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丽奈的北极星迷茫了Ⅰ(上)

作者:Noskal
更新时间:2020-07-13 19:19
点击:346
章节字数:678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十章 丽奈的北极星迷茫了Ⅰ(上)



脸上挂着胜利的微笑,奏再次被夏纪前辈摁进了水里,她已经记不得这是第几次了,但她嘴角的笑意却丝毫不减。


正值中午,阳光透过巨大的枫树枝桠,星星点点地洒落在野餐垫上,奏正满足地坐在那儿,大口地享用着她之前趁游泳间隙,给大家准备的炸猪排三明治。久美子朝着自己的后辈无奈地摇摇头,随后目光转向了丽奈。


丽奈肯定有什么心事。自打挚友采购回来后,自己就一直能感受到她投来的目光,然而,每当自己转头时,她却将视线移向别处。


另外,还有早些时候的那件事。


天呐,久美子感觉天堂就近在眼前了一般。透过指尖,自己能清晰地感受到丽奈嘴唇的柔软,让自己情不自禁地回想起机场里的那个意外的吻——如果那算是个吻的话。


要不是夏纪前辈和奏的打闹,自己大概真的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吧。


深深地叹了口气,久美子向后靠去,双手撑在了地上,有些疲倦地盯着那湍流不息的河水。这就是为什么丽奈说她要回来的时候,自己会感到害怕的原因。在过去的八个月里,自己一直在努力地抑制着内心深处对挚友的那份感情。然而现在,这份感情从她身上喷涌而出,就仿佛有人打开了闸门一般。


我和你说过,你是我的北极星吗?


紧紧闭上眼,久美子努力地把脑海中那不该存在的思绪给赶了出去。这也太不公平了。仅仅是丽奈一句衷心的赞扬,竟让自己心中的妄想重新复活了过来。然而,最让自己感到痛苦的是,这很可能只是丽奈的一句无心之言。很有可能,她只是对自己的帮助感到感激罢了。然后,在这短暂的假期结束后,她就会回到美国,继续她自己的生活。而自己,又将被甩在身后,独自一人。再之后,当丽奈再次回到宇治,她就会去和泷老师告白。沐浴在夕阳中,两个人走入婚姻殿堂。他们将会有许多富有音乐才华的小宝宝。如果自己走运的话,丽奈大概会让自己成为她某个孩子的干妈吧,然后......


“久美子?”


感到自己湿掉的刘海正被轻轻拨回原位,久美子睁开了眼。转过头,她看到丽奈正跪在自己身旁,嘴角带着一抹淡淡的微笑。看着挚友那水润粉红的嘴唇,久美子感到心脏骤停了。


“什——什么事?”


“我和夏纪前辈准备去上游钓鱼。你来吗?”


久美子把目光移向夏纪,她正在检查两根早些时候在棚子里找到的钓鱼竿。夏纪前不久说过自己还没钓过鱼,这位前辈现在看起来确实很期待。久美子不知道过去的两个小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让夏纪前辈和丽奈的关系走近了不少。不过,看到了挚友在人际关系上的努力,久美子感觉了些许欣慰。


“算了,我就待在这儿吧。我等会儿可能要打个盹。”久美子回复道。有那么一瞬间,丽奈的神色黯淡了下去,但她又立刻重新挤出了一抹微笑。


“好吧。如果你等会儿想来了的话,我们就在那个浅滩附近。”手指向目的地,丽奈说道。随后,把目光转向了奏。“久石,你准备一起来吗?”


