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我的世界

作者:淡黑色
更新时间:2020-07-13 21:37
点击:79
章节字数:368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后来,夜雨趴在有希怀里哭了好久。


那么多泪水,甚至浸湿了有希胸前的衣服。


全程,有希没有说过一句话,也没有做任何多余的动作,只是抱着夜雨,仅此而已。


只是,静静地抱着她。


崩溃的浪潮席卷过后,夜雨再一次睡着了。


这一次,支撑她身体的不再是坚硬的地面和冷冰冰的房门,而是有希的怀抱。


除了拥抱,有希没有给予任何其他的关心,但这已经足够了。


过多的奢求遥不可及,唯有无言与拥抱常在。


感觉到夜雨已经睡熟了以后,有希扶着她,小心翼翼地将她放在那个简易的地铺上,然后轻轻替她盖上了被子。


这一次,有希没有离开。


天已经亮了。


因此,她拉上窗帘,只留下了一道小缝。


带着清晨露水味道的阳光透过那道细缝落在地面上,又刚刚好避开了熟睡中的夜雨。


有希盯着那张苍白又爬满泪痕的睡颜看了几秒钟,然后爬上夜雨的床,双手枕着脑袋躺下,出神地望向了天花板。


前不久刚刚喝下的可可和咖啡让她毫无睡意,头脑清醒,甚至,身子还热乎乎的。


她的思绪穿透过天花板,飞出酒店,回到了上个月的2号。


9月2日——


她和两位妈妈遇见昏迷中的夜雨的日子。


如果,那天她们走的是另一条路。


那么,今天和她住一间房的就是另一个人了吧。


她们不会有枕头大战。


她们不会情绪爆发。


她们会微笑着以礼相待。


她们可以舒舒服服地睡到天亮。


……


可是。


她不会想要去看日出。


她的心中也不会有任何期待。


————————————————————————————


大约八点钟的时候,夜雨再次醒来。


如同情景再现般,她费力地坐了起来,憔悴而苍白的脸上布满了消沉与迷茫。


就在这时,她转头看见了坐在自己原本床上的有希。


有希在看她。


这让夜雨一下子就低下了头。


不要说和有希说话了,现在,她甚至不敢和有希对视。


紧接着,她依次听见了一声朦胧的轻叹,摩擦床单的细微声响,从身边经过的脚步声,卫生间中穿来的水声,以及逐渐向自己靠近的脚步声。


一块湿毛巾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脸花了,擦擦。”


有希的用词极简,语气干脆,没有一点拖泥带水的煽情。


这样的说话方式,给了夜雨那颗已经脆弱无比的心脏又一记重击。


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否该接过这块不知道是温热还是冰冷的毛巾。


但有希不犹豫。


等了几秒,见夜雨没有反应,她就直接把毛巾放在了夜雨手边。


“自己擦。”


丢下这三个字后,她去订了个早餐,然后去行李箱里拿了盒眼贴,又再次来到夜雨身边。


夜雨依然一动不动的低着头坐在那里。


有希也依然没有像以往那样体贴地照顾她。


“眼睛肿了,擦完贴一下。”


将眼贴放在毛巾旁边后,有希回到了床上,背对着夜雨的方向侧躺下,开始闭目养神。


这时候,夜雨才终于缓缓伸出手,捡起了那块毛巾。


温热的。


她用很慢很慢,如同生锈机器一样的迟钝动作擦完了脸,然后神情麻木地拆开纸盒,拿出了两片眼贴。


然而,仿佛这小小眼贴也在和她作对似的,她贴了好一会儿都没贴上。


“反了。”


这时,有希的提醒终于让夜雨反应了过来。


哦,原来是拿反了。


于是,很快,两片眼贴就乖乖巧巧地一左一右贴好了。


可是。


这时,夜雨又反应过来。


明明是背对着她的,有希为什么会知道她拿反了?


『为什么她……』


『叮咚。』


这时,门铃响了。


有希很快从床上爬起,下床走到了门口。


没有停下来看夜雨一眼。


“您好,您点的早餐~”


“谢谢,我自己来吧~”


“好的,祝您用餐愉快~”


门关上后,有希端着早餐回到了卧室,然后将它们平均分成了两份。


一份,摆在了夜雨面前。


一份,被她端上了床。


有希点的早餐很简单,面包、牛奶、三明治之类的,和她们在家里日常吃的差不多。


量不多,因此有希很快吃完了自己那份。然后,她见夜雨几乎没有动作,便又轻叹了口气:


“十二点半出发,你慢点吃也没关系。”


尽管词句间带着股反讽味道,但这一次,她的说话方式明显缓和了许多。


“嗯……”


尽管声音小得几乎听不见,但夜雨那嘶哑的喉咙中也终于发出了一点声音。


“吃完了,去洗个澡。”


“嗯……”


简短的交流结束,房间里的空气再次沉默了,只剩下有希整理杯碟的轻微触碰声和夜雨吃早饭的轻微咀嚼声……


十分钟过去,恍惚地吃下了小半份早餐后,夜雨低着头站起了身。


“我去洗澡了。”


