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第十八章 住在教会的狼人

作者:百合中毒的狗
更新时间:2020-07-17 19:57
点击:62
章节字数:727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十八章 住在教会的狼人


琳,一位灰白色毛皮的普通狼人,已经适应了心脏附近的魔石。刚被抽完血,正在教会下层的工作室里休息,所谓的工作室其实更接近拷问室,各种染血的工具和设备,通过上面的气味能知道这些东西基本上都是用在魔族的身上。


双胞胎的姐姐卡菈在犯人的身上施加了魔法,魔力刺激着脑部,发出刺耳的尖声,然后一口气把自己的生平大小事全部说出来。比如早餐吃了什么,初恋情人的名字,自己的工作,杀了多少人,在场的其他人则负责记录。


这个人最后翻着白眼流着口水脱力地躺在地上,还有呼吸,但已经不会再说话,脑子也坏掉,被人拖走。


工作室有点吵,狼人的耳朵受不了太大的声音,琳离开工作室前往研究室。


路过会议室,教会的牧师玛尔克在跟艾莉卡的养父盖文聊天,除了他们,貌似多了几位其他的驱魔师,难得这么多人聚在一起,平时都挺冷清的。


「艾莉卡?不可能。」


盖文烦恼地皱着眉,艾莉卡是自己捡回来的, 十分熟悉她的性格,知道她对教会的做法有点不满,但只要是交给她的工作都会认真对待,上次也特地把艾莉卡从宿舍叫出来问话,这可能只是巧合。


「我也觉得不可能,要再观察一下吗?王立也邀请我去教会指导学生。」


一名男性的驱魔师说,他也是教会学校的老师亦是训练艾莉卡的导师。


「好吧,我也不希望失去这么有才能的人。」


牧师玛尔克最近也在考虑恢复她的工作。


「说起来,你是怎样说服他们在教会养狼人?」


「是她自行说服教会的人,狼血对我们来说是对坑吸血鬼重要武器。」


「我觉得招聘半狼人的计划也不错。」


「你是说类似护卫队的半魔族军队吗?」


「即使我们同意,上面那群老头可不会给魔族踏入教会,除非都像那个狼人一样在体内放入魔石。」


琳在门外听着他们讨论,一切正随着自己所望的发展。把狼人的特性告诉人类,他们就会跟狼人合作,只要狼人跟人类合作就能消灭吸血鬼,这只是早晚的事。


牧师的儿子伯格捧着一本书擦身而过,金发的少年,看上去挺友善。怀中的书被包上了精美的包装纸,大概是送人的。


「……你好,卡萝在找你。」


伯格貌似不擅长面对魔族,基于礼貌还是打声招呼,然后就快步离开。


只是从他的眼中看不到人类对魔族的怨恨。


他在教会是什么身份,对外称是研究人员,实际上在教会里却只是一般人员,负责处理简单的事务。理论上作为牧师儿子的伯格应该会继承父亲的工作,但牧师似乎无意让他处理任何有关驱魔师的事宜,简直是浪费他的魔法才能。


在研究室低着头工作的是卡萝,双胞胎的妹妹卡萝,正在研究之前帕莎带回来两包种子,不管怎样种都不会发芽的种子。


「琳,午好。姐姐还在工作?」


卡萝在逗着桌面上的角兔,是魔物,身上长出某种植物的幼苗,伤口滴着血却没感到痛楚似一样咬着蔬菜的叶子。


「是的,今天似乎很忙。」


「狼人好像没有魔力吧?」


「没有。」


狼人是依靠强大的身体能力来战斗。


卡萝从柜子里取出来保存的盒子,是一些带着血的玫瑰,拿出颜色最接近血色的一朵。


「对了,你能嗅出上面的血是什么种族吗?」


这是之前在教主的指示下去调查石室时带回来的植物,首次发现植物也能种在人的身上,而且那里的尸体大部份有放血的痕迹,还有地上沾满血的空碗,跟饲养吸血鬼的地方差不多。


「……人?不,有少量吸血鬼的味道,应该是半吸血鬼。」


淡淡的带着吸血鬼特有的味道,那是喝用人血所散发出来的臭味,味道不强烈,可能是由于只汲取最低限度的人血。


「果然还是需要吸血鬼…这只能去问姐姐了……」


卡萝尝试过在尸体上种植,没有发芽。然后在一些活着的小魔物的身上种植,小魔物因为受惊而使用魔法,让身上的种子发芽。但魔力不足以支撑种子继续生长,那些小魔物现在还在养在笼子里。


魔物之中只有吸血鬼能通过喝用血液来回复魔力,让种子开花的人应该是一名吸血鬼。只是石室里的全是人类的尸体,艾莉卡也说过没见过吸血鬼。


是被逃走?不,被逃走了的话她会直说。是放走了?也不可能,她不会放走在场的任何人。那就是在她到达前那名吸血鬼已经逃走了?


