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抱你

作者:野蛮少年
更新时间:2020-07-26 15:54
点击:630
章节字数:439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你在地下室琢磨各种魔药,因为有了四月画下的结界保护,你不怎么屋外的情况了。

但事实并不怎么乐观。四月走到地下室来,你发现她的衣裳裂了一道口子,似乎是被利器划开的。


她告诉你说万能卷有些问题。


你们出到外面来,发现二楼消失了,四月的房间消失了,房子变成了原来的模样。


四月解释,万能卷画出来的东西似乎会因为使用者的能力,导致有效的时间长短不一。她还是第一次使用,不知道这回事。


醒来时自己从空中砸到了屋顶,然后摔到了地上,那是她最狼狈的一次。


她说在恶魔界不能修炼天使之力,现在她的实力已经无法精进了,天使之力耗光后只能等待恢复,或者使用药物回复。


现在你们的处境不安全。你知道这个事实,而实际上,你浪费了好几天,没有去考虑怎么保护你们的家。你努力维持表面的平静。


你让四月到屋里休息,关心她身上疼不疼,要不要吃点东西。


你拉着她到屋里,所有的心思不能控制的集中在四月身上。你好几天没碰着四月了,整个人恨不得都黏在她身边,你的身子叠在她身上温声细语,推着她进到屋里。


你的头凑在她右侧的脖颈上,鼻子像小狗一般嗅着她身上的味道,你的小尾巴从她的衣袍底下钻进去,缠上了她的左大腿。你感到一股满足。


放开我。


你听到四月的声音,你包住了她的双手抱住她的腰肢,让她动弹不得。她在微微颤抖着,是在生气吗?但是她的声音没有多少生气的成分,反而有种,娇弱的感觉?


你的心情激动,偷偷抬眼看向她,她的侧颜真是完美,她紧紧抿住的嘴唇也是那么好看,真是好看的眼睛,好像快要滴出水来了,脸上真的发红了。


你升起欺负她的冲动,伸出舌尖就在她雪白的脖颈上上下下,一种冲动让你吸住她的肌肤,留下一个个吻痕。


放,放开我。。。唔。。。


你听到她微弱的声音,重重的吮吸了一口,依言放开了她,四月就像刚从浸在水中的窒息状态挣脱开来一般,急促地喘息。


你只是把她带到床边,把她推倒在了床上,整个人也覆了上去。


我已经好几天没能碰你了,我很不满足。你说着,看到她恼怒的神情,没有丝毫愧疚,手指挑起她的下巴,嘴唇就压了上去。


你又不想太粗暴,你从不是粗暴的人。你压到她唇上后,不设防和重力让她张开了嘴,你发泄似的在她嘴里搅动,拉出可见的银丝。


她的脸色红润了不少,微张着嘴辅助喘息,一副无法反抗的娇弱。


你爱怜地伸出舌头在她发红的唇瓣上舔着,触碰着她的上唇瓣,确认般亲吻,然后轻柔的吮吸着下唇瓣。你的舌头在她主动张嘴的时候放了进去,推碰她的舌尖,扫过她的牙根。


她忍不住抓着你的衣服,身子在不安的扭动着。你勾起她的软舌,彼此调戏,右手不自觉的触摸她的身体,你的尾巴更了解你的心思,不知何时解开了她的衣袍的腰带,让她衣衫半解,她扭动的时候美丽的肌肤在显露。


