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还是分开

作者:零下℃
更新时间:2020-07-17 17:15
点击:1271
章节字数:501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一.


月光透过窗帘,轻轻洒在床上,偌大的双人床上,只有橘发女孩窝在上面,轻轻颤抖的睫毛,眼角泪滴映射着丝丝月光,很明显,她睡得并不好。“芽衣……”手不自觉的抓紧被角,泪更多了。


“我回来了。”宽敞的别墅内传来阵阵回声,无人回应,想起爷爷今天还有会议要开,自嘲一笑,走进房中。轻轻关上房门,内心的孤寂再也压抑不住,双手按压在胸口,眼泪控制不住,喷涌而出。“柚子……”


一缕阳光照射进来,柚子的橘发变得更加耀眼,盯着镜子中的自己,用了很多办法也没法遮住眼角的泪痕,咧开嘴勉强露出笑容,新的一天,要加油哦。默默为自己鼓劲,不再理会镜中憔悴的自己,柚子拎起书包前往学校。


漫步在校园中,柚子低着头,眼睛却不停的瞄向四周,校门口只有姬子在,没有看到心中想见的那个人,柚子的头更低了。看着身边逐渐低沉的柚子,晴美也轻轻叹了口气,“小柚子,”“小柚子!”“啊!”看着柚子通红的双眼,晴美不禁有一些心疼,抬手帮柚子整理下刘海,已经很久没看到柚子的笑容了啊。“走快点吧,要上课了。”“好。”


进了教室,柚子看向那个熟悉的位置,已经空了很久,明明校园就这么大,可真的再也没有碰见。浑浑噩噩的度过一个上午,“柚子,一起吃饭吗?”“抱歉啊,晴美美,我想自己呆一会。”“好吧,那我走了。”独自走上天台,柚子呆坐在墙角,一缕缕阳光洒在脸上,带着一丝暖意,柚子抬手,想要抓住这一温暖,可手心,空空如也,心里,也是。心里,好痛;身体,好冷。感受到肚子里开始翻江倒海,柚子扶着墙,挣扎这想要站起来,可眼前突然一黑,长时间没有好好吃饭休息的柚子再也撑不住了,重重的倒在地上。


“医生,她怎么样了。”我,在哪儿,好冷,身体好轻,头好疼,这里是哪里,想睁开眼,用不上力气,耳边有声音传来,那么熟悉,是谁,慢慢的眼睛眯开一条缝隙,“嗯~”“柚子!你醒了!”眼前模模糊糊看到一席黑发,带着熟悉的香气扑到脸上。明明还没有回过神来,可身体却不受控制的一样,伸手,紧紧的抓住眼前人,“不要走!”眼角不自觉的渗出几滴泪珠。“乖,躺好,我不走。”芽衣轻轻说道,明明已经决定放下,明明已经可以避开,明明已经很久没见,可一看到你,你就打破了我全部的伪装,看着眼前憔悴的柚子,是因为我吗?芽衣心里一阵痛楚。


时间回到两个小时以前,理事长室,本该在教室内的芽衣趴在桌上沉沉的睡去,不断抖动的睫毛暴露出她睡得并不安稳,胸前的戒指冰凉,丝丝凉意使得芽衣无法平静下来,“哐当。”房门被粗暴的推开,芽衣抬起头揉了揉惺忪睡眼“是谁?”晴美站在门口喘着粗气“会长,柚子不见了!”昏沉的大脑骤然惊醒,大脑还没运转过来,身体就做出了行动,冲到晴美面前,“不见,是怎么回事?”“中午的时候柚子说想自己呆一会,我放心不下就去找她,可是现在都要上课了,柚子还没出现!”没有一丝犹豫,芽衣冲出理事长室,楼梯转角,不在;学生会室,不在;食堂,不在;芽衣奔跑在校园的每个角落,此时的脑海里只有两个字“柚子”。怎么,都不在。芽衣靠在墙角喘着粗气,芽衣找过了她能想到的所以地方,可那个傻傻的影子,到底在哪里,一缕阳光照在芽衣脸上,好刺眼,轻轻眯了眯眼,脑海中突然想起,那个傻瓜曾放弃考试躲在天台一个人哭泣。在那里吗,芽衣朝天台跑去。看着微微开启的天台门,芽衣眼中闪过一丝光亮,推开门看到倒在地上的柚子,芽衣冲上去将她轻轻抱起,终于,找到你了。

二.