艾莉卡说是一名黑精灵把主动把石室的门打开,经过别人调查,石室的门被施加了魔法术式,也不难破解,只能想到那吸血鬼是被黑精灵剪下玫瑰后逃跑,那黑精灵还真大意。


不过真相是怎样也跟自己无关,卡萝离开研究室,自己的工作只是研究,不是推理。


琳也回到自己的房间,今天没有工作,帕莎也在上学,没想到教会有设立自己学校,还以为只是驱魔师的居所。


「姐姐,今天的工作痛吗?」


拥有稀有的红色毛发的,小狼人莉兹扑到琳的怀中抬起头望着她。


「今天没有工作,要玩吗?」


「不用,莉兹想回家。」


莉兹摇着头说。


「家的话已经没有,你也知道大家都被吸血鬼杀死了。」


「但是莉兹不想住在这里,这里全是人类。」


「这里是能够帮助我们的地方。」


莉兹无法理解人类为什么能帮助自己,父母说过人类是会把狼人杀死然后用狼人的毛皮做成衣服的怪物。


琳摸着她的头,最少现在现需要人类的帮忙,人类拥有魔力,亦痛恨吸血鬼,他们会代替自己把吸血鬼杀死。


「帕莎回来了!」


听到脚步声,莉兹摇着尾巴小跑出去。


不喜欢人类的莉兹为什么会愿意接近帕莎,明明只要见人类就会躲在自己身后。


琳跟着莉兹从下层回到教堂的主厅,帕莎穿着黑色的制服,貌似是刚下课。


「要去散……要出去走走吗?」


差点说成散步,帕莎马上改口。


不是想特别关照魔族,只是认为太小的孩子不能长期困在室内,没有人类带着,长着狼耳和狼尾的莉兹不能擅自外出。


「……呜…好臭……」


莉兹捏着臭子往后退。


琳也嗅到帕莎身上的臭味,是人类血液的腐臭味。


「抱歉,刚上完课,我先去洗澡。」


「上课会有尸体?」


「学校让我们用活尸来练习魔法。」


「为什么要用活尸?」


「我也不知道,只说是为了不时之需,能够应付各种突发事情。」


帕莎换上普通的衣服,是随处可见的平民款式,外面套上教会的印着十字架的黑色长袍,以教会驱魔师的身份带着狼人外出也比较方便,也不用遮挡耳朵和尾巴。


「琳,你也想出去吗?」


「我只是保护莉兹,毕竟人类不可信。」


人类是最狡猾的种族,琳是被父母这样教育的。


「要出去就别随便攻击人。」


魔族是敌人,教会的老师也是这样教育帕莎,已经亲眼目睹过魔族是多么的残忍,之前还袭击艾莉卡,还好有放入魔石。


一个人类带着一大一小的狼人在街上逛,要是这个人类是贵族的话还说得过去。但这个人类也只是一名小孩,而且小狼人似乎很高兴地摇着尾巴跟在人类的身后,没人见过这种情况。


「莉兹想要那个!」


小狼人还是用命令用语指示人类,途人惊讶地看着小狼人。


「老板,一串…琳你也要吗?」


琳摇摇头,对人类的食物没兴趣,而且现在也不饿。熟食偶然尝尝就好,生肉更符合狼人的消化系统,吃太多熟食会影响回复能力。平时吃的都是帕莎买回来的生肉,狼人能够消化魔物和动物的生肉。


