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我也想不再联系

作者:零下℃
更新时间:2020-07-17 17:19
点击:642
章节字数:534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二十一.


“来!啊~!张嘴!”明奈舀起一勺粥轻轻吹凉送到柚子嘴里,“唔!明。唔!奈!我不是小孩子了!”“哎呀不要乱动啦!你看又沾上了。”不顾柚子的反抗,明奈抬手抹掉柚子嘴角沾着的米粒。眼里浊着雾气,红润的脸颊更具诱惑,明奈忍不住低身俯下,却因柚子的躲避而吻了个空,还是不能接受我吗?还是不能接受她吗?柚子低头不敢对上明奈的眼神,几天的照顾,明奈无微不至的陪在她的身边,她是真的爱我,可是,我到底在害怕些什么?柚子也搞不清楚自己,明奈的关心带着温暖,温柔的包裹着她脆弱的内心,可自己究竟在害怕什么?明奈还是不以为意的,抬手轻轻梳理着柚子并不长的黑发,还是橘色的更温暖呀,正考虑着柚子出院后什么时候带她染发,柚子轻轻的把明奈推开,“明奈,能不能告诉我,我忘掉的记忆?”气氛一下子沉到低谷,“医生说这样会对你的大脑产生刺激。”“我不怕!”“过去真的有那么重要吗!”难得的,明奈第一次对柚子发火,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抱歉,实在想知道的话,可以告诉你一些的。”抱好枕头摆出倾听的姿态,“你的母亲改嫁到了蓝原家,而你也转学到了蓝原学院,是从这里忘记的把?”“嗯嗯,”柚子轻轻点了点头,“我只记得在这里遇见了晴美,姬子,白帆,宁音……还有一个人,可是我把她忘了!”头又开始隐隐作痛,柚子低头埋在枕头中,咬牙不发出声音,明奈轻轻搂住柚子,怕她抗拒而不敢抱紧,尝试着抬起手轻轻拍抚在背上,“请继续说,”用力而导致柚子的嗓音变得沙哑,“我真的很想知道。”蓝原芽衣,如果可以明奈真的想在心里将她千刀万剐,为什么柚子难受到这种地步,也要记起你!眼中的阴冷一闪而过,蓝原芽衣,你带给柚子的只有伤害,柚子需要的是我!“你忘掉的那个人是我呀,柚子!”明奈轻笑着,温柔的诉说着,“我们在一个班里,一起生活,还一起去游乐园,一起去探望你的生父,一起对抗晴美的姐姐,我们,一直是一起的呀!知道后面的一天,你忽然转学,都没有告诉我你去了哪里,我打听了好久才又找到你的!因为呀,你说过要和我一直在一起呢!所以我不会抛下你的。”认真的盯着柚子的双眸,眼中的真诚让柚子有了淡淡的心安,模模糊糊间,是有这样的一个人,一直陪伴在她身边,“不用太勉强自己,想不起来也无所谓的,我还会爱你的!”“嗯。”轻轻把手放在明奈的手心,柚子试着去接近她的“爱人”。


不易察觉的苦笑在明奈的嘴角一闪而过,有着几分对自己提前向晴美了解到柚子过去的庆幸,也有着几分盗窃的负罪感,盗窃了本不属于自己的爱。不,这份爱就是属于我的,不断地在心里给自己催眠,蓝原芽衣,我会带着你们曾今幸福的过去,陪柚子走下去的。“我去找医生换药,柚子等好我哦!”“嗯嗯!”微笑着面对明奈,柚子觉得自己需要从新接受这位“爱人”。听着明奈的脚步声逐渐走远,笑容也逐渐从柚子的脸庞消失。蓝原芽衣,柚子不明白为何只是明奈随口提及的名字,自己可以记得如此深刻。蓝原芽衣,你究竟是一个怎么样的人,为什么做为我的妹妹,而我的过去却没有你?为什么,我会忘记你?头痛变得更为剧烈,柚子再度失去意识的那一刻,脑海里只有一个画面,那是柚子刚刚醒来时,那个在所有人身后,一直沉默却有所期待的,静静站着的芽衣。

二十二.


