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春风中唤醒想念的话语

作者:倾囿
更新时间:2020-07-11 14:48
点击:81
章节字数:277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那还是我初中毕业,刚刚升上高中后的夏天。


“妈,你忙完了?”


前一秒还坐在我妈妈的办公室里读着纸上的文字,不时翻动着书页的我,听到不远处办公室的门轴转动的声音,抬起头,看到走到我身边的妈妈的面庞。


“嗯,班里上自习了。你们下集训这么早啊?你又在看杂志啊?”妈妈拿起我手中的《想音》,说,“虽然你成绩不错,保送上了高中部,不过高中知识可没有初中那么简单的,荒废了学业可不行。”


“好了妈,”我抢过妈妈手里的杂志放到桌上,“我知道啦,我有分寸的!再说了,现在不是还在集训嘛,平时天天看我学习,集训时候也不让人歇一歇吗?”


明大附中高中部的新生入学后,要经过为期两周的集训才开始上课。集训的内容,男生主要练习队列、训练体能等,女生则主要学习护理技能,还会有教官讲授一些与军事有关的通识。


“我记得女生集训的内容就是护理什么的吧?”妈妈反问我道,“应该不怎么累吧?还需要歇一歇吗?”


“好吧,不累不累。但是看杂志也不代表就会荒废学业啊……放心吧,我不会上课时候看课外书的,肯定不会耽误学习的。”


“好,我知道我家淳淳最乖了,不过,”妈妈又拿起桌上的杂志,“我的女儿居然也开始看《想音》了啊!哈哈,感觉自己真的是老了呢。”


“妈,你也知道《想音》?”我惊讶道。《想音》是一部以诗歌、散文和短篇小说为主要内容的文学刊物,以其收录的作品多有清新淡雅的文风而知名,是在我的同龄人中十分受欢迎的一本杂志。


“当然啦,”妈妈回答道,“你知道《想音》最早是谁创办的吗?”


“不知道。不会是你吧?”


“对,也不对。《想音》的创办者可不止我一个。”


“诶?”我抱着玩笑心态的提问,没想到竟得到了认真而惊人的答案。


“当时还没有海明大学,明大附中还叫汐音区第五中学的时候……”


“汐音区,不是在市中心吗?”


“对对,就在稨陵东路那边,现在的明大和附中都是后来才搬过来的。现在的明大汐音校区,就是以前的汐音五中,妈妈的高中就是在那里读的。”


见妈妈停顿了一下,我做出洗耳恭听的样子,点了点头。


妈妈笑了笑,娓娓道来:“我那时候也是个文青,喜欢读诗歌散文,也喜欢写。当时中学还没有现在这样,有各种社团,学生活动除了体育队,就只有广播站了。我们国文老师听我上课时候读诗读得不错,就推荐我去了广播站。不过当时广播站每天就只是读一下报纸上的新闻,做做天气预报什么的,每天读诗也就中午能读几首,散文就更没有时间读了。所以我们广播站里喜欢文学的同学们,就合计着办一本校刊……也不能叫校刊吧,就是广播站的站报,一个月出两期,收录广播站同学的作品和全校同学的投稿。”


“名字就叫《想音》?”


“嗯,《想音》创刊号上就有你妈妈我写的诗呢。后来明大建校以后,五中就改成了明大的附属中学,《想音》的名声也越来越响,从广播站几个人编的小册子,变成了明大出版社发行的一大本了。”


“明大出版社,爸爸也编了这本杂志吗?”


“嗯,而且爸爸也是这本杂志的创办人之一哦。妈妈高一刚进学校广播站的时候,站长就是当时读高三,又帅气又有才华的你爸爸。”


“噫,你又在秀了!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所以你们俩是校园爱情啊?诶,给我讲一讲呗?”


“哈哈,晚上等爸爸回家了,我俩一起给你讲,先把书包收拾一下吧。”


“这么早就要回家了?我倒是放学了,可你还没下班吧?”


