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基地

作者:坑爹的地理卷
更新时间:2020-07-10 14:31
点击:452
章节字数:545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三天后。

卡西米尔军队返回祖国的第一战就要打响了,但只有极少数的精英被派往战场,战士们一直磨练着自己,希望能被选中参与这场载入史册的战役。

实际上,这根本就不算一场战役,最多就算一次小规模的冲突,但临光他们故意将这次行动夸大以震士气,对于这支军队来说,这是必不可少的。

在选人问题上她们十分谨慎,这次其实是潜入作战,目的是瓦解敌人的指挥系统。要在近三百人驻守的堡垒中隐藏自己潜入中枢,需要的不仅仅是勇气,筛选过后,临光他们挑选了十五名优秀的战士。

核心人员与之前并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守林人这回留在驻地,换由陨星进入。煌自然也会跟着,不过她的难度更大,既不能被驻守的乌萨斯军人发现,也不能被临光她们瞧见。

但她是有这个本事的,陈与星熊也很相信她。

侦查员早就将这座基地的所有情况摸清。外围四面高墙,北侧和南侧各设大门,其中岗哨四小时换一次,巡逻队每三十分钟绕一圈。基地内有三栋主要建筑,最大的一栋供军人休息,绝大部分指挥官也住在那里,其次是一座监狱,侦查员并没有在外围获得什么情报,但陈和星熊已经从煌那里得知里面是一些可怕的怪物,在行动前明里暗里提醒了临光,所以这次行动并没有针对监狱有什么计划。

这次的重点是梅菲斯特所在的那栋建筑,她们想要活捉他以控制整座基地,但也知道他不可能老实合作,保留了取他性命的选项。


凌晨两点,正是人们睡得最熟的时候。这位乌萨斯士兵却在岗厅内焦急地看着手表。明明已经到了换班时间,为什么还没有人来接替工作。他忍不住从岗厅里出来,和站在哨卡旁的士兵抱怨起来。

“这都过了快一分钟了,怎么还没来?”

“八成是哪个家伙喝多了吧。”哨卡旁的战士挤了挤眼,并没有搭腔,这句话是工事里的机枪手说的。

“你倒是不急,我都困得要死了。”

这时一束光从上面打下来,众人抬头望了一眼,就见塔楼上的战士照着他们,一边喊道,“我看见他们了!”

一听到这,地上站着的士兵们也都向门内张望着。很快,换岗的人到了。前一个班的人很是不满,抱怨着接班的人太慢,其中有一人醉醺醺的模样,听了差点与他们争吵起来,最后被战友拉走缓解了一场冲突。

前一个班的人一边骂着一边向宿舍移动,喝醉酒的士兵冲着他们吐了口口水,这才踩上塔楼的竖梯。

探照灯的光打在大门正中间,士兵暗骂了一句上一批人不按规定打灯,正要移动,却地上有人影在晃动。

他以为自己看错了,又揉了揉眼睛,再看,地上什么人都没有。

他这才将探照灯重新抬起,打向周围的森林中,照了一会儿却又觉得不对。

等等。

什么人都没有?

他再次将灯打回大门口,发现那里真的什么人都没有。

队友呢?

他正怀疑着,却不想背后有一个人已经高抬起枪托,正欲击晕自己。


临光有些着急,这次换班晚了一分钟,而巡逻队还有两分钟就要过来,她安排的部下必须要在两分钟内处理完尸体换上他们的军装,伪装成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然后趁其不备解决巡逻队。她没有办法留下来观察,时间紧迫,只能由那些士兵临场应变。好在三分钟过去了,什么异变都没有,临光的心这才安定下来。

大门的士兵并不算在行动人员之内,而是特意选出来会乌萨斯语的士兵训练后担任。真正的行动队员在临光的带领下安静地跟在方才那群回去休息的乌萨斯士兵后,跟着进了这栋建筑。

根据计划,他们要先解决正在顶楼的各指挥官,然后再将军械库里的武器搬运出去,他们现在需要尽可能多的装备,是以就算是危险,也要多偷一些,等到不得不收手时再摧毁它。

那几个回房休息的士兵关了门还在低声聊天,众人便趁此机会从他们门前一一通过,一路顺利来到顶楼,星熊和陈不想参与进去,便和陨星一起在楼梯口把风。

原本三人无话,陨星无聊了,轻声问陈:

“你今天看起来有些紧张?”

