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和不太熟的人结婚应该会很开心

作者:茄汁浇饭
更新时间:2020-08-15 21:26
点击:269
章节字数:427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薰x千圣(她们的结局不会是《爱乐之城》或者《婚姻故事》,在我的cp眼中她们会像《爱在》三部曲一样完满。把三部电影里最浪漫的桥段统统献给她们。跨越十八年的漫长故事和三个短暂的夜晚。前情:《苦痛只不过是,因我太梦幻的心智》和《只有散步我们才真正聊天》。标题依旧出自小机场的歌词。




在泰晤士河畔,你们吵了一架。不是往常犹如调情一般,给生活增添情趣的斗嘴,你同她起了激烈的冲突,争得面红耳赤风度全无。你被气到心情久久不能平复,以至于果断甩下她独自离开,在晚风中沿着河岸漫步。大本钟宣告午夜的降临。放下了环在胸前的双臂,你推开一家咖啡厅的门。




你们经常光顾这里,店长店员都认识你。甚至不需要你开口,店员就送上了咖啡。你们平日最钟爱的口味,盛在纸杯里方便你带走。其实你只想要一杯,她没有陪你一起来。挂上得体的笑容道过谢,你端起咖啡去到了外面,在靠近泰晤士河的位置落座,凝视着波光粼粼的水面出神。




你是喜欢这座浪漫的城市的,因为你的爱人就生活在这里。但你又讨厌这座朦胧的雾都,因为它距离东京过于遥远了。一年里只有小半年能够相聚,不是你飞过来就是她飞过去。到这里你住在她的公寓,回东京她住在你的别墅,仿佛两个游客,永远来去匆匆。你们还没有一处共同的房产,一个真正属于你们两人的家。这种想法大概会让许多人感到惊讶,你看上去完全不像重视家庭的类型。当初你们结合的新闻轰动了全日本,但这些年间总是有传言说你们婚变。外人都不看好这段关系,毕竟你们一直聚少离多。只有一小部分亲朋好友知道,你们自幼就习惯了这样相处。




这是你们婚后的第九个夏天,相爱的第——你说不清和她相爱了多少年,也没有计较的打算,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最先动心的人是你。才换下第一颗乳牙,你就已经爱上她了。没有人会像她一样,在本该安慰你的时候,哭得比你本人还要委屈失落,抽抽嗒嗒说不出完整的句子。但你一点也不讨厌她这个爱哭鬼。你知道她的眼泪尝起来是清甜的,像极了你平生吃到的第一块达克瓦兹蛋糕。




她的温柔是与生俱来的天赋,没有人比你体会得更加深刻。无论面对什么样的状况,哪怕忍不住要打退堂鼓,她也会全力让身边的人安心,表现出一副值得依赖的模样,唯独在你一人面前显得软弱。你不会向她承认你的坏心眼,你不知道有多乐于看见她惊慌失措的神情。年近四十的成人还这么幼稚似乎不太应该。你之所以能够这样坚持自我,是因为她在用温柔包容呵护。




但包容可以解决所有问题吗?偶尔你也会对自己产生怀疑。婚姻是远远大于爱情的东西,你们却头脑发热到忘记考虑。那年她邀你在街头夜游,你在她家逗留了一整周,错过了返程的航班,赖在卧室闭门不出,数不清做过多少次,她前所未有的放肆。那些个短暂的不眠之夜,那一段激烈的爱欲纠缠,你如今仍然会咀嚼回味,在你们分隔两地的间隙。你还记得第七天的黎明,她亲吻着你的鼻梁叹息,问你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让她永远属于你。于是你又滞留了一个月,一回到日本就宣布婚讯。




舆论报道铺天盖地。没有一个人想得到,在事业的巅峰时期,你会做出这种事情。八卦周刊竭尽所能地挖掘她,幸好她的名声早已传回祖国,皇家莎士比亚剧团成员,娱乐记者全部闭上了嘴。相貌、家世、职业、地位,你们就是门当户对。谁也不敢唱衰你说,你会因此失去支持。但你的经纪人一开始就表示,你们这样分居是很难长久的。是的,你说。你明白这只是一个折中方案,因为你们都不愿意牺牲事业,也绝不可能要求对方这样做,根本无需商量就达成了默契。你忍耐着寂寞和对她的思念,把多余的精力统统投向银幕,事业巅峰延续至今,夺得无数重量奖项。她也不甘示弱,整日忙于排练,而且近年又参与了不少实验性演出,你在空中的时间不知不觉超过了她。