这是蓝原芽衣第五次来看我了,柚子默默在心里记下这个数字,和其他人的寒嘘问暖不同,蓝原芽衣过来后就坐在那里,静静的看着自己,两人之间的气氛微妙,蓝原芽衣眼中的渴求清晰可见,却又识趣的保持着一个安全距离,使得柚子心中的千层疑问无法说出口。每次的相见就是两个人沉默着互相打量着对方,哪怕只是坐在这里,那怕双眼不知为何而变得无神,芽衣还是美的扣人心弦,柚子不禁自嘲道这样好看的妹妹为什么会被自己忘记。蓝原芽衣的出现和消失都是匆匆的,像是踩好点一般,总是在明奈她们离开后出现,又在她们回来前消失。是和她们有矛盾吗?柚子想不明白,想问却说不出口。只是今天好像注定不是那么平静,柚子的眼神飘往门口,芽衣也跟随着扭过头去,手指攥紧,茉莉不知何时出现倚着门框,“学生会长怎么有闲时间出现在这里?”打了打哈欠,微微欠开的身子就是最简单的送客。


目送着蓝原芽衣的离开,茉莉眼中是挡不住的厌恶,但回身又温柔的摸了摸柚子的额头,“恢复的不错嘛,柚子姐!”柚子的精神状态冲散了蓝原芽衣的到来带来的厌恶,茉莉现在心情很好。“为什么,感觉,你们都很讨厌蓝原芽衣?”试探的问出,茉莉无奈的叹了口气,毕竟她们对芽衣的敌对太过于明显,可无论如何也不能再让柚子接近这个带给她无数伤害的人了。与其找自己都不信的借口,茉莉选择用沉默回应柚子的疑问。“是因为我失去的那些记忆吗?”柚子还是不肯放弃。遗忘一些记忆很正常,可是为什么遗忘的是有关自己妹妹的记忆,柚子想要搞清楚,哪怕自己想不起来,她也想从别人口中知道自己和芽衣的过去,因为,每次看到芽衣落魄的双眼,自己就会莫名的心疼。“先不要考虑这些了,柚子姐,身体最重要。”


“患者的情况很稳定,不出意外的话明天就可以出院了。”办公室里每个人都长出一口气。“但是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不要主动引诱患者恢复记忆。恢复记忆中伴随着头痛以及更大的损害,只能寄期望于患者自己想起来吧。”说罢医生便走出去忙别的事了,留下众人盯紧坐在一边的芽衣。“所以蓝原芽衣,以后可以离柚子姐远一点吗?你们现在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晴美赶忙拦住起身准备暴走的茉莉。“我会离开的。”从容的起身走开,但每个人都知道这句话的沉重。“我想把柚子接回那边的家里。”顿了一下下,明奈补充道“在那边的话不用面对蓝原学院,而且柚子在那里也生活一年了,所以在那里柚子会好一点吧。”“只要柚子亲和柚子亲的母亲同意就可以啦!”晴美努力想要缓和一下气氛。正想要追上远去的会长,晴美却被茉莉一把抓住。“那明奈姐要好好照顾柚子姐哦!”说罢便拉着晴美走开了。


“小鬼你走就走为什么要拉着我啊!”“不拉着你,难道看着你去找蓝原芽衣?”“可是会长也很可怜啊!”晴美难得的违抗茉莉。“那是她自找的,如果不是她柚子姐会躺在医院?如果不是她柚子姐会把她忘了?”句句在理,句句令人无法反驳,可是那落魄的背影,“可她也曾是柚子亲最爱的人啊!”“现在不是了!”“那如果有一天失忆的是我,你又会怎么做呢?”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晴美赶忙甩开茉莉走开。呆愣在原地的茉莉对着晴美远去的背影张开手指,“如果真有那么一天,那就再爱一次吧。”


“梅阿姨,真的可以吗?”“嗯嗯,小柚子同意就好啦。”梅哽咽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失去丈夫的她不想再看到柚子从她的身边消失,“要好好照顾柚子哦!”“嗯!我会的!”明奈收起手机走回病房。“柚子柚子!”柚子正看着窗外愣神,“柚子柚子,你明天就可以出院了哦!”言语里是藏不住的欣喜。“真的吗!太好了!”“收拾一下吧!明天就要带你回家啦!”“嗯!”牵住明奈递过来的手,带我回“家”吗?眼睛又在意的瞥向窗外。医院院子里的树下,蓝原芽衣静静的坐着。

二十三.