小尾巴在她身上调皮地滑动着。


唔!。。。好痛。


你感到尾巴传来一股疼痛,差点咬到了舌头,你放开四月,委屈巴巴的瞧着她。四月还在用力抓着你的尾巴,疼痛仍在不断地传来。


她一手搁在额头上,胸膛上的起伏随着呼吸看得一清二楚,脸上荡漾着非常迷人的情色。你心猿意马,手指抚摸上她抓住你尾巴的拳头,安抚着让她松开手,小尾巴在空中跳跃。


但下一秒你把她双手钳制起来,拉到她头上,小尾巴立即像绳索般缠绕起来。


已经可以了吧,放开我。


四月看起来并不拒绝,你安心了一些,只是还不满足,你朝她摇摇头。


你骑在她身上,嘴唇再次覆上,你的手在发热,想要抚摸她。你也这么做了,手指在她肌肤上流连,手掌盖住了她的柔软,这么美好的触感,一旦碰到了就不想再放开了。


不过,你听到四月念了声咒语般的东西,你就感到双手双脚连着身体被套索绑了起来,四月夹着双腿把你甩到了床边,那双腿很有劲,屁股里的骨头都装得生疼。


现在还不是做这种事的时候。她说这话的时候,嘴唇一片红润,嘴角还流着津液,声音还带着颤音。她用手拾掇身上掉落的衣襟,往裸露的肌肤盖去。


是。你眼馋的东西被藏起来,只能乖乖听话,十分遗憾。


说到药材,你想起了之前给四月的那株药材,你告诉她那是黑角里的一个奇怪的药贩建议你买的。


四月若有所思,她慢慢说,那株药材她在书籍中看到过,是少见的补气药材,更重要的是它不分种族。


你又说起那摊贩能闻到你身上有奇怪的味道,而且上一次遇袭也是因为那只魔兽可以问出天使的味道,你猜测那药贩好像知道你身边有天使存在一般,以至于你养起了臭臭花。


四月脸色一下子认真起来,希望你能带她去黑角看一看。


你立即拒绝了,表示在这种情况下不能带她进城,你可以进城,要是看到那药贩,就把她带回来。既然那药材有这种益处,你也希望能多带些回来。


四月说把小黑带去,一脸不放心的样子,你捏捏她的手指,对她露出笑容,让她安心。她看着你,你读不懂她的情绪,但脸上是越来越热,脑海里一堆杂乱。


你说困了,躲过她的视线躺倒了床上。真奇怪,刚才还无比渴望的心情,现在竟如此平静。你拉着四月的衣袖,示意她也躺下来,如果她的天使之力在使用万能卷期间一直在流失,那现在一定很累。


很难得的四月躺在你身边,你们的距离就差一个拳头。你侧身躺着,看了她一会,问:可以抱你吗?


四月面露古怪,她是在好奇为什么你一个恶魔如此客气吗?还是在想着拒绝的措辞?


你心绪又杂乱起来,面上发热,语无伦次:你当我开玩笑好啦,那么热抱着也不好,快睡吧。


你说着身子也平躺起来,紧闭起眼睛,你心中感到尴尬又难过,对自己也好气,为什么你就不能像其他恶魔那样,霸道?厚脸皮?能力高强?多金?


但是你听到了四月的回复,她说可以,她说如果这能让你好好睡觉的话。


你还没等她说完,已经挪着身体,你没有移动她的身体,更像是将手虚搭在她腹部上。


你睁眼看到的是她的脖颈,她的长发。你闭上眼,嗅觉和触觉一下子放大,你闭上眼,无声笑着。


好好睡了一觉,四月还在睡着,你在她额头上落下一个轻吻。去照看过了那些植物,你才钻进地下室里,你正在研制伪造身上气息的药物,今天就可以完成了,然后要去黑角碰碰运气。


不过,悬挂在架子上的一副小铃铛突然响起,架子上有两幅,响起的是右边的。你心情一下子凝重起来。这个铃铛跟你布置在迷幻花周围的陷阱息息相关,铃铛响起就意味着有猎物,而右边,代表的是恶魔城。


你携带着臭臭花研制的药丸,吃下明心剂,带个脸罩,捎上匕首就出门了。


陷阱里面确实抓到了一个恶魔,掉在坑里被五花大绑,不过穿着大袍连兜帽,她的脸很吓人,两边脸有着烧伤般的疤痕,年龄偏老。


她中了迷幻花的毒,意料之外的是,并不是很严重,她应该有防治迷幻的方法。而且,她睁着眼看着你,看不出失去神智。


她说话的时候,你就知道了她是黑角的那个奇怪的药贩。而且她也知道就是你布下陷阱的。


你没有废话太多,就这么绑着她,在迷幻花上一过,让她暂时失神,你给迷幻花施了不少肥,长势极好。就这么带着她回到了家里。


你把她放在地下室里,等着迷幻作用消失了。感觉四月应该醒了,你回到房里。


四月正穿着衣服,你下意识别开脸,呼出一口热气。


你领她到地下室,看她想要怎么处理这个药贩。


她盯着地上神志不清的妇人,大概也知道这药贩这个时候出现,不可能是巧合。而且这个人身上可能有四月需要的东西,就你的话来说,不能成为伙伴就只能囚禁起来了,逼她说出身上的秘密。


但是四月说,不用那么麻烦,她自己有办法让这个人心甘情愿的。


既然四月这么说了,你也没有好担心的了。准备饭菜的过程中,四月一直跟她在一起。等她们一起出来,你就看到那妇人像个跟班一样跟在四月身后,不过,看到你时,爱理不理的样子。


四月说她以后就叫卡蒂,她愿意给我们提供各种各样的药材,但是她的住处被破坏,我希望她能住在这里,你同意吗?


