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第十三章

作者:ilm888
更新时间:2020-07-11 18:45
点击:76
章节字数:745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我不知道她怎么了,”费利西蒂离开后,奥古斯塔斯轻声抱怨道。


艾莎唯一的回应就是默默地把手放在他的手上,同时她小心翼翼地看着南部群岛的王子,想知道他或者其他人有没有听到奥古斯塔斯的话。但是王子已经走了,而克里斯托夫和艾尔西则被一群好奇的仆人围着,他们每个人都争先恐后地想要好好看看这个婴儿。


奥古斯塔斯握住艾莎的手,轻轻地捏了一下。


“我觉得我不能就这样,”他嘟囔着,然后松开她的手,朝费利西蒂消失的方向走去,他转过身看了她一下,就离开了。


艾莎觉得她一定是表示了同意,她一直都在想自己有没有可能可以不被发现地离开宴席。


————————————————————


大厅里坐着三百多位客人。其中将近一半是来访的外国政要及其家人,另一半则是当地较为显赫的家族和具有政治影响力的商人。艾莎知道他们中大多数人的名字,当她亲切地和他们打招呼,不使用头衔而是像老朋友一样问候他们时,他们看起来很高兴。这本应该是安娜该做的事,但她早些时候出现后又消失了,既没说一句话,也没有解释她一开始跑到哪里去了。经过她们在安娜衣柜里紧张的邂逅之后,艾莎没法让自己对妹妹提出更多要求。


艾莎不打算和客人们交际太久。她迅速地在不同的家族间周旋,客气而热情地寒暄着,只是有那么多客人需要会见,时间很快就从她身边溜走了。人们大部分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克里斯托夫和艾尔西身上,他被客人们从一张桌子拉到另一张桌子,争相近距离观看这位最年轻的阿伦黛尔继承人。艾尔西沉浸在聚光灯下,高兴得流着口水咯咯笑。


很多人想知道安娜公主去哪了,克里斯托夫利用这个机会发挥了他的智慧和贵族魅力来转移他们的好奇心。当Corona的国王和王后加入克里斯托夫,进一步分散了客人们的注意力时,艾莎在心里默默感谢她的姨妈和姨父,悄悄地离开了。


她想知道奥古斯塔斯和费利西蒂怎么样了,他们之间脆弱的关系随时崩溃,但她的思绪不断地回到那个大型步入式衣柜和堆积如山的裙子上,那些裙子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艾莎走出宴会厅,进入一条幽静、灯光昏暗的走廊时,她脱掉了高跟鞋。当她光脚踩在冰凉的大理石上时,像薄纱一样缠绕在她脖子和肩膀上的紧张气氛慢慢消失了。一阵清凉的微风穿过走廊尽头一扇敞开的门,带来了一段从远处传来的旋律。艾莎轻轻地哼着,感到脚上有一种很长时间没有感觉到的轻盈,她迎着扑面而来的微风走着。来到开着的门的旁边,闭上眼睛,一路旋转到走廊的尽头,头发披散在肩上。然后一只坚定的手紧紧握住她的手,把他们的手指交织在一起,另一只手扶着她的腰。艾莎睁开了眼睛,吓了一跳。


“我可以请你跳这支舞吗? ”奥古斯塔斯问道,拉近了他们之间的距离。


“可以,”她屏息轻声说道,由他带领着穿过打开的门,来到阳台上。


“费利西蒂怎么样了? ”她看着他的脸说道。


“我刚和一位老朋友道别。”


“什么意思? ”


“意思是我需要一个舞伴。”


配合着她优雅的步调,他使他们协调一致并引领着她,毫不费力地让她在他的胳膊里旋转,带着她滑过地面。艾莎看到了暮色下挂在天空中的月亮,她慢慢地离开他,走向栏杆靠在上面,看着城堡下面温暖而明亮的城市。在一片喧闹的掌声中,音乐声渐渐消失了。


奥古斯塔斯盯着他张开的手掌,然后合起来,对他们短暂的共舞感到失望。


“我希望我能在下面,”艾莎轻声说道。


“想要离家出走? ”


“就一个晚上,这很糟糕吗? ”


她的声音里有一种伤感的渴望,在他的心里产生了共鸣。尽管艾莎是女王,她也只是个女孩。是个孤独的人。


“我们要去哪? ”


“我们? ”艾莎转向他,扬起了眉毛。


“假设我也参与了你的出逃计划。”


“是的,”她笑着说,“我想你也可以来。”