看着怀里的人沉沉睡去,芽衣剧烈跳动的内心也逐渐平静下来,医生说柚子是长时间没有好好休息,营养不足导致的胃病和发烧,是我的原因吗?芽衣紫色的双眸变得更加深沉,看着柚子又开始颤抖的睫毛,芽衣轻轻抬手抚摸柚子的脸颊,慢慢抚平柚子紧皱的眉头,生病了也睡不安稳吗?是梦到我了吗?芽衣心中愈发疼痛,离开柚子,芽衣的内心也受尽煎熬,可看到眼前人虚弱的模样,芽衣的心更疼了,好久没看到柚子笑了,看着柚子眼角的泪痕,我是,做错了吗?


内心的选择开始动摇,本就不坚定的芽衣变得更加迷茫,父亲走后,只有我来继承蓝原家,可柚子……一边是自己的挚爱,一边是蓝原家的未来,我究竟该怎么办?沉入水底的感觉,芽衣不知道自己应该在哪里上岸。


“柚子!”医务室的门被粗暴的推开,晴美茉莉站在门前大口喘气,下午的课一结束晴美就赶忙带着茉莉奔向医务室。看着坐在柚子身边的芽衣,茉莉的眼中充满了戒备,“你出现在这里干什么?”茉莉语气冰冷。突然想起还没告诉茉莉是芽衣找到的柚子,晴美正要开口,芽衣却先一步起身“作为学生会长,我有权关注每一位学生的身体状况,既然你们来了,那我也就回去了。”说罢便从晴美身边走出。“不要告诉柚子我来过,这样对谁都好。”芽衣在晴美身边低声说道。


“额嗯~”柚子的声音将晴美和茉莉的注意力从芽衣身上拉回。“柚子!你醒了!”赶忙扑到床边,柚子眼睛眯起,眼前的黑发,模模糊糊,是芽衣吗?“芽衣……”柚子嗓音沙哑,努力睁开双眼,逐渐看清眼前之人“是晴美啊,还有茉莉。”刚才的果然是梦吗。看着勉强露出微笑,强打起精神的柚子,茉莉双手不自觉的攥紧。“安啦,柚子酱,你还需要躺好休息,我和这小鬼会好好照顾你的。”“谢谢你,晴美美。”内心的委屈再也压抑不住,柚子扑到晴美怀里紧紧的抱住,哭出了声。轻轻抚摸柚子的头发,安抚着哭泣的柚子,晴美露出一丝苦笑,会长,柚子可没你想的那么坚强啊。


理事长室,没有开灯的房间略显昏暗,突然门被推开,一位年迈的老人轻身走进,给趴在桌子上的女孩披上外套,“嗯……”芽衣抬起头,揉了揉红肿的双眼“爷爷,你来了。”“芽衣,不要太劳累了,身体最重要,就像我,年轻时也不注重这些,现在落下一堆病根。”“知道了,爷爷。”还好没开灯,没让爷爷看到哭肿的双眼。“一会有一个会议,你和我过去吧,你也该在董事会上露露脸了。”“好的,爷爷。”蓝原芽衣轻声回应。蓝原吗?

三.