你很高兴四月询问你的意见,既然卡蒂对四月如此顺从,你也没有理由不让她留在这里。不过,没有多余的房间。


卡蒂说明不用为她担心,她身上带有便携帐篷,晚上能让她呆在地下室就好。


唯一担心的是,她可以自由外出。若她倒戈,引来更多恶魔的话就遭了。


四月表示不用担心,她上前拉住你的手,低声在耳边告诉你之后再解释。


你耳上一热,偏头去看她,却看她脸上带着微笑离去了。


卡蒂看着你们,面露古怪。你大方的带她参观你的田地,花园,植物园,让她选防身之物。


虽然卡蒂和四月之间有着道不清的关系,但你想着既然她对四月有帮助,就没必要计较那么多,爱干啥干啥去,只要别弄些幺蛾子。


给她安排好了,你回到地下室继续捣鼓,卡蒂跟了进来,她看了几眼,就说出了你用了什么药材。


她很是惊讶,放下心中的芥蒂,希望她能给你指点指点,毕竟书上的东西并不都是正确的。


她也到是不计前嫌的指导着你。


不知不觉,你们俩把时间都花在了地下室。直到饥肠辘辘,你才惊觉跟卡蒂聊了那么久,你把地下室留给卡蒂,就去准备晚饭了。


你在厨房里弄来弄去,四月却来了,她站在厨房里,不说话。


你跟她说卡蒂的各种事,感叹交到了一个朋友,都忘了问卡蒂是什么人物。你让她坐着,她却离开了。


你和卡蒂沉迷在研究药物里,连晚上都极少回房了,你也知道了卡蒂原来是一位堕天使,曾用假死逃过一劫,呆在恶魔城几千年,她的天使气息已经全无,头上的光环也消失了,翅膀更是亲手全切了,现在仍躲避着恶魔。


不久四月服用了卡蒂研制的药剂,天使之力在迅速恢复着,不过这显然不是长久之计,但四月本人并不担心,整日研究书籍。


她又用万能卷画了二楼和结界,你才埋怨自己没有珍惜那段时间,赶紧培养感情。


你又落得独自一人睡觉。


卡蒂出去进购药材和做买卖,你自己一人呆在地下室顿觉没有兴趣,孤身一人在房里更是难受,在床上辗转反侧。


你上了二楼,敲了敲门。


堕天使在看书,她正对着窗户,往外看就是一片森林。阳光斜照在桌角,她戴着圆圆的眼镜,上面似乎凝着闪烁的光点。


你终究忍不住了,上前拿开她手上的书籍,合起放在桌上。


你迎着堕天使诧异的目光,身子一矮,揽住她的双膝,把她抱了起来。


现在你的时间是属于我的。


放我下来。堕天使始终是位天使,无论何时何地都保持着举止端庄,就连挣扎也像个淑女。


你坐到床上,让堕天使坐到自己身上,背靠在你身上,你把头枕在她的右肩上,就这样抱着她。仅仅是抱着,就感觉到安心。


你喜欢我吗? 你问。


不知道。 你看不见她的表情,听到她没有迟疑的回答,心中隐隐的痛。


那讨厌我吗?


不知道。


真是没有用心的回答,你突然轻轻的笑,震着她的肩膀。


也不知道是笑声惹她生气,还是因为振动让她厌烦,她肩膀用劲往你胸上挺,没有耐心的一句:够了没有?


你摸摸被撞疼的地方,手还是不愿离开她,搭在她的腰腹上,不止一次感叹她的腰腹极美。


我要睡觉。


那就去睡。


你知道我睡觉是要抱着你睡的。


她一下子转过身来,你没来得及躲避,就直直撞入她的眼眸里,你想这人恼怒时也是极美的,都让人忘记她是生气的。


也是找你要一件东西的。看到她俏红的耳朵,你的笑意爬上嘴角,突然起了作祟的心思,跟天使待久了,都快忘了自己是只恶魔了。


你不给她解释,唇便是往她唇上压去,微微凉,淡淡的果香。你就知道了她饮下了之前给她送去的果酒。柔软的唇上带着袭人的酒香,真是醉人得恰到好处。


一吻未曾深入,困意渐渐涌上你的脑海,意识模糊前,你只来得及靠在她包裹的严严实实的锁骨上。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