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颱風眼<上>

作者:qianyu
更新时间:2020-07-10 23:36
点击:101
章节字数:690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一章-第五篇[颱風眼<上>]



「今天你們就睡這邊,好好給我休息,你們不要以為明天不用訓練,明天你們不但要訓練還要比平常更早起,要先趕回訓練地然後直接歸隊繼續訓練。」基斯對著接受完調查兵團詢問的訓練兵說道。「至於野外生存的裝備,今晚你們還會用到,所以明早收好再歸還,男生睡在右邊的帳篷,女生則在左邊的帳篷,就這樣。解散!」


​「一點叢林出口見。」在散開的人群與吵雜的議論聲中,一個低沉的聲音就著樣傳進亞妮耳中,急忙轉身後看見的是兩個高大的背影步伐穩健的朝男生帳篷走去。​『該來的還是會來嗎…』亞妮低下頭,垂下了眼簾,金色的瀏海散落下來遮住了眼。


​「克麗斯塔!!!」當尤彌爾打開醫護室的門,看到克麗斯塔已經清醒時忍不住激動的大喊。


​而克麗斯塔則坐在床上若無其事吃著麵包​「??」克麗斯塔瞪大眼睛一臉疑惑的看著尤彌爾「怎麼了?尤彌爾?妳為什麼一臉要哭的感覺?」克麗斯塔歪了歪頭。


​「…妳個臭矮子!不要給我若無其事的在那邊吃麵包啊啊啊啊啊啊!」尤彌爾朝著克麗斯塔撲了上去。


​「欸欸欸欸欸欸欸???」克麗斯塔一臉懵B的看著尤彌爾撲向自己,「哇!尤彌爾妳做什麼?嗚…」


​尤彌爾直接吻上了克麗斯塔,是那種極具侵略性的吻,霸道的封住了克麗斯塔的嘴巴,說以前兩人沒有接吻過那一定是騙人的,只是以前尤彌爾大多都是那種開玩笑性質的吻,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吻的那麼深那麼認真。


​尤彌爾的手伸到克麗斯塔頭後方,按住克麗斯塔的頭加重了這個吻,「嗚…」克麗斯塔逐漸感覺到肺裡空氣的不足,忍不住發出嗚咽。


​直到尤彌爾依依不捨地離開克麗斯塔的唇,兩人的唇分開之時還牽出了絲,尤彌爾睜開了眼睛,看見小個子因缺氧而大口喘氣,整張臉不知是因缺氧還是其他原因紅得不得了。


​尤彌爾忍不住咧嘴笑了笑,換了個姿勢坐在克麗斯塔旁邊,然後一手攬住身旁的小個子,克麗斯塔也把頭靠在尤彌爾肩上。


​「克麗斯塔,你知道嗎?」尤彌爾溫柔的開口。克麗斯塔靠著尤彌爾的肩,靜靜地聽著。


​​尤彌爾把臉靠在克麗斯塔的頭上用依然溫柔的口氣開口說道「妳知道啊…個子高看到的視野真的很棒!可惜妳不夠高。」


​「………」兩人之間沉默了一下


​然後克麗斯塔氣呼呼的大喊「尤彌爾!!!!」接著克麗斯塔用頭狠狠的撞上了尤彌爾的臉。


​「嗚哇啊!」尤彌爾直接被撞翻下床,捂著鼻子坐在地上對著坐在床上一臉鄙視的克麗斯塔怨恨的大喊「很痛欸!比上次亞妮踹我還痛!!」



​「妳來了…亞妮」不同於醫護室的歡樂氣息,此時三人之間瀰漫著一種令人窒息的氣氛,亞妮沒有像平常一樣把頭髮紮起來,長至肩膀的頭髮自然的散落在肩頭,較長的瀏海蓋住了右眼,整個人散發出了一種慵懶的氣息。


​在一段令人不舒服的沉默後亞妮摸了摸自己的頭髮語氣煩躁的開口,「找我尬麻?」微微皺著眉頭的閉上眼睛,往後隨意的靠在一棵樹上,語氣與行為都在不斷透露出她現在非常不耐煩。


