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天堂真矢是我的主人!?(下)

作者:易木不易
更新时间:2020-07-17 20:52
点击:403
章节字数:705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浑身无力,昏昏沉沉,就连运转一下大脑都十分费劲。我应该已经睁开了眼睛,可所见皆是黑暗,什么都看不到。

这是在哪?

突然,前方不远处出现了一个被聚光灯照亮的舞台,Position Zero站着我再熟悉不过的一个人——天堂真矢。

她背对着我,明亮的灯光自上方落下,勾勒出那个早已印在我心底的轮廓。高傲的背影,挺拔的身姿,蓝色的发带沿着柔顺的深棕色头发一并垂下。

那是我不断追逐着的背影,可是似乎从来都遥不可及。也许是从相遇的那天起,我便期望着终有一日能和她并肩,能一直站在她的身边。到那时,她的紫色眼眸里,一定会映出我的脸。


“西条克洛迪娜,你在想什么?”冷冰冰的声音响起,没有任何感情。

不,这不是天堂真矢的声音!准确来说,这不应该是她的声音。她向来温文尔雅,声音一直都是那么温柔。纵然,我总是在向她发起挑战,但她却永远都是报以一个真诚的微笑,回应着“好,我等你”,态度认真,丝毫没有表现出轻视和不屑。

然而,那个冰冷的声音再次传来——

“你在想我吗?”

什么!?霎时,我屏住了呼吸。虽然我很想反驳,但喉咙里竟发不出一个音,胸闷得厉害。

她没有转身,只是头偏向一侧。耀眼的灯光流泻,冲刷着她完美无瑕的侧脸,往常温和的面容现在却令人生畏。

“哼。”这一声尽是轻蔑和嘲讽,重重地砸在我心里。

这不是你!天堂真矢!我很想对着那个背影大吼,但光是张嘴喘气都像是要了我的命。

聚光灯下的人很快就把头转了回去,像是不愿意多瞥我一眼。我注视着她的背影一点点融入黑暗,天堂真矢毫不迟疑地走进黑暗深处,所有的光都随着她的离开而消逝。

等、等等!

天堂真矢!


克洛迪娜一下子从被窝里蹦了出来,四肢踩在软软的被子上,她意识到现在才是真正从梦中醒来,而自己还是一只猫的样子。松了一口气的同时,悬着的心却没能放下。

天色已暗,虽然克洛迪娜借助房间里微弱的亮光不至于什么都看不见,但眼前的场景还是让她想起了刚刚那个可怕的梦。好在晒过阳光的被子上有着属于天堂真矢的温暖气息,克洛迪娜稍稍安心了一些。

等一下,天堂真矢在哪里!?她这才反应过来,那个讨厌的女人说会很快就回来,结果自己等了半天,到最后实在受不了袭来的困意,钻进被子睡着了。

想到梦里最后的画面,一个令人害怕的猜测闪过克洛迪娜的脑海:天堂真矢丢下我了吗?

她急忙跳下床,结果落地不稳,撞上地板后翻滚了好几圈,但她来不及在意自己是否摔疼,刚站起身就冲向了门边。

房间的门是关上的,以克洛迪娜目前的体长,就算竭力踮起脚也够不到门把手,只能用猫爪拼命地抓挠着房门。

看来要换个策略。她后退几步,正打算一跃而起,门却突然打开了。

“喵!(真矢!)”克洛迪娜惊喜地扑了过去。讨厌的女人,她可算是回来了!


“啊!”因为听到奇怪声音所以出于好奇打开了房门的真昼看见黑暗中有物体向自己快速飞来,急忙松开门把手,慌张地向后退去。

“啊,原来是一只猫啊!”等到在走廊的灯光下看清楚前面是一只橘猫后,真昼明显放松了许多。而克洛迪娜在扑了个空且发现眼前的人不是天堂真矢时,失望地低下了头。

“是真矢同学的猫吗?”真昼蹲下来,想要摸摸看上去状态不佳的小猫。

“喵!喵?(真昼!天堂真矢在哪里?)”话一出口,克洛迪娜才想到,除了天堂真矢,其他人是听不懂自己在说什么的。

“咦?你是饿了吗?奈奈做好了年轮蛋糕,大家都在吃呢!你也——啊!”真昼看着原本无精打采的橘猫飞速朝客厅冲了过去,一眨眼已经不见了踪影。果然是饿了吗?