奏仍旧是一脸的笑容。“好啊。不过你们先去吧,丽奈前辈。我准备再抹点防晒霜。”


“嗯。”


“玩得开心啊。”挥挥手,久美子说道。丽奈点了点头,随后和夏纪前辈向浅滩走去。


叹着气,久美子把头发扎了起来,然后把双膝抱在了胸口。脸靠在膝盖上,她又开始呆呆地望向了小溪。久美子感到十分迷茫。她希望丽奈能呆在自己身旁,然而,却又希望她能离开,越远越好。如果自己现在还抱有期待的话,那等待自己的,就只有希望破灭的那个瞬间。


“我不经意间发现啊,一位前辈似乎在嫉妒着另一位前辈呢......”轻哼着,奏说道。随即,她便收获了来自前辈的一个不耐烦的眼神。


“你为什么还在这儿?”久美子嘟囔道。


“我说了呀,我在涂防晒霜。”一边夸张地在手臂和腿上涂抹着那黏黏的白色液体,奏回答道。她那可爱的红色比基尼上也沾了少许,但她似乎并不介意。“久美子前辈,如果只是因为那两人在购物期间莫名其妙地搞好了关系,你就这么消沉的话,那你就更应该和她们一起去钓鱼了,这样还能好好监视一下。”


“都说了,我没在嫉妒。”微微皱着眉,久美子澄清道。“我脑子里现在很多事情。”


“比如?”


“比如我该怎么让你乖乖闭上嘴,不要再来问东问西。”


用手轻掩着嘴角,奏朝着久美子挑了挑眉。“哟,某人今天心情不太好啊。昨晚没睡好?还是说,因为我早上打扰到了什么,才生我气的?我可是真没辙了啊,前辈。你昨晚明明很机智的呀,在知道还有空房间的情况下,还选择和丽奈前辈睡......噫!”


久美子慢慢旋上手中空掉了的水瓶。然而,满脸是水的奏不仅像个没事人似的,反而还吐了吐舌头,笑得更开心了。


“噢,前辈,我还挺喜欢这样的你呢。”奏火上浇油道。但当她看到久美子准备伸手打开一瓶苏打水的时候,就立刻朝后退了一步,拉开距离。“小心眼。”在朝浅滩走去之前,奏大声地吐槽着。


翻了个白眼,久美子把手中的汽水放回了冷藏柜中。随后把夹克衫卷了起来当作枕头,躺在了野餐垫上。手指捏着鼻梁,久美子深深地叹了口气。对于和奏之前的那些谈话,自己开始有些后悔了。那只不过是给这位小恶魔般的后辈提供了更多的弹药来嘲笑自己罢了。


有那么一瞬间,久美子想着,如果自己当时和梓一起去卫生间,见了她们另外一个朋友......或者在命运般的那一天,坐在自己身边的,不是丽奈的话。


在经历了大吉山上那爱的告白和想要成为特别存在的宣言之后,自己身处的这整个世界,完全地被这位美丽、坚定的挚友给改写了。自从在那次初中最后的吹奏大赛上,久美子注意到了身旁因为废金而泣不成声的女孩儿之后,她的生活就与以前再也不同了。即使身为丽奈的挚友绝非易事,甚至可以说是痛苦的,但对于和她所一起经历的一切——开心的也好,难受的也罢——自己却从没后悔过。


丽奈彻底地改变了久美子,因为她,久美子找到了自己想要追求、为之付出的目标。如果不是为了丽奈,自己就仍然只会是那个久美子,那个随波逐流,任由别人来为自己的人生做出决定的久美子。如果没有了丽奈,自己将永远体会不到,在尽全力后,这份由汗水和泪水编织而成的成功所带来的无上喜悦。


自打15岁开始,久美子就知道了,她爱着自己的挚友。但是,久美子心里清楚,尽管有着无数的优点,这位小号手还远称不上完美。偶尔地,丽奈会有些强势和固执。有时,她会显得十分短视和冷酷,就算会伤到别人,也依然如此。在明确了某个想法或信念之后,她就绝不松口,除非她明确地意识到自己错了。


然而,久美子还是爱着她。


但是,直到丽奈决定奔赴那个自己注定无法一同前往的地方,自己才意识到这份感情的沉重。


总的来说,久美子很支持丽奈留学的决定。毕竟,自己对此无能为力。久美子无法开口要求小号手留在自己的身边。成为职业小号手是她一直以来的梦想,她要向这个世界展示自己,宣告一个特别的存在。