​「這應該是我們要問你的,妳到底在尬嗎?」萊納皺著眉頭沉著聲問道,本就突出的眉骨讓此時眼窩的陰影顯得格外明顯,雙手抱胸往後靠在了樹上和亞妮隔著一條小道面對面著。


​「我不是照你說的做了嗎?怎麼?失敗了就要對我發洩?」亞妮抱著胸閉著眼頭也不抬的回答道。


​「妳很清楚我說的不是那件事…」萊納站直了身子,兩眼直直地瞪著那名不耐煩的女子,一字一頓極度壓抑的說道。


​亞妮抬起了頭,透過沒被遮住的左眼一眼就看見貝爾托特皺著的眉頭和緊抿的嘴唇,以及萊納脖子和額頭上的青筋。『呵…這麼生氣的嗎…』亞妮有些嘲笑的想著,又再次閉上眼睛低下了頭。


看著眼前的女子完全沒有要理會自己的意思,萊納忍不住氣急敗壞的大吼​「亞妮·雷恩哈特!!!妳最好給我解釋清楚。」萊納緊咬著牙關,整張臉因憤怒而脹紅。


​而一旁的貝爾托特也像終於忍不住般「我們好不容易才走到現在,亞妮妳…妳…竟然…」貝爾托特死死的咬著牙關,一字一字艱難地擠出「妳跟那個阿卡曼…到底…」


​萊納見亞妮閉著眼微微側過頭迴避他們的問題,激動地朝亞妮吼道「回答啊!!!」


​「……是。就是你們想的那樣…」亞妮緩緩抬起了頭,平靜地回答快哭出來的貝爾托特以及激動的不得了的萊納,眼睛裡可以說是毫無波瀾。


​「……」萊納瞪大了眼睛,這感覺就像兩團熊熊燃燒的火球突然落入了大海,瞬間消失的無聲無息,萊納雙手捂住了臉,有些喪氣地靠著樹坐了下去。


​『這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萊納在心中不住的慌亂,『亞妮喜歡上了一個牆內的阿卡曼……那麼她現在的立場是什麼…?她還是站在我們這邊嗎?還是說…她會因此與我們為敵?』光是想到可能要與亞妮戰鬥,萊納就忍不住冒出冷汗。


​但是萊納更加不敢相信的是『為什麼亞妮會愛上她…』打從萊納第一次見到亞妮起,就從來沒看過亞妮那麼溫柔的神情,說沒發現亞妮最近變得怪怪的也一定是不可能的,但是料兩人都沒想到竟然會是這種事情,看到三笠衝上去堵亞妮時,萊納甚至還覺得三笠是要找亞妮的麻煩,直到看見三笠的舉動以及亞妮眼裡的溫柔,他們才發現事態的嚴重性已經超出預期太多了。


『​亞妮動了情…』那個不管對誰都是那麼冷漠…那麼無感的亞妮…即使在面對我們這種應該是生死戰友的人,她也不曾顯露出多少情緒『無法想像…無法相信…』


​「開什麼玩笑啊…」萊納抬起了頭用佈滿血絲的眼睛瞪著亞妮。


​像是看出了萊納的恐懼與擔憂,亞妮淡淡地說「放心吧…我知道我應該做什麼,我和她……」亞妮眼裡閃過了非常複雜地情緒「不會有結局的…」


​『在那之前讓我再沉淪一下吧…在那最動人的溫柔變成最鋒利的刀刃之前,在那刀刃穿過我胸膛之前…在那一切都消失殆盡之前…讓我在最後…再一次好好地愛你一下…』




​「教官這到底是要做什麼啊?」聽見身旁的柯尼小聲的問自己,今天那麼早起趕回訓練地後,教官又把目前成績在前二十名的訓練兵叫起來單獨集合,而且有參加叢林訓練的17名訓練兵還這麼剛好的全部都在裡面…剛好就到阿爾敏的第20名…