「一串鸡肉。」


「……好、好的。」


老板也没见过被魔族指使的人类,虽然只是小狼人,但一般也不会直接向人类索要东西。


琳看着四周的人,全部都左盯着自己的尾巴和耳朵,果然应该先穿上长袍再出来。


「嘎!——嘎!!」


一群乌鸦在头上飞过,落在附近的树上盯着四周的人,还有秃鹰也在看着途人,似乎在等待什么似的。


没见过这么多的秃鹰和乌鸦出现,途人们都感到异常,这些动物在传说里都是不幸的象征。


「给我走开!」


一个店铺的老板举起扫把拍着树冠赶走这些乌类,牠们会吓走客人。


「可恶!!好臭!!你们这些臭鸟!」


被扫把拍打,乌鸦们很不高兴地飞走,在老板的头上留下一些礼物。


一只乌鸦站在莉兹手臂上看着她手上的鸡肉串。


「你想吃吗?但这是我的,只能给你一点。」


乌鸦张开翅膀啄走整支鸡串,莉兹一口也没吃到,失落地耷拉耳朵和垂下尾巴。


「……要再来一串吗?」


帕莎看见莉兹失落的样子,打算再买一串,被乌鸦抢走食物还是挺可怜的。


「可以吗!?要!」


知道还可以买,莉兹马上回复精神摇着尾巴。琳看着自己的妹妹,还真单纯,小孩子就是好,可以无忧无虑地生活。


「嘎嘎!」


乌鸦又飞过来把莉兹的鸡肉串拿走,鸟喙上还黏着酱汁,应该跟刚才的乌鸦是同一只。


莉兹不甘地追上去,这次不会再被乌鸦抢走食物。虽然还只是小狼人,全力奔跑也比成年的人类快,还有跳跃力,小小的身驱轻松跳过四周的杂物和矮墙,一下子追上去,踏着墙壁跃到半中抓着乌鸦。


途人们不是惊讶,而是以恐惧的眼神看着这个小狼人,也有人发现这个小狼拥有稀有的毛色,贪婪地看着她,这可是活生生的金块。


莉兹才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找不到回去的路,四周只有人类,也嗅不到姐姐和帕莎的味道。