奥古斯塔斯背靠着栏杆,低头看着艾莎清秀的脸。她的脸被暮色下的天空染成了温暖的橙色,眼睛像星星一样闪闪发亮。


“我们可以乘我的船离开。横渡大海,追逐太阳,”他提议道,声音里带着认真的语调。


“我对我们能不能在早上前赶回来表示怀疑。”


“谁说要回来了? ”


“奥古斯塔斯,”艾莎给了他一个警告的眼神,但是他已经下定决心,这次不会再退缩了。


“我一直在等你的回答,”他说道,语气中带着一丝责备。“我在每封信中寻找你的回复。”


“我知道。”


“你在这里并不开心。虽然你从来没这么说,但我从字里行间能看出来。”他把手放在她的手臂上,发现她是那么的冰冷和柔弱。“这种生活不适合我们。我可以从你的脸上看出来。即便是现在,你也说想要逃跑。”


“这个我也知道。”


“你还记得很久以前你对我说过的话吗? ”


“关于什么? ”


艾莎根本不用问。她完全清楚他在说什么。就像他们跳舞以及他们之间往来的几十封信一样,他们的话语就像是个游戏,意在挑逗和回避。


“把一切抛诸脑后。”他指了指城堡和下面的城市,当他这样做的时候,艾莎蔚蓝的眼睛里反射出的灿烂的落日光芒就好像橙色和红色的火焰形成的漩涡,让他一时措手不及。“你跟我说过让我重拾我的自由。我的头衔不一定是个永久的牢笼,我应该做我想做的事。”


“那时我喝醉了。”


“但你是对的。”


艾莎温柔地微笑着,凝视着下面的灯光,这时响起了另一首曲子。


“如果不是你,我现在可能有着一段不幸福的婚姻,只能埋头苦干,作为Montressor的侯爵,作为奥古斯塔斯·詹姆斯·霍金斯勋爵,卖身于无穷尽的合同和谈判中。”他停了一下,看着她的眼睛。“但现在我是自由的。Montressor是我表弟的问题,现在我是吉姆·霍金斯,一个自由探险家。”


“我想我做不到,”艾莎犹豫地说。


“是什么阻碍了你?这里没有你的东西。你妹妹已经长大了有了自己的家庭,你也没有牵挂,为什么不追求自己的幸福呢? ”


和我一起,艾莎不需要读心术也能知道他的暗示。


“和我一起走吧,”他轻声说道,把她的手放在他的手里。她信中的孤独感触动了他,让他想起了朱莉安娜眼中的悲伤,在每一封热情的回信中,他都敦促她和他一起出海。但这一次,他提出的不仅仅是寻获自由的邀请。他觉得自己要更勇敢些,他靠向她,在她耳边轻声说。“嫁给我吧。”


“嫁给你? ”这是艾莎唯一能说的话,她张大了嘴,睁大了眼睛。


奥古斯塔斯在她的脸颊上吻了一下,紧紧地握着她的手放在胸前,贴在他的心上。


“在这个世界上我最想娶的人就是你,我会对你好的。”


“奥古斯塔斯,我——”艾莎停下来想了想,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她退开了。“虽然我内心有一部分想说‘yes’。但你对我提出的,这不是... ”


“生活中还有很多东西,”他坚持道,她接纳了他的提议鼓励了他。“你也可以快乐。”


“这没那么简单。”


“但可以是。”


“我做不到,”艾莎摇着头,用坚定的语气回答道,“请原谅我,但我做不到。”


“你不能嫁给我? 还是你不会嫁给我? ”他沮丧地问。


“我想我们都知道它们是一个意思。”


“那就这样吧。我得到我的答案了。”他眼中希望的微光慢慢变暗了。他可以看到她眼中的落日不断地下降,慢慢地缩小,他突然冒出一个想法。“是因为别人吗? ” 他认真地问道。


“你怎么会这么想? ” 她回答道,语气中带有一种他没有预料到的防御性。


“我想只是... ...你眼神里有一些东西,”随着太阳消失在地平线上,她眼睛里橙色和红色的斑点闪烁着的明亮光芒逐渐暗淡,就好像有一个秘密乞求着隐藏起来。


艾莎把手放他的脸上,然后扶着他的肩膀,踮起脚尖倾身向前。她微微仰起头,在他的嘴唇上留下了一个纯洁的吻,她的眼睛由始至终都没有闭上。一切还没开始就结束了,而对奥古斯塔斯来说,这就像是一场告别。


