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HE(下)

作者:MianaTelu
更新时间:2020-07-12 18:49
点击:307
章节字数:244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风在自己的耳边呼啸而过,美琴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做出如此冲动的举动,但是当她听到初春说车停在了海边时,只觉得自己呼吸一窒,大脑在瞬间停止了思考,心中无法抑制的恐惧告诉自己,她来不及了,她要失去黑子了。

找到了一处视野开阔的栏杆旁,美琴停下了自己的能力,由于电磁力的作用,身后所经过的道路上泛着一条焦黑的印记。

那一袭黑衣的身影在一片空无人烟的沙滩上格外显眼,终于看到了自己找了一天的人儿,美琴觉得自己心口传来剧烈的抽搐感,那是一种……酥麻酸涩,令人鼻酸的钝痛。

然而两人相隔的距离实在太远,加上海浪声的影响,任凭自己如何呼喊着她的名字,那个人非但没有给予自己回复,反而是一步步迈向了大海。

如果我就这么摔下去……会死吧?

但是……

“姐姐大人!”

熟悉的声音在自己耳边响起,美琴感觉到下落中的自己被拥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鼻尖能闻到一股淡淡的桔梗花香和血腥味,她牢牢地拽着黑子的衣服,将头靠在她的侧颈。

我就知道你不会舍得让我受伤的,对不对?

两人的身影随即出现在了沙滩上。

“咳……咳咳……”小心地松开怀里的美琴,仔细地检查了一遍,确认了她身上没有什么明显的外伤,黑子将头侧向一边,压抑的咳嗽声断断续续地传出,“你怎么来了?……”

“我为什么不能来,如果我不来……是不是就再也见不到你了?”美琴心疼地把黑子禁锢在自己怀中,她现在的状态简直比早上在医院里看到时的还要糟糕,苍白的脸色,憔悴的身形,仿佛一阵风刮来都会把她吹走。

“你不该来的……”黑子的无力地倚在美琴身上,张开嘴急促地喘息着,每次咳嗽她都感觉有液体从自己的嘴角流下,沾湿了两人的衣服。

“黑子,你再撑一下,我马上带你去医院。”看到黑子如此虚弱的样子,美琴的心中充满了酸涩和心疼,她小心翼翼地把黑子环在怀里,生怕一个动作就会让她脆弱的身体濒临崩溃,在生命面前,一切的言语都变得那么微不足道。


等到佐天和初春赶到医院,一眼便看到了靠在墙边的美琴,她的白色衬衫被大片的血迹染红,双手环抱在胸口,棕色的双眸无神地注视着手术室长亮的灯。

旁边的男子见两人来了,走了过去拍了拍初春的肩膀:“初春,白井和御坂就拜托你了,我还有急事就先走了,希望手术顺利……”

踌躇了一下转头看向美琴,“御坂……”

“你走吧。”美琴看都没看自己曾经的上司一眼,如果不是因为黑子的身体受不了折腾,而自己又没有隐秘返回学园都市的手段,她绝不可能接受这个人的帮助,低沉的声音中透露着决绝,“谢谢你送我们过来。”

男子最终只能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迈着沉重的步伐离开了。

“御坂桑……”佐天走过去环住美琴的肩膀,“她会没事的,白井桑创造的奇迹还少吗?”

美琴没有答话,但佐天能从她身体止不住的颤抖中,感受出她内心的不安。

将自己的头微微扬起,不让眼中的泪落下,美琴紧咬着下唇无法回应好友的安慰,她怕自己一开口,便会让恐惧吞噬了自己。

在她们来的路上,黑子在自己的怀里一度停止了心跳和呼吸,如果不是自己使用能力为她做电击除颤和医生给的强心剂,可能她就……

感受着怀中人冰凉的体温,可自己衣衫上沾染的血液仿佛要把她烫伤,美琴恨透了自己的无力,她只能尽可能地去和黑子讲话,让她不会陷入永远的沉睡之中。

手术室的大门突然打开,打断了美琴的回忆,冥土追魂从里面走了出来。

美琴僵硬地立在原地,看着医生两手空空的样子,心里凉成了一片,黑子……你答应过不会抛下我的,对吗?

“御坂桑……我问你一个问题,你凭自己的理智好好回答我。”

“嗯。”

“以你的能力,可以做到控制她的生物电吗?”冥土追魂严肃地说,刚刚他在手术时发现了那孩子有被人进行电击除颤抢救的痕迹,而能做到这件事的,应该只有眼前这位少女了。

尽管是一种很大胆的尝试,但是如果她真的能控制生物电,也许……也许那个孩子还有救。

“我不知道……我以前只在自己的身上做过实验。”美琴的眉头紧皱着,她不愿意放过任何一个能拯救黑子的机会。

自己对电流的控制能力确实在逐步增强,但是控制生物电这种极其精密的操作,她实在不敢轻易拿黑子的性命做赌注。

“她现在的身体情况可以说是糟透了,脏器多处衰退,肺部情况也不容乐观,我之前制定的手术方案对于她的身体负荷实在太大了,她可能还撑不到手术结束,就……”

真正听到黑子病情的时候,美琴的大脑是放空的,她的视线呆愣了数秒,仿佛想透过医生的身影看到躺在手术室里的爱人。

“如果御坂桑愿意做一次冒险的话,也许还有机会。”医生复杂地看了她一眼,如果那孩子还清醒着,是绝不会允许这样的事发生的,因为这意味着美琴可能会亲手经历她的死亡。

美琴当然也想到了这种后果,她浑身一颤,没有给自己犹豫的时间,眼神坚决地望向医生,“我当然愿意。”

“只要还有一丝希望,我什么都愿意做!”

医生默默地点了点头,他猜到了这孩子会这么说,“那么你换一下无菌服,跟我进来吧。”


那是美琴生命中最煎熬的两个小时。

低压电流的连续输出和精密操控对于她身体的负担不可谓不大,汗水浸透了她的衣服,但她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

她尽可能的不让自己去看黑子正在手术的部位,生怕自己看到一眼,眼泪就会不由自主地涌出,现在的她手里握着的是黑子的生命,是她们的未来,她绝不允许自己出任何一点问题。

一直到医生拍了拍她的肩膀,向自己竖起了大拇指,美琴才露出了一丝笑容,小心地断开了自己与黑子的连接。

那一刻,庞大的疲惫感和无力感向她涌去,但美琴还是努力撑到了看着黑子进了看护病房,才任由自己早已不堪重负的身子软了下去。

这一倒就是两天。

医生说黑子能够活下来已经是不幸中的大幸,也许不日后她就会醒来,也许她会就这样一直睡下去。

当初春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抱着佐天无助地大哭了一顿,她为自己友人的遭遇感到不甘,也担心美琴知道了可能会再度崩溃。

但出乎意料地,美琴知道这个消息时,十分冷静。

经过那一天,她已经什么都看开了。

只要这个人还陪在自己身边,即使她会这样一直睡下去,即使她可能永远也不会醒过来,那又怎么样呢?

黑子她累了,她照顾了自己那么久,这次该轮到她了。

美琴用手将黑子逐渐变长的刘海撩到一边,在她的额头上温柔地印下一吻。

“不准再离开我咯,黑子。”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Mkto.夜
Mkto.夜 在 2020/07/22 12:56 发表

大大能发下番外吗?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