“柚子柚子!要吃饭了哦!”轻轻把手搭在肩上,拍了拍坐在窗边愣神的柚子,回家后的柚子也没有曾今那么活跃,总是一个人坐在窗边愣神,明奈不是不知道柚子在想什么,可又能怎么做呢?柚子对失忆的执念之深,但又不能告诉柚子真相,“柚子柚子!一会我去收拾一下东西,搬过来一起住吧。”“啊!”轻轻点了点柚子的鼻尖,“啊什么啊!我不是你女朋友吗!住一起也可以的吧!”“好吧。”想不出反驳的理由,柚子骨子里的善良让她不想亏欠任何人,哪怕始终找不到对明奈的感觉,柚子也强迫自己回应明奈的爱,这也是她总是一个人愣神的原因,明奈不想说关于蓝原芽衣的事,那她便不去问,反正是自己的记忆,总有一天会想起来的吧。看了看手中的相框,里面的照片早已消失,只剩下空荡荡的相框其实回家后柚子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疯狂的寻找蓝原芽衣留下的痕迹,可是没有,手机里没有一张合照,甚至连芽衣的联系方式都没有,看着熟悉的相框却再也想不起它曾保护的是哪张相片,一切的一切都表明蓝原芽是自己想要忘记的,可可笑的是自己连为何要忘记她的理由都记不起来。


“今晚的蛋包饭怎么样呀!”颤抖的声音是掩饰不住的欣喜,虽然已经幻想过很多次和柚子躺在一张床上,但当着一刻真的到来的时候,心跳还是无法控制的加快。触手可及的温热,不知如何摆放双手,明奈只能无奈直挺挺的平躺着,倒是柚子不在意这些。记忆里过去的自己也总是和另一个人睡在一起,虽然记不清是谁,但是那略显冰凉的体温,柚子始终不会忘记。模糊之中,明奈慢慢把手伸进柚子被子里,小心翼翼的贴近柚子的手臂,没有被拒绝,明奈心安了几分,一点一点的挪近柚子身边。“柚子……”轻轻挽住柚子脖颈 ,明奈欠身伏在柚子身上,“我们,订婚吧!”因为害怕而略带颤抖的尾音,第一次,明奈不敢去面对柚子,“我不能回应你的心情。”柚子把手插进明奈的发梢里,轻轻安抚着明奈,“我能感受到你对我的爱,可是我真的不知道要怎样去做,我始终找不到心动的感觉。”话,已经说的这么死了,明奈趴在柚子身上,不停的抽泣着,慌乱失措的柚子努力想把明奈从怀里拉起,再又一次尝试失败后,柚子抱住了明奈,“我曾今爱过你不是吗?所以哪怕现在我还无法回应,但我一定会爱上我曾今爱上的那个人!”明奈的手环抱的更紧了“可是你曾今爱上的不是我啊!”这些话,只能烂在心口。扶着柚子的脸颊,明奈再度吻上了柚子,还是单方面的索取,明奈也没有奢求柚子给出回应,“先接受我的订婚好吗?”“嗯。”原谅我柚子,我只能卑劣的拴住你,像一个小偷,但是现在的我比任何一个人都幸福。


“所以,梅阿姨,一个月后我就和柚子订婚了!”“柚子亲同意的吗?”“嗯嗯,和柚子说好了的!”“那就好啦,柚子同意就好。”“那阿姨可以先不要告诉蓝原芽衣吗?”“……好。”“嘀嘀嘀……”放下手机长叹了一口气。看着还在熟睡的柚子,明奈心里又荡起一阵阵涟漪。蓝原芽衣,我说过,柚子只能是我的。


放下电话的梅紧皱眉头,看了眼还在房间看书的芽衣,“芽衣。”“怎么了?母亲。”“没什么,就是,芽衣午饭想吃点什么呢?”认真的想了想“蛋包饭可以吗?”“好的,那我就出去买菜了。”还是不说了吧,梅只想让柚子健康的活着,对不起,芽衣。二十四.