陈和星熊当然不知道陨星其实是明知故问,虽然她负责的是卡西米尔军内的情报,但对陈和星熊的事也了解了个大概。从城堡出来以后,守林人详细跟陨星说了里面发生的一切。

“有些累而已。”陈不想过多说话。而星熊自进了基地以后一直观察着陈的样子,她有些焦虑,但星熊笃定不会是龙角的原因。

只是一想到要进入梅菲斯特所在的楼里,星熊也不免开始紧张。

万一里面真的有塔露拉的龙角,对陈的影响将不仅只是吐一口血晕过去那么简单。

星熊不敢猜会发生什么,只能祈祷。

临光他们顺利解决了敌军的指挥官,接下来会分成两头行动,一头由陨星带领那些队员将武器运出去,剩下的核心成员们则去梅菲斯特的楼内。他十分危险,临光不敢让士兵靠近。而陨星又想要把握卡西米尔军的武器装备,自然是主动拦下了军械库分队的指挥。

梅菲斯特所在的建筑似乎只有他一个人,每次三餐时都有人送到门口,一直都是一人食份,等送餐的人走了,再打开门将食物取走。

只是每次取餐时梅菲斯特都没有露脸,兴许是叫他的傀儡来取的也不一定。


这是一栋三层高的建筑,众人摸到墙根底下破坏了门锁,一个接一个进了门。

一层有三张高高的长桌横在中间,靠窗的位置也有一排镶入的高台,设有三个洗水池。这些长桌高台上胡乱放着一些试管烧杯之类的实验器材,还有一些文件。墙上是橱柜,依稀能瞧见里头的瓶瓶罐罐。

这是个实验室。临光和闪灵好奇,正在仔细查看这些实验器材,陈与星熊不懂这些,倒是走到窗前把窗帘拉开了。

临光拿着文件,见陈拉开了窗帘便靠过去,就着基地里的灯光看起文件。

文件都是用乌萨斯语写的,她只看得懂几个单词,连不成完整的句子。

闪灵则是在桌上抹了一把,抬起手指细细观察了一会儿,又用大拇指搓掉了指尖的灰尘。

“这里废弃很久了。”闪灵得出结论。

陈不语,一直盯着窗外,突然伸手打开了窗户。

临光一怔,诧异地看着陈。

“这里,空气不好。”

的确,刚进来时就闻到这个实验室里有一股霉味,长期封闭的监狱也会有这种味道。但陈不是忍不下去的人,临光觉得奇怪,转念又想她这么做可能是怕这屋里有有害气体,梅菲斯特不似常人,能在这种状态下生存,但她们不一定行。

星熊却是知道陈开窗的原因,既然还记得这事,料想陈的身体并没有受到影响。星熊的心顿时放了下来,这会儿便和陈一起向里面走了。

临光见她们两人离开慌忙跟上,闪灵走了两步,却是突然回头,盯着那扇被打开的窗户看了一会儿,直到临光又回来找她。

星熊和陈在最前面,走了两步便看见了楼梯,前面还有三个房间分立走廊的两侧。陈转过头征询临光的意见,她们其实并不知道梅菲斯特会在哪一层,所以决定搜完再上楼。

后面三个房间都摆了不少桌椅,正门进去还挂着一块黑板,众人这才明白原来这是一个学校。

见一楼没有线索,四人又上了二楼。

正对着楼梯的是一间美术教室,里面摆了许多画架,还有一些石膏人头像,陈与星熊没见过这样栩栩如生的雕刻,不禁多看了几眼,临光四下查看,却没见有什么线索。

这一地区原本是没有学校的,料想这学校应该与这座军事基地一起,由乌萨斯人设立。可它是用来培养什么人的?乌萨斯人不可能来这里读书,难道是军校么?