事实上,让一整天没进食的克洛迪娜打起精神冲进客厅的不是饥饿感,而是她心中的怒和怨。好啊,天堂真矢,你把我关在房间里就是为了享受年轮蛋糕是吧?看看我能不能让你吃成!

结果她到了客厅,迅速扫视一圈后,却没能看见天堂真矢的身影。


“呀,是克洛子!”第一个发现客厅里多了只橘猫的是香子。

克洛子!?她们终于认出我了吗?还是说,天堂真矢告诉她们了?等等,这家伙人呢?

“诶?”嘴巴里塞满了年轮蛋糕的华恋只能发出一声疑问,她和小光正坐在桌前吃着年轮蛋糕,而其他人显然已经享用过了,正你一言我一语地聊着。

“啊,克洛子是真矢同学的猫。”双叶向露出惊讶表情的华恋解释道。

“克洛子这个名字?”虽然奈奈是在提问,但她的表情明显散发着“我明白了”的气息。

“这是我和双叶一起想的,因为真矢同学似乎没有给猫取名字,不是吗?而且,”香子特意停顿了一下,“真矢同学一定会很喜欢这个名字。”

原来,“克洛子”是这么来的——看来大家还是不知道自己就是西条克洛迪娜,但天堂真矢这家伙“会很喜欢”又是什么意思?

“小光,剩下的年轮蛋糕就这么多了,要不你吃了吧?”华恋把装着蛋糕的盘子往旁边推了推。

“不用,我已经饱了,还是你吃吧。”盘子又被推了回去。

年轮蛋糕只剩那些了,天堂真矢还没回来,那她岂不是吃不成了?不行!克洛迪娜跳到了沙发上,朝华恋叫了一声。

“诶?克洛子要吃吗?”华恋看向克洛迪娜。

“喵!(给天堂真矢留着!)”她拼命摇头,虽然在大家看来幅度不算很大。

“或许,克洛子的意思是把年轮蛋糕留给真矢同学?”在一旁的纯那看出了端倪。

“喵。(是的。)”克洛迪娜点了点头。

“不愧是真矢同学的克洛子。”香子和双叶异口同声道。

“放心,我已经把真矢同学的那份放在冰箱里了。”奈奈微笑道。

“那我不客气啦!”华恋拿起最后一块年轮蛋糕,心满意足地一口咬下去。


啊,都怪自己一时心急,这下还真尴尬。哪怕现在是猫的形态,更何况大家也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克洛迪娜还是想赶紧找个地方藏起来。正想着自己接下来该如何反应,一个气喘吁吁的声音打破了客厅里此起彼伏的笑声。

“大家、有、看到——太好了!你在这里!”回到房间没看见克洛迪娜的真矢急忙赶到客厅,刚想询问大家是否有见到自己的猫,目光早就先一步锁定了沙发上那个小小的橘色身影。她跑上前,抱起了克洛迪娜,将她紧紧地搂在怀里。

“喵!(喂!)”还想再说什么的克洛迪娜只觉得心里泛起了莫名的感动,她的小脑袋在真矢的怀里不停地蹭着。

“真矢同学果然很喜欢克洛子呀!”

“克洛子不也很在乎真矢吗?”奈奈和纯那看见眼前这一幕,忍不住调侃道。

“克洛子?你们在说什么?”真矢突然僵住,但在意识到自己仍抱着克洛迪娜之后,她很快调整过来,放松身体的同时故作从容地应对着大家“不怀好意”的笑。

“啊啦,克洛子指的是真矢同学的猫啦,名字是我和双叶取的,你觉得怎么样?”

“我希望西条同学不会介意。”真矢这才彻底松了一口气,温和的笑意浮现在脸上。

“时间也不早了,我先带克洛子回房间了。”话音刚落,真矢便转身,抱着克洛迪娜快步朝自己房间走去。


小心翼翼地把怀里的克洛迪娜放到床上后,真矢便跪坐在地毯上,开始解释自己为什么这么迟才回来。

“对不起,西条同学,我来晚了。原本以为宠物店就在附近,没想到走了几条街才发现。出门的时候,身上没带足够的钱,所以只买了这些,实在抱歉。”

克洛迪娜看着真矢从大大小小的塑料袋里拿出猫粮、猫碗、猫砂盆等,而她旁边还放着一个猫窝。在心里感叹对方体贴的同时不禁感到疑惑,看这架势不像是只养一两天啊!