天气,总归还是不好的吧,提了提衣领,半阴着的天雾蒙蒙的,带着秋风的瑟缩,树也不知什么时候变黄了,片片凋零,带着沙沙声响,也是许久没有出门了,少了去医院的探望,也不需再去学校,少了那个她就好像再也没有了出门的必要。


我不会用手机,也没有了你的联系方式,当我想你的时候,我只会坐着电车走过五站地,再穿过四个路口,走到你的楼下,就像现在这样。总是站在这熟悉的楼下,可每一次都怀着不同的心情,捻起飘落在头顶的落叶,用枯叶给柚子做一个书签也不错,随手散开让它继续飘零。柚子,不是说只要我不出现就好了吗?不是说只要不强迫你想起我不就好了吗?为什么,要订婚,当订婚的消息传入耳中,芽衣才真正感受到当时的柚子有多么的心疼与绝望,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也没有人能相信吧,最爱的那个人的婚礼上,穿西装的不再是你。


“叮咚……”门铃声响起,明奈透过猫眼,看着外面那个最不想看到的人,“你来做什么,这里不欢迎你。”厌恶的感觉,就不能不来打扰吗?“这里是柚子家,能决定我进不进去的是柚子而不是你,我要见柚子。”“我是柚子的未婚妻,这里也是我的家!所以请回吧,我和柚子都不想见你。”一字一字的说着,明奈很享受在芽衣伤口上撒盐的感觉,胜利者的欣喜,柚子的未婚妻,是我,而不是你,蓝原芽衣。


可是芽衣并没有就此离开的打算,这么多年来,好像除了柚子,再也没有人改变过芽衣的意志,所以我想见你,没有人可以改变。柚子总会发现门口的我的,芽衣有的是时间,至于旁人的看法,被当作小偷变态什么的也无所谓了,在芽衣心中,再没有比柚子更重要的存在,某个人用离开告诉了芽衣这一点。


“所以你是不准备走了吗?”满不情愿的打开门,芽衣却自顾自的走进来。“所以你到底来干什么!”像是小孩子玩具被抢走的急躁,“不是说了不要打扰柚子?你现在还出现干什么!”“我是答应了不再打扰,可我也不能接受她不明不白的和你订婚!”“什么叫不明不白,那是柚子同意的!”看着走进的芽衣,明奈下意识的张开双臂挡在门前,“柚子就在房间里吧,我要见她。”对峙,没有人想要让步。


“就不能让柚子幸福吗?”


“只有我能给柚子幸福!”


“别太自作多情了蓝原芽衣!是柚子选择忘记你的!”明奈甩手,桌子上玻璃杯应声而碎,“口口声声想要柚子幸福,可自己不还是自私的不得了?是你想要幸福吧!让柚子疼痛,让柚子难受,让柚子去回忆起自己都想忘记的过往,这就是你说的幸福?柚子就在前面,走过去啊!”明奈撇了一眼地上的玻璃渣,“从上面走过去啊,来证明证明你蓝原芽衣又能为柚子做什么!”


没有丝毫的犹豫,芽衣踏出了第一步,脚心的痛楚,酥麻伴随着阵阵钻心,


我抛下你的时候比这个还疼吧,


我把戒指还给你的时候比这个还疼吧,


我拒绝了你的吻的时候比这个还疼吧,


你冲向车的时候比这个还疼吧,


你决定忘记我的时候比这个还疼吧,


你努力想想起我的时候比这个还疼吧,


那么多的痛苦我都感受不到,我就是一个自私的人啊,自以为很了解彼此,自以为是的放下感情,自讨苦吃的失去了你,


路并没有多长,短短的几步就走到了门口,轻轻敲门,一秒,两秒……迟迟等不到回应。


终是自作惩罚的来寻找你。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