离开美术教室,众人又往更深处走了,可没过多久,闪灵的面色突变,忽然拔了半截剑,临光只知道被白光一闪,双眼顷刻陷入雪白的世界。

出于本能,她快速举盾躲在盾后,耳边却听见闪灵冰冷的声音,“竟敢偷袭?”

等了许久没有听到其他声音,临光的双眼恢复了视力,她探了探脑袋,发现闪灵单手握着剑柄,倒是并没有去了剑鞘,反倒是星熊和陈满脸严肃,手持武器警惕地打量着周围。

临光被带动,也四下寻了起来,可惜什么都没瞧见,失望后一低头,却发现脚边滚着一颗完整的弹头。

等等,难道这颗子弹是冲着自己来的?

那刚才,其实闪灵是用法术救了自己?

临光赶忙看了闪灵一眼,见她眉头微皱,俨然是生气的模样。

临光心中升起一种微妙的喜悦感来,但她知道这不应该,一时又被后悔的情绪笼罩。

对方隐藏得很好,即便是像闪灵这种高手也只是感受到对方的存在而已,眼见对方不再袭击,四人只好继续向前,调查前面的教室。

二楼第二间依旧是个教室,不过与楼下那三间相比,规模小了许多,更像是从学生中挑选出一些尖子生而设立的特别班。这个小教室黑板上写着一些方程式,因为时间久了,基本已经模糊不清。而小课桌上则是放了一些讲义,依旧是乌萨斯语的。临光发现上面记了一些笔记,她便将所有讲义收起来,一份一份看起来。

这一看,倒是从其中一份上看见了卡西米尔的文字。

一段文字记录在一段讲义旁的空白处,上面写着:“相同个体反应时间缩短。”

再有一段写在一个复杂的方程式边:“根据个体不同,反应时间大约在5分钟到10分钟不等。”

再往下翻,大致都是写的与某个实验相关的文字,临光看不太懂,又叫来闪灵,对方看了只是皱皱眉,但最后也是摇了摇头。

眼见再无其它线索,众人又退到了走廊。

刚踏出房门,临光却听见一记金属碰撞的轻微声响,所有人面色一沉,闪灵更是向着深处冲了出去。临光慌忙想跟,却被星熊拦了下来。

“只有她能寻着放暗枪的人,我们不必着急,相信她便好。”

临光知道星熊说得有理,却仍是止不住担心,正巧陈弯了腰捡起一样东西,为了让自己看起来冷静一些,临光凑过去看了。

和之前袭击自己时一样,那也是一枚子弹,不过这一颗却是已经扁了的弹头。

星熊抬起她的般若瞧了瞧,在子弹击中的部位有一些焦灼的痕迹,却是没有对她的盾造成任何其它影响。

但这仍让星熊心悸,因为盾挡住的位置,正好是她的心脏所在。

她偷偷瞥了一眼陈,见对方依旧注意着那颗子弹,微微松了口气。

要是让陈知道这么危险,可能会分心担心自己。毕竟有那个梅菲斯特在,最危险的还是陈。

走廊另一头传来脚步声,临光慌忙去看,就见闪灵一个人过来了。

临光觉得奇怪,却只是开口问,“没事吧?”

“没事。比起这个,你们抬头看看。”

众人抬头,却因为太暗,什么都没看出来。

“上面有门。”

临光瞬间就懂了,上面应该有类似暗门一类的机关,供狙击手偷袭用。闪灵从另一个方向回来,应该是进了暗门查看过了。

“那前面那个房间呢?”

“教室,什么都没有。”闪灵回道。

临光点点头,“那我们上楼吧,既然已经被发现,倒也没什么好躲的了,速度可以快些。”

四人往回走上了楼梯,行至拐角时闪灵却突然站定,其他人以为又有袭击,赶忙举起盾与刀来。

闪灵却摆了摆手,示意众人向上爬,一边却给临光打了几个手势,到了三楼,便转到某个角落消失了。

三楼与楼下的格局便不一样了,这边多是一间间小房间,从外面看应该是教职员室,三人进了最靠近楼梯的一间。星熊刚发现闪灵不见了,正欲开口,临光却比了个噤声的动作,随后找到了屋里的开关,点开了灯。房间被厚实的窗帘遮住,她们并不怕被外面的人看到。