​「我怎麼會知道啊…話說今天有午餐嗎?」瞄了瞄旁邊的柯尼,莎夏有點無厘頭的回答。


​「安靜!」走到前頭的教官扯開嗓子大吼一聲,原本一直在碎動的訓練兵們便立馬安靜下來,「你們也快要結訓了,今天教官們安排了一個比較輕鬆的訓練,你們是這期訓練兵的前20名,希望你們在結訓之時也能取得好的成績。」教官清了清嗓子,接著說「進入主題,這次訓練將會把你們分成兩組,使用立體機動裝置進行10對10的對抗賽,接下來你們上來抽的帶子分為紅帶與藍帶,紅帶就是紅隊,藍帶就是藍隊,帶子一律右手手臂上,然後每隊將有兩名臥底,臥底的帶子內側會有特殊記號,臥底顧名思義就是對方的人,但是兩隊都不會知道自己和對方的臥底是誰。」


​「然後每個人都會帶一個帶子,當一隊人的撕掉對方所有的帶子,則該隊取得勝利。這樣明白了嗎?」教官拿出了一個箱子搖了搖,接著說「這次訓練其實教官們真的費了很多心思才想出來的,這次訓練不會計分,說訓練其實也不算是,你們就好好玩一次吧。」


​「哦哦哦哦!是好玩的!!」莎夏眼睛都亮了起來,看了看四周,幾乎所有的訓練兵眼睛裡都閃爍著光芒,看著大伙躍躍欲試的情緒莎夏也忍不住激動了起來,突然莎夏瞄到角落裡的亞妮,她面無表情的站在角落,依舊對什麼都沒有興趣的樣子,『如果和她一隊,她這麼強一定可以…啊…她根本不會想參加吧…』


​「好了!現在上來抽帶子!」教官喊了一聲,訓練兵隨即排好了隊一個一個上去抽帶子,然後把帶子綁在手臂上打了個活結。


​「好!現在站在我左邊帶著藍色帶子的是藍隊,在我右邊帶著紅色帶子的是紅隊。」教官看了看分組結果後大聲宣佈「兩隊握手!」


​莎夏看了看和自己握手的柯尼,後者一臉興奮的看著大家,自己是藍隊呢!對友有亞妮、克麗斯塔、尤彌爾、萊納、艾倫,​至於紅隊也就是自己的對手有貝爾托特、馬可、三笠、柯尼、約翰和阿爾敏。『雖然對手有超強的三笠,但是我們這隊有亞妮應該可以與之抗衡,然後對方的貝爾托特,我們的萊納應該可以托住他,對手的阿爾敏也要注意因為可能會變成打戰術。』


​「那麼…紅隊的跟著教官到森林西邊的入口,藍隊跟著我到東邊的入口。等等一到訓練就直接開始!」教官大聲的宣布。



​​​「訓練開始!進入森林!」


​​身邊所有人幾乎是同時一躍而起,一瞬間就都飛進了森林裡,莎夏看了看自己手臂上藍色的帶子,莎夏在射出鉤子後,用力按下按鈕,立體機動裝置立刻噴出大量氣體,莎夏舉起手大聲的說「我們一定要贏!」


​「喔喔喔喔喔喔!!」艾倫等人跟著舉起手大喊,藍隊士氣旺的不得了,莎夏開心覺得一定會贏,但即使在士氣那麼高昂,那麼熱血沸騰的時刻,那個女子周圍的冰冷氣氛卻仍然絲毫未減,莎夏從小便在森林長大,更是一個純純的獵人家族,自小觀察力和直覺便被訓練的很強,很容易便注意到一些細節,很容易便會注意到人之間的不對勁。


​『就連剛剛教官說開始時,她也沒有像大家一樣激動的衝出去,她好像是後來才跟上來的吧?大概是在原地不屑的看著我們吧…』莎夏無奈的抿了抿嘴,接著想『希望等會兩隊交鋒時她會願意參與…』


​一路衝了進來已經到了森林的中心了,『為什麼還一個人都沒看到…?』正當莎夏還有點納悶的時候,直覺過人的莎夏突然覺得一陣寒意從上方傳過來,直覺地往一旁側過身。


只見約翰從上方突然出現在一旁​「嘖…失手了…」,約翰在空中轉身朝向另一邊發射勾子,迅速撤離。


​「我們被埋伏了!!!!」莎夏扯開嗓子大喊,莎夏急忙轉頭『來不及了…!』莎夏心裡一驚,是因為自己這樣盲目的向前衝,才會害得藍隊中了紅隊的埋伏…又是因為自己…怎麼會這樣…