而且,秀一还在。久美子想着,如果还能有个一直陪着自己的人,那么自己也许就能接受丽奈的离去了。于是,在卸任了部长一职后,久美子立刻就和秀一复合了。


但是,迅速兑现了高二时对秀一许下的诺言,这个决定真的错得不能再错了。现在想来,久美子对于自己的仓促行事感到无比后悔。


再怎么说,秀一也是自己的男朋友。于是,他想要的那些优待,也是情理之中。就事论事的话,他的确是个绅士,总是征求着自己的意见,同时,也从不去做自己不愿的事情。接受了他们第一次约会时惨痛的教训,他明白要时时刻刻考虑着久美子的感受,以及所处的环境。


19岁生日的第二天,久美子终于允许秀一亲吻了自己。考虑到他们已经在一起快一年了,但却从未做过任何牵手之上的事情,这属实有些少见。虽说,久美子并没抱有什么期待,但是这个吻依然只能用失望来形容。亲吻他,就仿佛是吃了一块没放盐的豆腐,没有丝毫的满足感可言。


于是,情不自禁地,久美子回想起了和丽奈的那个吻。事实上,两人的嘴唇只不过是意外地碰在了一起。但那之后,挚友的这个吻给自己带来了无数个不眠之夜,以及许多无奈的冷水澡。平心而论,随着时间的推移,秀一的吻有在进步。但是,他的吻仍旧让自己想要头也不回地转身逃跑。


久美子心里也清楚,她这样对秀一而言太不公平了。秀一的确有在努力去做一个合格的男友。偶尔,当乐团里的同学看到他俩时,她们总会羡慕自己有这么一位体贴的男朋友。然而,久美子却没办法为这些赞扬感到高兴。对此,她的心里总是萦绕着一份对秀一的愧疚。


十一月上旬的某一天,久美子考虑着是不是该结束这段感情了。但,一通来自丽奈的电话,让她又有了些许迟疑。


“最近过得好吗?”虽然在30分钟前刚结束了车轮战一般的排练,但丽奈的声音里仍旧充满了活力。那是一个周五的晚上,但就和往常一样,地球另一端的丽奈没有选择去参加各种各样的派对,而是给上低音号手打来了电话。


“还行吧,就一直那样。”久美子刚刚起床,睡意朦胧地回答道。“噢,对了。北宇治今年没能在全国大赛上拿到金赏。只拿了银赏。我和奏说了,银赏已经是相当出色了,让她不要太往心里去。但她还是很伤心。”


“久美子,你应该早就明白了吧。金赏和银赏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叹着气,久美子一头栽回了乱糟糟的床上。“是啊,我懂的。但我想让她别那么难受。她们已经很努力了。”


手机里传来了挚友不耐烦的叹气。“你还是太宠着你那后辈了。算了,最近和冢本过得怎么样?他有好好对你吗?”


久美子差点就一股脑说了出来。“好吧,听着。我有些关于秀一的事想和你......”


“噢,抱歉,稍等一下。我刚收到了室内乐团同学的邮件。我想先看一下......”接下来的几分钟里,电话里只剩下了丽奈敲击键盘的声音。然后,安静了许久,丽奈重新开口:“不好意思,久美子。我同学刚刚邀请我去参加苏豪区今晚的一场演出,名额有限。她们说错过了的话,可能就得再等好几年了,所以......”


“赶紧去吧。”


“真的?”