看着人类的手伸向自己,以为又要被套上铁链和项圈了,莉兹慌张的往后退。


「嘎!嘎!嘎!」


乌鸦在空中盘旋。


「莉兹!」


琳推开人群抱起莉兹,从远处看见乌鸦,直觉告诉自己莉兹就在乌鸦所待的地方,跑来过果然没错,那个盘旋的飞行方式是路标。


帕莎也气喘喘的追上来,全力奔跑才能勉强保持琳在自己的视线范围。


「地、地震!?」


「不会吧!?」


「快逃!!」


大地在摇晃,途人都从室内跑出来走到大街上。从刚才过来的街道出现多道裂缝互相交错,裂缝伸延到这里就停下。


地震停下来,从刚才的街道传来砂石下陷的声音,还有人们的求救声。


帕莎作为教会的驱魔师马上跑过去,虽然没有魔物,但保护市民也是自己的工作。


「姐姐你不去吗?」


莉兹抬头看着琳,想让姐姐也去帮忙。


「为什么要去?」


狼人没有义务去帮助人类,而且他们刚才又想伤害莉兹。


「大家会死的…而且莉兹还没吃到肉串……」


没有办法,竟然莉兹希望自己去帮忙也就只能去,即使不喜欢人类。


「那莉兹你怎么办?」


怕她又被人抓走,她那红色的毛发在人类眼中是金子。


「要是莉兹有危险牠们会叫你,对吧?」


「嘎!」


附近的乌鸦几乎同时发出叫声。


「……好吧。」


现在人类们都去找安全的地方躲地震了,莉兹应该不会有危险。这里没有狼或狗可供自己指使,用乌鸦也凑合,牠们似乎听得懂莉兹说话。


而且血腥味伴已经传过来了,还混杂着魔物的味道,还能听见人类们的求救声。


刚才的不是地震,是土蜘蛛从地下爬出来的震动,大量小型土蜘蛛,所谓的小型也有五米的高度。


人来人往的大街已经出现一道巨大的裂缝,蜘蛛从深不见底的深渊里爬上来,吐着丝把途人包裹拖进裂缝。


是土蜘蛛常见的大量狩猎行动,只是出现的地点不正常,牠们很少会主动攻击人类。


狼人的听力能够听见掉进裂缝的人已经粉身碎骨,没死的人也在地下挣扎、呼救、诅咒,随后也被裹上蜘蛛丝带走。


帕莎在处理那些小型土蜘蛛,五发光矛才能完全把五米高的小型蜘蛛杀死,魔力量无法应付这么大量的蜘蛛。唯一的办法就是用魔力制成近战武器上前攻击,但风险太高。


琳让四肢狼化,跃上蜘蛛的背上,用利爪撕裂蜘蛛的六条腿。


「把腿拆了牠们就不能动,这样比较快。」


「谢谢。」


「是莉兹让我帮忙的。」


「那也帮大忙了。」


只是把蜘蛛腿弄坏的话就好办了,细长的腿,帕莎让光属性的魔力在手中集中,做出巨剑的样子,魔力聚合体没有重量,能单手拿起来灵活又不费劲。


帕莎边跑把边蜘蛛们的脚砍断,琳也帮忙弄断裹着途人的蜘蛛丝,只是人们张开眼着看见狼爪对着自己,马上发出刺耳的尖叫逃跑。


「交换一下,你去处理蜘蛛丝。」


受不了尖叫,琳已经故意不使用全狼化,没想到这也能被吓到。


「也行。」


帕莎把光属性的魔力巨剑变小当成小刀,也顺便为途人处理伤口。


人们身上的伤口都是擦害和撞伤,没有人是被蜘蛛咬伤的,被蜘蛛裹着的人都是轻伤,掉里裂缝里的人基本上都死了。


吸血巨蜂然后是土蜘蛛,最近入侵人类地方的魔物太多了,这次也必需向教会报告。


###


葛瑞丝转校过来已经一段时间,在学院的生活异常地舒适,除了去澡堂时要挑没有人的时间比较麻烦,一切都很顺利,甚至在后悔为什么不早点来王立。


大概是不舍得父亲和利奥哥哥吧,在王宫只有他们算得上是自己的亲人。


唯一的不满就是不同年级的宿舍楼层是分开,难得来到王立还来却不能跟瑞伊一起睡。不过自己平时也不用上课,实战课也因为实力跟五年级差太远而被豁免。


「所以公主大人您就来这个教室了?」


伊瑞看着邻座的葛瑞丝公主,现在明明是她的上课时间。


「因为无聊,所以过来玩了。」


课程是自由参与,不时有别的班级学生混在一起,葛瑞丝最初也因为身份有点显眼,现在大家都习惯了,都知道她是来找瑞伊。


「来玩…我们这边也不怎样有趣。」


「瑞伊在这里所以不无聊,看,莉莉也是这样说。」


葛瑞丝轻拍着桌面上着黄黑色蛇的脑袋,是寄放在瑞伊身边的宠物毒蛇。最近蛇群们因为四周魔力变化而缠着瑞伊,只有莉莉才能让牠们离开。


瑞伊已经听过这句很多次了。


「……你们俩能够安静点吗?」


赛拉忍不住打断她们,自己只想静静地听课。她只是在「听」课,把老师的话当作 音乐,内容早就会了,正在研究魔法构成。


西维亚又发明了新的术式,赛拉实在想不通为什么这样的天才会选择留在四年级,以她的成绩来说可以直接毕业,成为前途无限的王城魔法师。


赛拉第一次知道西维亚的存在是在公开成绩排名上,年级排名次然由第一位掉到第二位,理由是实战课的成绩比西维亚差。理论上已经是最高评级,学院却突然推出了更高的评级,只有西维亚得到的评级……





「你就是丝特芬妮大小姐?那个魔石商会的?」


下课后,一个带着眼镜束着双低马尾的文学少女向赛拉搭话,好像是第一次在教室看见她。


「你是……」


「西维亚,普通的穷学生。」


西维亚推着眼镜回答,强调自己是穷学生,也就是特别生,能力出众而入学的学生,不过能成为第一名可说不上普通。


「第一名的那个……」


「是的,而且你是第二名。」


「所以?」


明知道赛拉是第二名还在强调自己的胜利,先不论身份的高低,正常人也不会用这个态度说话,仿佛在说赛拉是输家一样。


「没有什么特别事,只是想给你留个好印象,明天见。」


她说完就离开了,赛拉不明白,这种鄙视自己态度只会留下坏的印象。






「嗨,你也要上课吗?」


走廊遇见西维亚,她今天也过来搭话。


「你是昨天的……」


「你记住我了?真让人高兴。」


「怎可能会忘记,那种态度。」


无法理解她的脑回路,这是值得让人高兴的事吗?