“西条同学?”见克洛迪娜没有反应,真矢试图引起对方注意。

“喵。(谢谢你,真矢。)”克洛迪娜终究没法再连名带姓地说出“天堂真矢”,因为这家伙放弃了最喜欢的年轮蛋糕,估计晚饭也没吃,只是到处跑,一个劲儿地为自己准备各种各样的东西。不辞辛劳、没有抱怨、温柔细心,这样的真矢,想要多依靠一会儿也不过分吧?

“不、不客气,”突然被克洛迪娜道谢的真矢有一点不知所措,但她很快便组织好语言,继续说道,“西条同学一天没吃东西了吧?我先把食物和水准备好。”

“喵——(叫我克洛子就好,还有,你的年轮蛋糕在冰箱里。)”

“好的,谢谢你,克洛子。”

“喵。(只是不想暴露身份罢了。)”

“嗯,这是我们两个人的秘密。”


等到真矢吃完年轮蛋糕,克洛迪娜用餐完毕后,差不多已经是就寝时间了。原本克洛迪娜非常抗拒猫粮,但是在真矢的轮番轰炸下,小猫不得不投降了。

“克洛子,你现在是一只猫,应该要吃猫粮才对。”

“我问过宠物店老板了,这个牌子的猫粮是最好的。”

“我查过了,人类的食物最好还是不要给猫吃。”

“很抱歉不能与你分享年轮蛋糕,但你的身体健康更重要不是吗?等你变回来,我们到甜品店去吃。”

“克洛子,听话哦~”

“喵——(好了好了,我吃就是了。)”迫于无奈,克洛迪娜伸出一小截舌头舔了舔猫粮,味道竟然还不错。反正自己现在就是一只猫,起居饮食还是得老老实实地按照猫的习惯来。

饮食的问题目前已经解决,接下来就该睡觉了。


互道晚安后,真矢关了灯,上床盖好了被子,克洛迪娜缩进了猫窝,调整到一个舒适的姿势准备入睡。

但这一切并不像看上去那样简单,差不多过了一个小时,克洛迪娜依然保持着兴奋状态,毫无睡意。也许是对新环境不适应,也许是之前睡了好一会儿,不过最大的可能是猫的生物钟在克洛迪娜身上起作用了。

又熬了好一会儿,她憋不住了,从猫窝里探出脑袋,歪了歪头,望向真矢的床。被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一股冲动驱使着,克洛迪娜跳出了猫窝,快走几步后,跃上了床。此时,仰面躺在床上的人自然睡得安稳,胸口随着呼吸有节奏地起伏着。

什么嘛,这家伙把我赶到猫窝就是为了让自己睡个好觉,真是可恶!克洛迪娜想着,便一口气钻进了被窝,缩在真矢的手边。

好暖!在暖烘烘的被窝里,真矢的体温和香气仿佛是有催眠的作用,克洛迪娜忍不住想要多攫取一些,于是两只小小的前爪慢慢攀上了真矢的腹部,毛茸茸的肚子不时地蹭着真矢的手臂。


也许这样的动作幅度大了些,感觉一侧手臂有点痒的真矢,自然地将身体朝那一侧翻过去。

“喵!(你压到我了!)”不算特别响的叫声,但足以惊醒处于浅度睡眠的真矢。

“克洛迪娜!?”真矢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

“喵。(好冷。)”克洛迪娜搞不懂真矢为什么如此惊讶,明明之前还很乐意自己睡在她床上的。

“抱歉,”真矢躺了下来,用被子牢牢地裹住克洛迪娜,努力不让一丝冷空气钻进来。

“喵!(喂!这样很闷啊!)”

“哦,抱歉,西、克洛子。”

在克洛迪娜的要求下,经过一番折腾,最后一人一猫都只露出半个脑袋在外面,而被窝里,真矢把克洛迪娜轻轻地搂在怀里。猫的听觉本就灵敏,更何况现在离真矢的胸口这么近,克洛迪娜的耳朵将对方清晰、急促的心跳声全部接收。

一人一猫都没有说话,房间里只剩下逐渐趋向相同频率的两种呼吸声,也不知道是谁在调整适应,只为了与对方同步。


“克洛迪娜,睡了吗?”在这个专属于彼此的夜间,真矢更倾向于温柔地说出“克洛迪娜”这个名字。

“喵。(没有。)”克洛迪娜以为心跳不再那么强烈的真矢已经入睡,没想到对方还醒着。

“要不聊聊天?”