“晴美美我决定了,我要去找芽衣!”“啊!”晴美看着眼前眼神坚定柚子,不知所措,随即扭头轻笑,“呐,这才是我认识的柚子酱。放心去吧,无论要做什么,我和小鬼头都会支持你的。是吧,小鬼头。”没有听到回应,晴美转身发现茉莉早已不见踪影“小鬼,头?”回神捏了捏柚子的脸蛋,“但是首先,必须养好身体!”“知道了啦,晴美美。”暖意涌上心头,我的身边还有晴美,茉莉,我不是孤身一人,芽衣,我一定要找到你问清楚!迎着晴美温暖的目光,柚子露出了久违的笑容。“乖乖躺好,我去找一下那个小鬼。”“嗯~ 。”


楼道里,芽衣低着头慢慢的走着,“走的这么慢,是不想远离柚子吗?蓝原芽衣!”茉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语气冰凉。身躯一震,芽衣没有回应,继续向前走去。看着漠然的芽衣,茉莉心中的怒火骤然生起“那就麻烦蓝原会长说到做到!”茉莉咬着牙一字一字的说到“柚子可不是你的玩具,以后请离柚子姐远一点。”“我会的。”芽衣轻声给出回应。径直回到理事长室,芽衣趴在桌上,肩膀耸动……


漫长的会议结束,爷爷还有事情要谈,芽衣独自一人向家里走去,月光也穿不透阴沉沉的天,路灯下的芽衣影子修长,又单薄。芽衣低着头,“最喜欢芽衣了!”是柚子温柔一笑;“翔走了,只有靠芽衣来继承学院了。”是爷爷年迈的身体。无数声音交织在脑海中,“我可以永远在芽衣身边吗?”“都怪我,没能将翔培养成可用的人才。”“如果芽衣对我也是相同感情的话,请,吻我一下!”“请离柚子姐远一点!”……月光穿过云层照在芽衣身上,轻轻眯了眯眼,脑海中的争吵也逐渐消失,不知不觉已经这么晚了,再过一个路口就到家了。转过街角,心不在焉的芽衣并没有注意到有人靠在墙边,“额嗯~好疼!”两人撞在一起,重重摔在地上。揉了揉发红的额头,芽衣正准备道歉,却听到前面传来“对不起。”声音很轻,但不会听错,“柚子!”芽衣猛然抬起头,眼神对上面前的橘色双眸,还是那么的温暖。看着逐渐脸红的柚子,芽衣慢慢回过神,眼睑低垂故作漠不关心的问道“你在这里干什么?”“啊!”明显走神的柚子被芽衣一语惊醒“没,没什么……”“没什么的话我就回去了。”芽衣不再理会柚子,起身向家中走去。“不要,我,我是想和芽衣谈谈的!”生怕芽衣离开,柚子赶忙伸手拉住芽衣。感受到手心里熟悉的触感和温度,芽衣好不容易平静的内心又再起波澜。“好点了吗?”“啊?”柚子还没反应过来。“我是说你身体好点了吗?”总算反应过来的柚子低声道”好多了,芽,芽衣是怎么知道我生病的?”说出了心中的疑问,“身为学生长,你下午请病假没有上课的消息我当然知道。”“是这样吗。”心中的热情被瞬间浇灭,好不容易打起的精神也烟消云散,眼泪又开始控制不住的涌到眼眶,可忽然感受到牵着的手微微颤抖,芽衣的另一只手也无处安放的停在耳边梳理头发,再度为自己鼓了鼓劲“芽衣说谎了吧!”被握住的手轻微一震,果然是这样,“下午在医务室,是芽衣陪在我的身边吧。为什么不承认?为什么躲着我?芽衣,我真的好想你!”眼泪不自觉的喷涌而出。深深喘了一口气,芽衣努力把剧烈跳动的内心平静下来,无论怎样努力,柚子还是能轻而易举的扰乱自己的内心,这一刻的温暖,这来自柚子的温暖,芽衣的内心再次动摇,不经意间芽衣的目光撇到门口的姓名牌,蓝原府邸,用尽全身力气芽衣甩开了柚子的手,转过身面对柚子,芽衣眼神冰冷”我不是说了我们之间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你是我的姐姐,也希望,只是姐姐。”柚子一脸不可思议,眼前的芽衣,是那么的陌生,冰冷。看到芽衣脖子上挂着的项链,柚子再度伸手“那为什么,芽衣还带着我们的戒指,芽衣!”叹了口气,芽衣抬手撩起长发,轻轻把项链解开,迎着柚子的目光,把戒指挂在柚子的脖子上,微笑着说“那现在呢,柚子,你还喜欢我吗?”