​「快撤退!!」艾倫大吼,「紅隊都在樹上埋伏我們!」艾倫閃過一名紅隊訓練兵的攻擊後轉身朝別的方向飛去。


​「一個…兩個…」阿爾敏蹲在遠方的樹上,水藍色的眼睛專注地看著前方,「沒想到他們會中那麼基本的陷阱…就這樣直接飛進我們布的陣裡…雖然可能會犧牲掉我們隊的臥底,但這也是必要的,怎麼說都是划算的…這樣目前妳就不必衝出去了。」阿爾敏看了看身邊的三笠,剛站起身來就看到朝自己方向飛來的馬可「怎麼樣?」阿爾敏詢問到,「大概解決了四個。」馬可微了微笑,接著說「真厲害,一開始就解決了對方快一半的人。」


​「還早得呢…他們的主力根本還沒受到傷害,而且我們的臥底也還不知道是誰。」阿爾敏看了看馬可,欲言又止的抓了抓頭髮。


​「啊…」三笠看了一眼前方,修長的手指握住立體機動裝置的握把轉頭看向阿爾敏說道「我也要過去。」


​「啊…不然馬可也和妳一起過去?」阿爾敏微了微笑,「還是我和妳一起過去?」


​「不用。」三笠那雙黑色的眼睛專注的看著前方,毫不猶豫的回答,語畢便跳下樹朝前方飛去。


​「……」阿爾敏看了看三笠的背影,默默的靠上樹幹,拉開兩人之間的距離後轉頭看向馬可。


​「阿爾敏?你覺得我是臥底?」看到阿爾敏警戒的眼神和舉動馬可皺了皺他那秀氣的眉,抓了抓耳朵有些無奈的說道「我要怎麼證明我不是臥底?」


​阿爾敏盯著馬可看了一下,然後又轉頭看向前方說道「唉…小心一點總是好的,畢竟我們不知道誰才是臥底,這個遊戲的玩法太簡單,基本上根本沒有辦法驗證誰才是臥底,除非親眼看到,否則根本沒辦法,兩隊的臥底基本上可以說是握有決勝的關鍵,整場遊戲會因為臥底的關係而全部亂套…」


​「一開始兩隊的戰力看似平衡,但是你根本不知道是不是最強的人是臥底,這個變數實在太大了!還有現在的狀況看起來是十比六但是你怎麼知道我們沒有誤殺我們的臥底?然後他們的兩名臥底確確實實地還活著,如果我們誤殺兩名臥底那現在的狀況就會是八比八,而且還是敵暗我明,還有我從剛剛開始就一直沒有看到萊納,而亞妮則是看起來完全沒有要參戰的樣子,如果亞妮真是這樣那最好,但要是她突然想參戰了…」阿爾敏皺了皺眉,「會是很大的變數…」阿爾敏苦惱的捏了捏眉心,嘆了一口氣說道「所以我也沒辦法證明你是不是臥底,我除了相信你別無選擇,這裡所有的人都比我強得多,我自己一人肯定活不了,所以我只能賭,賭你不是臥底。」阿爾敏再次轉頭看向馬可,而後者則是一臉無奈的樣子。


​「這樣啊…阿爾敏,這只是一個遊戲,你不用總是把自己搞得那麼苦惱吧!教官也說了這連訓練都不算,開心玩就好了,別總是想這麼多!這樣很辛苦的。」馬可溫柔地笑了笑。


​​「總覺得你好厲害啊。總是可以把整件事情、整場狀況分析的那麼透徹。」馬可溫柔的笑著,走到阿爾敏身邊「之後在實戰你一定可以為人類做出很大的貢獻的,還有不要總是覺得自己很沒用,你是我們最強的軍師啊!」拍了拍阿爾敏的背,馬可靦腆的笑著。


