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第十九章

作者:夜桎页
更新时间:2020-07-26 08:33
点击:68
章节字数:307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十九章



九尾和优子一同走出来的,后面跟着阳菜和珠理奈。

九尾敦子依旧挂着妖媚的笑容,走到柏木面前,挑起柏木的下巴。

柏木微微偏头躲开了。

“倒真和雪音有几分像。”

敦子下了评语,便低头凑到麻友面前。

“小笨蛋还不起来么。”说罢,还捏了捏麻友的脸庞。

麻友慢慢张开眼睛。

“敦子桑。。”苦着脸摸了摸被捏疼的地方。

柏木不动声色的揽住麻友让她靠在自己身上。

“由纪来了。该放我走了哦。”

敦子勾着笑容点点头。

麻友揽着柏木的脖子凑到她颊边轻声说道“好想见你,由纪。”

柏木理所当然的关上车门。

自己走上驾驶位发动车子顺势往敦子身上一撞,成功逼退敦子,倒车转向一溜烟跑了。

“唉~~~~~由纪酱。。。”

眼睁睁看着柏木拐走了自己的爱车,优子哭丧着脸抓紧阳菜,生怕阳菜也飞回去了,自己就只能走回去了。

“你们实在管闲事过头了。”

敦子虽然还用着敬语,脸上已没有了笑容。

“毕竟不能眼睁睁让你把麻友友带走呀。”优子瞬间换成了笑嘻嘻的表情。

“若是带走又如何?你们要我在这里大打一架?”敦子不屑。

“敦子是喜欢雪音,所以才带走麻友的吧。”优子噗嗤一声。

“你才喜欢雪音,你全家都喜欢雪音。”

赌气骂完,敦子袖子一甩扑到优子脸上,往天空飞去。

“阳菜,珠理奈,日后再会,哼!”


“哎哟喂,完全是欲求不满的样子。啧啧”

优子挠挠脑袋,歪头看阳菜,得到一个白眼。

“每年都要演这出么。。回去回去”优子拉住阳菜求她变成龙形载她回家。

“不要,优酱自己回去。”说罢阳菜便没了身影。

优子只好向珠理奈求救。

“QAQ珠理奈带我回去吧。”

珠理奈倒不含糊,把优子夹在肋下就往云中蹿去,愉快的听见优子的高空绝叫。

“优子桑,为何麻友友会被掳走还没告诉我哦。”

“敦子和たかみな一年就吵那么一回架,你不是很清楚吗?!喂,喂,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似乎并不满意优子的回答,珠理奈玩起了空中盘旋360度,720度无限循环。

稍微平缓一点,优子大口的喘气,拍着失重的心脏。

“敦子向来疼爱麻友友,从来没有这么戏弄过她。而且麻友友刚醒来,身体虚弱,若是平时绝不会这样。是为何?”

“TAT明明是敦子的错,怎么老是找我啊啊啊啊啊啊!!”

“哦,是啊。。因为敦子迁怒你是我不对。”珠理奈不好意思的帮优子撇去泪水,还讨好的变成嘲风模样载她回大岛宅。

柏木和麻友早就不见踪影,想必躲去何处诉衷肠了。众人听到她们已经回了大岛宅也懒得寻找,各自回去补觉。

柏木麻友两人并未远去,进了房间便各自进了浴室清洗。

柏木滚了一身污泥,又被揍的变形,多洗了会。端着毛巾擦拭头发出来时,麻友已经在梳妆镜前用风筒吹头发。

“我来吧。”柏木顺手拿过风筒撩起幼细的长发开始服务。

之前也有过这样的动作,不知为何今晚麻友格外别扭。

“由纪。。”揪着一缕湿润的长发,麻友羞怯开口。

“有事么?”

“由纪还记得书房里有个巴林鸡血石印章吗?”

“哪个?”用手漫不经心的爬着麻友柔顺的长发,竟然发现麻友头上生出了一根白发,顿生怜意。

“上面写着柏木雪音。。”

“麻友是记起来什么么。”

“不太清楚呢。只是,昨天这样梦到了。可是记忆里并不存在。”

“是吗。。”柏木手指作刃,将那根碍眼的白发连根削断。

“我。。曾经那样难过吗?”

回忆着波光粼粼的深海中,肌肤血迹斑斑,腿骨断裂,狼狈化身,这并不能掩盖胸中有什么东西渐渐流失的痛楚。

甚至此时,胸中也回响着空洞的声音。

全世界都那么闪闪发光,为何自己如此千疮百孔。

“由纪是雪音的子孙吗?”

藏着光的黝黑眼眸看着自己,怎么能不顺她的心呢。

柏木点了点头。

“那雪音是死了吗?”

“已经是两百多年前的事情了。”

柏木摸了摸已吹到半干的秀发,放下风筒。

“我知道了,由纪是我的契主吧。”

“为什么不和我定契约呢?”

握住柏木放在自己肩上的手,麻友轻轻问着。

“为什么我感觉不到呢?”