或许是因为终于跟有希和平地说上话了,也或许只是因为吃下的一点点食物为脆弱的身体带来了一些能量,夜雨的声音听起来比之前稍微好了些。


但也只是稍微好了些。


而此刻,有希躺在床上,闭着双眼,没有回应。


夜雨在原地站了几秒钟,用眼睛余光偷偷看了有希几秒钟,然后低着头,毫无生气地走进了卫生间。


其实有希没有睡着,她只是在闭目养神,同时一直开启着能力。


她注意到夜雨去洗澡却什么都没有带,本想习惯性地提醒一下,但还是忍住了。


『算了吧。』


另一边,夜雨脱完衣服,走进淋浴室,将温度阀拧到了最边上。


下一刻,没有受到一点加热的冷水流经水管,从上方的莲蓬头中落了下来。


一瞬间,夜雨的大脑又清醒了几分。可同时,甚至可以用『冰冷』来形容的冷水让那瘦小的身子止不住地颤抖了起来。


不要说是这时的夜雨了,就是平常正常状态下的她,也难以一下子承受住这样的水温。


大脑本能地向身体发出了躲避指令,她紧咬着牙关,踉踉跄跄着后退了两步。


可就在这时,她的脚底突然滑了一下。


『哗。』


『啪!』


没有任何缓冲动作,她就这么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从小到大,夜雨摔过很多次跤,按理说早该习惯了。


可这一次格外的疼,疼得她站不起来。


『……』


既然如此,那就别起来了。


她坐在冰冷的地面上,身体不自觉地蜷缩成一团,脑袋仿佛没有任何支撑般无力地垂下。


冷水打在地上,溅起的无数小水滴扑上了那失去色泽的皮肤,积聚成晶莹水珠,又汇聚成一道道细流,裹挟着她的体温,回到地面上,最终流入下水道。


她又缩了缩身子,用双臂抱紧自己,试图挽留住不断流逝的体温。


可寒冷无情,此刻,她的身体愈发颤抖,脸色愈发苍白。


大脑,也愈发清醒了。


一个声音在她的脑海中反反复复地回响——


本不该是这样的。


……


本不该是这样的。


这个时候,她本应该沉浸在安稳的熟睡中,或者是刚刚睡醒,在笑着与有希聊天。


第一次相伴出游,她和有希的感情本应该变得更好才对。


她记得很清楚,在有希第一次拥抱她的那天,满脸泪水的有希曾经提到过『绝交』这个冰冷的词语。


她本以为这是个玩笑。


这本应该是个玩笑。


可现在呢。


呵。


一切都变了。


她们本应该享受一次灿烂的旅行。


她本应该在这次旅行中发掘自己的心意。


情况,本不该是这样的。


都是她的错。


是她亲手揉碎了那道羁绊。


……


如果,拼不回来的话。


那她该怎么办。


……


夜雨足足在淋浴室里待了近一个小时。


这一个小时里,有希没有来关心过哪怕一次。


夜雨又不禁想起了她和有希进行大霸星祭特训的第一天。


那个晚上,为了不让她醒来后饿肚子,有希等她等到了凌晨两点。


那个晚上,她仅仅是在卫生间里多待了一会儿,门外的有希就开始不放心地询问情况。


那个晚上,是她第一次感受到有希体贴的一面,是她第一次被有希的温柔感动。


……


『都是我。』


夜雨用无比迟钝的动作擦干了身体,然后裹上一块浴巾,默默地打开门走了出去。


卧室里,有希依然侧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就像是睡着了一样。


但她并没有在睡觉。


夜雨用手捂着浴巾,悄无声息地走到有希背对着的那一侧,轻轻爬上了床。


下一秒,她放开了手,浴巾随之滑落。


身上一丝不挂的她轻轻地侧躺了下来,然后伸手从背后轻轻抱住了有希。


就像之前有希抱着她睡觉那样。


不冷不热的空气中,着了凉的身体依然在微微颤抖。


她将苍白的脸凑近那一抹茶发,然后缓缓闭上了眼。


“你,真的很烦。”


就在这时,有希的声音突然响起。


语气,毫无波澜,平静得可怕。


下一秒,她挣脱开了夜雨那无力的手臂,从另一边下了床。


『别走。』


从心到口,两个字最终变成了含糊的『呜呜』两声。


此刻,夜雨已经失去了挽留的勇气。


甚至,她连伸手都做不到。


她只能看着有希的背影,看着她离开。


看着她绕开床,消失在视野中。


……


但有希没走。


她只是去地铺上拿被子而已。


有些费力地抱起被子后,有希来到床边,将它轻放在床上。


此刻,夜雨的身体就在眼前,毫无遮挡,被她看得一清二楚。


微缩的身体依然在止不住地颤抖,夜雨不敢乱动。


“盖好。”


丢出这两个字的同时,有希弯下腰,将那团被子张开,又将它轻轻盖在了夜雨身上。


然后,她爬回床上,也钻进了被窝。


“离出发还早,休息一会儿。”


她面对着夜雨,一手揽住了夜雨的细腰,一手搂住了夜雨的脑后。


湿漉漉的头发触感并不好,但夜雨的皮肤依然光滑。甚至,在洗过澡后,那略显苍白的皮肤还多了一分水润的触感。


或许是这个原因吧,有希的手不自觉地在夜雨背上轻轻摩挲了几下。


条件反射般,夜雨又缩了缩身体,脑袋也往有希的胸口轻轻埋了埋。


简直就像是,居无定所的流浪狗被好心人所收养,终于有了一个家。


一个能够庇护自己,让自己不再流浪的家。


一个有温暖,有笑容的家。


一个属于自己的家。


……


“别走,好不好。”


受凉的身子稍稍暖了些,夜雨终于鼓起了全部的勇气,说出了这句虚弱无比的恳求。


……


世界之于个人,个人之于世界。


没有了自己,世界依然是那个世界。


但从那一刻起,自己就失去了一切。


……


有希没有说话。


她双手稍稍用力,将夜雨搂得更紧了些。


过了一会儿,在这个无声的怀抱中,夜雨又一次睡着了。


……


在这里,御坂有希就是结标夜雨的世界。


殊不知,结标夜雨也是御坂有希的世界。


她们曾经是两个互不相干的平行世界。


如今已成了两个不可分割的交集世界。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