“你觉得你会有不同的答案吗? ”艾莎离开时,他问道。


“我不知道。”


“你想让我停止尝试吗? ”


“我觉得我也没有做好那样的准备。”


艾莎说这话的时候从来没有这么诚实过。放开他意味着她最终放弃了正常的生活,而她并没有做好那样的准备。不过奥古斯塔斯已经明白这只是时间的问题。


“也许一百年后? ” 他笑了,仍不失幽默感,艾莎也和他一起笑了起来,她们紧张的笑声淹没了被风带走的音乐。


——————————————————


奥古斯塔斯先离开了。他消失在城堡里,步子不像几分钟前那么充满活力。艾莎数了五秒,然后又数了一遍,穿起她的鞋子准备回去。她没想到会有人注意到她的短暂离席,但克里斯托夫注意到了。他从房间的另一头望着她,看着她关上身后的门,故意绕到宴会厅的另一头,和奥古斯塔斯渐行渐远。


艾莎转过头去,给了Finland公爵一个热情的微笑,握了握他的手,然后又瞥了她妹夫一眼。他的眉毛因猜测而紧紧地皱在一起,注意力分散在房间两头的奥古斯塔斯和艾莎之间。


她不确定是因为她脸上愧疚的神情,或者是她想象中奥古斯塔斯脸上的表情,但是克里斯托夫的眼神说明了一切。他知道了。艾莎看到他轻轻地摇头,咬紧下巴,然后转身回到主桌的座位上。


————————————————————-


当司仪结束了他为小艾尔西的洗礼而做的演讲时,宴会厅里响起了一片掌声。尽管他的演讲很完美,但是太冗长、溺爱过头,而且一直在吹皇室的彩虹屁。然而,司仪在演讲结束时发表的简短声明终于吸引了大家的注意,这是应格尔达的要求,他宣布开始上第一道菜。


侍者们列队站在宴会厅的墙边,等待着把热腾腾的食物托盘送上来。在侍者们轻松地把盘子依序放在桌子上之前,奥古斯塔斯回到了他的位置上。


“你得到了你想要的东西了吗? ” 当艾莎坐到主桌的位置,加入这一大家子时,Claudius国王问奥古斯塔斯。艾莎在乐佩旁边坐下时,奥古斯塔斯偷偷朝艾莎的方向看了一眼,想知道有没有可能她的答案会不一样。


“我得到了我的答案,”他无可奈何地回答。只是不是我想要的答案。


Claudius国王满怀同情地把一只手放在他侄子的肩膀上,有那么一会儿奥古斯塔斯似乎看到了小时候他叔叔的妹妹朱莉安娜常给他的那种温暖的眼神。诡异的是,他已经记不清她的脸了。


“你在想什么? ”克里斯托夫问道。他坐在奥古斯塔斯的对面,他旁边的椅子显然是留给安娜的,只是依然空荡荡。


“没什么好说的。”


“我可不这么认为。”


克里斯托夫说的话让他犹豫了一下。他想问他这些话是什么意思,但是当安娜上气不接下气地坐到位置上时,机会稍纵即逝。


“谁也别碰蛤蜊! ” 安娜大声说道,引起了全桌人的注意,甚至包括坐在他们附近座位上的人。“除非你想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在灌木丛中翻来翻去,”她开玩笑地说道,避开了艾莎的目光。除了艾莎和克里斯托夫外,大家都笑了,她上哪去了的问题也不用问了。


就在这时,尤金从椅子上站起来,举起一杯香槟酒。


“现在大家终于聚在一起了,我想宣布一件事。” 他说道,乐佩用手肘轻轻推了他一下,他清了清嗓子。


“我们,”尤金大声说着。“我是说,我们想宣布一件事。”


“如果你是想告诉我们你是一个受过鞭刑的人,我们已经知道了,”奥古斯塔斯抱怨道。


安娜好奇地转向乐佩,突然反应过来,她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你给孩子取了名字! ”


乐佩笑着说:“算是吧。我们还没想好男孩的名字,但我们想好了女孩的名字。”


“哦? 你打算一直吊着我们的胃口吗? ”奥古斯塔斯追问道。


“好了,好了。不要逼他们”克里斯托夫插嘴说,假装严肃地举起手来。“我们亲爱的朋友可能正在鼓起勇气,以免他们最终发现这可能相当可怕,比如 Hortencia。”他开玩笑说道。


乐佩难以置信地盯着尤金,眉毛上的细血管快要爆裂了。“你告诉他了? ”