麻友循着记忆中辟邪伸手入胸膛的位置,往胸口摸去。与平常无异的心跳和热度让麻友失望至极。

一手往柏木的胸前摸去,被柏木轻轻扣住手指。

麻友眼里无声的恳求让柏木松开了钳制。

麻友从来没有这样亲密的碰触过一个人。

这样柔软丰满的触感彻底超出了麻友的认知。

麻友讪讪缩回手。

“对不起。。”

“麻友永远不用对我道歉。”柏木倾下身子诚恳而言,耳朵在麻友眼前已是通红。

意识到自己的动作弄得柏木这样害羞,麻友也羞的脸上发烫。

柏木甚至主动把自己的手握在手里,贴上她的胸膛。

幸亏是这样,她清晰的感觉到柏木胸前异于常温的热度。指尖情不自禁悄悄拨开柏木胸前的衣缝,一个奇异的云纹图案在柏木的胸前发出淡淡的金色光芒。连柏木自己都惊讶的看着胸前不轨的手。

麻友收回手,那图案便迅速暗淡,变成了暗褐色的刺青。

柏木长出一口气,微笑起来。

“因为麻友友在这里,它才有这样的光芒。”

柏木抱住麻友,“我很自豪,麻友友终于回到了我们身边。”

“为什么我没有呢。只有由纪有这样的印记吗?”

麻友闷闷的说着。

为什么也许麻友是知道的。

梦里的麻友将手伸入胸膛掏出命符送入了柏木雪音的胸膛后沉入大海。

“我想和麻友定下契约。”

柏木眼中脉脉柔情锁住了麻友,耐心等她抬起头。

“这样的我可以吗?”

麻友望了望柏木的胸前,“也许我根本不是由纪等的那个。。辟邪呢。。”

“每个柏木家主在出生后就会被认定,都拥有这个印记才是辟邪于我族恩赐的人。

“优子和玲奈都没有呢。只有柏木家的家主有。

也许因为,柏木家要靠这仅有的联系,找回失落的守护神。找回那个叫麻友的人。

虽不曾记得自己如何寻找麻友,但从记事起,我就在每天关注麻友了。

这不正是麻友和我之间应有的缘分么。”

麻友无法做出回答,由纪说的话,有很大的漏洞,与由纪有联系这件事情,并不是叫麻友这个人,而是龙子辟邪。

柏木无法证明麻友就是辟邪,珠理奈的保护不能证明,阳菜的转述也不能证明。如果化身自己毫无知觉,说明辟邪是寄宿在自己身上的灵魂,而非麻友自己。麻友冷静的思考着,无法相信自己身上背负这样的使命。

“如果我不是辟邪,由纪会把我带到你的身边吗?”

麻友轻轻问柏木。

“不知道呢。麻友并不会不是辟邪。”柏木一贯的思索了片刻,给出了答案。

“那我无法和由纪契约。”

拨开柏木揽在腰间的手,不舍的偷偷蹭了蹭柏木的衣襟。

“抱歉,我还无法和由纪契约。对不起。。。”

柏木木然的看麻友走出房间。

麻友带着哭腔说出的拒绝,柏木再也无法强迫了。

柏木本不急于契约,一时冲动之后满满后悔。看什么都觉得和这事有关,看谁都觉得要笑话自己莽撞。左右不对路,加上高桥家硬用武力难以撼动,一时难有进展,便不好再在京都停留。

早饭用过,柏木就想带麻友一同回东京。

“由纪酱不要这么早回去嘛,干脆我随你一同回去。”

优子抢先留人。

“你要去就去,不用和我说了。”

“那我也去了,你都不懂麻友。”

似乎在好友面前退了冷淡,柏木扁了扁嘴抗议。

“玲奈同意了你就去吧。”

说完,珠理奈就得意洋洋的拿出身后的手机凑到柏木眼前,一按免提,玲奈的声音传了出来“我已经同意了,让珠理奈去由纪那里玩玩也好。”

柏木不由得揪起眉头,这下在东京和在这里半点区别也没有啊!要被嘲笑至死啊!

几人看到柏木愁眉苦脸的样子,都捂嘴闷闷发笑,只有优子笑的滚来滚去,猛然明白过来,这不就是优子平时的样子么。

想到冷脸二十年的由纪一朝往颜艺帝优子发展,实在是可喜可贺。

柏木瞬间冷脸带着麻友上飞机,不许其他人跟随。

优子阳菜珠理奈三人只得上优子家的飞机。


“麻友可有想做的事情?”

麻友抬头看柏木满溢温柔的脸。

内心突然惶恐起来。昨日才拒绝了由纪。。。

“没。。”


“昨晚想了一下,希望你去子公司做些事情。这之前你可以先去埼玉看看你父母亲。”

之前那样盼柏木放自己回家,那样的想。如今盼来了,心里更多的是不舍,一心以为是断了柏木念想,害的如今疏远。

浑然不觉右手已被柏木握出汗来。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