压抑着自己内心的失落,久美子努力地用一副充满了兴致的语气说道:“当然啦。这可是机会难得的一次演出啊。再说了,你什么时候都能和我打电话的。”


“...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


“赶快去准备准备吧。这可是你第一次和朋友们出去啊,肯定得好好打扮一下。”


电话的另一头,丽奈不禁笑了出来。“这口气跟帮自己小孩准备约会的老妈似的。”


“是啊,我心里就是这么想的。”


“好的,‘母亲大人’。那我就准备挂电话了。多加保重啊。“


“你也是。另外,玩得开心啊。”


距离丽奈挂断电话已经过了很长时间。久美子依然躺在床上,面朝着天花板,闭着眼发呆。脑海中浮现出了正和新朋友们享受着生活的丽奈,久美子内心愈发感到痛楚。自己已经被丽奈独自甩在了身后,越来越远。于是,久美子打消了和秀一分手的念头,决定以后再去细想吧。


--------------------------------------------------------------------------------------------------------------------------------------------


“你说的取消是什么意思啊?”


右耳紧贴着手机,久美子在她那不大的客厅里反复地踱着步,左手烦躁地抓着自己的卷发。虽然久美子真的很不想和秀一聊起这个话题,但自己似乎并没有选择的余地。毕竟,如果自说自话地在这本该有个浪漫约会的夜晚放了长号手的鸽子的话,自己就显得有些太过不近人情了。


虽然久美子并不是很清楚具体的过程,但秀一成功地订到了京都一家新开的时尚餐厅在平安夜的座位,他只说了这多亏了一位在餐厅里打工的前辈。凭借着一个大人情和他自己的生活费,秀一最终订到了位置。在克服了种种困难以后,他的确十分期待两人的约会。


但问题是丽奈那天晚上就要回家了。就在几天前,挚友跟自己说起了这件事。久美子立刻答应要去接她,却完全忘记了和男朋友的约定。

“我都和你说了,丽奈要回来,我要去机场接她。”掩饰不住心中的烦躁,久美子回复道。


“那你为什么之前没和我说啊?如果高坂要在平安夜回来的话,我们明明可以另选一个时间的。”


愧疚感撕扯着久美子的心。即使是自己破坏了计划好的约会,但秀一却依然在努力理解和接受这个情况。他知道丽奈一直是自己心中的第一位,而且他好像并不介意。


起码久美子希望如此。


“真的很抱歉。之后一天可以吗?”


“我预约的是24号,我圣诞节那天要去我爷爷奶奶家。”秀一耐心地解释道。然后,他仍抱着一线希望,开口问道。“她父母不能去机场接她吗?”


“不行。丽奈想给她父母一个惊喜,所以她之前说的是,她会在圣诞节之后回来。”久美子的声音里充满了歉意。


“你的好朋友,她还真挺特别的。”


久美子一时说不出话来。没等自己开口,手机里传来了秀一叹气声,随后,是一阵长时间的沉默。


“秀一?”久美子有些不安地问道。


“好吧,那我就没办法了。我们大概就只能重新找个时间......或者找点别的事情做。”


顿时,久美子松了一口气。但同时,也对自己的要求感到了深深的内疚。虽说自己并没有多期待平安夜的约会,但就这么拒绝了他的努力,还是觉得十分难过。


“我真的很抱歉。”久美子充满歉意地重复道。“我保证之后会补偿的。”


“不用太在意了。毕竟,这也不是你能控制的事情。”


这就是问题所在。久美子心里再清楚不过了,这是自己能控制的事情。如果自己真的有这份决心去拒绝丽奈,甚至说只是单单期待着和秀一的约会的话,就不会处于这种困境里,不得不去伤害一个对自己来说很重要的人。


不过,久美子并没有说出口。


面对着久美子的沉默,秀一继续开口道。“那......要不初詣之后?新年新气象。感觉挺不错的,对吧。”


“好的。我很乐意。”


“不过我没法带你去餐厅就是了。”


久美子不禁有种想哭的冲动。自己真是太糟糕了。“没关系。我本来也不是很在意餐厅的事。”


“行,那就这么说好了。那我挂了。新年见。”


“再见。”


刚放下手机,久美子就无力地一屁股坐进了沙发里。自己真的不能再这样对待秀一了。虽然脑海中曾无数次闪过分手的念头,但自己实在无法下这个决心。


秀一总是倾听着,让久美子感到安心。同时,他也很耐心和温柔。虽然没法指望他能够给自己带来什么前进的动力——像丽奈,总能毫不费力地点燃自己斗志。但起码,久美子还是很需要他的陪伴。而且,他也让自己在拒绝大学同学们那无休止的聚会邀请时,容易了不少......