克里斯托夫脸色一下变白了,笑容也僵硬起来,结结巴巴地想要纠正自己的错误。“ 当 ——当我说可怕的时候,我实际上并不是指传统意义上的意思——”


尤金笑了,“冷静点,伙计,这只是个玩笑。”


“谢天谢地。”


“我们决定叫Bartlebee·Fitzherbert。”


一片沉默。尤金热切地微笑着,目光绕过桌子,想在他们的脸上看到表示同意的表情,足足有六秒钟的时间,人们几乎以为他是认真的。Claudius国王是第一个笑出声的人,然后引发了一阵哄堂大笑,引起了附近桌子的注意。


“你真的有那么一瞬间骗到我了。” 奥古斯塔斯说道,笑声渐渐平息,他拭去眼中的泪水。他当然需要分散注意力,尽管他不是唯一一个需要这样做的人。


自从加入宴席后,艾莎再也没有朝他的方向看过一眼,自从经历了费利西蒂和她一窍不通的未婚夫的摩擦后,克里斯托夫就一直保持着阴沉的表情。而安娜,好吧,安娜比平时更像安娜了。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尤金和他那俗气的幽默正是他们需要的救命良药。


“朱莉安娜。”乐佩说道,桌子上的笑声停住了。“如果是女孩,我们就叫她朱莉安娜。是父亲妹妹的名字。”她的目光与她父亲的目光相遇,从他震惊的眼神中可以地看出,他并没有预料到。


“好吧,”他说道,他开始说话时声音嘶哑,眼泪顺着胡子流了下来,眼睛闪闪发光,声音哽咽在喉咙里。


奥古斯塔斯被他叔叔的眼泪所感动,他转过身去,静静地擦了擦自己的眼睛,希望不要引起别人的注意。奥古斯塔斯以前从未见过国王在泪水中崩溃。


在餐桌对面,尤金温柔地微笑着,紧握着妻子的手,乐佩也紧握着他的手。


“真是一个可爱的选择,”伊莎贝拉姨妈说道,在她丈夫流泪时把她的手放在他的手上。


克里斯托夫暂时忘记了自己对安娜的失望,靠近他的妻子,轻声问道:“她死了吗? ”


安娜点点头,平静地回答道:“很久以前了,在我出生的那一年。”


她和桌子对面的艾莎短暂地对视了一下,一想到失去她姐姐的可能性时,她就感到胸口一阵剧痛。她曾无意中听到过奥古斯塔斯和Claudius姨父说起她阿姨的故事,但是直到今天她才发现她的姨父看起来如此孤独。安娜情不自禁地想,带着艾莎的拒绝生活,艾莎仍在身边但不再亲密无间,是否会比没有艾莎的生活更糟糕。这是一个可怕的想法,一想到这个念头,安娜就恨她自己。


“你们看见我的未婚妻了吗? ” 安娜无意中听到南方群岛的大王子正在向旁边的桌子询问,他的声音里透露出一丝无助,虽然她没听到回答,但她很容易就猜到了答案。想也没想,她缩在椅子上,直到他消失在大厅的另一头,她才重新坐直。


————————————————


晚饭后不久,安娜和克里斯托夫带着熟睡的婴儿回他们的房间。客人们也开始回各自的房间,其中一些人在城堡的院子里闲逛,要去参观网球场和马厩。明亮的圆月挂在空中,非常适合晚上出去游览。总是那样的彬彬有礼,奥古斯塔斯主动提出带领他们游览,尽管他似乎很想让艾莎加入他们,但艾莎还是尴尬地拒绝了。


“我们还好吧,对吗? ”他喃喃地说,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


“永远,”她向他保证。


艾莎想在奥古斯塔斯和其他客人前往马厩后回她的房间,但是空气如此清新,夜晚在明亮的月光下这样的怡人,使得她想在花园里散散步。她沿着鹅卵石铺的人行道走到池塘边,走过小木桥,来到位于中心的阿多尼斯(春季植物之神)雕像旁。当她坐在石凳上看着池塘时,她不再听到奥古斯塔斯和游览人群的声音,他们已朝着相反的方向离去。


艾莎深深地呼出一口气,向后靠着,看着天上的星星,想知道安娜和克里斯托夫带着孩子去Claudius姨父的庄园后,她是否能够忍受这种寂静。自从艾尔西出生以来,这里一直都很吵闹和忙碌,艾莎已经习惯了这种混乱,而这一切就要结束了。尽管她很惊讶自己会承认这一点,但她喜欢有个孩子在身边。只是明天,客人们都离开后,她的妹妹和她的家人也会离开。那天早上在步入式衣柜里发生那些事情之后,艾莎确信这是最好的选择。