“喵。(好。)”

其实克洛迪娜有点心虚,她觉得真矢在被吵醒之后,没那么容易入睡,所以才想着和自己聊天。不过,她又有点好奇,真矢会说什么呢?

“抱歉,让你着凉了。本来想给你买件衣服,但是当时带的钱不够。买猫窝是怕你和我一起睡会被压到,没想到这么不保暖,刚刚我还差点压到你,实在是——”

“喵!(好了!你怎么总是道歉,我才不要穿衣服!)”

“喵——(我、我是说那种衣服!猫窝挺保暖的,只是——)”克洛迪娜缩进被子,下意识地用头轻轻蹭着真矢的睡衣。

“只是?”

“喵!(与其说这些没用的,不如想想怎么让我变回来!)”闷闷的声音传来。

“嗯,你放心,我说过一定会找到办法的,不过我有点好奇,昨晚你都做了什么?”

“喵——(嗯,睡前吃了几个马卡龙。)”

“马卡龙?是学校附近买的吗?”

“喵。(对。)”

“难道是那家叫做TRUE LOVE的甜品店?”

“喵?(你怎么知道?)”

“我去宠物店的路上注意到的,因为以橘色为主色调,使得这家店非常显眼,而且店里的价目表上都是橘猫图案。记得我在走近那家店的时候,发现门口的牌子上用比较小的字写着‘每天只能吃本店一盒马卡龙哦’,这让我有些在意。”

“喵?(你是觉得这家甜品店的马卡龙有问题?)”

“不,我的意思是,为什么要限定一天只能吃一盒?难道吃多了会——克洛迪娜,你昨晚吃了多少?”

“喵——(嗯……一盒多。)”

“那可能只限一盒的原因是吃多了会变成橘猫吧。”

“喵!?(这也太荒唐了吧!?)”克洛迪娜的音量不禁变大,可她一想到现在是深夜,急忙收声。

“可要真是这样的话,解决办法是什么呢?难道就是等着自己变回去?”

“喵?(那要等到什么时候?答案会不会已经给出了?比如……店名?)”

“把‘TRUE LOVE’作为甜品店的名字,确实少见。‘TRUE LOVE’难道不是《白雪公主》和《睡美人》的剧本里才会出现的吗?”真矢皱了皱眉,随即又像是想到了什么,小幅度地点了点头,慢慢地把怀里的猫搂得更近些。

“喵——(如果是按照那两个剧本的走向,能让女主角恢复过来的是——)”

“喵!?(真爱之吻!?)”

“那么,克洛迪娜,要试试吗?”依然是温柔平静的声音,但听上去似乎带着些许诱惑?

“喵!?(哈!?试什么试?和谁试?)”

“如果是现在这种情况,也只能——”

“喵!(停停停!我要睡觉了!)”如果不赶快制止这家伙,怕是又要说什么不得了的话。

“我只是根据你的推理开了个玩笑而已,既然克洛迪娜不愿意尝试的话,那就只能等白天再说了。”

语气听起来颇为失望,但谁知道是不是演的呢?

自己好像又被她玩于股掌之上?

“喵。(晚安,天堂真矢。)”克洛迪娜没好气地说道。

“晚安,我的克洛迪娜。”


听着真矢平稳的呼吸和有力的心跳,克洛迪娜终于也被困意击败——才怪!满脑子都是“TRUE LOVE”“真爱之吻”的克洛迪娜怎么可能睡得着啊!现在急促心跳声的来源反而是胡思乱想的自己。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克洛迪娜气愤又无奈。

淡淡的月光透过窗帘照了进来,克洛迪娜看见面朝自己侧躺而睡的真矢似乎已经进入了梦乡,而且这应该是个好梦,要不然她怎么会露出浅浅的微笑呢?

说起来,刚刚真矢似乎还挺期待尝试一下那个“真爱之吻”什么的……讨厌的女人!一定又是在捉弄我!不是开玩笑的话,难不成还喜欢——不是吧!?真、真矢她喜欢我!