​「這樣啊…謝謝你,馬可。」阿爾敏有些害羞的傻笑了幾下,還有些不好意思地抓了抓頭。


​「不客氣!阿爾敏!」馬可笑了笑「但是,你真的太聰明了,我現在不把你撕掉真的太危險了。」話音未落馬可已經扯下了阿爾敏的帶子。「抱歉…」


​「……」


​「嘖…」這些傢伙一個一個都衝著克麗斯塔來是怎樣?看克麗斯塔那個小個子努力的閃過他們的樣子就好氣啊!『搞什麼?你們算什麼東西!不准靠近克麗斯塔,克麗斯塔是我的啊啊啊!』


​尤彌爾加快了立體機動裝置的速度,衝上前一把扯過一名紅隊訓練兵的帶子,尤彌爾非常努力地克制住了自己想踹他一腳的衝動,要不是克麗斯塔在一旁看著…『可惡』如果自己把他踹下去等會一定會被那個死矮子罵一頓「嘖…滾」尤彌爾瞪了一眼那個紅隊的訓練兵,揮了揮手叫他離開森林。


​「謝謝你呀!尤彌爾!」克麗斯塔看著飛到自己身邊的尤彌爾,兩人停在樹上稍作休息,克麗斯塔撥了撥因汗水而貼在額頭上的頭髮,「他們一直想扯我的帶子」克麗斯塔無奈地抿了抿嘴「到底為什麼啊…」


​尤彌爾斜眼看了一旁的微微喘氣的克麗斯塔『當然是因為你好撕啊…』尤彌爾歪了歪嘴,「你看艾倫又扯掉兩個紅隊的帶子了。」尤彌爾敲了敲一旁金色的腦袋,指了指前方。


​「那個熱血的笨蛋,真的是幹勁十足欸。」尤彌爾扶了扶腦袋,『累死我了,要不是因為克麗斯塔我才不想加入這種混戰勒,我也好想耍廢啊…』


​「亞妮,你怎麼都不參與啊?這樣我們會輸的喔!」克麗斯塔發現了一直站在後方樹上背靠著樹,手抱著胸閉目養神的亞妮。


​『我說…妳這個第一矮的傢伙為什麼要一直去招惹那個第二矮的傢伙?』尤彌爾閉起眼睛長嘆一口氣,心裡真的是萬般無奈,『真是孽緣啊…怎麼一直碰在一起』


​「妳請尤彌爾去吧。她不是很閒嗎?」亞妮撥了撥遮住眼睛的瀏海,眼睛慵懶地張開,半開的眼睛若有若無地看著克麗斯塔。


​「……」尤彌爾轉頭看了看亞妮,後者一臉無趣地看著她,『是我的錯覺還是亞妮真的一直在找我麻煩…』尤彌爾挑了挑眉,擺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那妳為什麼從剛剛開始就什麼都沒做的站在一旁?而且你今天看起來格外的陰沉欸。是怎樣?昨晚沒睡啊!」


​「沒睡。」亞妮歪了歪頭,滿臉厭世的說。


​「蛤!還真沒睡!啊妳整晚不睡是怎樣?」尤彌爾挑起單邊的眉頭,盯著亞妮看了一會說「唉!算了,反正我也不想知道。走吧!克麗斯塔!」尤彌爾搭起克麗斯塔的肩催促道。


​「欸?喔!好哦!我們會贏的~~亞妮也要加油~~~」克麗斯塔被尤彌爾拖著往前飛,只能轉頭朝著亞妮大喊,看著那兩個越來越小的背影,以及漸行漸遠的聲音,亞妮微微垂下眼簾低聲碎念了些什麼。