这也使和他分手变得更为困难。在陪伴了自己这么久,为自己做了这么多之后——尤其是在担任北宇治吹奏乐部部长的那段时间,久美子实在不忍心去伤害他。


那个平安夜,久美子站在关西国际机场出口的人群中,身边的人也纷纷翘首企盼着从纽约归来的亲友。虽然日本并没有庆祝平安夜的传统,但许多人仍会把它当作一个重要的日子,是一个和家人团聚的机会。于是,机场出口就如久美子所见一般,挤满了人。一路开过来时所经历的堵车也让久美子始料未及。


在经过一番努力后,久美子终于在人群中找到了丽奈。在看到挚友的一刹那,久美子发现,自己已经无法再移开视线了,一秒也不行。丽奈身着白色的风衣,头上带着深紫色的针织帽,虽然脸上透着疲倦,但依旧是那么美丽,久美子不由得呼吸一窒。在两人目光相交的瞬间,久美子感到心脏都仿佛停止了跳动一般。迫不及待地,她几步走到了丽奈的身前,双臂环绕在挚友的背后,把小号手紧紧地拥在了怀中。


丽奈双手搂住了久美子的脖子,鼻子埋到了她的肩窝里。


“我想你,”丽奈低声道,口中呼出的热气拂过了久美子的皮肤。“好想好想。”


泪水止不住在眼眶中打转,喉咙发紧,久美子把挚友搂地更紧了些,然后微微低下头,嘴唇轻轻扫过丽奈的脸颊。“我也是。”


在这温存的时刻,久美子心里明白了两件很重要的事情。


第一:自己深深地,彻底地爱着丽奈。同时,这份爱,并非是柏拉图式的。这也是为什么,这短短的5分钟所带来的幸福和愉悦能够远超和秀一相处的一整天。


第二:自己的这份感情永远不会有结果的,因为丽奈一直以来都在追求着另外一个人。


当丽奈慢慢抬起头时,一滴泪珠划过了久美子的脸颊,留下了一道长长的泪痕。久美子也不是很明白,这到底是因为丽奈终于回到了自己身旁,还是说自己终于清楚意识到了内心的想法。大概两者都有吧。


“你哭了。”丽奈轻轻用手指揩去了挚友脸上的泪滴,担忧着说道。


“是啊,显而易见呢。”微微地抽泣着,久美子打趣道。


丽奈眼里露出了一抹笑意,但却又带着几分伤感与渴求。“你这么想我的吗?我还以为你准备和冢本一起过平安夜,不会来的呢。”说着,丽奈用拇指轻抚着久美子的脸颊。


在听到秀一名字的瞬间,久美子感到一阵胃痛,那些如何来到这里的记忆一下子全都涌了上来。十分不情愿地,久美子从丽奈的怀中脱出,略微向后退了一步。


“我不是和你保证过的吗,我会一直等着你的。”


“是啊,你真的做到了,我很开心。”


清了清嗓子,久美子把心中的愧疚与绝望暂时抛到了脑后。然后,抓起了早先时候被小号手扔在一旁的行李箱,说:“走吧。”


“好。”牵着久美子的手,丽奈笑着回复道。


在双手接触的瞬间,久美子僵了一下。她知道丽奈也发现了,因为她的挚友立刻握得更紧了一些。


久美子并不明白丽奈的这个举动到底代表了什么。尽管自己刚刚确认了内心对挚友的这份感情,但她清楚,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毕竟,丽奈从没对自己有过那样的想法......


第十章 未完待续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