“这一切必须结束,”她低声说道,闭上眼睛,仿佛对自己施了魔法。只是当她睁开眼睛时候,并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不同,只有疲惫和孤独。


艾莎站了起来,她看到雕像附近草丛里反射出的一抹月光,可能是一块玻璃或一枚银币。但是当她走近草丛中那奇怪的微光时,她发现是一只银手镯。编织得很漂亮,也很熟悉。


她一拿起手镯就知道那是安娜的。她的妹妹今天早些时候的行踪之谜立刻揭晓了。在离开之前,让克里斯托夫照看孩子的那段时间里,安娜一直戴着它,但当他们坐下来吃饭的时候,手镯已经从她的手腕上消失不见了。


艾莎讨厌自己会注意到这样一个微小的细节,而且非常希望自己能够停下来。但是她控制不住自己。她总是会关注任何与安娜有关的事情。即使是安娜喜欢的首饰上毫不起眼的小凹痕。她在月光下仔细观察,发现手镯闪烁着一种近乎炽热的白光,当这种闪光突然变成一种明亮的绿色时,吓了她一跳。但不仅仅是手镯。柔和的蓝色月光也变成了令人作呕的亮绿色,艾莎意识到这不是反射在手镯上的月光,而是她身后的什么东西。


“诅咒你! ”一个女孩的声音尖叫道。


艾莎转过身来,把左臂挡在身前,手掌张开,用冰盾挡住自己。一个绿色的魔法球射向她,当被她的冰盾弹开并破裂时,发出了震耳欲聋的爆裂声,火焰在她的手臂上熊熊燃烧,几乎令她看不清任何东西。她向后退了一步,听到远处一声急促的喘息,这时绿光又变回了月光。


过了几秒钟艾莎的眼睛才重新适应黑暗,当看到一个人影走近时,她慌忙迅速地站起来,又一次防御性地伸出胳膊。等待第二次的袭击。


但是并没有。


相反,只有一个傻姑娘在她面前安静地啜泣。尽管女孩有着奇怪而尖锐的颧骨,她的头上正慢慢长出一对弯曲的黑色犄角,艾莎还是立刻就认出了她。一对闪亮的黑色翅膀从她的背部伸出,它们展开时在艾莎身上投下巨大的阴影。她用手捂着脸,眼泪顺着女孩的脸颊流了下来,恐惧沿着从她头上伸出的犄角,在她的脸上留下了痕迹。


“不,”她不可置信地喊道,“不! ”!


女孩转过头去,看见黑色的翅膀从她的背上长出来,尖叫了起来。一声响亮而惊恐的尖叫。


艾莎后退了一步,听到黑暗中传来一阵喧闹声,向他们冲过来,奥古斯塔斯也在其中。


然后,她护着自己的胳膊,对那个女孩说: “费利西蒂,你做了什么? ”


...to be continued...




小剧场


奥古斯塔斯(对艾莎说) : “我不知道她怎么了。在我伤了她的心之后,我所做的只是结束了我们的婚约以及不再围绕在她身边... ... 然后在派对上对着一个她永远都比不上的人发呆。我有时候真是搞不懂她。”


南部群岛王子:“你们看见我的未婚妻了吗?她是个小个子...... 5英尺2英寸高,108磅重,非常迷恋她的前男友,而且和母亲的关系很僵你绝不会相信。”


奥古斯塔斯: “在这个世界上我最想娶的人就是你。我会对你好的... ...我就像是用于心脏的结肠清洁剂。”


艾莎: “奥古斯塔斯,我,虽然我内心有一部分想说‘yes’。但吸食过多可卡因后,我的这一部分也受到了脑损伤。”


安娜: “谁也别碰蛤蜊!除非你想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在灌木丛中翻来翻去... ...除了你,奥古斯塔斯。来,多吃点。”


奥古斯塔斯: “是什么阻碍了你?这里没有你的东西。你妹妹已经长大了和孩子他爸一起玩过家家,而你正在变成一个可怜的老处女... ...说真的,你就像是没有猫的寂寞老女人。”(原文:you're like a cat lady without a cat.cat lady指和猫一起过日子的高龄单身妇女)


费利西蒂: (尖叫)“Hadouken! ”(波动拳?)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