​突然一個身影降落在眼前,兩隻腳因降落的衝擊屈膝彎起,一手撐著膝蓋,另一隻手則扶住了地板,緩過衝擊後,從有些半跪姿的姿勢乾淨俐落的站了起來。


​「三笠…」亞妮靠著樹幹,手依然抱著胸,只是頭微微抬起,眼睛幾乎呈現死魚眼的狀況有些渙散的盯著三笠。似乎思考了片刻後,又閉上眼睛把頭低下。


​「妳是不是臥底?」三笠清澈的眼睛直勾勾地盯著亞妮,三笠微微往下側過頭,像是想要看亞妮的眼睛。


​「不是啊。」亞妮頭也不抬的回答到「我可是藍隊的喔。」亞妮舉起自己的右手晃了晃,藍色的帶子就這樣隨著手臂起伏的頻率搖動。「要撕的話現在可是大好機會。」


​「妳是臥底。」三笠很肯定的說。


​亞妮抬起頭來看向三笠說「為什麼這麼覺得?」平淡的語氣,好像只是覺得莫名其妙。


​「我能分辨出來,你剛剛說的不是真話,還有妳看我的眼神」三笠一臉認真的看著亞妮分析道「你其實是紅隊的吧?」


​「……」亞妮盯著三笠看,過了一會垂下眼簾說「隨便妳。」


​三笠有些得意的挑了挑眉說「那走吧。」


​「去哪。」


​「撕藍隊的。」


​「你怎麼知道我不會撕你?」


​「我相信妳。」


​「可是我剛剛明明說我是藍隊的。」


​「但是後來妳默認你是臥底了。」


​「我沒有。」


​「你有。」


​「我沒有。」


​「你有。」


​「……」『這是甚麼智障的對話』,看著眼前一臉堅定的三笠,亞妮忍不住在心中吐槽。


​「那你現在保證不會撕我就好啦。」


​「然後呢?」


​「我們就可以走啦。」


​「……」


​「不行嗎?」


​「…我保證我不會撕你…」


​「那走吧。」


​「你就這麼相信我?」


​「當然。妳保證過的事我當然相信。」


​看著三笠那認真又單純的眼神,和這直白的表達方式,亞妮忍不住微微勾起嘴角「好吧…」看著一臉『我就說吧』的三笠亞妮有些無奈,『要是能夠一直這樣就好了。』亞妮無聲的嘆了口氣,『這麼相信我啊?就這樣直接把後背露給我』接著轉身跳下樹跟上三笠。


這篇一不小心就爆字數了,超過了一萬字所以只好分上下篇,這篇日常訓練我寫了滿滿兩篇的草稿,才終於擬定出在這段訓練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從這場訓練的規則開始就想到快破頭,但是接下來都是嚴肅的劇情,所以我一定要寫個日常才行啊!
還有真的要感謝我的一個同學,她也是跟我一起快想破了頭!XD

看到最新一期漫畫(130)我真的快哭死(嗚嗚嗚),亞妮真的真的太可憐了,笠妮同框(爆哭)有看過漫畫的人就知道我在說什麼,怕雷到動漫黨的人,所以我就不詳細說了。
總之看完後,我在很崩潰的狀況下就把這篇飆了出來,然後非常驚訝的發現有一萬四千多字,所以我就把它分開發了(抱歉)
然後我當時沒有想到會寫這麼多,所以把這篇分成上下兩篇時有點懵,不知道從哪切好,最後我就從中間左右的一個亞妮視角轉尤彌爾視角的地方切換了!

謝謝大家的支持!下篇我很快就會放出來,確認過後就會。^_^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曈墨夜舞
曈墨夜舞 在 2020/07/11 00:58 发表
长评

嗚~這篇的笠妮甜甜的呢~亞妮的心中應該很感動吧~來自愛人的信任真的會感到很開心呢!還有三笠的落地姿勢真的很帥 (/^▽^)/ (希望下篇可以看到更多的糖)
然後尤赫也太好笑www高個和矮個的世界,還有我猜克麗斯塔應該是本作的頭槌擔當了www(感覺和亞妮的格鬥差不多痛
(咳咳!要來認真了)阿爾敏又發揮了他的學霸頭腦了呢!一次就滅了四個人吶~果然是未來的艾爾文!
不過還是被偷襲了啊有點可惜(馬可也是蠻閒的www),但後面可是要留給她們放閃的時間啊~(結果還是沒有認真www

作者真的很強,動作光看字就超有畫面呢!而且寫到了這麼多還要分成上下篇,雖然表面上看起來只是一個簡單的遊戲,但想必已經花了很多心思在想這個規則呢!

显示第1-1篇,共1篇