「很有效吧?第二名的丝特芬妮小姐。」


「你在故意找茬吗?」


「是的。」


「……」


总觉得生气就输了,赛拉吸了一口气深呼吸,让自己冷静下来。


「我是赛拉,还有不要叫我丝特芬妮。」


赛拉不喜欢丝特芬妮这个姓氏,提到丝特芬妮别人总会想起自己是商会的继承人,没人愿意认识作为赛拉的自己。


「那第二名的赛拉小姐。」


「你…等下是实战课,你跟我一组。」


「好的。」


两人离开老师的视线范围,假装在练习场上边上练习魔法。


「麻烦你手下留情。」


「你在说什么蠢话?不尽力怎样打到第一名你?」


西维亚迟疑了一会,无奈地摊手,让魔法护甲覆盖全身。


「那就让我看看第一名的实力。」


赛拉把所有魔力集中在手中,做成巨大的光矛扔过去,这一下就当作试探。


光矛不偏不倚地击中西维亚,然后爆炸,烟雾中没有任何动静,赛拉让用风吹散烟雾,只见西维亚倒在血泊中。


「诶…?刚才那一下的威力应该不强。」


「赛拉大小姐!你怎么跟西维亚一组!?」


老师听见边上的爆炸声,赶紧跑过来,扶起西维亚使用治愈魔法。


「她的魔力量是全校最少,根本无法防御你的魔法。」


「不会吧……」


第一名的魔力量是全校最少,难以置信,但刚才光矛的威力也就只算是中级,她这是把所有魔力全部做成护甲?但也能伤成这个样子?一般魔力护甲最少也可以承受两三发的光矛,这是连一发?不,可能初级魔法也能破坏的护甲,那她的第一名是怎样来的?






「嗨,又见面了。」


在医务室的床上休息的西维亚,魔力还没回复,但精神不错。看来没什么大问题,赛拉也松了一口气。


「不是又,你没事吗?」


赛拉有点过意不去,是自己把她打伤的,这才刚醒来。


「没事没事,有治愈魔法真的方便。」


西维亚随便活动上身,身体机能没有问题。


「为什么不早说?」


要是知道她魔力量这么低就不会这样做了。


「嗯…为什么呢?想让你注意?」


西维亚歪着头说。


「什么意思?」


「我需要你的能力,魔法构成才能。」


赛拉第一次听见别人需要自己的才能,而不是作为继承人的身份。


「作为道歉,我也可以帮你介绍一位擅长魔法构成的学者,那个人对魔法和术式研究有独特的见解,也是我的老师。」


「这样就没意义了……对了,如果你让我在实战用魔法构成的话,作为天才的你也只是第二名。」


「还真敢说。」


赛拉对天才这称号不感兴趣,在意的只是名次,不喜欢第二名。不过说到天才,家里有更强的人,只是她突然离家出走就没再回来,另一个虽然年纪还小,但他是真正的天才。


对,在家里的赛拉才能是第二,最少暂时还是第二名。所以更要在学院保持第一的排名,要是他也入学的话,成绩排名一定会在最高的位置。


「有兴趣吗?即场编写术式,用空白的魔导书。」


「要赌什么吗?」


「真意外,原来你喜欢赌博,我赢了的话你就协助我编写术式。」


西维亚推着眼镜说,而且很有自信的样子。


「输了的话?」


「任你处置。」


赛拉就这样跟西维亚签了契约,这份完全不平等的契约书。


就结果来说,因为场地没有足够的魔力供西维亚发动魔式,赛拉赢了这场比赛得到了西维亚整个人生的操控权。过后查看她编写的术式,发现全是自己没想过的编写方法,虽然不甘心,最后还是选择去协助西维亚编写术式。


「为什么不执行契约?」


「因为是我输了。」








「怎么了?难得主动过来图书馆。」


西维亚依旧在图书馆的柜台整理文件,不过身边却多了些研究相关的书籍和报告。


「为什么不去上课?」


「没有必要吧?反正课程的内容都懂……还是说你想跟我一起上课?」


「你想多了。」


赛拉随手拿起桌面上的书翻阅,全是有关鬼魂的研究报告和书籍。


「……鬼魂?」


「你不觉得鬼魂很有趣吗?尸体跟鬼魂的关系,被鬼魂『拥抱』的人会有什么变化之类的,还有迷宫的真相。」


「你想研究鬼魂吗?」


「我对迷宫中央的建筑物有兴趣,根据过往纪录,建筑物里似乎有宝箱,听说里面有值钱的宝物,也有人说是垃圾。」


「难道你很缺钱吗?」


「不,只是好奇心,人和鬼魂的关系,还有灵魂……痛!」


赛拉用书背重重地击在西维亚的头上,这是硬装的书籍,在武器的分类上是属于钝器,使用者可以用它使出物理的忘却魔法。


「给我忘掉。」


「为什么?你不想知道吗?」


西维亚摸着头顶,还好没肿起瘤子。


「有些东西不能去研究……头没事吧?」


见她突然抱着头,痛苦地皱着眉,赛拉胆心刚才那下是不是真的把她打伤了。


「没事…只是附近的魔力又改变了……」


因为魔力变化导致的头痛,不致于晕倒,间歇性的头痛也睡不着,只好让自己忙起来分散注意力。


「……的确,连我也感到有点不舒服。」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