也就是说,天平的重心倾斜了。你意识到,房间里的大象在叫。你必须推掉更多工作才能抽空见到她,她却还没有表达过对你的感谢和惭愧,好像你的妥协是理所当然的,但过去她分明处处以你为先。或许这就是迟来的七年之痒,无论如何也绕不开的拦路虎。你不是悲观主义者,趁着这次过来消夏,你决定和她开诚布公地讨论,坦率说出自己的心情和顾虑。




可惜结果并不如你所愿,否则你们也不会争吵了。你那句无心的指责伤害到了她的自尊。你说她是一个只会逃避问题的胆小鬼。她看着你,咬紧牙关,说起你有一次因为拍摄受伤,她整整半年不敢离开你一步,但从来不认为这是妥协,她是真的视你高过一切,只是不会放弃除你以外的一切,因为生活不是一道单项选择题。然而懂得道理是一回事,不想认输又是另一回事。事实上你很清楚问题最终恐怕还是得不到解决,尤其是你作为发起人连一个方案都没有想出来。说到底你不过是在赌气,想要听她说一句对不起。但她没有再迁就你,始终不肯向你服软。




小薰躲到哪里去了?你在心里偷偷抱怨。一味地沉湎于回忆虽然不对,但多少可以带给你一些安慰。你抬起手腕看了一眼表,零点才刚刚过去五分钟。咖啡依然温热,你啜了一小口。




她忽然出现在街角,不紧不慢地荡过来,活像一个悠闲的南欧人,眼角噙着你熟悉的笑意。你不知道她是专程来找你的,还是一路都悄悄跟在你身后。就你对她的了解而言,后者的可能性比较大。




“小姐?”她用英语叫你。




“我现在没心情说话。”你也用英语回应她。




“你是一个人吗?还是——”,她顿了顿,看向咖啡,“看来你在等人。”




“一个人喝两杯咖啡,不可以吗?”你的语气像在找茬。




“当然可以。我只是有一点好奇。我喜欢喝咖啡,但一次只能喝一杯,能一次喝两杯的人,唔——”她做作地托起下巴,“正好是我喜欢的类型。”




你不客气地翻白眼,目光落回桌面,打定主意不去看她。她在你左手边坐下,看来是不打算走了。




“我已经说过了,我现在没心情,想一个人静静。”




“哦不,请听我说几句,和像你这样的漂亮女人说话,我不知道要积攒多久的勇气。”她貌似诚恳地请求。




你像听到笑话一样哼了一声。




“我从那条街就开始注意你了。”她指着你来的方向,“我不是stalker,也不想让你觉得不自在,只是想告诉你,你是这几条街,包括这间咖啡厅里里外外所有的女性当中,最漂亮的。”




“谢谢。”基本礼貌不能丢掉,你在道谢时瞥了她一眼。




“不必客气。我想请你——哦,你已经有两杯咖啡了,那么吃点甜品怎么样?我们可以借着这个时间聊聊天,增进一下了解。比方说你是来观光的吗?”




你把手放到桌面上。她轻轻吸了一口气。




“抱歉,所以你结婚了?”




“视情况而定。”




“我知道了,遇到不感兴趣的人,就亮出戒指,对吗?看来你非常受欢迎,也证明我的眼光很不错。那么你对什么样的人感兴趣?”




“我不和陌生人谈论这种事情。”




“其实我不算陌生人,我们见过面的。仔细想想,你六岁的夏天?”




“那么久远的事情,我怎么可能记得。就算记得,也不可能认得出来。你一定是找错人了。”




“没有。我们甚至成了朋友。”




“是吗?”




“嗯哼。”




“好像是有一个童年玩伴,胆小怕生,还很爱哭,会说好笑的话逗我开心,不论我做什么都尊重我,理解我,包容我。”




“那就是我。不要怀疑。”




“我怎么不觉得。”




“好吧,是这样的,我有些事情想要告诉你。”




“什么事情?”