三人在房间里搜寻一些有用的信息。来西方那么久,星熊和陈也大抵能从字形上分辨出乌萨斯与其它两国语言的不同,其实卡西米尔语和维多利亚语虽然存在着一些差别,但同属一种语系,所以只要找到其中一种临光就能看懂。

星熊负责的是书架,上面摆了一些文档,她随便抽了一份出来打开,却发现从里头掉了一些黑白照片出来。

照片很模糊,星熊只能看清一些轮廓出来,她招呼其他两人过来,将照片摊开一张张放在桌上。

一开始的几张只是一些普通人的照片,有些人躺在床上,一些被绑在柱子上,但照片越到后面却越是惊悚,比如有一张特写了肿大到不可思议的手指,一张是腐烂的手臂,还有一些解剖的照片。

最关键的是,里面还有一张极为肥胖的人形生物,竟与她们在城堡中遇到的胖子有几分相像。

饶是这三人已经是接受能力很强的女人了,也忍不住阵阵恶心。

偏偏此时门被人踹开,陈离门最近,黑刃直接抵在来人脖子上。

那人脸色微怔,却又是笑了笑道,“陈小姐,这么想我吗?”

身后的临光见了,惊讶道,“煌?”

陈见煌的身后还有人,便收起了刀向后退了几步,煌这才笑嘻嘻将身后的人扯进来。

陈的面色一沉,低声道,“梅菲斯特。”

白衣少年却是一副神经质的模样,刚要发话却被煌扯到了一旁,从门外又进来两个人,闪灵背着剑拿着一把弩枪,右手擒着一个男人。

星熊已经离开了原来的位置来到陈身边,伸手裹住了她持刀的右手。临光却是因为那些照片难以平静,她随便拿了一张甩到梅菲斯特身上,怒吼,“这些是什么?!”

“实验呀,你看不出来?”梅菲斯特诡异地笑着,实际上,自从煌抓住他,他就一直是这个笑,仿佛笑话着这整个世界。

而另一个男人却是安静很多,面上没有表情,但至少看得出来他没什么精神问题。

煌道,“乌萨斯一直在卡西米尔做这种人体实验,恐怕城堡里的东西就是这里的产物。”

临光虽然也好奇煌为什么在这,但人体实验的事扰得她十分愤怒,她一时没有在意煌,又质问梅菲斯特,“你们为什么要做这种东西?”

“很有趣啊?”

“……有趣?”

临光的眸中竟闪过一丝杀意,就着梅菲斯特的话又反问了一遍。

闪灵从未见过她这样,撇头跟星熊对了个眼神,便将手里的男人交给了她,自己则来到临光身边,带着她坐到一旁,将手搭在她的肩上。

或许是闪灵用了法术,临光觉得自己心中的怒火正被慢慢压回去。

闪灵代替临光发问,

“你们在造什么?毒气?毒药?”

“嘿嘿……是一种力量。”梅菲斯特笑得诡异莫测,却是突然扭了头,盯着陈。

陈全程没有说过话,只是觑着他,突然被盯上后立即挪开了视线。

梅菲斯特却不在意,自顾自说,“你们龙真的很厉害,不好好利用一下真是暴殄天物。”

陈低头蹙了眉,指节已经捏得发白。

星熊瞧见了,带着那个狙击手向后退到陈的身边。

其实这个狙击手也是全程沉默,仿佛置身事外,这让星熊有些拿不准要花多大精力看他。她与其他人都不同,此行的目的只是为了陈,如果她出了任何问题,自己会毫不犹豫松开狙击手来到陈身边。

好在陈现在虽然生气,好歹是忍了下来,只是声音略微发着颤,“龙角在哪?”

梅菲斯特听了,笑意愈发诡异,“就在这层。”

煌和星熊的脸色也都沉了下来。

良久,陈才道,“我先出去,这里交由你们处理。”

梅菲斯特歪着脑袋,倒是不再笑了,“你不看看吗?”

陈没有理会,自顾自往外走了。


因为当时是连更的三章,可能质量有点低。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