“当然没下班啦,不是回家,我们去操场上打会儿羽毛球吧,一直坐着对身体可不好。”


“嗯。不过我也没坐多长时间,还是你自己想打吧?找不着别人就找我了。”


“切,真没礼貌哦。我可是你妈,知道了也不能说出来。”妈妈笑道。


我把桌上的杂志装进书包里,把书包放在妈妈的椅子上,靠着椅背摆正,然后跟着拿好了球拍的妈妈一起走出办公室。


……


“怎么样?打累了吗?”妈妈看着球网对面气喘吁吁的我问道。


“嗯,有点。”


“那休息一下吧,喝口水……”妈妈拿起球网立柱旁边的水杯“啊,水喝光了。走吧,咱们去学校超市买瓶水喝,顺便散步了。”


“嗯。”


跟着妈妈走出羽毛球场,妈妈忽然停下脚步,眯起轻度近视的双眼看着操场边上的观众席。我循着她的视线望去,看到一个穿着和我一样的制服的女孩子正坐在那里,眼睛专注地盯着手中的书页,翻开的纸页一角被微风轻轻拂起,耳后垂下的两条三股辫悠悠摆动。那或许是一位集训结束后还留在学校的,和我同级的新生吧。


“啊,那不是王惜晨吗!”妈妈终于认出了那个女孩子,惊讶地说道。


“妈,你认识她?”


“当然认识啦,她就是我们班的啊。”


“可是高二的学姐现在不是应该在上自习课吗?”


“肯定是偷跑出来了,我去把她叫回去。”妈妈有点生气地说道。


于是我们走近了几步,此时那个学姐刚好抬起头来,妈妈就对她招了招手。


学姐也看到了我们,然而却完全没有发现自己做错了事被发现的感觉,笑着对我们也招了招手。


妈妈皱着眉头,用大拇指指了指我的方向,或者说,是教学楼的方向。


我想,她一定是以为妈妈在向她介绍她的女儿,也就是我。她露出一幅恍然大悟的表情,然后对着我,露出了一个率真而甜美的微笑,那还是我第一次,见到像少女漫画中的女主角那样,如此灿烂、纯洁、美丽无瑕,可以让任何一个青春期的男生——或许不止男生——都会一见钟情的笑容。然后她又低下了头,把目光钻进了书页中。


我不禁愣了下神,摇了摇脑袋说道:“妈,那学姐好像没看懂你的意思啊?你为啥不叫她一声呀?”


妈妈好像也愣了一下,回过头怨怅道:“叫她的话不就被其他老师发现了吗!”


“喂?喂?司徒老师?您这明显是包庇学生违反纪律的语气啊!”我小声提醒道。


“哎……”妈妈刚刚还皱着的眉头舒缓了下来,苦笑着说:“你这个学姐,我知道的,和我年轻时候很像,也喜欢在室外吹着风读书……怎么说呢,有点不忍心管。”


“诶?你高中时候也翘自习吗?你们老师不管你?”


“我们那时候放学早啊,也没有强制上过自习课,倒是经常占用体育课什么的讲其它科。”


“那……你就打算这么放过她不管了嘛?”


“哎,现在还是算了吧,等这节自习课下课以后我再跟她说一下好了……”


“你要记得啊!至少让她注意躲着点其他老师。”


“哈哈,我家淳淳以后如果当老师,肯定会很严格吧!”


“我可不想当老师,我更想像爸爸那样做编辑,让好的文字能被更多人读到。”


“对了淳淳,刚刚那个王惜晨学姐,她就是编辑哦,广播站的编辑。”


“广播站还有编辑吗?编辑播音用的讲稿?”


“《想音》杂志里有一个栏目叫做《春语》,至今还是由明大附中高中部广播站主编的哦。”


“啊?”《春语》是《想音》杂志中我最喜欢的部分,那些洋溢着青春气息的诗句,我曾一次次地将她们用心誊写在我的手帐中。双腿突然停了下来,一股惊喜涌上脸颊。


“怎么样?”比我多走了两步的妈妈也停下了脚步,回过头对我说:“想不想进广播站?妈妈可是指导老师哦?”


“……这么厉害的社团,门槛一定很高吧?”


“放心啦,广播站的入站测验,笔试题主要就是一些文学常识,然后是站里的学长学姐面试,妈妈相信对你来说一定没问题的!”


微风轻拂的七月,是我和她的初遇。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