四.


世界在眼前崩坏,只剩脖颈上的冰冷,拖拽着柚子最后一丝意识。眼前的一切都在不断崩塌,视野里全部是漆黑的,什么也听不到,什么也看不到,这个时候,心是痛着的吧,可是,没有任何感觉啊!眼泪浸湿了衣领,是什么时候开始哭的呢。月光再度被遮掩,世界重回寂静,寂静的可以清楚的听到两人的心跳声。离得好近,抬手就可以碰到芽衣的脸,低头,就可以感受到芽衣的手,柚子没有动,芽衣也没有动。眼前的微笑里藏了多少苦涩,柚子不懂;耳边的心跳声里忍了多少伤痛,芽衣也不懂。无形的心墙伫立在两人之间,一步之遥,可没有人再向前走。柚子攥紧胸口的戒指,转身跑开,芽衣静静的站在那里,没有任何动作,感受着指尖最后一丝温暖。明明是曾今最熟悉的人啊,不对,现在也是,不过,是最熟悉的陌生人。


“哐当!”还在担心柚子为什么还没回家的蓝原梅正在愣神,被突然打开的房门惊醒,“柚子!怎么今天回来这么晚,是发生……”看着眼前止不住眼泪的柚子,还没说完的话又咽进嘴里,梅的心中也突然升起一丝苦涩,走上前去轻轻抱住柚子“乖,柚子,妈妈在这里,妈妈会一直陪着你。”轻轻的拍着柚子的头,安抚着怀里慌乱的柚子。环绕身边的温暖使得柚子逐渐回过神来,抬头看着抱着自己的梅,心中的委屈喷涌而出,紧紧把头埋入梅的怀里,眼泪浸湿了梅的衣服,看到柚子通红的眼眶,梅的心中又是一阵心疼。“妈妈。”柚子轻轻的说道。感受到柚子的不安,梅也轻轻的回应“嗯。柚子。妈妈一直在的。”“妈妈,我想回家。”“柚子,现在就在家里面哦!”“不是这里!”柚子仿佛溺水的孩童,紧紧的抱住眼前的温暖“我想回原来的家!”轻轻梳理柚子的头发“嗯,好!”


坐在学生会室,芽衣整理着文件,明明已经下课,一向很守时的姬子还没过来,芽衣心中有些烦躁,抬手按在胸口,没有按到熟悉的戒指,芽衣身体一愣,随即苦涩轻笑,想起戒指已经还给柚子,柚子,还好吗?摇了摇头,努力把这些想法挤出脑海,已经放下了,芽衣在心中对自己说。“会长!”“哐当!”姬子熟悉的声音传来,芽衣抬头,看到被大力推开的房门磕在墙上,“姬子,怎么手忙脚乱的,一点也不像你。”说罢,芽衣又低头整理文件。喘了喘气,姬子平复着剧烈跳动的心脏。“芽芽!柚子转学了!”手指忽然停下,芽衣整个人呆坐着。“她让我把这个给你。”把手中的信递给芽衣,姬子推门出去,她知道,此时的芽衣需要一个人带着。颤抖的双手打开这封信。


“嗨,芽衣,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不在了呢,我有做到哦,离芽衣远远的,这样芽衣就可以开心一点了吧!


昨天晚上,芽衣你问我还喜欢你吗。为什么会不喜欢呢?我最爱芽衣了!


就好像舔了一口的糖掉到了地上,


出门玩却发现下雨了,


花很长时间下载好的电影却被说数据损坏需要重新下载,


手机提示新消息却发现是应用软件更新,


我怀着满满的期待却掉进漫无天日的绝望。


我爱你,我爱过你,仅此而已。


……”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