“很重要的事情,是关于时间的秘密。其实我已经度过今晚了。”




“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我是个时间旅行者。我的公寓里有一台时间机器,想要跟我去看看吗?”




你的白眼几乎翻到脑后。但她一脸严肃认真。




“别当我是在开玩笑,这关乎到你的人生。我是特地赶回来救你的。”




“救我?有什么东西要伤害我吗?”




“是的,但伤害已经铸成了,我只能减轻一点副作用,以免你冲动之下做出错误的决定。”




“哦?说说看?”




“今晚你和人吵架了,而且吵得很凶,对吗?”




“嗯哼。”




“那个人就是我,过去的我。请相信我。”




“所以你是她未来的样子?怪不得我越看越不顺眼。”




“好吧,如果你要评论我的长相,那我无话可说。或许你真的看我不顺眼,但我看你不会。你甚至比我印象中更加动人。”




“听我一句好吗,以后别再用这种台词搭讪了,没有傻瓜会上钩的。”




“老天,你误会了,我不是在搭讪。我是受人之托来送信给你的。”




“那么是哪个未来的傻瓜要你送信给我?”




“你确定要这样说吗?”她故意吊你的胃口,“是你自己。”




你沉默了一下,抿着嘴唇把脸别开。




“其实我刚刚就在你身边,只不过是八十六岁的你。她拜托我把这封信读给你听。”




她说着从衣袋里掏出一张小卡片。你认得背面的标志,是街角一家花店的logo,黄昏时分就停止营业了。你曾经无数次路过那里。




“所以我还能活半个世纪?”




“是的,而且那个时候我也还在。未来的我。”




“这我就不想知道了。”




“好吧。我可以开始读了吗?”




“就算我说不可以,你会放弃吗?”




“当然不会。但你知道,我很善解人意,如果你真的不想听——”




“不要浪费时间,快读。”




“是是。那我就开始了——”




她倾身凑近你。你看到卡片上空无一字。




“亲爱的千圣,我正在湖边的林中小屋里给你写信,你知道的,就是那种你从年轻时起就渴望拥有的房子——”




“等等!你怎么知道我想要——我又没说过——我——”




“我可以继续吗?”




“……算了。”




“那种你从年轻时起就渴望拥有的房子。是的,现在你真的拥有了。但我不能够告诉你,你是什么时候买下它的,我想应该留些悬念给你,让你觉得未来是值得期待的。不过,为了让你放心,还是多说一句,房子的选址是你决定的。你眼前的这个年轻人是我派去的。她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像个孩子一样不知所措,要知道她比现在的你大不了多少,是的,她是从你的两年之后过去的。她已经走出了你们正奋力挣脱的泥沼,迫不及待地想要告诉你这个消息,好让你不那么痛苦,却不小心来到了我这里。我知道她不会失望,我是说见到我。你问问她,当时她都说了什么,她说:‘你比过去任何时刻都要动人。’她就是这样喜欢说些不正经的话,但我知道你会喜欢。你目前处在一个艰难的时期,但她也是。不不,不如说她一直都很艰难。从小她就渴望与你亲近,却总是不成功,幸好她足够有耐心。当然,在这一点上我也要夸你一句。你知道她不是一个自私的人,只是在你面前不太善于表达,她对你们的争吵感到非常抱歉,但我想这不应该由我来告诉你,她会亲口说的。你要知道,她会愿意的,做任何事情,为你。所以,我想给你一个建议,原谅她的笨拙,不要再错过与她共度的任何一段岁月。从我的角度看过去,你们都在人生最美好的年纪,不要浪费光阴。”




你假装撩起耳边垂落的鬓发,手掌掩住侧脸,不想被她读出情绪。




“还没有结束吗?”




“最后一句,写在背面,是这样的——顺便,我一生中最棒的性/爱发生在三十六岁,伦敦凉爽的夏夜,床头有一束玫瑰,花瓣上映着落日的余晖。”




“所以我的玫瑰呢?”你用母语问她。




“在这里。”她也用母语回答你。




她终于大方露出藏在身后的左手,向你献上花束。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