克洛迪娜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一时间头脑十分混乱,而与真矢有关的记忆开始在眼前一幕幕上演。

真矢总是等我在她对面落座后才开始吃饭,真矢跳舞时的姿态非常优美,真矢在我一个人练舞到天黑的时候按亮了舞房的灯,真矢在RevueDuet之后用法语对我说了那些话……无数个片段让我意识到“天堂真矢”这个名字已经深深地刻在了西条克洛迪娜的生活中。

但是这算什么嘛,我又不喜欢——不,不是的,其实我并没有像自己嘴上说的那样讨厌她,甚至,我的目光总是离不开她。正是因为有天堂真矢的存在,我才能时刻提醒自己,严格要求自己……不,这样看来,我岂不是离不开她?不过——

真矢她,真的喜欢我吗?要不,趁她睡着了试一下?反正她不知道,我也不会尴尬,失败的话白天再说,成功的话——那就说明她真的喜欢我!

想着无论结果如何都是赚到的克洛迪娜不禁为自己的想法沾沾自喜,有点兴奋的她按捺住内心的激动,慢慢地凑到了真矢面前。

她试探性地叫了一声“真矢”,没有反应。

提高音量再叫一次,还是没有动静。

呼,这下放心了。


她一点一点地缩进彼此的距离,直到真矢温热的鼻息扑面而来才停下。克洛迪娜凝视着真矢的睡颜,英气的眉毛,长长的睫毛,高挺的鼻梁,还有微微上扬的嘴唇。

等到位置对准后,克洛迪娜闭上眼,有点紧张又有点期待地慢慢靠近。

快了,马上就要碰到——

“太慢了。”

诶?

“克洛迪娜,你太慢了。”

猛然睁开双眼的克洛迪娜对上了真矢满是笑意的眼神。

下一秒,自己的嘴被柔软的双唇覆上。

克洛迪娜再次闭上了眼睛。

暂时不能用双眼来观察事物的时候,其他感官就变得异常灵敏。此刻,克洛迪娜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在生长着,每一处,从头到脚。

等到身体不再有变化后,克洛迪娜睁开眼,发现自己已经完全变回来了。这本是值得欢呼雀跃的事,但现在的情况似乎有点复杂。


由于两个人都是侧躺着面对面,克洛迪娜的双腿与真矢的双腿交叠在一起,克洛迪娜搂着真矢的脖子,真矢圈住克洛迪娜的腰,但是比起这些,最关键的是,两人的嘴唇还贴在一起。

“唔!”克洛迪娜双手握住真矢的肩膀,一把将她推开,结果没控制好力度,真矢只是挪动了几厘米,自己倒是差点掉下床。

“小心!”真矢一把将她拉了回来,结果两个人的距离又变得很近。

“我、我要回去睡觉了!”克洛迪娜转身,背对着真矢,掀开被子坐起身,用脚在床边搜寻一圈,想起自己的拖鞋不在这里便打算赤脚跑回房间。

“克洛迪娜,会着凉的。”

“没关系!”

“你确定,要光脚回去?”真矢故意在“确定”和“光脚”上加了重音。

“我……”克洛迪娜动摇了,有温暖的床却不睡,非要踩着冰冷的地板摸黑回去吗?

“还是留下来吧,”真矢拽了拽克洛迪娜的衣角,“再不睡觉天都要亮了,而且现在冷空气都在往被子里钻。”

克洛迪娜回头看向真矢,那双好看的紫色眼眸似乎迅速闪过一丝光芒。

“好吧,我就留下来,”克洛迪娜躺了下去,把被子盖得严严实实,“先说好,我是不想你万一生病导致下周考试发挥失常输在我手里,那样我赢了也没意思。”

“好,谢谢克洛迪娜这么关心我。”

“我才没有——”

“克洛迪娜,可以靠过来一点吗?我这里的被子不太够……”

“真是讨厌的女人!”克洛迪娜往中间挪了挪,手不小心碰到了真矢的手,刚想抽回,岂料被一把握住。

“这样比较暖和。”真矢解释道。

什么嘛,明明真矢的手更温暖。


其实,真矢有多余的拖鞋和被子。

其实,克洛迪娜可以咬咬牙一鼓作气冲回自己的房间。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


“Bonsoir, ma Claudine.”

“Bonsoir, ma Maya.”


“幸亏你变成猫的时候穿着睡衣。”

“嗯?”

“要是你在洗澡的时候变成猫,现在就……”

“哈!?”


对于后半夜的睡眠质量,真矢表示还挺满意,这得感激她的克洛迪娜,毕竟对方没有一脚把她踹到地板上去。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