原梅自己要结婚了,那么速战速决的,没有通知其他人,真的就在世界的某个角落结了婚。


柚子做错事般,把头撇了过去,不敢面对晴美。看在晴美眼里就好像柚子默认了一样。


从公文包里抽出名片,站起身递给柚子“这是我的手机号码”见柚子不接,就硬塞在柚子手里。“你的手机号码呢?”晴美拧着眉头问。


“我没带手机!”柚子轻咬下唇,这话一出口,就后悔了,连自己都不信的事,晴美怎么会信。


“柚子,你这样有意思吗?”晴美睁大双眸,嘴角带着讥笑,真想把柚子看穿,明明当初是你伤害了芽衣,伤害了我们,现在却是你不想和我们纠缠。


“爸爸...”早园优松开柚子的手,跑到走来的早园纯一郎的身边,被他一把抱起。早园纯一郎抱着早园优走到柚子和晴美面前,挑眉问“怎么啦?”


“她问妈妈要手机号码,但是妈妈今天没有带手机”早园优比划着手,像是帮着柚子圆谎一般,向早园纯一郎解释。


“哦!手机号码呀,她总是丢三落四的”早园纯一郎将早园优放下,好像司空见惯般掏出手机,将柚子的号码报给晴美“她平时也没什么事,你可以随时打电话给她”,说完,向柚子眨眨眼,像是向柚子邀功。


晴美得了手机号码,向早园纯一郎鞠了一躬,疾步离开了。


望着晴美离去的背影,早园纯一郎一脸羡慕的说“真不简单,在车站接人都能有美女向你搭讪”。柚子楞楞的看着早园纯一郎这张讨人厌的脸“谁让你把我的号码给她的”。


记忆回到从印度回来后,京都。


柚子是被楼下传来的嘈杂声吵醒的,痛苦的睁开眼,眼前一片漆黑,挣扎着坐起身,身边摸不到任何东西,可能因为睡的太久,头脑昏沉沉的,下床赤着脚差点被什么绊倒,踉跄着摸索了半天也没有找到电灯的开关,索性放弃,打开门,刺眼的灯光让柚子睁不开眼,透过手的缝隙,让眼睛慢慢适应,手扶墙向楼梯口挪动,许是没有吃饭,有些没有力气,脚下轻飘飘的。


        此时,楼下客厅里,我妻美姬双手掐在浅香白泽的肩上,强迫她面对自己。“你敢说你不喜欢她”我妻美姬一脸愤恨,手上加重力道,抓的浅香白泽的肩膀生疼。


“美姬,我是个成人,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浅香白泽忍着疼,说出更残忍的话“就算没有她,我也不会喜欢你”。


“前辈...”柚子双手撑着楼梯的栏杆,艰难的走了下来。


此时的柚子脸色苍白,因长期没有进食,显得特别虚弱,赤着脚穿着与身材不合体的睡衣,显得柚子特别娇小。


“你怎么会在这”我妻美姬一脸惊讶,松开抓住浅香白泽的手,走到柚子面前。


浅香白泽扶着柚子来到沙发上坐了下来,又从门口拿了一双拖鞋给柚子换上,亲密的举动立马点燃了我妻美姬的怒火“我问你,她怎么会在这”。


浅香白泽完全不搭理她,只是轻轻的,无比温柔的对柚子说“饿了吗?我马上给你弄吃的”。


我妻美姬,指甲掐进了肉里,恨恨的看着柚子穿着浅香白泽的睡衣,穿着浅香白泽的拖鞋“好...你们现在到底是什么关系...”仅剩的自尊和骄傲在浅香白泽的漠视下,被击的粉碎。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